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二十三章 告密者

第二十三章 告密者

  铿锵声连绵不绝,伴随一阵惨叫,索隆被刀柄击中腹部,无力的倒在地上。

  佩雷德将刀抗在肩上,将他扶了起来。

  “第1800次挑战,又是我赢了哦,继续加油。”

  索隆深深叹息,有些气馁,“我觉得自己离古伊娜越来越近了,可离你却越来越远了。”

  他认为这已经不算是比试,虽然双方打了几分钟,但明白佩雷德完全没太用力,更多的是检验自己的弱点。

  “你想放弃了?”古伊娜跪坐在道场,仔细回忆刚刚双方对决的内容,“可别辜负了佩雷德的苦心,要知道他完全没必要接受你的挑战,与你交战更多的是帮你提升剑术。”

  索隆脸色涨红大声道:“这我当然知道啊!但你不觉得我们很过分吗?占用了佩雷德大哥这么长时间,半天也不见有多大长进!”

  听了他的话,古伊娜挠了挠头,发现说的的确有些道理,每次几乎都是准时两分钟结束战斗。

  “哈哈!”佩雷德笑着揉了揉索隆的绿头,“怎么会没有长进呢?我每次都将对决时间控制在两分钟,这两分钟足够你们使出浑身解数,时间短也好让你们回忆对决的过程,好好反省。”

  “实际上你们的长进已经非常之大,每次与你们对决我都能深切的感受到。”

  “索隆的一刀流与二刀流转换娴熟无比,剑术气势汹涌,爆发十足;古伊娜剑术细腻,技巧性十足,四两拨千斤,能化解比自身更强的攻击,最后再给人致命一击。”

  “你们已经踏上了自己的道路,有了自己的风格,一直走下去便是对的,不管快慢,坚持就是胜利。”

  索隆和古伊娜深有触动,剑术的修行本来就是漫漫长路,气馁很正常,但一定不能停下脚步,止步不前。

  他们这半年的进步速度远超之前,可能是耕四郎并没有对两人报有过高的期望。

  对索隆和古伊娜来说,佩雷德更多承担的是老师的角色。

  “对了,你们知道御心道场被猛虎道场吞并了吗?御心道场已经不存在了。”古伊娜突然说道。

  “哦?”佩雷德有些意外,石元淳给他的感觉很危险,不像是轻易抛弃家业臣服于他人的人,他敢肯定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何况猛虎道场馆主的实力并不强,完全没资格让石井淳臣服。

  想了想,以深泽敦的见识,肯定无法拒绝东海第一道场的诱惑,也无法正确认识到石井淳的强大与野心。

  “评测马上开始了,看样子,这次猛虎道场对第一势在必得啊。”索隆说道。

  古伊娜有些失落,“父亲不会允许我们一心道场参加的,而且父亲也不愿意出远门。”

  以耕四郎的性格,当然不会去争夺这些虚名,而且由于某些原因,耕四郎无法离开一心道场太大范围,更别说跑那么远去参加评测了。

  佩雷德摸了摸下巴,“这什么评测我们不用管,毫无意义,我更感兴趣的是猛虎道场夺得第一后,会有怎样的变故。。”

  索隆一脸不甘心的道:“就让他们这么简单夺得第一吗?上次的仇还没报啊!”

  “你放心。”佩雷德握了握缠满绷带的右手,眼中杀气显现,“石井淳,已经上了我的必杀名单。”

  索隆和古伊娜心中一惊,虽然佩雷德看上去平易近人,整天面带笑容,但他们知道佩雷德曾经为了救他们,杀了不少人,只不过被海军掩盖了。

  “人在什么时候死是最痛苦的?”佩雷德忽然问道。

  “目标还没完成。”

  佩雷德点头,“这也是一种情况,但还有另一种情况,那便是目标刚刚完成,还没来得及享受成果,所有便都被摧毁,包括自己的生命。”

  二人打了个寒颤,他们大致明白了佩雷德的想法,不仅要杀了对方,还要让对方崩溃。

  “佩雷德大哥对待敌人完全不会手软啊。”索隆感叹。

  “对了,索隆,你是不是很想要一把名刀?”佩雷德突然问道。

  索隆大喜,“佩雷德大哥,你终于要把夜樱送给我了吗?我早就有这种预感了!”

  佩雷德听后在索隆脑袋轻轻拍了一巴掌,没好气的看着他,“你这家伙在胡思乱想什么……”

  “我知道一把名刀可能在哪,但不是百分百确定,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试试运气,顺带出去游历一番。”

  “真的?我去!”索隆立马答应下来。

  ……

  猛虎道场今天摆了一大桌酒宴,为了正式庆贺石元淳等人的加入,邀请了十几家东海排得上号的道场。

  夜晚,众人喝的昏天黑地。

  猛虎道场馆主深泽敦在餐桌上豪情万丈,诉说着自己半个人生来的成就,以及奋斗的艰辛。

  餐桌上的人时时喝彩,连连敬酒,深泽敦来者不拒,人也有些东倒西歪。

  听着那些恭维的话,他顿时飘飘然起来,望着堆的满满当当的贺礼,暗想以后自己在东海也算个响当当的人物了。

  直到深夜,宴会才逐渐结束,深泽敦喝的太多,神志有些不清醒。

  忽然,深泽敦头脑一热,眼含热泪的握住了石井淳的手。

  “前辈,真是多亏了你啊,我才有今天的地位!”

  石井淳笑着摇头,“馆主,我还要感谢你呢,要不是你愿意收留我们,我们就无家可归了。”

  深泽敦激动的点了点头。

  “兄弟,你对我如此真诚,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否则我于心不安啊。”

  “什么事?”石井淳有些应付,他觉得这家伙不会说些什么让人感兴趣的东西。

  “御心道场之所以倒闭,是因为你的儿子参与了轰动东海的人口贩卖,但这件事海军为什么能知道呢?”

  “我敢肯定是因为佩……”

  深泽敦突然注意到石井淳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自己,那模样恨不得吃了自己,很是吓人。

  他被吓得清醒了些,立马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深泽敦明白自己向佩雷德告密后,御心道场就出了事,这显然与佩雷德有关。

  要是让石井淳知道他是告密者,两人很可能立马翻脸,好在他的话没说完。

  “对……对不起,我喝多了,有些胡言乱语。”

  石井淳笑道:“馆主快去休息吧,这里由我派人打扰。”

  深泽敦连忙点头,迅速离开了这里,深怕被追问刚才没说完的事情。

  独自一人,月光洒在石井淳狰狞的脸庞,显得尤为瘆人。

  “佩什么?”

  刚刚深泽敦无意间透露了向海军告密者,只说了一个佩字,但他瞬间就联想到了一个人,自然是一心道场的佩雷德。

  不过,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石井淳现在还不能与深泽敦翻脸,对方不愿意说,他自然也不能追问。

  不过,告密者深泽敦肯定认识,极有可能是其它道场中名字里有“佩”存在的人,佩雷德的嫌疑最大。

  “不管是谁,害死我儿子的那个人必须要死!”

  “既然不确定目标,那么就全部杀死!”

  石井淳双目猩红,虽然他只有“佩”这个线索,但只要杀死各大道场名字里有这个字的人,就很有可能逮到正主。

  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找佩雷德问了清楚,不过,他更愿意选择用这种血腥的方式,来奠基自己死去的儿子。

  (//)

  :。: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