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四十七章 破灭的梦想,心愿

第四十七章 破灭的梦想,心愿

  莫比迪克号上

  众人正对一张报纸上的内容吸引。

  “竟然有个叫霜雪耕四郎的剑士来到和之国,与凯多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白胡子眼皮一抬,叹了口气,自从罗杰死去,他的部下就一直生活在危险边缘,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情况。

  “凯多那混蛋,这或许就是光月一族的命运,安息吧……”

  “御田……”

  “如果当初你不离开我,那该多好,不过我相信你自己就算是死也是不会后悔的。”

  光月御田原本是白胡子船上的队长,可惜被海贼王罗杰挖墙脚给挖走。

  将近一年前,和之国光月家族主君光月御田就已经死了,是凯多与和之国将军勾结谋害了他。

  白胡子拿过报纸,皱着眉头看了起来。

  “看来,这个叫做霜月耕四郎的家伙也是和之国的,但应该有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否则也不会后知后觉,现在才来找凯多寻仇。”

  这时突然有人惊呼。

  “老爹!这个叫霜月耕四郎的家伙竟然能砍出冰和火,这可是两种不相容的物质,他是怎么做到的?”

  白胡子哈哈一笑道:“你问我倒是问错人了,别忘了你的身边还有个强大的剑士。”

  众人闲聊了一阵,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等到佩雷德回来。

  “那家伙采购食物怎么这么慢?不会是被海军抓住了吧?”有人猜测。

  “哈哈哈,那咱们快点去救他。”

  话刚说完,桌子上的电话虫突然响了起来,声音异常的急促。

  接通电话,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

  “老爹,新的情报,有个强大的冰火剑士就在离你们不远处的小镇上!此人的状态极其不稳定,最好远离他!”

  “是谁?”白胡子喝了口酒,漫不经心的问。

  “霜月耕四郎!”

  挂断电话,白胡子打了个哈欠,论实力他当然不怕所谓的冰火剑士,而且自己与对方又无冤无仇,很难发生争执。

  不过刚刚还在讨论这个人,此刻他就在不远处,好像有些奇怪。

  一股不好的预感就这样萦绕在白胡子心头,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站了起来。

  船上的众人同时惊醒,面面相觑。

  “那个剑士……该不会是来找佩雷德的吧?”

  白胡子握紧拳头,眼眸中散发出浓烈的杀气,空气隐隐传来撕裂的声音,压的很多人喘不过气。

  他们明白,老爹是真的愤怒了!

  “找!就算是尸体也要给我找回来!”白胡子大喊。

  但事与愿违。

  自此两个月,佩雷德像是人间蒸发了般,白胡子等人到处寻找,完全看到佩雷德的踪迹。

  但有一点,佩雷德的失踪肯定与霜月耕四郎有关,因为在佩雷德失踪的那座镇上,有人看到过他们在一起。

  二人像是同时人间蒸发,彻底销声匿迹。

  ……

  某座荒无人烟的小岛上。

  一个长发男子正坐在地上喝着酒,眉宇间有浓重的心绪,接着转身来到一个洞窟。

  洞窟里面绑着一个瘦成皮包骨的男孩,男孩眼睛凹陷,一双眼睛像是要凸出来,充满血丝。

  他静静的望着男子,一言不发。

  “两个月没吃没喝,竟然还没死,你还真是怪物,不愧是凯多的儿子,长大了又是祸害一方的海贼。”男子注视着他缓缓说道。

  男孩正是被绑架的佩雷德,而面前这个看上去三十左右的男子就是霜月耕四郎。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只要坚持下来,就有人回来救你?”耕四郎冷笑一声,拔出刀刃,“我的故国被你的父亲摧毁成废墟,无数的人民家破人亡,我发誓一定要让凯多尝尝痛苦的滋味!”

  当他再次回到那片土地时,永远无法忘记如同修罗般的场景,无法忘记有人用血手抓住自己,要自己为他们报仇。

  耕四郎的眼眸猩红,大吼一声,直接朝佩雷德挥刀。

  可是挥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佩雷德哭了,这个两个月没吃没喝的男孩,在刀刃下哭了出来。

  “我不想死……”

  佩雷德大哭起来,两个月的煎熬,当然明白耕四郎是想活活把他饿死渴死,但一想到自己帮老爹成为海贼王的梦想还没完成,于是下定决心挺了过来。

  而且撑的越久,自己被找到的几率就越大。

  此时此刻,他的一颗心终于崩溃了,因为没有人来救自己,他必死无疑。

  年龄尚小的他再也无法在霜月耕四郎这样的强者面前保持镇定。

  “求求你不要杀我……”佩雷德涕泪交加,哭着哀求着,“老爹还没成为海贼王……如果我死了,老爹会很伤心的……”

  他的话引起了耕四郎的反感情绪。

  耕四郎额头青筋凸起,表情嫌恶道:“海贼只是一群肮脏的臭虫,眼中只存在利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情感,死掉的同伴就没有了利用价值,没有人会为你伤心!”

