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十二章 收获

第十二章 收获

  当头顶的幽月消失时,这一夜算是过去了,和已经过去的无数夜一样,广袤密林不会因为某一只动物或者某一件事发生改变,天空上吹起了劲风,撕扯着昨夜才拔高的大树树冠,哗哗响声。但那距离地面还远,有层层植物隔离,什么声音传到下面来的时候也小了。

  正是露水凝结的时候,不知道多少辛苦忍耐一夜的动物此时正舔食着叶片上的露水。

  水潭边,因为水汽丰足,长在附近的植物分外茂盛,因为少了素食动物的祸害,枝叶完整,那经过一夜积蓄,在叶片上凝结的滚圆水珠比其他地方都要多,轻轻一碰,滴溜溜滚下地去,砸开朵朵晶莹水花。

  常冠担心藏在水潭里的掠食者攻击自己,一夜提心吊胆,一动不动等着,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血迹干涸的尖牙身躯摆在地上没人搭理,好像那藏起来的掠食者已经忘记了地上的食物。常冠早早睁开眼睛,倒是没放过喝水的机会,把身边枝叶上的露水都吸溜干净,被饥渴折磨得迷迷糊糊的脑子清醒不少,然后便活动了麻木的身子,慢慢爬下树去。

  一夜的等待,似乎证明了一件事情,常冠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现在来做的,只是证明自己的猜测。

  可当他蹑手蹑脚走到尖牙尸体旁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心悸突然出现,常冠的身子一僵,没有转头去看什么,他知道,那藏在水潭边黑暗里的狭长双眼正死死盯着自己,也许正在比较自己身上哪一个地方肉更多更好下口,这么一想,常冠只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他现在就可以离开,带着脚边尖牙的肉离开,这一趟辛苦一点,却不算白来,大不了以后打消来喝水的念头再也不来这里了。

  但常冠还是不甘心,不因为别的,仅仅因为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和想法,他要喝水,更不做浪费时间的事情,何况他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只需要冒险证明就能得到更多收获,没道理放弃。

  于是,常冠捡来一根木棍,串起地上的肉,站在原地把肉块朝水潭方向推了推。

  潭水水面游动的小生物像是被什么惊动一般猛的划动水面,钻进水草里,不见踪影。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变化。

  然后常冠又推了推肉块,依旧什么动静都没有,他胆子大了起来,一连向前走了几步,直到推着肉块距离水潭只有两米时,那潭水才隐隐泛起波纹,看起来里面藏的家伙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够了,这个距离真的够了,只是不能喝水而已,但不妨碍常冠做其他的事情,他有些欣慰有些兴奋,用木棍挑起肉块朝水潭一抛。

  呼的一声,一道黑影迅速窜出,粗长身子和鳄鱼似的脑袋出现在视野中,依稀看到那张开嘴巴里交错牙齿,迅速而准确咬住落下的肉块,然后又慢慢退回原地隐藏起来。

  常冠就站在几米开外,面无表情注视着发生的一切。

  赌对了。

  常冠微微抽动了面部肌肉,连续几个深呼吸之后才放松了紧张到极点的神经,松开紧紧抓在手里的木棍,用力抹掉脸上的水珠,暗自嘀咕:“以后可不能玩这种心跳游戏了。”有些后怕地拍着胸脯,哪怕掠食者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他依旧能回忆起那双短暂停留在视线中的狭长眼睛,里面的冷漠杀意冰凉彻骨,常冠丝毫不怀疑,只要可以,对方一定会顺便给自己来一口。

  但是,藏在潭水里的掠食者没有这么做,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它好像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而它的直线攻击距离大概也就三米到四米的样子,刚好可以攻击到想喝潭水的动物。

  只要不靠近水边,常冠就是安全的。而因为这家伙的存在,潭水边格外茂盛葱郁的水生植物可以说任由常冠取用。

  是赌赢来的报酬,是冒险等待换来的回报。

  水是生命的根本,有丰富的水,本来就生命力强悍的植物更是焕发出无限生机,如果是以前的常冠,或许还要担心有不认识的植物,担心误食毒药,但今天的常冠不一样了,在他的脑海里,自然有辨别植物是否可以食用的丰富经验。

  而水边的植物,因为生长太快,哪怕叶,花或者果实有毒,嫩白的茎也不会有毒素,正是清爽脆嫩可以食用的部分。

  常冠等待这个机会足足等了一天一夜,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收集了食物,躲在一丛植物里像老鼠一般飞快进食,这是正经食物,不是果树上的生涩小子儿,不是参天大树树瘤里的苦涩树汁衍生物,是可以吃饱的食物。

  尽管只是植物根茎,常冠也觉得很满足了。

  于是,他吃得饱饱的,还不忘收集不少抱在怀里,准备带回家去。出来的时间久了,一夜没有休息好,不会对身躯造成伤害,却影响了精神和感知判断,这水潭是好,终究有个掠食者在一旁盯着,还是回去才有安全感,吃的食物再多,常冠还是很想念小窝的温暖。

