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十一章 尖牙

第十一章 尖牙

  就这样一直等下去,正当常冠迷迷糊糊快要进入半睡半醒状态时,一阵细微的窸窸窣窣声音传进耳朵,常冠睁开眼睛,集中-精-神倾听声音来源,潭水附近很安静,细微声音可以传播几十米或者更远,这给了常冠一个准确范围,不多时就确定了对方大概位置。

  那应该是一只体型不超过家犬的生物,只是路过这里,距离潭水还远,如果不出意外,它是不会朝这里靠近的。

  常冠却不会让它走掉,当闻到那种类似腐臭的隐约味道时,他挑了挑眉头,密林里数量最多,活动范围广泛,带有标志姓臭味并且体型不大的动物还真不多,常冠只知道只有尖牙同时具备以上条件。如果路过的是一只食素类动物,常冠还真没把握,但来的是尖牙,他马上有了底气,知道尖牙贪婪并且好奇心强烈,偏偏感知敏锐,丁点动静都逃不开它的捕捉。

  只要伸出几根手指,在身边的树枝上来回刮蹭发出连续的沙沙沙声响,就足够引来尖牙的注意力。

  尖牙果然来了,尖长嘴巴上的鼻子不住翕动,一双微红的小眼里好像藏着无尽的邪恶,在黑暗中时隐时现,很快接近了潭水附近。

  它来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常冠准备充足还比它狡猾,才不会因此暴露自己的位置。

  尖牙的脑瓜子并不好使,它几乎是依靠本能行事,而且比较喜欢在温度回升之后出来行动,这个时候,温度虽然只降低少许,却也不是尖牙活跃的时间段,之所以还是出来觅食,只因为它饿了,饥饿驱使着它在密林里四处游荡,因为活动范围极广,所以常常冒冒失失的乱闯,以至于都忘记了附近应该是需要绕道的危险地段。

  比如此时它陡然闻道浓郁水汽就很惊讶,只要生活在这里,就明白水有多重要,尖牙如果想要喝水,也只有在露水凝结时抓住机会获取一天的消耗,实在没想到能够遇到活水。只翕动鼻子前进几步,它便看到了水潭,同时闻到了那属于爬行动物的腥臭味道。

  绝对危险的味道。

  尖牙早忘了自己来时的目的,只是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那潭水只是静止着不动,却有着无穷的魅惑魔力,一个长久未曾喝足过水的动物陡然看到这一幕都会陷入短暂的迷茫状态,何况水里还游动着一些看似随意可以到手的食物。

  只要朝前走几步,食物和水都解决了。

  尖牙当然闻到了空气中的危机,但它向来不知死活,而且因为吃惯了尸体身上有腐臭味,多数掠食者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也不会吃它们的肉,也就对这种常见的家伙失去了杀心,尖牙横行惯了,自然无所畏惧,何况面前既然有食物和水,更加没道理看着。

  所以它只是发呆片刻后就探头探脑的朝前移动。

  尖牙紧不紧张不知道,但一直观察这边的常冠却极为紧张,他知道,关键时刻来了。

  尖牙的动作不快,不时观察四周,磨蹭到潭水边,低下了头去。

  也许是第一次遇到可以直接灌饱肚皮的水潭,尖牙喝水的动作很大,咕咚咕咚连续几口,相当满足的伸长脖子咽下,便要伸出爪子去捞水里游来游去的生物,也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冲了出来。

  那是一张张开的嘴巴,呈现锐角延伸的角质层包裹着里面的排排尖牙,很像是喙,却更加大,张开时就像钳子,从黑暗中冲出来,快如闪电。

  尖牙其实一直都没有放松警惕,在发现危险出现的时候,它已经爆发力道弹起四肢,做出了躲避动作。

  却太慢了。

  咔的一声,只一声,钳子一般的嘴合上了,从那合上的角质层缝隙中飚射出几缕血液,滴落在潭水中,在水面来回游动的水生生物马上行动起来,哗啦啦搅动水面,争抢着弥漫开来的血液。

  攻击的一方完成了攻击动作,慢慢朝暗处退去。

  到了这个时候,常冠才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点像是鳄鱼的脑袋,却长了鹰喙似的角质钩状结构嘴巴,嘴巴里无数尖利牙齿,外层的喙似乎也破坏力强大,凭借瞬间爆发的咬合力足够咬断中小型动物的全身骨头,哪怕是大型掠食者来了也讨不了好,毕竟没什么动物能够在低头喝水的时候还躲开刚才那种极致速度的爆发袭击。

