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十七章 灰头

第十七章 灰头

  把小家伙抱回自己住所安置好之后,常冠封住了去往掘地鼠一家的通道,他没有追去查看掘地鼠挖出来的地道另一头是什么,那不符合常冠的计划,已经得到了意外收获,不敢有多余的贪心,想要追上成年掘地鼠才是想多了,有那个时间,倒不如做好自己的事情。

  原计划没有改变,剩下的工程是收尾阶段,重体力劳动是急不来的,本来今天打算完成的阶段因为意外耽搁了很多时间,只能留到以后继续,而现在,常冠检查了地道之后,爬上地面重新布置了露水收集器,这一天已然过去,感觉到外面的温度开始逐渐下降,又是一个夜晚到来。

  规律的按照自己的安排作息非常重要,这样可以节省不少能量,晚上没有重要事情,常冠不会出门,他退回了枯树下面,准备休息。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地下狭小的空间里,再不是他独自生活了。

  当常冠回到底下住所的时候,只一眼便看到了正在窝里乱爬的小家伙,它饿了,一醒来闻到的又是陌生气味,很不安的想找个地方躲藏。而常冠则饶有兴致的走过去观察了它的行为,最终把老早准备好的食物放在小家伙面前。

  深渊里的生物适应能力非常强悍,小家伙出生的时间不会太长,可能只有两三天而已,却已经能够自行进食,它没有能力寻找食物,但食物放在身前的时候会自己食用,喀嚓喀嚓吃掉东西心满意足的伸展了四肢,在原地趴着不动了,没人打扰它的话,会一直等到下一次肚子饿的时候再活动。

  无疑是相当高效有用的保存能量方法,把所有得到的能量都用在需要的地方,从幼崽时期开始了竞争,和其他幼崽竞争生长速度,只可惜,这在常冠面前的幼崽是属于竞争失败的一类。

  “吃了就睡吗?”常冠却不想放过可爱的家伙,捧在手心里,小心地逗弄它,小家伙极不情愿的咿咿呀呀叫了两声,在常冠的手里爬来爬去,躲避手指的骚扰。

  没有生长出角质层的四肢短小憨笨,与其说是爬,倒不如说是滚动前行。

  当常冠轻轻抓起它时,这小家伙竟然慢慢睁开了眼睛,乌溜溜的眼睛先开始带着迷茫,然后定格在常冠的脸上,双方大眼瞪小眼之后,还是小家伙先用自己粉色的鼻子挨了挨常冠的手指,这个动作亲昵意思非常明显。

  就像以前知道的知识那样,动物幼崽有印随行为,它们会把自己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当做自己的父母,这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对幼崽的成长极为重要,掘地鼠幼崽大抵也不会例外,正是常冠想要的,只有让小家伙把自己当做父母,那么将来它长大了,才不会偷偷跑掉。

  “是时候给你起一个名字了。”常冠抚摸了小家伙的脑袋,看着它还没长出鳞甲的灰色脑袋,便很草率的道:“既然是灰色的脑袋,就叫灰头好了,哈哈,灰头,简单好记。”

  于是,小家伙便有了自己的名字。

  安顿灰头的地方很简单,揉软了的枯草围成一个小窝,不需要大,只要能给灰头安身就行,把小窝安置在自己睡觉的床边不远处,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它,发生什么事情随时都能看到。

  常冠坐到了床上,照例的,先静止平复自己的情绪和呼吸,理清近几天的劳动成果,挖掘地道是一项重体力活,挖掘只是第一件事情,还需要处理挖出来的泥土,这同样麻烦,好在常冠把一件事情分成了很多天来完成,每天的忙碌,都是在保存基本体力的情况下有计划的进行,进展不算快,重点在稳。

  所以,现在坐在床上,常冠感觉自己身体还有力量,体力劳动对身体照样有锻炼作用,初期的时候身上的关节会酸痛,到现在习惯之后,临睡前也不觉得有多劳累,感觉还有余力。这是建立在能吃饱肚子的前提下才达到的标准。

  今天可以使用魔之力把剩余体力消耗干净,相信明天醒来之后能够完全恢复。

  依照熟悉的过程开始,运行潜藏在身体各处的隐形力量,最终汇聚成可以明确控制的魔之力涌向手指,手指变化外形,坚持五个呼吸之后,常冠放松了身体,任由感到劳累的身躯收回魔之力。

  进步了,明显的进步,常冠估算着,这几天的劳动结束后,只要自己保持巅峰状态,异化手指部分,可以坚持最少九个呼吸。

  心情大好,常冠看了一眼乖乖待在窝里休息的灰头,躺倒在床上,摸了摸已经划了许多道痕迹的墙壁,又在上面加了一道。

  代表今天正式过去。

  常冠是在灰头咿咿呀呀的呼唤声中醒来的,这家伙,只有肚子饿的时候才会发出声音,常冠把小窝做得不错,尽管它趴在窝的边缘,怎么折腾都没办法出来,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常冠这边。

  常冠有些好笑,用一根白嫩水生植物根茎打发了这馋嘴家伙,这也是常冠剩余不多的食物了,不够今天吃的,如果继续挖掘工程,弄不好晚上会挨饿,只能把计划的事情再次朝后延顺,食物总是最紧要的事情,常冠非常清楚被饥饿折磨到发疯的感觉,不愿意再次尝试挨饿,只要他能够办到,是宁愿把自己住所用食物塞满的。

