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方舟史前生物进化 > 第15章 同行是冤家

第15章 同行是冤家

  自从降临到这个魔改地球之后,【伪装】技能还是第一次失效。

  三叶虫引以为豪的厚重板甲,在翼肢鲎的大螯面前,就是个弟弟。

  对方夹碎自己的盔甲就像切豆腐一样轻松。

  而自己开了【爆发】想逃跑。

  结果却是一点儿都拉不开距离。

  攻击就更别提了,给对方挠痒痒还差不多。

  各方面都被粗暴地碾压。

  那次要不是一条初始洪颌鱼恰巧路过,吸引了大波仇恨。

  于淼怕是已经凉凉了。

  着翼肢鲎与有颌鱼类这对冤家真人在线PK。

  他连忙拖着断了一半的躯体,溜了溜了。

  疗伤加恢复躯体,足足废了他150个积分。

  直接让他的小金库清零,还欠了系统不少贷款。

  这段时间疯狂偷蛋,好不容易才连本带利偿还干净。

  惨痛的代价,让他现在一看到翼肢鲎就发怵。

  后来他才知道,这只翼肢鲎是这群板足鲎们的头子。

  平日里不出去捕猎,而是待在这片区域内守护新生的卵。

  一旦有外人入侵,便会毫不留情地击杀。

  于淼,便是这样躺的枪。

  摸清对方的巡逻路线后,他便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撤退时间。

  每次待大部队外出后,有五分钟的等待空隙。

  他都趁着这段时间,溜进产卵地点打秋风。

  时间一到,立马撤回,晚一秒都可能会被逮住。

  就像这次,看图鉴耽搁了一会儿,就险些与翼肢鲎撞个正着。

  你问为什么不把卵带走再吃?

  三叶虫表示暴风哭泣,我也想啊,但是身体构造不允许啊。

  像他们这样乌龟式的身体结构,使得四肢只能前后摆动,无法左右翻转。

  因此无法举托东西。

  而构造原始的口器,更是没有咬合的功能。

  “叼走”便成了奢望。

  每天固定的五分钟偷蛋时间,也就成了他唯一的机会。

  虽然危险,但所幸收益还算不错,他的积分一直稳定地增长着。

  “奇怪,怎么还不走啊?以后不都是转个五分钟就换下一个地方的么?”

  于淼看着仍旧盘旋在自己上方的翼肢鲎,心里不住地打鼓。

  今天的翼肢鲎,好像格外敏感,似乎想在这里搜寻什么。

  时不时掠过海葵丛表面,带起阵阵海流。

  “老家伙咋了?不会是发现我了吧?”

  于淼不由地缩了缩脑袋,把自己埋得更深了。

  突然,一直游曳的翼肢鲎猛得俯冲而下。

  两只螯肢宛如一对死神镰刀,闪动着寒光。

  于淼顿时一惊,“卧槽,还真朝我这边来了,不会这么背吧?”

  说罢立刻技能三连发。

  【局部硬化】再内,【伪装】在外,一顿操作之后,于淼成功将自己变成了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

  【爆发】则随时待命。

  “呼~~~~吸~~~~呼~~~~~吸~~~~~~”

  看着越来越近的翼肢鲎,他的呼吸不由地急促起来。

  “拼了!”

  像是下定了决心,于淼在心里怒吼了一声。

  “系统,开【爆发】,我们……”

  这时,翼肢鲎已经来到了他身前。

  只要少一低头,它便能发现自己眼皮底下,有着那么一块瑟瑟发抖的小石头。

  然而,翼肢鲎却是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俯冲,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

  “等会儿等会儿等会儿……诶?它好像不是冲咱们来的。”

  刚刚情绪攀登到顶点的于某人,一瞅没自己啥事,立刻恢复了咸鱼的状态。

  “系统,赶紧的,取消技能,别浪费了。”

  系统:“……你把人家勾起来的,现在又不管我,坏人。”(嗔怪娇羞音)

  “大佬,别这样,这个声线不适合你,还是做回你自己吧。”

  危机一解除,于淼顿时也有了和系统开玩笑的心情。

  “哼,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系统一如既往地傲娇。

  于淼尴尬地苦笑了一声,将头稍稍抬起了一些,继续观察那只翼肢鲎。

  从翼肢鲎俯冲到略过自己,其实也就两三秒的事。

  这会儿,他已经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距离于淼所待的地方仅仅隔了一米不到,同样也是板足鲎们产卵的地方。

  只见翼肢鲎扬起巨大的螯肢,势大力沉地劈砍了下去。

  “彭”得一声,强悍的冲击力震得地面上下晃动。

  “我靠,老家伙发什么神经?”

  于淼紧紧趴着岩石上,防止自己被震得退出伪装。

  像是为了验证他的话,翼肢鲎改劈为扫。

  那对螯肢打横,从左往右一划,卷起无数碎石沙尘。

  霸道绝伦的威力让于淼十分羡慕。

  “哎,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破坏力啊。”

  他可是立志要成为一个DPS的人,怎奈每每拿到的都是防御技。

  “嗯?那块碎石怎么好像自己在动?”

  抬头看看那些飘扬到自己头顶的碎石沙尘,于淼忽然发现其中一块较大的碎石呈现出不规则的运动轨迹。

  “系统,扫描一下那块石头,看看是什么的东西。”

  “叮咚,扫描中,预计所需时间三秒,请等待。”

  傲娇归傲娇,用户的指令它却还是完美的执行了起来。

  “扫描成功,扫描对象为‘短棒角石’。”

  “嚯哟,没想到还真是动物啊?遇到同行了呀。”

  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来这里一定是和自己一样,觊觎这些为孵化的卵。

  不过于淼惊叹之余,也感慨对方的勇气。

  和翼翅鲎正面对上会面临什么样的压力,他再清楚不过了。

  那种被压抑到窒息的感觉,经历一次就够了。

  而眼前这只短棒角石却好像并没有退却的打算。

  利用身形小,速度更快的优势,不断上下游走,躲避攻击。

  还不时借着喷射的冲劲,用触手鞭打对方。

  “可以啊,兄弟,我支持你。”于淼很果断地站在了短棒角石这边。

  不知是否战到兴起,短棒角石在打退翼肢鲎一次进攻时。

  仰天发出一阵鸣叫,音调极高,十分刺耳,意义不明。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才对。

  可于淼的脑海中,却十分清晰地传入了一句华夏语。

  “我ri你妈卖批哦,你个瓜娃子,我不过就是次了点你滴蛋嘛,干啥子要一直追着劳资捏?”

  “你再追窝,信不信劳资和你同鬼于~~禁赛。”

  久违的方言,听得于淼恍如隔世。

看过《方舟史前生物进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