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三十四章 血洗

第三十四章 血洗

  三天后,纳格镇,也就是世界经济新闻社东海分部所在地。

  这里原本就人口众多,此时这里更异常拥堵,都挤在报社大楼面前,对眼前触目惊心的场景评头论足。

  “让一让!让一让!”

  无数的海军把这里团团包围,驱散看热闹的这些人,只是当他们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吓的忍不住腿发抖。

  “这……”

  报社原本挂新闻的墙壁上,克里斯和他的十几名员工们都被钉死在上面,浑身全是深可见骨的伤口,这些人双眼被挖,张大嘴巴,黑色的污血从口中流出,可以看到舌头也不见了踪影。

  很难想象他们生前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是谁……是谁这么残忍……”一个年轻的海军士兵流下泪水。

  “这得有多大的仇恨?”

  “这简直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这时,一道魁梧的身影从海军里走出来,径直朝报社等人的尸体走去,仔细观察着。

  “嗯……”西尔斯上校摸了摸下巴,神色古怪。

  克里斯等人身上的伤口繁多且致命,要说是剑士干的,可伤口并不平滑。

  “西尔斯上校,有什么发现吗?”一个女人来到他的身边,好奇问道。

  “这的确不是人干的事,倒像是……”

  “能不能一口气说完?”

  “蝙蝠,类似蝙蝠的利爪造成的伤口,但也不敢肯定。”西尔斯挠了挠头,“不过蝙蝠也不会聪明到用钉子贯穿这些人的心脏,再钉到墙上。”

  “所以……”

  “是恶魔果实能力者!”女海军先一步回答。

  二人脸色沉重,望着这些人的尸体,感觉重担压在了他们身上。

  这些新闻工作者被杀的原因,很大可能是知道了极其隐秘的情报,或者说打探不该打探的情报,可现在死无对证。

  女海军杨望天空,眼神迷惘。

  “神啊,请给我指引吧。”她轻喃。

  突然,一张报纸从天空掉落,遮住了他的脸,浓重的油墨味充斥在她的鼻尖。

  西尔斯上校迅速抓过报纸,看过上面的内容,紧皱眉头起来,因为他发现上面只记载了一件事情。

  “一心道场佩雷德与猛虎道场石元淳将在半个月后进行生死决斗,地点为天一道场。”

  石元淳他知道,前海军本部准将,东海第一剑道高手,还是他的前辈,至于佩雷德他倒是没听过。

  “奇怪了,一张这么大的报纸怎么只报导这件事?”西尔斯撇撇嘴,点了根烟,语气有些不屑,“而且这个佩雷德又是谁?竟然要与石元淳前辈生死决斗,我看是活腻了。”

  “你是笨蛋吗?这么大的报纸只报导这一件事,肯定有大问题,这或许就是重要线索。”女海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这报纸我们带回去,不要透露给别人。”

  西尔斯忽然愣住了,他仰望天空,呼吸急促,嘴里的烟掉也落在地上,像是受到惊吓。

  “线索……好多线索。”

  女海军下意识的朝天空看去,顿时震惊的张大嘴巴。

  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报纸像是覆盖了整个天空,如大雨般往地面飘落,极其不可思议。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此番奇异的景象,不禁惊呼,众人拿过正在下落的报纸,看起了上面的内容。

  西尔斯咽了咽口水,他发现这些报纸的内容和他看得那张完全一模一样。

  “是谁?是谁在泼洒报纸?”

  西尔斯抬头望去,除了报纸和烈日,他们还看到一道黑影在空中盘旋,但转瞬即逝。

  ……

  一心道场外

  佩雷德静静的望着缓缓落下的报纸雨,心中奇怪,再看上面的内容,只有自己要宣传的东西。

  而且他发现一道黑影从高空中疾驰而去,以为是类似新闻鸟的东西。

  “这么多报纸乱洒,确定新闻社不会破产吗?”佩雷德有些意外,他觉得这成本有点大。

  耕四郎从道场中缓缓走到佩雷德的身后,几根白色发丝随风而动,皱眉望着飘在空中的报纸。

  “老师,你也觉得不太对劲?”佩雷德发现耕四郎的表情和平时不太一样,“我付的钱还远远达不到这种效果啊。”

  耕四郎叹了口气,“你的钱付够了,报纸的成本比你想象中要便宜很多。”

  “原来如此。”佩雷德点了点头,可心里的疑虑依旧没有打消。

  “佩雷德,等你战胜了石元淳后,会有什么打算?”耕四郎忽然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佩雷德笑了笑,“当然是继续跟着您学习剑术,等到时机成熟,我就去寻找世界第一剑豪,直到打败他为止,最后……我想继续和你们生活在一起。”

  耕四郎愣了一会,接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论是世界第一剑豪也好还是其它的也好,我都相信你可以都。”

  耕四郎经常这样猛夸,佩雷德早已经习惯了,于是自信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情景在东海的各处都在持续不断的上演,漫天的报纸飞舞,像是不要命似的在泼洒。

  而东海的各个世界经济新闻社分部都惨遭血洗,只是这个消息被海军全面封锁,没有外泄出去。

  白松镇,拉莫斯上校静静的看着报纸,联想到刚刚新闻社被血洗的惨状,心中一痛。

  这个他梦寐以求都想纳入麾下的天才,已经和这些血洗案有着扯不开的关系。

  虽然报纸有很明显的指向性,但佩雷德依然有很大嫌疑。

  拉莫斯相信自己的眼光,认为这些案件并不是佩雷德本人主动去干的,不过想一想,人都是会变得,在长大的过程中也有可能发生过什么,使人变得残暴。

  另一边,石元淳拿着报纸,一种不祥的预感充斥在其心头。

  纠结中,他写了一封信,喊了个助手。

  “铁木,拿着这封信,明天凌晨三点,准时去岸边,到时候会有人来取信,我已经和他联络过了。”

  “回来之后,副馆主的职位我可以给你考虑一下。”

  叫铁木的男子心中大喜,直接朝石元淳跪了下去,说了一大堆感恩戴德的话。

  石元淳连忙将铁木扶起来,并称赞他平时的刻苦努力,认为这是他应得的。

  只是嘴角不经意间泛起的诡异笑容暴露了他的本性,实际上,他百分百肯定这家伙回不来了。

  而在罗格镇,维莱斯准将同样拿到了这份报纸,刚刚已经有人向他报告了新闻社遭血洗的情况。

  半年过去了,他的脸上多了几道皱纹,但身材不减,光看见依旧是亲和力十足。

  “决斗地点在天人道场?好像就在罗格镇。”

  维莱斯笑了出来,他觉得这的确很搞笑,对方的意图太明显。

  “这更像是故意把佩雷德那小子与海军逼向对立面,让他面临被四面追捕的状况。”

  “有趣。”

  (//)

  :。: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