  佩雷德握紧拳头,咬牙低声嘶哑道:“你根本就不懂,如果欺凌弱小能让你从被我父亲打败的阴影中走出来,那你尽管放马过来吧!”

  说完,耕四郎狠狠掐住佩雷德的脖子,将几乎没有重量的他举到空中。

  奇怪的是,耕四郎竟然无声的流下泪水。

  “是我无能,我发誓要让凯多付出代价,既然无法杀掉凯多,只有用你的命才能慰藉我故国人民的亡魂!”

  “你恨我吧?你可能不会信,杀掉你是我这辈子唯一作的恶,在我熟悉的人眼里,我依然是那个和善的人。”

  佩雷德拼命挣扎着,可是耕四郎的力道奇大无比。

  无奈之下,佩雷德只能恶狠狠的骂着。

  “我发誓……这个恶会在你的心中无限放大,占据你的内心……吞噬你的全部!”

  耕四郎摇了摇头,像是变了个人,露出温和的笑意,摸着自己的胸口,幸福的回忆着。

  “不会的,我有妻子和女儿,她们会带给我温暖,很快,这段不友好的记忆就会消散。”

  佩雷德恶寒,接着耕四郎手掌加大力度,他的身体像是不受控制,意识越来越模糊。

  他知道,自己已经到极限了,可是自己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仍然没有看到救兵。

  “看来……关键时刻救人的故事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了。”

  被举在空中的佩雷德放弃挣扎,四肢逐渐瘫软下来,瞳孔无限放大。

  “老爹,希望你不要伤心啊。”

  佩雷德在生命最后一刻,回忆起了在莫比迪克号上的生活。

  他的嘴角勾起快乐的笑容。

  最后佩雷德的头一歪,算起真正的死去。

  好几分钟后,耕四郎如同惊弓之鸟,惊叫一声将佩雷德扔到地上,颤抖着摇头。

  看着自己的双手,发现是再也抹不去的血红色。

  耕四郎捂住脸痛苦的大哭着,之前的自己似乎已经陷入魔怔,认为杀掉佩雷德就能弥补故国人民的痛,让凯多付出代价。

  让凯多痛苦,他或许已经做到了,可是自己却莫名悲伤到了极点,内心遭受了巨大的冲击。

  想到佩雷德临死前的苦苦哀求,他明白了。

  自己杀了一个怀揣单纯梦想的孩子。

  耕四郎腰上垮着两把刀,他拔出那把纯白色的刀,森冷的冰冷气息刹那间从刀中散发出来。

  洞窟中的温度瞬间下降至冰点,佩雷德的尸体逐渐被冻了冰雕。

  冰雕静静的伫立在洞窟中,没有被耕四郎带走。

  几天后,凯多找到了佩雷德的尸体。

  据说那座小岛直接化作了飞灰,周围的海王类铺满了海面,天空被这浓厚的血气染成了红色。

  最后,凯多选择将化作冰雕的佩雷德投葬在大海中,活着的他渴望在大海中自由自在,死了或许能实现这个愿望。

  莫比迪克号上

  众人将佩雷德的照片放在船头上,默默的留着泪水,一股悲痛萦绕在整个船上。

  白胡子哈哈大笑着,摇了摇头。

  “你们在做什么?佩雷德不就站在我的身边吗?你们为什么看不见?”

  “老爹,佩雷德死了……不要再骗自己了。”马尔科擦干眼泪说道。

  白胡子捂着自己的胸口,露出痛苦的表情。

  众人赶忙上前搀扶住,一脸担忧。

  “霜月耕四郎!为什么要这么心狠啊!”

