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十六章 地下的邻居 下

第十六章 地下的邻居 下

  常冠的体型不大,但要他去钻比自己身形还小一圈的地道实在为难,一边适当掘开地道,一边前进,等到他艰难靠近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

  小窝里是三只只有拳头大小的肉团,灰色的身子笨拙可爱,出生还没有多久,只有一只睁开了眼睛,本来它闭着眼睛正休息,听到常冠弄出来的声响睁开乌溜溜的眼睛转头看来,瞧见常冠这陌生的大家伙着实愣神了一阵子,然后反应过来看到的生物不是它亲近的父母,沉默之后,张开只长了几颗小牙的嘴巴叫了出来。

  叫声尖细,有点像是婴儿的哭声,一点都不悦耳。

  常冠慌了手脚,全然忘记自己一开始的打算是来找食物的,正要伸出手去安抚叫嚷不停的小家伙,没想到它速度更快,兴许是看到常冠手里的骨头棒子,圆滚滚的身子直接朝另外两个兄弟的身下钻去,只把后半个身子留给常冠。

  这下倒好,把另外两个趴着熟睡的兄弟全都弄醒了,只是另外两只幼兽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看不到什么,只闻到了常冠身上的隐隐陌生气味,各自慌慌张张寻找藏身处,动作憨笨不说,根本是在原地打转,爬不出枯草堆砌的边缘,最后干脆挤成一团瑟瑟发抖。

  常冠没有擅自行动,一直注意观察三只小家伙的特征,看到幼兽还未成长起来的四肢和稍微呈现前突曲线的脑袋,他放了心,这应该是一种喜欢生活在地下的生物,角质化的爪更多作用是挖掘,那么主要食物就应该是植物的根,茎和部分生活在地下的爬虫。它们不是掠食者,是处于食物链底层的动物。

  只看到发育不完全的幼兽,常冠认不出来是什么动物,别的信息,只要看到成年体,常冠差不多能分析出来。

  现在他只能肯定,看到的应该是一种比较少见的动物,搜索记忆完全没有印象。

  “有这么一窝幼崽,生养它们的成年体不会距离太远...”常冠转头四顾,正要寻找一个稍微宽敞可以活动身子的地方,他此时蹲在幼兽窝边,这狭小的空间根本施展不开,担心发觉异常的幼崽父母匆匆回来会攻击自己,即使它们只是生活在地下的兔子,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地下通道发掘得相当不错,常冠是从一条通道中段挖开泥土出来的,通道另一头通向什么地方不清楚,这一头连接三只幼兽休息的小窝。小窝所在地方也只是一个节点似的单间,另外还有一条通道连接这里,转一个弯之后,又是歪歪曲曲一直通向黑暗的通道。

  像是在地下挖出一个‘之’字。

  吱吱叽叽...担心什么来什么,常冠听到声音时,只来得及把半个身子退进来时的通道,视线中就出现了幼兽的父母。

  两只成年体。

  只比家猫大上一些的身子,身体两侧是灰黑色的毛皮,略显长的嘴巴两侧长了不少长胡子,小耳小眼,比起稍圆的身躯,它们的四肢显得异常短小,角质化的爪是平的,在自家挖掘出来的通道里奔跑时,身子一颠一颠,模样可笑。唯一显得特殊的,大概是它们从额头沿着脊椎一直到尾巴的鳞甲以及长在双眼之间短小尖角了,这显示出,它们极有可能拥有什么超出常理的特殊能力,不然这和常冠认识中的土拨鼠有点相似的动物没道理多长出一根角来。

  常冠必须承认一点,之前小恶魔的记忆实在算不上多有用,又看到一种完全叫不上名字的动物,不过常冠相当适应面前的情况,一边缓缓倒退,握紧骨头棒子,防备两只成年体可能的攻击,一边迅速思索。其实也没怎么思索,他马上给这种新看到的动物命名为...掘地鼠。

  顿时有一种发现新物种的成就感。首次赐予它们可以区分种类的名字。

  常冠看到两只成年掘地鼠时,对方自然也看到了常冠,它们表现得很激动,发出尖细的声音迅速靠近,然后在距离常冠两米远的地方停下,它们最关心的当然是自己的幼崽,看到幼崽都在,便马上直起上半身,向常冠张开嘴巴露出牙齿,展示自己的武器,威胁意味明显。

