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六章 虫子

第六章 虫子

  好在他的辛苦赶路和冒险得来了回报,没有倒伏的巨大树干经过一夜闷烧正好积累了不少黑炭,焦黑的地方冒着烟丝,是天然的烤炉,不必额外准备什么,把外层的黑炭撬开,轻轻一吹,火红的颜色立马占据了常冠的视线。

  把层层树叶包裹的圆球塞进里面,用黑炭封住口子,只留个小口进空气,这就好了。

  相信等常冠再拿出里面的东西打开时,里面的肉会冒出属于食物的香味。

  接下来就是等待,但不能守在这里等,常冠记下放食物的位置,又小心翼翼回到茂密枝叶保护中。倒不需要担心有什么动物会去搞破坏,对于火和光,哪怕是掠食者也还保持着敬畏和惧怕,如非必要,它们不会主动靠近火源。

  这里已经距离常冠经常活动的区域有些远了。在之前的生活中,常冠一直没想过远离熟悉的区域,用一双脚探索周围,走也走不远,以自己的小窝中心小半天的路程内才是他熟悉的范围。一直没有机会走出来。连肚子都吃不饱,走出太远对他来说是极大的冒险。

  最初来到这个可怕世界的前几天,他完全是在恐惧和茫然中度过的,那时候,过的太艰难,肚子饿了,啃啃枯树根吃草嚼树皮只是保证自己没有死去,等到好容易决定出来找吃的,又需要好几天时间适应,那时候,依旧吃的是树皮树根。

  等到常冠清醒意识到自己身上真实发生的一切,意识到应该做些什么,摆脱恐惧想活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第十多天了,说起来,常冠还在摸索黑暗陌生的世界。对世界的认知也只停留在自己的观察和经验,以及来自小恶魔的一些本能。

  这里的环境大体说来和其他地方没有区别,多了些陌生的植物,常冠却不认识,有时候看见枝头挂着果实,也不敢随意尝试能不能食用,更重要的,他需要时刻保持警惕,保护自己。

  而保护自己的最佳手段就是隐藏,可以爬树,虽然树上有各种毒虫,但总能应付得来,可以藏在茂密低矮灌木丛里,只要不是运气太差,路过的猎食者一般不会查看静止不动的灌木丛,也可以用一堆最容易获得的枯枝烂叶伪装自己,但要选择一个好地方,并且先检查附近环境,以及确定没有和自己一样喜欢在枯枝烂叶里躲藏的小动物,和它们的偶遇不一定愉快,能避免就避免。

  常冠自认自己已经总结出一些行之有效的经验,每一次用来,都算是顺利。

  等待食物熟透需要时间,而且之前为了保证生肉味道不泄露出来,常冠裹了很多层叶子糊了泥巴,更需要多些时间,等待时间过去的最好办法是找个地方睡一觉,常冠不敢睡,却可以找个地方藏进枯枝烂叶里稍作休息,不在无谓的地方浪费体力,才有更好的状态应付意外。

  一棵大树下,往往会因为长时间的积累堆积更多枝叶,只要确定树下没有动物的巢-穴,是个躲藏的好地方,常冠也习惯了找类似的地方躲藏,轻而易举的,他就消失在黑暗里,这种消失,不止是视线中的消失,更是气息的隐藏,除非有动物距离他在两米以内,不然都难以发现什么。

  远远看去,只是一堆枯枝烂叶。

  从出来活动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有吃,饿得厉害,尤其是等待食物熟透的过程有点难熬,常冠不得不想办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脑子里不知道想的什么,每次觉得孤独的时候,曾经的记忆总会涌上心头,那个熟悉的蓝色星球,那个熟悉的世界以及难以割舍的人...思念的力量尤其强大,不可否认以往的记忆会让常冠更加明确的感到孤独,从梦里惊醒,但也是他生存下去的动力,兴许未来自己还能回去也说不定,谁说得清楚呢?有希望才有力量。

  在常冠左侧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大土堆,依据一棵半死不活的老树稳固结构,土堆上没有生长别的植物,只有一丛丛白色圆顶蘑菇长势喜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土堆外层裸露的地方没有任何动物脚印,那幼嫩娇柔的蘑菇因此全部保存了下来。

  时而可以看到几只忙碌的身影在真菌根下忙进忙出,不像是在啃食真菌根系,倒是像田园里的农夫一般呵护自己的心血。

  细看才发现那是一种个头有蚕豆大小的虫子,好几条细长腿儿排布在身子下,最显眼的是占据绝大部分体积的脑袋,外骨骼包裹的脑袋上有红色复眼,一边一双,口器尤其发达,远远瞧去,一眼可以看到剪刀似的大颚正不断张合。

  它们此时正忙活着照顾真菌,大颚则成了劳动工具,一番忙碌之后,顺便咬断一株细嫩菌杆拖回土堆里去,偶尔两只虫子在路上相遇,它们则相互用剪刀似的大颚问候。

  这是一种完全陌生的生物,群体生活,分工明确,似乎还有自己的等级制度,和原先世界的蚂蚁有几分相像,却又有许多不同。

  此时,便有一只虫子大摇大摆的从土堆里出来,仰起脑袋四周点动一阵,随意选了个方向出发了,也不知道这虫子哪里来的底气,悠闲迈动了小腿儿,竟然像是散步一般四处晃悠,别看它有一对可怕的大颚,但对于同样生活在这里的生物而言,对比大颚,那分量不小的个头依旧是不错的食物,收获对比危险,完全值得冒险一试。捕捉它们总比追踪快似闪电的深渊小耳兽轻松,但奇怪的是,这一小片区域竟然没有什么动物愿意靠近过来,地面上除了枯枝烂叶,连动物的气味都没有。

  悠闲散步的虫子活动范围不大,不像是出来寻找食物,更像是出来巡视自家领地,绕着圈子四处爬动,然后它停下了悠闲步子,像是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处在原地团团打了个圈,终于确定了自己找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兴奋,总之这虫子飞快活动了自己的大颚,径直循着只有它才能闻到的细微气味一路追寻过去。

  前方,郝然是常冠躲藏的地方。

  常冠不管脑子里想的什么,对外界的警觉一直没有降低,周围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感知,正想着还有片刻功夫那裹在树叶里的肉应该熟透,尖刺可以轻松弄掉,他也不关心自己摆弄出来的食物好不好吃,只想着有一口热的吃就满足了,条件艰苦,他没资格挑挑拣拣。

  沙沙沙的细微声音响了起来,移动速度不快,却由远及近径直朝常冠而来,先还不大放在心上,地面上总有些小虫子爬来爬去,无法辨别是否能吃的情况下,常冠一般都选择无视,只要不来咬自己,由得它去,但这沙沙沙的声音逐渐靠近,就引起了常冠的注意。

  然后他看到了兴冲冲直奔而来的虫子。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