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七章 御心道场

第七章 御心道场

  烈阳不知疲惫般烤烧着大地,人们仿佛身在火炉整个人都被热的虚脱。

  御心道场位于一座繁华的城镇旁边,规模很大,道场门口的人络绎不绝,从外面能就听到里面的阵阵喝声。

  这家道场名声极大,因为东海的许多剑道高手都曾在御心道场学习过,最关键的是御心道场的馆主听说曾是海军本部的高官。

  也难怪菌田淳瞧不起一心道场,这两者从表面看完全就无法相比,御心道场拥有十几座装饰精致的木楼,学员众多,有严格的训练制度,在外面就会被训练时的喝声震撼。

  反观一心道场,就两座破木楼,稀少的学员还时来时不来,最近又倒了一座,可谓雪上加霜。

  一个大概只有一米五的男孩缓缓来到御心道场的门口,他穿着较为破旧的武士服,步缕稳健,脸上的笑容带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从容,腰间还挎着一把带有樱花标志刀。

  “就是这里了。”

  男孩刚想跨进门,就被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拦住,样子应该是御心道场专门雇来守门的,这说明来这里的人还真不少,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守门人打量了下男孩,认定这穿着肯定是穷人家的孩子,心中不由轻视了几分。

  “去去去!御心道场的学费不是你能负担得起的!”守门人想伸手将男孩扒拉出去,动作粗鲁,但被男孩轻松躲过。

  另一个守门男子明显温和许多,他瞪了一眼粗鲁男子,面带歉意的对男孩笑了笑。

  “回去吧孩子,这里没钱是进不来的,想要学习剑术的话,可以去那些小道场碰碰运气。”

  佩雷德有些无语,自己只是奉老师的交代,来御心道场还刀而已,没想到连门都进不去。

  同时他对御心道场的印象极差,一家没钱就禁止入内的道场,阻止了许多人的梦想,破坏了道场的神圣。

  在佩雷德看来,御心道场拥有的只是剑道场的躯壳,永远也无法比拟一心道场。

  原本温和的守门人见到佩雷德站着不动,表情也变得凶恶起来,“快走!不走打断你的腿!”

  佩雷德眼中闪过怒火,不是因为自己被辱骂,而是痛恨这些人对剑道的不尊重。

  他出其不意的拔刀,用刀背砰的一声把这两个守门人劈的嗷嗷直叫,疯狂向里面逃窜。

  “救命啊!杀人了!”

  这么大的动静瞬间惊动了道场里正在训练的所有人,他们有大有小,都一脸不善的盯着佩雷德,同龄的孩子看到他穿得穷酸,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优越感。

  佩雷德踏进道场,几十个人就将他团团围住,一脸戏谑。

  一名女学员调笑,“小弟弟,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哦,看看你都把地板给弄脏了。”这女人在道场里应该很受欢迎,话刚说完就有很多男学院附和。

  佩雷德眼神有些冷,这里的学员也有许多20出头的青年,他们看自己的眼神猖狂而不屑,那种感觉就像要把你这穷人的梦想给生生碾碎。

  “我是奉老师的命令,特来御心道场还刀的,我要见你们的馆主。”佩雷德平静道。

  那名女学员眼睛一亮,“原来你不是来这学习剑术的啊,那你是哪个道场的?”

  “一心道场。”

  佩雷德瞬间被笑声淹没,他头皮发麻,心中悲哀,这些可都是和自己一样修炼剑道的人,却对剑道最基本的尊敬都没有。

  “一心道场?上次下大雨被吹倒的那个?”

  “说件丢人的事,我曾经就是一心道场的学员,那馆主竟然说我心性太差,让我打坐一个下午,我吓得赶紧跑了。”

  “哈哈,打坐有啥用,剑术就要对着模子一直练啊,那馆主连熟能生巧都不懂?”

  佩雷德脸色难看,他环顾四周,有些后悔来到御心道场,这家道场完全就是给钱就能进的垃圾收容所,外表光鲜亮丽,但内在不敢恭维。

  “你们的馆主不准备出来吗?”

  他叹了口气,缓缓拔出手中的刀,将刀竖起,在寒冷的刀刃上能看见自己的脸庞。

  “喂喂,把刀放下就可以走了,拔出来干什么?”