  仅仅只是对峙,它们没敢直接攻击常冠,是因为双方体型的巨大差距,还有常冠手里的骨头棒子起到了震慑作用,常冠第一次看到掘地鼠,感觉陌生,两只成年掘地鼠自然也第一次看见常冠这个模样的生物,因为陌生,所以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常冠清楚非食肉掠食者的习惯,平静缓慢的向来时地方倒退,视线只放在自己的动作上,但手臂的肌肉保持微的用力状态,两只成年掘地鼠如果要攻击他,那么常冠手里的骨头棒子首先可以击伤其中一只。

  地下通道狭窄,让常冠的行动显得有些艰难笨拙,没办法迅速离开掘地鼠的戒备距离,但只要掘地鼠有攻击的想法,可以原地停下动作,凭着手里的武器占据通道,只用等成年掘地鼠一只一只上来攻击,从容反击。

  看到闯入自家地盘的威胁识趣退开,两只成年掘地鼠很是紧张的上前查看自己的幼崽,常冠很注意自己的行为没有触摸任何东西,幼崽身上自然也没有常冠的气味,这让两只成年掘地鼠放松了不少。它们一边戒备着常冠,一边把鼻子放地上在窝边来回嗅着。

  把安放幼崽的小窝藏在曲折的地道里,自然是想保证一家子的安全,外来者的无意闯入,给它们带来了改变——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常冠的体型太大,并且有武器,即使是攻击冲动正旺盛的时候,只会挖洞的掘地鼠也很少会主动向实力差距很多的目标攻击,它们有基本的保命智慧,懂得选择。

  于是,便做出了一件让常冠无法理解的事情,两只成年掘地鼠扒开缩成一团的三只幼崽,各叼住一只,看了常冠一眼之后,竟然头也不回的向通道另一头跑去,消失在黑暗中。

  常冠看着在留在窝里来回打滚,非常不安的幼崽,他没有动作,静静等待许久都没看到成年掘地鼠回来,不禁纳闷起来,难道成年掘地鼠舍弃了这个地方,甚至舍弃了自己的幼崽?

  咿呀咿呀像是婴儿哭泣的叫声从幼崽的嘴里响起,稚嫩柔弱,这只是一个小生命,之前它还有两个同伴一起挤来挤去,现在只剩下它了,熟悉的味道没了,随着常冠呼吸飘来的陌生气味充斥着狭小空间,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幼崽哪里也去不了,只能这样呼唤父母。

  没有等到两只成年掘地鼠归来,常冠便上前抓起窝里的小家伙。

  动物幼崽小时候总是可爱的,灰色的皮肤还没有长出鳞甲和皮毛,整个身子还不到拳头大小,捧在手里,挣扎个不停。

  常冠注意到手里的小家伙正是三只幼崽中最瘦弱的一只,隐约有些明白了。

  虽然掘地鼠这种生物的繁殖能力应该不错,但抚养后代是一项长久的艰苦任务,两只成年个体要养育三只幼崽明显超出了它们的承受能力,即使只需要吃些植物根茎就能存活,五张嘴巴的负担也太过沉重,深渊里何其危险,很少有成年动物会为了养育后代结果把自己身体拖垮,它们的选择和常冠认知中的多数生物一样,等自然的优胜劣汰选择出更加适合生存下去的后代。

  这只幼崽可能只是晚出生了一些时间,结果少了竞争能力,如果以后食物短缺,到了不得不选择一个幼崽舍弃的时候,掘地鼠父母依旧会丢下它。

  常冠的到来,只是把这个过程提前了而已。

  小家伙在常冠手里并不安分,折腾了短小四肢想找到那熟悉的地方去,几次失败,干脆四脚朝天张嘴直叫唤。

  常冠顺手捡起地上一截吃剩的植物根茎塞进小家伙的嘴巴里,这家伙安静下来,专心致志对付食物。

  “看来以后你得靠我吃饭了。”常冠转头看看那安静的通道,两根手指轻轻抚摸小家伙的脑袋,确认是雄姓:“你的父母不要你了,不过你运气不错,我尽管不是什么好人,却正好需要一个同伴解闷,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常冠歪头看看一点点吃干净食物,渐渐呼吸均匀的小家伙,笑了起来:“至少现在不会...”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