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十二章 线索

第十二章 线索

  猛虎道场是一家主攻双刀流的道场,名气虽没有御心道场那么大,但在东海的剑术圈很有份量,

  馆主深泽敦是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左脸颊有两道恐怖的十字交叉疤痕,目光灼灼,浑身散发出慑人的气势,让人望而生畏。

  光看外表根本就联想这家伙竟然是一个道场的馆主。

  此时此刻,道场里的众人跪坐成两排,静静的听馆主深泽敦讲课。

  只听砰的一声,道场的门被猛地踹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络腮胡男子缓缓走进道场,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

  孩子一脸抱歉的笑着。

  猛虎道场的学员看着这两个不速之客,拔出了手中的刀,深泽敦脸色阴沉的望着他们。

  “察元先生,你的脾气真要改改了。”孩子摇了摇头,“这样做是很没有礼貌的。”

  叫做察元的络腮胡男子大脚一跺,“吾挚友耕四郎的女儿和爱徒生死未卜,不给这些家伙点颜色瞧瞧,他们怎会说实话!”男子的声音粗犷,震的周围人耳朵隐隐作痛。

  深泽敦哼了一声,不屑道:“大言不惭!给我点颜色?你还差的远!”

  察元立刻展示他的暴脾气,大叫一声,拔刀就要冲上去与深泽敦对砍,好在被同行的孩子死死抱住。

  “你这小家伙哪来那么大力气?”察元郁闷不已,不得不停了下来。

  “深泽敦先生您好,我叫佩雷德,是一心道场馆主耕四郎的徒弟,这位是察元先生,是老师的朋友。”

  察元是耕四郎硬叫过来陪自己的,这家伙的脾气极为暴躁,遇到事情不服就是干!

  佩雷德礼貌的笑着,以示友好。

  深泽敦听到一心道场后,眼中闪过一丝忌惮,这恰好被佩雷德捕捉到。

  “你们……来这做什么?”深泽敦嘟哝。

  “听说贵道场参加比赛的孩子平安归来,不知道他知不知道索隆和古伊娜的下落?”佩雷德问道。

  深泽敦摇了摇头,“不知道……不知道,本道场的人没有坐出事故的船回来,而是自己雇的船,所以不太清楚是什么情况。”

  察元嘴角泛起怪笑,缓缓闭上了眼睛。

  佩雷德瞬间像变了个人,眼眸冷酷,杀气沸腾,拔出刀缓缓朝深泽敦走去。

  “大叔,你已经是第101个说不知道的人了。”佩雷德发丝飘舞,一股强大的气势向深泽敦碾压而去。

  “在你看来,我就那么好糊弄吗?”

  深泽敦压紧牙关,强行压制住内心的退意,大喊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二人拔刀,寒光一闪,两人擦肩而过,风驰电掣间便决出了胜负!

  佩雷德缓缓收刀,有着失望的叹了口气,“实力不如名声大啊。”

  深泽敦胸前逐渐染红,无力的倒了下去,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佩雷德太快了,快到他无法相信这是一个孩子能够达到的程度。

  道场里的学员们张大嘴巴,无法相信这个结果,那个犹如天神般的师傅就这样败了?败的是如此彻底。

  “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名男子,焦急的大喊。

  “不好了!有人挑了周围的100家道馆,现在往这边走了!”

  话说完,他感觉道场里的气氛不太对,仔细一看,差点吓得倒在地上,想了想,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佩雷德淡淡一笑,蹲在深泽敦的身边说道:“你与他们不同,那些人是真不知道,而你则不是。”

  深泽敦咳出一口血沫,“你根本就不懂,我也只是无意间听到的,只敢把这事放心里,不敢对任何人说。”

  “放心,只要你说出来,某些人会比你先死的。”

  深泽敦妥协了,“好吧……其实返程的船是空的,大部分孩子根本就没上船,而是被绑了起来,准备送样某个地方,被当做奴隶卖掉。”

  “我是无意间听到御心道场的格罗斯与东海剑道协会会长的谈话。”

  佩雷德愤怒的握紧拳头,脚下的地面都开裂了。

  察元目眦欲裂,额头青筋暴凸。

  怪不得路过御心道场时发现门是关的,原来是忙着挣黑心钱,连道场都不管不顾了。

  佩雷德也很震惊,格罗斯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没想到还做这种丧尽天良的生意。

  要知道奴隶贸易是世界政府严令禁止的,在东海也只有不要命的才会做。

  “那些畜牲!我要将他们千刀万剐!”

  深泽敦摇了摇头,“那个男人太强了,剑道协会的会长来历神秘,你们不会是他的对手。”

  佩雷德毫不在意,缓缓走向门口,回头看了他一眼。

  “多谢!”

  现在基本上确定了目标,不再像之前的无头苍蝇般到处乱撞,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郊外,佩雷德和察元并排而行。

  “察元先生,这件事对你来说到此为止吧,接下来由我一人即可。”佩雷德忽然说道。

  察元气的直蹦,“你这臭小子是在嫌弃我吗?老子的实力可没到托你后腿的程度!”

  既然察元坚持,那么佩雷德也不好推脱了,实际上他的确是怕察元会拖后腿,他可不想察元因这件事有性命之忧,毕竟察元只是老师的朋友。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