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三十九章 爱做鬼脸的佩雷德

第三十九章 爱做鬼脸的佩雷德

  石元淳感觉自己的脊椎骨被佩雷德拍断了,稍微一动全身就传来剧痛。

  道场外的人面面相觑,他们很难相信会是这个结果,石元淳可是东海第一剑士啊,竟然会这么快败在一个孩子手里。

  佩雷德走到他的面前,直接抓住他的头发往道场里面扔去。

  某个道场的馆主看不下去了,“好了,就到此为止吧,石元淳先生已经输了。”

  不少人附和点头。

  佩雷德笑了,“输了?这可是生死决斗,只论生死,不论输赢。”

  “生死决斗只是噱头,我相信如果是石元淳先生赢了,也会饶你一命的。”这个馆主继续说道。

  看到有这么多人为石元淳求情,维莱斯摸了摸弯曲的胡子,站了起来。

  “虽然这是场生死决斗,但就像你们说的,这只是一个噱头。”

  许多人点头,表示要尽快将石元淳送往医院。

  维莱斯笑道:“那就让我看看,有多少人愿意支持放过石元淳,请举起你的手。”

  说完,许多人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几乎全是其它道场的人,毕竟他们原本就崇敬石元淳。

  倒地的石元淳见状露出得意的笑容。

  达斯琪歉意的看了佩雷德一眼,也悄悄举起了双手。

  巴托洛米奥瞪着她,冷声道:“咱们以前好歹认识,而且刚刚那1800万贝里还喂不饱你吗?”

  “对不起,我觉得石元淳先生对东海贡献了那么多,不应该就这么死了,而且他还答应输了就把时雨送给我,这是多好的人。”达斯琪说道。

  巴托洛米奥鄙夷的看着她,“你真是无敌笨,石元淳能捡回条命就算他牛逼,还时雨?还会属于他吗?”

  达斯琪一愣,觉得也对,不过她并不是为了刀才举手,而是对石元淳这位前辈的崇敬之情。

  奇怪的是,海军方面未有一人举手。

  举手的人们叽叽喳喳,不停说着自己的理由。

  维莱斯听得连连点头,与他们相谈胜欢。

  突然,维莱斯掏出一大堆资料,冷不丁的朝举手的人们扔了过去,脸色铁青。

  “这是石元淳这些年在东海牵扯到的命案!你们瞪大眼睛仔细看!”

  维莱斯在来之前就开始调查调查石元淳了,因为索尔维与他的关系很大,说不定石元淳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果然,细查之下一大堆问题出来了。

  人们拿过资料,浑身一震,吓得眼睛瞪的老大。

  这简直就是杀人狂魔啊!上至老人下至幼儿,都没能逃过他的毒手!

  有些命案甚至涉及他们本道场的学员,怪不得会有学员突然失踪!

  的确,有段时间石元淳根据深泽敦透露的线索,杀了不少其它道场的人。

  “刚刚举手的人们,请不要放下你们的手,毕竟做人立场要坚定,否则我会看不起你。”维莱斯笑了声。

  可惜这次没有人再举手了,纷纷低下了头。

  巴托洛米奥做出干呕的动作,“破坏规则的是你们,现在反悔的也是你们,可真是让人恶心!”

  一旁的佩雷德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觉得有些好笑,原来维莱斯准将早有准备。·

  这时,一直沉默的石元淳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真是可惜,父亲交给我的御心道场就这样没了,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整个猛虎道场都会给我陪葬,而且,佩雷德,我知道你有比我更棘手的事情,有人可是想要让你滚出东海!哈哈哈哈!”

  佩雷德二话不说,一刀割断他的喉咙,只见其抽搐两下就不动了。

  一切终于结束了,可人们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石元淳做的恶再也挽回不了。

  佩雷德捡起了地上的名刀时雨,挎在了腰间。

  “一切结束了?”佩雷德忽然笑着问。

  “NO,当然没有!”

  维莱斯一挥手,海军们顿时掏出枪,齐齐对准了佩雷德,并且外面也有大量的兵力涌进来,将这里团团包围。

  巴托洛米奥站在海军这边,显然是和佩雷德站在对立面。

  “闲杂人赶紧离开!”海军大喊。

  道场里的其他人见状,吓得赶紧跑了出去。

  维莱斯从怀里抽出一张悬赏令,扔给了佩雷德,悬赏单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非常陈旧,奇怪的是,上面竟然印有佩雷德的头像。

  头像是佩雷德正在做鬼脸,身后还有一个金色朋克头发的男子,面带笑意的望着佩雷德。

  佩雷德惊奇的望着悬赏单,暗想原来这就是自己以前真正的身份,虽然这具身体灵魂已经换了,但这称号还是让他有些在意。

  “爱做鬼脸的佩雷德,白胡子海贼团前成员,悬赏金3800万贝里!”

  海军士兵们脸色一变,白胡子海贼团的成员?这也未免太过耸人听闻了!

  佩雷德皱眉,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才发现自己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的高大身影,真的有些像是白胡子。

  不过这家伙连死了都忘不掉白胡子,可见白胡子对他而言是有多么重要,想到自己记忆中的名字带有“爱德华”三个字,难道是他的父亲不成?

  但维莱斯并没有说到这一点,只是提到前成员罢了。

  “嗯……真是让我有些意外,自己没想到有这么强的后台。”佩雷德严肃的点头。

  维莱斯早就发现这家伙失忆了,古怪一笑。

  “据可靠消息,你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哦。”

  “你不想知道死因吗?”

  “我现在又没死,知道死因干嘛?”

  佩雷德知道自己是从冰块里出来的,当然知道自己是冻死的,否则肉体也不会这么多年完好无损。

  维莱斯对佩雷德豁达的态度感到意外,他觉得或许站在他面前的是另外一个人。

  “我现在要逮捕你,束手就擒吧!”

  佩雷德摇了摇头,“我要回去了,回去晚了,他们会担心我的。”

  “再说,我既然都死过一次了,就放了我呗。”

  巴托洛米奥站了出来,面色复杂。

  “出手吧,让我看看你有没有长进。”佩雷德看着他道。

  大街上,人们只听轰隆一声,就看到天人道场的墙壁踏了大半,从里面飞出一个人影,正是佩雷德。

  佩雷德稳稳落在地面,并没有拔刀。

  巴托洛米奥走了出来,“我也变强了,你不再是我的对手。”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的屏障暂时还不能三百六十度保护你吧?”佩雷德摸了摸下巴说道。

  “这都被你发现了,是又怎样?”

  “是的话,我就能在一瞬间杀掉你。”

  巴托洛米奥猛地回头,发现佩雷德站在自己的身后!

  他的屏障还在自己正前方,自己反应太慢,根本就来不及控制其转换方向。

  如果佩雷德拔刀,他死定了。

  “如果现在你的屏障能大到将你包裹,我还真没有办法,可惜你还差的远。”

  巴托洛米奥叹了口气,“我又输了,差距太大。”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