  白胡子悲伤的咆哮着,大海涌起滔天巨浪,天空也变成乌压压的一片。

  人已经死了,就算将霜月耕四郎碎尸万段也无济于事。

  “老爹,我去杀了那个混蛋!”马尔科咬牙说道。

  许多人附和着。

  “马尔科,你太年轻了,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这件事就交给凯多吧……”

  “凯多绝对会让那个家伙生不如死。”

  白胡子说完痛苦的闭上双眼。

  果不其然,一个月后消息就传了过来。

  霜月耕四郎的妻子为了保全丈夫,向凯多下跪自尽而亡。

  而霜月耕四郎本人也想自尽,却被他年幼的女儿古伊娜的哭声惊醒,打消了自尽的想法。

  凯多并没有杀死耕四郎。

  临走时,凯多曾说:“耕四郎,禁锢在这片山村吧,好好守护着你的女儿,因为等你女儿长大后,我要当着你的面杀了她!如果让我发现你离开了这片区域,那么你的女儿连长大的机会都没有!”

  ……

  时间已经来到了现在,大海渐渐恢复了平静。

  海中,佩雷德渐渐下沉着,之前的一幕幕画面浮现在他的心头,犹如自己亲身经历一般。

  泪水不禁与海水混合在一起。

  有些记忆是以第三者旁观者的形式出现,也就是说……

  “佩雷德,你一直都在看着这一切对吗?”佩雷德心中大呼。

  突然,一个十岁左右的佩雷德出现在海里,他伸出双手,自下而上迎着下沉的佩雷德而来。

  佩雷德瞪大眼睛,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十指紧紧的与其相扣在一起。

  一大一小二人复杂的对视着。

  “看到这一切,你很痛苦吧?”小佩雷德说道。

  “痛苦?”佩雷德泪水夺眶而出,浑身颤抖着,“比起你的遭遇,我的又算的了什么?”

  小佩雷德龇牙一笑。

  “你这善良的性格,肯定是感同身受了吧?其实我并没有你感受到的那么痛苦,倒是你占据着这具身体,没有给我丢脸。”

  “真的谢谢你愿意用爱德华·佩雷德这个名字!”

  佩雷德注视着他,这个小小的灵魂,就算这样也要表现的快乐,给自己安慰。

  “我们已经不分彼此,我当然要尊重你的名字。”佩雷德认真说道。

  “是吗?”小佩雷德做了个鬼脸,摆了摆手,“真有些遗憾,我马上就要离开,不能与你不分彼此了。”

  回忆起小佩雷德的遭遇,佩雷德紧紧握住他的手。

  “喂,我早就死了,你如果舍不得我,那也太可笑了。”

  “你只要做好自己就好,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你要面临的问题更难抉择。”

  小佩雷德努了努嘴。

  “离开前告诉你一些事,其实我已经原谅了你的师傅。”

  佩雷德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真的?”

  就算耕四郎已经付出惨重的代价,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如果说原谅,实在很难办到。

  “当然。”

  “不过我在你的记忆里看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那些不是你臆想的对吗?包括老爹的死亡。”

  佩雷德一愣,明白他是在说自己穿越之前的记忆,按照原本剧情发展,白胡子海贼团下场的确凄惨。

  “帮帮我……我不奢望你能回到老爹身边替代我,起码……让他保住一条命!”小佩雷德哀求道。

  佩雷德重重点头。

  “如果这件事我做不到,我也没有脸面再活在世上了。”

  得到佩雷德的保证,小佩雷德忽然大笑起来,笑容中流着泪,缓缓挣脱了佩雷德的双手。

  “记住,我是真实来过的,这不是一场梦。”

  “而且我虽然没你强,但那种特殊的力量你还没有掌握,让我来帮帮你吧!”

  小佩雷德化作璀璨光芒涌进佩雷德的脑海中,佩雷德闭上了双眼。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静静的望着眼前的情景。

  密密麻麻的鲨鱼将佩雷德团团包围。

  “再见了,爱做鬼脸的佩雷德。”

  这时,鲨鱼群朝他猛扑而来!

  岸上,格雷森看到佩雷德这么久没上来,以为是自己一拳将其震晕了,正准备跳进海中查看。

  就在这时,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从大海中爆发!

  格雷森瞪大眼睛,发现整个天地都变成了灰暗,他的心脏砰砰砰的跳着,像是要跳出体外。

  一条条鲨鱼浮出海面,翻着白肚。

  佩雷德缓缓走向岸边,来到了格雷森的身边,停顿了一会。

  格雷森咽了咽口水,额头冷汗直冒。

  “让开,你挡住了我的路。”佩雷德缓缓说道。

  “哦……对……对不起!”

  格雷森的身体往旁边移了移,佩雷德径直离开了这里,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

  :。: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