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十七章 相聚

第十七章 相聚

  希尔斯王国的王城彻底乱成了一锅粥,国王威德林赶紧召集全部兵力,将准备闯入的佩雷德死死的堵住。

  面对着一根根冰冷的长枪,佩雷德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佩雷德摸了摸下巴,“你们确定要阻拦我吗?说实话,你们有将近1000人,我确实不太好处理。”

  “请你赶快离开!不要破坏希尔斯王国人民和平的生活!”有士兵大喊。

  佩雷德脸上露出嘲弄的神色。

  “和平?你的国王藏着几百个孩子,准备把他们当做奴隶卖掉,你跟我谈和平?”

  士兵们面面相觑,接着一片哗然,有的士兵吓得长枪差点从手里掉下来,之前还团结一心人们顿时有些松散了。

  士兵队长见状急忙喊道:“大家不要被这家伙骗了!我们的国王是什么样我们自己最清楚!他这是挑拨离间,大家不要上当!”

  众人恍然大悟,都将锋利的长枪对准佩雷德,缓缓逼近。

  “是吗?”

  佩雷德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电话虫,拨通了某个电话,很快,电话虫里传来声音。

  “你好,我是拉莫斯上校。”

  “我是佩雷德。”

  拉莫斯上校是白松镇第17支部的最高领导,因为悬赏金的纠葛,曾主动答应过佩雷德,欠他一个人情。

  “你好你好,没想到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打电话给我了。”拉莫斯的声音显得很高兴,或许他还幻想着佩雷德有朝一日能加入他们。

  佩雷德笑道:“有件事情,或许你会感兴趣。”

  “什么事?”

  “希尔斯王国与奴隶贸易有关,我想你很有兴趣主动解决这件事情。”

  “什么!?”

  电话那头的拉莫斯震惊的差点摔倒,奴隶贸易?他一辈子也没想到东海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如果这件事处理的好,也是一个表现的机会。

  拉莫斯上校赶紧答应下来,准备派遣大量的兵力将希尔斯的王城包围,同时准备动员其它的海军支部,毕竟蛋糕太大,一个人或许吞不下。

  佩雷德挂断电话,摊了摊手。

  “我完事了,该你们了。”

  士兵们震惊的合不拢嘴,有很大一部分开始逐渐相信了佩雷德的话,但仍有人半信半疑,认为他是与别人串通好的。

  见到他们不说话,佩雷德握着刀鞘,准备往王城里走去。

  “你……你别过来。”

  “拦我的人便是国王的帮凶,下场就和他一样是死刑!”佩雷德冷冷的说道。

  此话一出,士兵们彻底哑火,他们没有胆量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佩雷德进入王城,往最高的王宫走去。

  而此时此刻,威德林在一众仆人的拥促下,坐在他的王位上,怔怔的望着屋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大臣焦急的冲进来,放声大喊:“不好了!有人要冲进来了!”

  威德林点了点头,老态龙钟的模样像是随时准备离开这个世界,大臣们议论纷纷,甚至有人悄悄溜出了宫殿。

  索隆和古伊娜被绑在柱子上,听到消息后抬起头,互相看着对方。

  “不会是有人来救我们了吧?”索隆满怀期待,可是又摇了摇头,“这些家伙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外面的人肯定都以为我们死于意外,谁又能想到我们被绑架了呢?”

  威德林国王震惊于他和古伊娜的天赋,并不准备把他们当做奴隶卖掉,而是准备将他们培养成王国最强的战士。

  古伊娜摇了摇头,“我的父亲,以及佩雷德都是不能用常理去推测的人。”

  话落,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走进宫殿,其手上拿着把刀,还在不断滴血,想也不用想是一路杀上来的。

  “佩雷德!”

  索隆和古伊娜瞪大眼睛,齐齐失声,他们没想到竟然真的找到这里来了。

  “别着急。”佩雷德微微一笑,“我来接你们回去了。”他看到两人没事,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事实上他远不像看上去的那样淡定,一股喜悦之情同样充斥在他的内心中。

  宫殿里的威德林等人静静的望着佩雷德松开索隆和古伊娜,紧张到呼吸急促,不敢有半分动作。

  三人紧紧的抱在一起,眼眶都渐渐湿润。

  等到回过神,佩雷德发现古伊娜的一条手臂有些不太对劲,掀开衣袖发现早已红肿,看样子是骨折了。

  佩雷德将视线冷冷的转向国王威德林,“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说完,拔出刀猛然掷向威德林,只见夜樱嗖的一声直接贯穿了威德林的胸口,将其死死的钉在椅子上。

  惨叫声不绝于耳,夜樱并没有给他造成致命伤,而是带给他这辈子都没有感受过的痛苦。

  大臣们吓得跪倒在地上,不断求饶。

  佩雷德上前拔出夜樱,威德林顺势倒地,捂着伤口一直抽搐。

  “我想知道……希罗和釰持丈都被你杀了吗?”威德林有气无力道。

  “不太清楚,倒是都死了便是。”佩雷德冷酷道。

  威德林痛苦的闭上眼睛,随后突然从怀里掏出匕首,刺向自己的心脏!

  佩雷德一脚将他握刀的手臂踩在地面,“想这样轻松的死?我可是有更好的方法。”

  叫来索隆和古伊娜,三人合力把威德林吊在王宫的高空中,一阵风吹过,威德林如风铃般摇摇晃晃。

  希尔斯王国的人民们聚众到一起,对飘在空中的威德林指指点点。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朝佩雷德呼喊,仔细一看,竟然是之前已经倒下的察元。

  “你这家伙没死?怎么还活蹦狂跳的。”佩雷德有些困惑。

  “哈哈,我也很奇怪!只记得一个脸很大的怪人戳了我一下。”

  “……”

  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佩雷德准备带他们先行回去,察元愿意留在这里,等待海军的到来。

  ……

  回到了熟悉的一心道场,发现耕四郎早已站在山头,静静凝望着回来的各位。

  古伊娜眼中早已噙满泪水,朝耕四郎怀里扑去,痛哭起来,这次的事情让她明白了这个世界的险恶,以及坚定了自己变强的决心。

  索隆撇了撇嘴,“这么大人了,整天就知道哭。”

  刚说完,耕四郎便笑着把他拉进自己怀里,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接着索隆竟然也哭了出来。

  他们只是个孩子,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心中留下的大多是后怕。

  佩雷德望着他们,心满意足的笑了笑,不过想起老师那天夜里哭着哀求自己,他也应该有许多苦衷吧。

  “佩雷德,谢谢你!”耕四郎发自内心道。

  佩雷德慌忙摆了摆手,“老师不要说这种话。”

  “也对,我们都是一家人。”耕四郎笑道。

  佩雷德摸了摸后脑勺,实际年龄已经超过二十的他,面对这句话时依旧有些不知所措。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