  有年长的学员上前,伸手想把刀从佩雷德手上夺过来,可眼前寒光一闪,下一秒,他的脖子传来刺痛,一道血线在他的喉咙处显现。

  他摸了摸脖子,鲜血染红了掌心,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从脚底涌到头顶,

  “啊!我不要死!”

  这个学员吓得大声嘶吼,像兔子一样,迅速缩到墙角瑟瑟发抖,浑身散发出腥臊,竟然尿了裤子。

  众人愣在原地,完全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

  佩雷德只是切破了这家伙的皮而已,并没有伤他的性命。

  此刻有个十四五岁的短发少年睁开双眼,他之前一直靠在墙上闭目养神,对外界的发生的事似乎都充耳不闻。

  他感兴趣的望着佩雷德,有些奇怪为什么看不清佩雷德突然进攻的招式。

  想着,少年缓缓朝佩雷德走来。

  “是原一平……他要出手了吗?”

  原一平是御心道场馆主的首席弟子,别看他年龄不大,却是御心道场中除馆主和少馆主外最强的存在,平常不会跟他们交流。

  “你很强,如果我是你,会把这些吵闹的垃圾们砍到不敢说话。”原一平龇牙笑道。

  佩雷德看了他一眼,“我修炼剑术不是为了砍这些人,他们不是大善,也非大恶,他们只是没有拿起剑的觉悟,有得全是生活琐事,我替他们感到悲哀。”

  御心道场的学员们怒气冲冲的盯着佩雷德,佩雷德的这番话将他们扁的一文不值,他们可都是大名鼎鼎的御心道场的学员,以后说不定是能在东海留下浓重篇章的人物啊。

  当然,他们自动忽略了原一平对他们的辱骂。

  “你……还真是好脾气。”

  原一平愣住了,他震惊年纪轻轻的佩雷德有如此心境,在他看来,刀就是拿来砍得,看谁不爽就砍谁。

  他不认为自己是错,也不会反驳佩雷德。

  “和我打一架,我就把馆主叫出来,怎么样?”原一平跃跃欲试。

  佩雷德微微一笑,暗想这孩子还真直接,但知道他也没啥坏心思,能看出来,原一平对待剑道是认真的。

  “来吧。”

  ……

  一间装饰精致的房间内,菌田淳肥胖的身体尽力贴向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脸上尽是谄媚的笑容。

  青年大概二十四五岁,面容刁难刻薄,脸上带着捉摸不清的笑容,一看就是笑里藏刀,很不好惹。

  而且他的十指都带着金闪闪的戒指,价格不菲。

  菌田淳用手帕擦了擦青年的钻戒,“格罗斯先生,这次的少年剑术大比您一定要带着道馆的小天才们参加啊,只要有您的御心道场带头,参加的道场就会大增。”

  格罗斯眉头一皱,“你在瞎说什么?什么叫我的御心道场?御心道场是我父亲的,我身为他的儿子,自然要替他分担。”

  菌田淳连忙点头。

  忽然,格罗斯伸出三个手指,眯了眯眼。

  “百分之三十,这次剑术大比收取的总报名费,我要百分之三十。”

  菌田淳眼珠子一瞪,差点没吓得蹦起来。

  格罗斯哼了声,“以御心道场的名气,根本无需参加这样的大比来增加人气,我的加入必定会使大会热闹不少,同样,你们也能赚不少,百分之三十你们亏不了。”

  “这……老馆主也是这么决定的?”

  格罗斯眼中闪过冷芒,噗嗤笑了出来。

  “要不我带你去问问他?”

  就在这时,外面的道场传来剧烈的打斗声,以及一阵阵的恐慌的叫声,动静很大。

  格罗斯站起来往外走去,准备看看是什么情况,有时道场会出现比较麻烦的挑事者,需要自己出面解决。

  菌田淳见状赶紧追了上去,“三十就三十!我答应你!”

  外面,原一平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打击,在那不停傻笑。

  佩雷德擦拭着手中的刀,略有不舍,这把刀名为夜樱,同样是良快刀,用起来还是挺顺手,可惜就要还给御心道场的馆主了。

  格罗斯脸色阴沉,“这是怎么回事?”

  追上来的菌田淳见到佩雷德后愣住了,擦了擦眼睛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