  鳄鱼的脑袋上有一双狭长漆黑的眼睛,黑亮洗水的鳞片,接近脖子的两侧还有鱼鳍一般的东西,连接这可怕脑袋的却是粗壮极长的身子,没有四肢。看起来很是怪异。

  它是从水潭的另一头发动攻击的,露出来的身躯都是长长的柱状,非常像巨蟒。

  以常冠的理解,就像把鳄鱼的脑袋安在巨蟒身上一样。

  再看那一心喝水的尖牙,可怜的家伙已然只剩下一半身子,躺在距离潭水几米远的地方微微抽搐,因为袭击来得太快,直到现在它还没有完全死去,哀哀低吟着,却也只是徒劳的挣扎了。而它之所以出现在几米开外,完全是因为发现被袭击之后的迅疾后跳躲避动作,虽然没有保住它的命,却保住了一半身躯。

  常冠极力压制住砰砰乱跳的心脏,连连深呼吸,作为旁观者,他看的很清楚,也知道那是多么可怕的攻击,要是把他换做喝水的尖牙,结果不会因此发生改变,早前他心里就一直隐隐不安烦躁,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感知在催促他离开,常冠能一直忍受下来,完全是饥饿的功劳。但此时他后悔了,早知道藏在潭水里的是这样一只可怕怪物,他肯定不会浪费时间耗在这里,甚至都不会浪费时间过来。

  哪怕拿着刀剑,他也不可能战胜潭水里的掠食者。

  该走了,常冠现在一点都不确定自己藏身的地方还是不是安全,如果那真的是蟒一样身体结构的怪物,自以为聪明藏在树上的行为就成了笑话,跑都跑不掉。

  然而,常冠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究竟犯了多大的错误,他完全不敢动作,躲藏的地方距离潭水只有短短几十米,这是为了能直观清晰的看清楚水潭附近的环境。他是看清楚了潭水里的东西,却也因为距离太近,要是下到地面,岂不是正好把自己暴露在怪物的眼皮子底下?之前他能自由活动可以理解为没有惊动对方,但现在呢?

  身处绝境,最重要的不是多么聪明,而是能不能保持冷静。非常简单的道理,慌张不能带来任何好处,只会错过明明白白摆在眼前的一线生机。

  常冠知道自己要冷静,想要活下去,就要冷静,目前看起来,那掠食者好像还没有发现自己,只要不动,暂时不会暴露,有的是时间冷静,慢慢思考。

  那藏身的掠食者攻击速度快得吓人,等它叼着尖牙的半边身子缩回去的时候,只有潭水里哗哗直响的水声还有动静,一切迅速恢复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除了地面上多了半具逐渐冷却的尖牙尸体。

  常冠此时就死死盯着那半具尸体,他神情凝重,微微眯起眼睛,好像发现了什么线索,只是一时间还没有想明白。

  尖牙失去了所有生命力,但那尸体里面的血液不会马上干涸,徐徐流淌出来,一股子很明显的血腥味夹杂湿气腥臭混在一起,钻进常冠的鼻子里,常冠微微皱起了眉头,看了看不远处水潭边的痕迹,那里的水草因为刚才的袭击倒伏不少,形成明显痕迹,距离尖叶尸体仅仅几米远。

  也距离常冠不远。

  常冠能闻到血腥味,那躲进黑暗水草中的掠食者自然也闻得到,常冠自认对深渊里的掠食者有一定了解,他知道,闻到血腥味之后,很少有掠食者能够无动于衷,既然是吃肉,自然渴望血的味道,何况那攻击的掠食者刚刚才尝到肉味。哪怕尖牙的肉不好吃,也没有丢弃的道理。

  那它为什么不出来吃?

  常冠隐隐猜到了什么,只是证实这一想法太过冒险,加上刚刚目睹的袭杀画面对他刺激不小,需要时间平复心情,更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还有什么不寻常或者遗漏的地方,正好等待时间,再看看那躲起来的掠食者有什么后续动作。

  喝水的尖牙死了,没有别的动物靠近,水潭再一次安静下来。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