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四十八章 重拾

第四十八章 重拾

  一心道场

  古伊娜和索隆爬上高树,极尽眺望着远处的地面。

  “已经多少天了,佩雷德还没有回来,明明和石元淳的对决已经赢了。”古伊娜叹息。

  “佩雷德大哥会回来的!”索隆眼神坚定,看上去完全坚定想法,“佩雷德大哥临走时答应过我,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只要踏过去就好了!”

  二人于是就这样默默的望着。

  道场里空无一人,偶尔传来两声狗叫。

  耕四郎穿戴邋遢,跪坐在地板上,轻轻擦拭着妻子的照片,他的眼中含泪,这段时间,头发又白了许多。

  忽然,他听到道场外索隆二人的惊呼。

  像是被惊醒,耕四郎赶紧整理衣服和头发。

  外面

  索隆和古伊娜惊喜的跳下树,他们看到了,看到佩雷德的身影正在朝这里走来!

  他们欢呼着朝佩雷德奔去,其实他们都有种很强烈的预感,那就是佩雷德再也不会回来了,现在这种预感终于被打破。

  “你看,我就说佩雷德大哥不会骗我的!”

  索隆兴奋的狂奔着,不停的向古伊娜炫耀,这次古伊娜罕见的没有回怼。

  靠近些,他们发现佩雷德满身伤痕,看上去非常恐怖。

  二人怔怔的站在原地,索隆震惊道:“佩雷德大哥,你……怎么了?”

  佩雷德嘴唇发白,露出灿烂的笑容。

  他张开双臂,将索隆和古伊娜紧紧拥入怀中,静静的感受着他们身体传来的炽热。

  过了很长时间。

  索隆还好,古伊娜和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块,脸颊不禁发烫,但看着索隆流下激动的泪水,也不好说什么。

  佩雷德松开二人,擦了擦他们眼角的泪水。

  “别哭了,我说过会回来的。”

  “可是你受了好严重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被一只猫给挠了。”

  二人对视一眼,知道佩雷德不愿意说,于是他们也就没再问。

  他们明白,这么严重的伤,肯定是进行过激烈的战斗,涉及的领悟不是自己能达到的。

  “这些天,父亲的头发白了好多,老了好多。”古伊娜面露忧色,“自从你走之后,他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我真的好害怕。”

  佩雷德心中一痛,自己这一走也有将近半个多月了,这么长不吃饭不喝水,是一种非人的折磨。

  对啊……非人的折磨,那个人也经历过。

  看来,耕四郎完全陷进了自责的魔咒中走不出来,自上次佩雷德走后更是走向极端,用对小佩雷德用过的方式来折磨自己。

  古伊娜察觉到佩雷德的眼神悲伤,不由安慰道:“父亲看到你回来,会恢复正常的。”

  佩雷德勉强点头笑了笑。

  三人一同返回,接近道场,发现耕四郎已经站在门前静静的等待他们归来,面带温和的笑意。

  他的头发接近半白,脸上的皱纹更是出现好多,由于太久没喝水,嘴唇干裂严重。

  古伊娜赶紧跑到耕四郎面前,指着佩雷德笑道:“父亲,你看是谁回来了!”

  “看到了,老远就看到了。”耕四郎嘶哑的笑着,情绪看上去有些激动,“古伊娜,索隆,你们离开这里,我有事要与佩雷德谈。”

  二人一愣,看了看佩雷德,默不作声的离开了这里。

  终于只剩下佩雷德和耕四郎两人了,师徒两人互相对视着,一阵狂风刮过,双方眼睛连眨都不眨。

  “佩雷德……你想起一切了吗?”耕四郎脸色痛苦道。

  佩雷德点头道:“一个满腔热情的少年,被无情的扼杀了,只因为少年的父亲是作恶多端的大海贼。”

  “少年十年后复活了,杀他的那个男人,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是一年多时间里无微不至照顾着少年的老师!”

  耕四郎无力的笑着,脸色更加惨白,整个人像是一颗摇摇欲坠的枯树,即将倒下。

  他按住自己的胸口,长长的叹了口气。

  “佩雷德你见过的,我的另一个人格,就是因为这件事形成的,每当亡妻忌日,我的心理会出现巨大的突破口,只要受到微许惊吓,它就会替代我,目前只成功过一次。”

  “那一次,他被你打败了,我怀疑这是命运。”

  耕四郎缓缓走上前,用手擦了擦耕四郎脸上的血迹。

  “记不清多少个夜里,我都在你熟睡之际,将刀架在你的脖子上。”

  “因为你活了过来,那替我而死的妻子,我所遭受的一切,都算什么?”