  既然决定再次去水潭一趟,那就要赶早行动。

  这一次出门,家里有了牵挂。常冠是不敢带着灰头走的,目前为止,他自己自保还是大问题,哪里敢带着个累赘到处乱跑。只能抓一把食物丢在窝里,确定够灰头吃的,直接出门而去。

  喝了露水收集器里的水,顿时感到精神一震,这是常冠一天中状态最饱满的时刻,环视四周确定没有异常之后,提着小篮子朝走过多次的方向走去。

  上一次走过的路过去了两天时间已经没了显眼痕迹,-精-明的掠食者也不能找出什么来,植物自然生长起到了很好的掩饰作用,只是路过枝叶上总会有大量虫子,不管会不会飞的,被常冠惊动之后,纷纷活动起来,它们有的只是在枝叶上休息,有的则是专门在枝叶上等着动物路过,等待式的觅食方式需要消耗大量时间,很可能一天都等不来合适的下手目标,常冠一出现,马上成了饥肠辘辘虫子们的围攻对象。

  密林中,虫子们无休止的轮番进攻是最大的折磨,常冠能做的,只是把身上涂了一层植物汁液之后再抹一层黑泥。

  偏偏行走过程中,还需要分心留意周围有没有危险,只有到了大头蚁土堆附近,猖狂的虫子们才陆续退下,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虫子都知道,密林中总有一些存在是它们都不敢招惹的。

  常冠光顾土堆的次数不多,他把大头蚁当做一种曰常能量来源,也亏了这些凶恶的爬虫,补充了常冠近段时间缺乏肉吃的能量消耗,要不是它们,常冠根本没有多余力气挖掘地下工程。当做食物是一回事,对于形成社会群体的大头蚁,常冠根本不了解,所以到目前为止,常冠只在距离土堆的安全范围外活动。

  也只对落单的大头蚁下手。

  常冠打算再抓一些大头蚁回去,赶到地点之后,首先便是找一个地方观察环境,这是他强迫自己养成的习惯,哪怕出门之后回到枯树下,也会先观察周围环境之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大头蚁们的表现有些异常,如果按照以往的习惯,这时候是上午,正是一天的忙碌时节,勤勤恳恳的大头蚁们会陆续从土堆里爬出来,它们有自己的任务,分工行动,寻找食物,寻找饮水,照顾真菌,巡视自家领地,这是重复过很多次的劳动,以前常冠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忙忙碌碌的它们。

  今天不一样,从土堆里涌出来的红色细流朝着一个方向行进,竟然径直离开经常活动的区域,朝更远的地方去了。

  看来它们有新的活动,那和常冠无关,常冠只关心一件事情,今天不能白来一趟。抓住几只乱跑的大头蚁处理后丢进篮子里,常冠便盯住了汇聚成一条线的红色细流,那是大头蚁几乎所有的战斗成员,细看之下,可以看到有一部分大头蚁是赶往远处的,而有一部分大头蚁则高昂着脑袋,趾高气昂朝回走,它们要么叼着自己同伴的躯体,要么叼着一种黑色虫子的躯体。

  黑色的,和大头蚁身体结构大小差不多的虫子。

  显然是爆发了战争。

  而这也是常冠的好机会,他不敢直接去袭击大群大头蚁,却可以把主意打到土堆上去,那里有一丛丛眼馋已久的蘑菇。

  常冠很清楚真菌的含义,只要没有毒,那都是绝对的美味,营养价值不错,值得自己冒一次险。

  绕到土堆另一侧,避开大部分大头蚁的感知范围,常冠的双眼像是扫描一般把周围的地面观察一边,然后轻轻抓住一把看中的圆顶蘑菇扯断,迅速而轻盈的退到远处,整个过程出奇的顺利平静。

  常冠闻了闻手里的战利品,只有来自真菌的独特味道,没怎么犹豫就朝嘴巴里丢了一根细细品尝。

  可以确定,大头蚁当做食物的真菌应该没有毒,它们能吃的东西,常冠理论上也可以吃,出于谨慎,先只吃一根,咀嚼过程中也没有别的异味,只觉得这真菌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细嫩的口感带着丝丝甜味,对得起自己承担的风险。而只吃了一根,即使有毒,也不至于让常冠陷入多么危险的境地,来得及补救。

  只要等待一些时间没有异常反应,那么算是确定了一种新的可食用美食。

  小心收起来之不易的食材,常冠回头看了眼躁动起来的大头蚁们,赶紧退远了些距离,那些脾气暴躁的虫子没有现场逮住偷窃它们宝贝的家伙,只是发现东西没了,这会儿正分出一部分成员准备出来寻仇。

  常冠早防着这一手,眼看不妙,老早溜之大吉。

  离开了大头蚁的势力范围,接下来的路程还长,大头蚁的土堆和水潭和他的住所枯树形成了一个三角形,从枯树到土堆这一段算是比较难走的,再到水潭就轻松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常冠发现这一段路基本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常见的如尖牙和深渊小耳兽依旧活跃,比较大型的,对常冠有致命威胁的动物却没怎么发现,留下的气味痕迹极少。

  因为缺少对这一片的了解,常冠无从推断是好事还是坏事,他需要食物,所以不得不来这儿转悠,只期望足够小心的情况下不会出现意外。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