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十一章 噩耗(求推荐票)

第十一章 噩耗(求推荐票)

  佩雷德最终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属于自己的56万贝里,布莱克被拉莫斯揍的鼻青脸肿,而且还被开除,一瘸一拐的拖着包裹走出海军基地。

  拉莫斯极力的挽留佩雷德,可惜佩雷德志不在此,他还要回到一心道场,从耕四郎那学习更高深的剑术。

  不过拉莫斯答应欠他一个人情。

  天空乌云密布,佩雷德踏上返程。

  一路走走停停,穿过了两个小村,日暮西山,当走到一片茂密的森林时还是下起了暴雨。

  山上人迹罕至,虽然枝繁叶茂,但也抵不过倾盆暴雨,森林中能听到许多小动物逃窜的的声响。

  佩雷德缓缓来到一颗巨树的根旁,默默的坐下,吃着从白松镇买来的饭团,期待雨快点停下。

  不知名的巨树叶片密集,大雨被挡住了些,但仍渐渐打湿了他的衣襟。

  正当佩雷德发呆之际,一只小爪子从他头顶处的巨树干里伸出,拽了拽了他的衣领。

  佩雷德一惊,回头看去,正好与一双紫色的瞳孔相对,刹那间失神。

  好在几秒就恢复了清醒,发现是一只通体紫色的松鼠眨着大眼睛,好奇的望着自己。

  松鼠体型正常,只是紫色倒是没见过,最关键的是紫色的双瞳似乎有某种特殊的魔力。

  “咕咕咕。”松鼠不断叫着,小爪子拉了拉佩雷德的衣服。

  佩雷德摸了摸下巴,“你是让我跟你来吧?”

  “呜呜呜。”

  松鼠跳上佩雷德头顶的树枝,轻轻的将巨树的表皮拉开,一个庞大的树洞显现出来,松鼠回头看了一眼佩雷德,示意他上来。

  “有意思。”佩雷德新奇不已,跳上树干,朝大树洞看去,发现里面的空间很大,一个人不管是坐还是躺在里面都没问题。

  跳进树洞,里面堆满了橡子、栗子等坚果。

  松鼠抱了两颗坚果放到佩雷德的面前,之后就不再管他,自顾自的啃着坚果。

  “这小家伙胆子也太大了,敢邀请人类到家里面躲雨。”

  外面的大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佩雷德稍微有些累了,便闭上眼睛休憩,树洞里一直响着松鼠啃坚果的咔咔声。

  没想到这一睡就是一夜,清晨当他醒来时,看到松鼠还在那里啃坚果。

  伸了个懒腰,佩雷德要离开了。

  “谢谢招待,有机会的话会回来看你的,这是住宿费。”

  松鼠歪头,不解的看着佩雷德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币,放在他的窝里面。

  外面的天空放晴,顺手斩掉一条对树洞虎视眈眈的巨蟒后,便踏上最后一段路程。

  ——

  一心道场,耕四郎站在门前,笑着对归来的佩雷德说辛苦了。

  “是一个人回来吗?”耕四郎看了看佩雷德身后不远处的草丛,眼睛睁开了些。

  “是的。”

  “看来你这次还刀没有成功啊,是发生了什么?”

  佩雷德取下刀,双手递向耕四郎,“据说御心道场老馆主昏迷在床上有一年之久,我按照老师的吩咐,见不到本人便打道回府。”

  “可惜御心道场在老馆主儿子的管理下,已经变成了只有交巨额学费才能学习的赚钱机器。”

  耕四郎接过刀,叹了口气,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

  “夜樱本来就是我从御心道场馆主手上赢来的,在身边放了几年没用,便想着还回去。”

  耕四郎又将夜樱递给佩雷德,“既然还不回去,那也不用再还,这把刀你留着吧。”

  佩雷德心中感激,重重的跪下,双手接过此刀,此时此刻,他终于拥有了一把属于自己的名刀。

  “我的刀……夜樱。”

  耕四郎拍了拍佩雷德的肩膀,温声道:“希望这把刀能伴随着你走上一条无敌的道路,到时我也就无憾了。”

  话语中充斥着浓浓的期待与信任,他或许是真正了解佩雷德的人,想要亲眼见证另一个最强剑豪的诞生。

  佩雷德郑重的点头。

  索隆和古伊娜被耕四郎的友人带去参加少年剑术大比,昨天走的,想来正在进行,不知道发挥的怎么样。

  以他们两人的天赋,对付同龄的孩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两天后,光着膀子正在苦练剑术的佩雷德接过从空中落下的报纸,简单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脸色顿时变得古怪。

  “第12届东海少年剑术大比冠军为御心道场的菅太郎!”

  报纸上印着一个少年,他拿着名刀时雨,那表情别说有多骄傲。

  “这孩子我有印象。”佩雷德去御心道场还刀时,这个叫做菅太郎的孩子就在道场中,虽然年纪小,但在嘲讽的一群人中声音极大。

  “真是奇了怪了,那两个家伙会败给这种垃圾?”

  佩雷德摇了摇头,心想所谓的大比很可能有暗箱操作,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下次少参加便是。

  耕四郎看到报纸后也是一笑置之。

  一个星期过去了,索隆和古伊娜仍旧没有归来,佩雷德不停挥刀,心情烦躁,一刀将树劈成两段。

  耕四郎频频站在山头,眺望远方,可惜就是看不到索隆和古伊娜的身影。

  两天后,道场里的众人集结,准备听耕四郎讲解关于拔刀斩的技巧。

  就在这时,一人匆忙的跑进道场,剧烈喘息着。

  “古伊娜和索隆返程的船坠海了!”

  他的话如晴天霹雳,众人大惊,耕四郎瞪大眼睛,手在不停颤抖。

  “整船人都死了?”佩雷德失神的问。

  “无……一人生还。”

  耕四郎像是老了十岁,但仍坚持讲完了今天的课程,这之后便离开了道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佩雷德感受不到老师是有多么痛苦,但希望他能撑过这次,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深夜,磨刀的声音回响。

  佩雷德睁开眼走出门,看到耕四郎正拿着把长刀,不停的在磨刀石上磨。

  “老师,节哀顺变,您还有我这个徒弟啊。”佩雷德看到耕四郎变成这样,心里也很难受。

  耕四郎缓缓转过身,泪水和鼻涕止不住的涌出来,一双眼睛看着佩雷德,满是哀求之色。

  “老师……”佩雷德心中一痛,自己的老师变得如此狼狈。

  “我能预感到……预感到古伊娜或许并没有死,佩雷德,我求求你帮我把他们找回来……”耕四郎哭着说道,“我这辈子都无法走出这里,只能拜托你了。”

  佩雷德震惊,他不怀疑耕四郎的话,因为他明白老师以前一定很强,传说中最顶级的见闻色霸气能预知未来,赋予人们强大的第六感。

  至于为何偏居一隅,无法走出这块土地,肯定有什么秘密。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