  “我观察着你,发现你完全忘记了以前的一切,像是一个另外一个人,有板有眼的学习剑术。”

  “你变得不再向往大海,将剑道独尊当做目标,你太过重视感情,愿意为了身边的人以身犯险,只身带回了古伊娜和索隆。”

  佩雷德静静的听着,接着拔出了腰间的夜樱。

  “所以你准备一直瞒着我,玩着这无聊的师徒游戏?”佩雷德冷声道。

  耕四郎摇了摇头,“对我来说一点都不无聊,我想帮你过想过的生活,可是一切还是来了,这段记忆无论何时我都不会忘记,因为我已经把你当做家人。”

  回答耕四郎的是无情的一刀!

  刀光擦着耕四郎的脸颊,斩断了他的几根白发。

  又是一刀,刀刃的寒光印出耕四郎的脸,只见耕四郎伸出手指,轻轻的捏住了刀刃。

  “为什么不拔刀?”佩雷德沉声。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就随你的愿。”耕四郎终于拔出腰间的刀,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冷,但手握的刀却在冒着热气,“佩雷德,刀剑无眼,你要小心了。”

  下一刻,佩雷德的刀刃风驰电掣般划过耕四郎的头颅,只能看到残影,回过神时佩雷德已经来到了耕四郎的身后,背对着他。

  一道微小的血痕浮现在耕四郎的脸颊,一滴小血珠渐渐流落出来。

  耕四郎伸手摸了摸脸,望着手指的血迹,愣在原地。

  佩雷德缓缓收刀,面色平静。

  “我还以为,你会砍下来……”耕四郎怔怔的看着手指上的那滴血迹,叹了口气,“我从你的刀中完全感受不到杀气啊,果然你还是太善良了,对待敌人可不能这样。”

  佩雷德忽然将刀扔到地上,接着漫步朝耕四郎走去,最后紧紧抱住了他。

  “老师连一刀都舍不得砍我,我又怎么会下狠手!”

  耕四郎瞪大眼睛,枯竭的内心像是像是涌入泉水,波动着。

  “老师,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佩雷德声音颤抖,感受着耕四郎瘦弱单薄的身体。

  “我……没有相信你的权力。”耕四郎苦涩道。

  “可我一直相信着老师,正因为如此,我就算死也要回来。”佩雷德的声音坚定。

  “我已经把你们当做家人了,我不允许再有人让你们痛苦,包括我自己。”

  佩雷德松开耕四郎,眼眶湿润的看着他。

  “一切都结束了,老师你付出的代价已经太多,够了,真的够了。”

  耕四郎嘴巴微张,双手颤抖着,他很明白,原本自己这一生都无法从这魔咒中走出来,当佩雷德知晓真相时,他的意志更是消沉,已有寻死之志。

  现在这个“原谅”二字亲自从佩雷德口中说出。

  让他恍如隔世,几乎认不清现实。

  当然,佩雷德身体的灵魂早已不“爱做鬼脸的佩雷德”了,他能说出“原谅”是完全秉承前身灵魂的同意。

  作为回报,佩雷德不得不保证白胡子这一世的生命安全。

  “佩雷德,你是个好孩子……”耕四郎将刀递给他,神情郑重,“如果这一年多相处的感情让你感到为难,试着将这把刀挥向我,我不会怪你的。”

  佩雷德听了他的话额头青筋暴凸,他算是明白了,这些年的折磨让耕四郎对自己生命看得极轻,陷入一个怪圈。

  想到这里,佩雷德举起刀,只见寒光一闪。

  佩雷德的左脸上浮现出一道十字血痕,鲜血缓缓从“十”字中溢出,看上去极具震撼。

  “你……”耕四郎瞪大眼睛。

  佩雷德将刀随手一挥,刀身嗖的一声扎进书中。

  他的表情狰狞,看上去与平时完全不同,只见他突然大吼。

  “我说原谅你那就是原谅你了!如此婆婆妈妈的,就算是你是我的老师我也看不过去!”

  “在你寻死之前,先想一想接下来的危机!凯多说过,他是不会放过古伊娜的!”

  “失去了就要懂得珍惜,古伊娜是无辜的,他不能死!他还想成为世界第一剑豪!”

  佩雷德一拳轰向耕四郎的腹部,耕四郎倒飞而去,瘫软在地上,吐出一口苦水。

  过了好长时间,耕四郎都没有动静,佩雷德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想着不会是自己大太狠了吧?

  “谢谢你……我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耕四郎忽然说道,是啊,自己若是死了,古伊娜该怎么办?。

  佩雷德上前轻轻将其拉了起来,凝视着他。

  “老师,凯多不会放过古伊娜的,我们必须想出应对的方法。”

  “如果我承认他这个父亲,事情或许能够轻松解决。”

  耕四郎哈哈一笑,摇了摇头。

  “可千万不能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啊,如果说这件事有真正的解决办法的话,那就只有一个。”

  “什么办法?”

  “我要重拾复仇的目标,直接去新世界找凯多算账!”

  (//)

  :。: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