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四十四章 耕四郎的恶

第四十四章 耕四郎的恶

  格雷森化身为一条白色的猛虎,他遵循着佩雷德的气味,上了岸,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小村。

  村民们看到这样一头老虎上岸都吓傻了,尖叫着跑回家中锁上门。

  格雷森抖了抖身上的海水,鼻子动了动。

  “佩雷德大人,我一定会带你回去的。”

  很快,他沿着海岸跑了四五分钟,终于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看到了佩雷德。

  而佩雷德靠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静静的注视着格雷森。

  “别再跟着我了,我说最后一遍。”佩雷德拔出刀,声音冷漠。

  格雷森听完大喊道:“佩雷德大人,你千万不能回到耕四郎的身边,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是不会欺骗你的!”

  佩雷德眼眸一冷,缓缓朝格雷森走去,浑身的杀气如同利剑朝他刺去。

  格雷森下意识的往后退,反应过来后觉得很奇怪,因为自己竟然会被佩雷德的气势所震慑,对方肯定是比自己弱,这不太应该。

  这时岸边突然涌来一股浪潮,将两人拍的全身湿透。

  “你说过,我以前对你有救命之恩吧?”

  “没错。”

  佩雷德龇牙一笑。

  “那好,你站着别动!”

  佩雷德的身影逐渐模糊,竟然消失在了原地。

  “你!”

  格雷森瞳孔皱缩,强烈的危险预警让他瞬间化为兽人,毛发颤栗,硕大的爪子下意识的往前一抓。

  只听见剧烈的摩擦声,他的爪子紧紧抓住锋利的刀刃,刀尖离他的眼睛不到两厘米!

  “你想……杀了我。”格雷森呆呆的道。

  佩雷德抽出刀,平静说道:“没错,你有意见吗?”

  格雷森喉咙中发出低吼声,声音中充满了不甘心与愤怒,他野兽般的瞳孔充斥着嗜血的光芒。

  “我千里迢迢来找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不再受到伤害!”

  他的话不仅没有让佩雷德动容,反而是换来了佩雷德嘲讽的笑容。

  “那么多年了,你对我所谓的感恩之情也消耗殆尽了吧?你来找我只是因为凯多的命令,现在的你,是凯多手下一条忠诚的狗!”

  格雷森浑身颤抖,手掌的利爪呲的变长,额头青筋暴凸,看向佩雷德的眼神也不再温柔。

  现在的他,与之前忠诚的形象比起来,差距有点大。

  佩雷德有些想笑,这就是所谓的感恩之情啊,三言两语就能化为泡影。

  “佩雷德……大人,我原本不想过多提及耕四郎,就是怕你知道真相后崩溃。”格雷森握紧拳头,眼眸中的血丝渗人,咬牙说出这番话。

  佩雷德非常相信自己的老师,对他的话不为所动。

  “想说什么就说吧,我都听着呢。”佩雷德面带微笑,嘲弄的看着他。

  格雷森望着他无所谓的态度,脸色一沉。

  “你对耕四郎一点都不了解,你不了解他的恶!你不了解他曾经因为什么触怒凯多大人,遭到了毁灭性的报复!”格雷森大吼。

  佩雷德的笑容逐渐凝固,潮水打湿了他的脸庞,缓缓被蒸发成青烟。

  他感受到太多次,自己的老师那无法言喻的悲痛,甚至宁愿哭着恳求他去救古伊娜,也不能踏出那如魔咒般的圈子!

  凯多!现在他终于知道了,是谁带给老师如此大的痛苦!

  “是你们……原来是你们……”

  天空忽然暗沉下来,原本晴朗的天空变得乌云密布,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佩雷德面容扭曲,眼眸猩红,扎起的头发也散落飘舞在空中,如同复仇的魔神般怒视着格雷森。

  格雷森咽了咽口水,有些难以置信,因为他的话还没说完啊,佩雷德就已经愤怒成这样了。

  “佩雷德大人,您想起来了吗?快点和我回到凯多大人的身边吧,耕四郎可是……”

  下一刻,格雷森呆呆的望着自己的胸口,猩红的鲜血不断从伤口里流出来。

  他颤抖着回头,望着佩雷德那冰冷的眼神,感觉从头到脚变得一片冰凉。

  “老师……老师原来就是被你们一直在折磨着。”佩雷德握紧了手中的刀,如饿狼般盯着他,“你们必须要付出代价!”

  佩雷德一刀斩出,金色的闪光如同太阳般耀眼,咆哮的冲击波冲向格雷森。

  格雷森双臂漆黑,硬生生抵挡着金色波动斩击,最终金色闪光在霸气的消融下化为湮灭。

  冰冷的刀刃突袭而来,格雷森虎眸一瞪,一拳下去霸气轰然咆哮,直接将佩雷德击飞,倒在地上。

  佩雷德缓缓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中的疯狂不减。

  “为什么?是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格雷森凝视着他。

  话刚说完,一道斩击便印在了他的胸口,可惜他已经用武装色霸气硬化了自己的身体,没有受伤。

  佩雷德高速移动,又是一道斩击,砍在格雷森坚硬的身体表面,可依然没有动静。

  格雷森眼珠转动,不断捕捉着佩雷德的位置,露出无奈的笑容。

  “佩雷德大人,我的悬赏高达四亿八千万贝里,你的动作虽然快,但在我强大的见闻色霸气面前,可无处遁形。”

  只见他猛然朝一个位置伸出手,竟然正好掐住了佩雷德的脖子,佩雷德正准备挥刀,被猝不及防的死死掐住,只能拼命挣扎着。

  格雷森将佩雷德举到空中,怜悯的望着他。

  “你是在恨我们啊,恨我们对耕四郎所做的一切。”

  “可是你有什么资格恨我们?十年前,凯多大人抱着被冻成冰块的你痛哭三天三夜,最终选择将你葬进大海。”

  “十年后你莫名其妙活了过来,你把耕四郎看作是你最亲的人,因为他,你就与我们作对。”

  格雷森眼眶湿润,缓缓将佩雷德放了下来,接着激动的抱头痛哭起来。

  “佩雷德大人,我不想说让你这么痛苦的事情……”

  “可是……我们才是你最亲的人,而耕四郎……”

  “耕四郎可是十年前将你残忍杀害的混账啊!”

  佩雷德瞪大眼睛,手中的刀哐当掉落在地上。

  格雷森不断拍打着自己的头,痛哭着,“我不想……真的不想再让你受到伤害,可是佩雷德大人为什么一点都不相信我……为什么……这样的话我只能说出来了……”

  佩雷德抬头迷茫的望着天空,感觉不到阳光的刺眼,竟然有种享受这种感觉。

  他坐了下来,刺痛的回想着遇到耕四郎的种种,也想到临走时耕四郎想要伸手抓向自己。

  耕四郎是恶吗?

  如果是恶,那也太过毛骨悚然,耕四郎每天面对着自己杀掉却死而复生的人,他是在观察着什么吗?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