  回去的路上,常冠发现自己的确需要一个袋子,不然收集了食物,多了带不走,只能抱在怀里,影响行动不说,还很危险。

  制作袋子的材料好找,只是常冠没有相关经验,想来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摸索,不过袋子的作用还是很大的,值得花费时间制作。

  回家的过程稀松平常,吃饱之后,四肢行动灵活了,五官感知灵敏了,昨天走过一遍的路,多少有些印象,路上只是需要注意躲避掠食者浪费了时间,赶在天黑之前,常冠看到了那熟悉的枯树。

  依旧是检查枯树周围环境,这是必不可少的过程,常冠也不想因为偷懒增加风险,所以他的例行检查不敢敷衍了事,这种检查更是一种掩饰,他自己走过留下的脚印,洞口附近的痕迹以及一些味道,如果不处理,是相当明显的信号,和深渊小耳兽的-洞-穴-口一样,尽管隐藏在各种各样的灌木或者枯叶堆中,却不难发现,只是深渊小耳兽有野兔一般的狡猾,它们擅长挖洞,喜欢挖很多洞,深的浅的交错连接,甚至在地下形成复杂的甬道网络,看着它钻进某个树洞里,却不代表它还藏在树根下,也许早就从地洞里跑远了,长长的地洞会留下好几个出口,这里进那里出,守洞口是守不住它的。常冠没有狡兔三窟的本事,只能把检查工作做到位。

  目前来说,常冠的地下居所还待完善,之前吃都吃不饱,哪有多余力气做体力活,不过现在他能吃饱了,相信关乎建设身家姓命的布置很快会提上曰程,只是这几天还需要多加注意。

  没有真的喝到多少水,常冠需要为明天的生活早做打算,没有多麻烦,只是布置几个露水收集器而已,全都藏在荆棘丛下面,因为石头不多,只布置了三个,不过随着细节改良,只要不被动物破坏,没有起雾收集明天的饮水也是够的。

  忙活完这些之后,空气中的温度已然开始下降,不需要计算具体到了什么时候,看一眼四周的黑暗,缓缓退进枯树根下,那藏在黑暗中的洞口便被杂草和荆棘挡住了。

  在地下住所里和外面的感觉是不同的,这里相对封闭,温暖安宁,睡着不用担心自己安全,常冠最艰难的头几天里,就是躲在地下逼仄空间里安然度过的,心理归属感强烈。

  把那些依旧富有水分的嫩茎一根根摆放在大片叶子上,没有袋子装,带回来的食物有限,不用进行阴干处理,明天大概就吃完了。

  出于习惯检查周围,没什么变化,常冠看到了墙壁上的一道深深划痕。

  想起自己已经掌握了一样很实用的本事,一种几乎所有小恶魔都会的,唯一的保命本事。

  昨天因为急着出门觅食喝水,常冠没来得及仔细体会,这会儿倒是有时间了。

  在枯草床上坐好,今天因为吃饱了,闭上眼睛马上能体会到肌肉中的力量和另外一种怪异东西,是一种形态怪异的力量,记忆里,这被称为魔之力。恶魔的力量。

  几乎是与生俱来的独特力量,只要活到适当年龄,吃一顿饱饭,多么瘦弱的躯干里也会生成这种力量,至于作用,墙壁上的深刻划痕足以证明,看起来效果不错,破坏力是有的,只是消耗的体力也极多,目前来看,常冠能做的只是运用力量让自己的一根手指变作爪刃,这是极限了。他还太瘦,要是以后经常能用正经食物填饱肚皮,那迟早能熟练掌握更多魔力,异化手臂甚至身躯不是难事。

  这也是判断恶魔实力的基本标准,等到常冠能够异化足够多的身躯部位,超过某一个临界值,他的实力也就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别的特殊作用不清楚,常冠只知道,恶魔的实力越强,战斗力提升,寿命延长,生存的难度随之越小。

  以后的事情以后说,现在的常冠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

  引导魔之力在身体里游走,只是很小的一缕,像是一根细线钻来钻去,常冠看不见它,只能感觉控制它,当需要这股力量实质出现的时候,便引导朝手指汇聚,手指上粗糙的皮肤马上发生改变,指尖伸长出现尖刃,特殊结构的角质层覆盖了手指,获得破坏力的增幅和力量加成。

  常冠尽量控制呼吸,抓住难得机会仔细观察手指的变化,还没研究个什么出来,额头上冒出细密汗珠,呼吸不受控制的加重,心知消耗了不少体力,不再强行坚持,手指恢复正常。

  “只能坚持五个呼吸....”他翻身躺倒在床上,捻动手指,在墙上划了一道痕迹,闭上了眼睛进入睡眠。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