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二十二章 再会游荡者

第二十二章 再会游荡者

  正把一只黑色甲虫吞进肚子的游荡者忽的停住了动作,伸长脖子在空气中嗅着,多肉的鼻头活动间,眼睛看不到信息逃不掉鼻子的追索,似乎闻到了什么,它低沉的嗷了一嗓子,有些兴奋,有些愤怒,终于再一次闻到了那熟悉的气味,一摆头直奔某一棵大树而去。

  当游荡者直起上身趴在树上的时候,常冠又看到了那两双幽深暴戾的眼睛。

  双方对视,一种冰冷冷的感觉通过视线传递到了常冠的心里,打了一个激灵,小心的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说不紧张都是假的,尤其是看到游荡者一侧身躯还没有痊愈的伤口时,常冠明白,今天只怕讨不了好了。

  它是来复仇的,暂时没办法找咬伤它的对手麻烦,却不妨碍先出一口恶气,何况常冠还可以当做食物,正巧肚子空空,出于复仇和猎杀的冲动,游荡者可谓是攻击-欲-望-旺-盛。

  树很粗,游荡者没办法推倒,只是伸出前爪一遍一遍的拍打抓挠树干,不时发出低沉的吼叫。

  常冠不敢朝下面看,只能抬头看头顶的事物,幸亏是一棵大树,枝干密密麻麻,树冠和其他树木交错覆盖,如果是体型相对小一些的动物完全可以在上面自由来去,以常冠的体重可能不好掌控。没办法下地,只能朝上面走,攀住枝杈从一颗树转移到另一颗树。

  只是,这密林之大,好像还真没有常冠可以躲避危机的地方。

  家是不敢回的,要是把游荡者带到家里去,那才是一件大大的错事,要么想办法摆脱它,要么想办法弄死它。

  常冠想起了水潭,距离水潭不远,小心些能返回,计上心来,打不赢游荡者,也打不赢水潭里的掠食者,倒可以挑起两大掠食者的仇恨,常冠唯一的优势,是他没有做过触怒水潭里掠食者的行为,仅有的见面自认还算相安无事。追在后面的游荡者会优先攻击他,但要是常冠和游荡者同时进入水潭,那么游荡者有很大的可能被水潭掠食者优先攻击。

  需要好好谋划,在重新挑起两方掠食者的仇恨前提下,不能和两个掠食者有任何正面接触。

  仔细一盘算,常冠镇定下来,自问自己不是以前那个普通人了,何况慌张不能帮助自己摆脱困境,冷静,必须冷静,才能一点点完成计划。

  常冠速度不快,带着短矛小心转移到另一颗树,地上的游荡者立马哼哧哼哧的跟来,好不容易重新盯住常冠,一直饿着肚子的游荡者没有放弃的道理,而且它作为食物链的中上层掠食者,智慧也许没有多么高,但捕猎的经验很丰富,看常冠爬树的笨拙模样,好像下一刻就要失误掉下来,它更加不会随便放弃。

  一路走的惊险而劳累,习惯了行走,没有习惯爬树,就算知道利用下肢移动会更加有效,常冠也很不习惯,他犯了多数新手会有的毛病,使用双手爬树的习惯改不掉,等到他气喘吁吁的看到水潭的时候,手臂已经有些酸痛了。

  游荡者老早在树下等着,亢奋的砸吧了嘴巴,几线涎水从嘴巴里流淌出来,没有等到常冠自己落地,它有点失望,偶尔会趴在树干上继续抓挠树皮,更多的时候,倒是安静了一些,哼哧哼哧蹲坐在地喘气。

  常冠时刻注意观察游荡者的细微变化,他知道,动物们偶尔表现出来的信息有时候很重要,虽然游荡者强壮到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失去体力,但它要是在饿了不短时间之后还亢奋过度一路追击保持活跃状态,那么劳累也就成了必然。这不会让游荡者失去战斗力,却多少会影响它的速度和反应。

  普通野兽是不会演戏的,常冠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

  接近水潭边,似乎双方都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但是常冠却不这么想,他马上调整了身躯姿势,确定树下的游荡者无法攻击到自己,然后重重拍了拍树干,引来的自然是游荡者一阵低吼,黑油油的脊背伸直,前肢以及脑袋至少可以够到两米的高度。

  游荡者的嘴巴大张,距离常冠的身躯不到一米,如果是之前,常冠一定会爬上更高的树枝以求安全,但现在他没有动,面无表情看了看游荡者之后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看得到咬不到的感觉让游荡者大发脾气,多肉的鼻头狠狠翕动着,利爪抓下大片树皮。

  然后,它放弃了,哼哧哼哧的重新蹲坐在地,刚想好好休息一下,头顶马上响起拍击树干的声音,又马上直起身躯扑向树枝,它分明感觉自己只要再稍微努力一下,就能咬住猎物。

  反复几次,游荡者徒劳浪费了体力,常冠借机恢复了些力气,特别是双手,确定可以稳定的握紧短矛之后,再次重重拍了几下树干。

  游荡者很有不放弃的精神,只要常冠还在树上,它甚至可以蹲守好几天,比拼耐心和忍耐力,游荡者在掠食者中是可以排上名号的。当听到声音后,它又一次直起身躯,张大嘴巴朝上咬去。

  常冠低下头,看到那张血盆大口在视线里放大,眼前一阵眩晕般模糊,要不是一只手死死抓住树枝不松开,很可能真的这么一头栽下去。他到底忍住了恐惧,深吸一口气,死死盯住游荡者嘴巴上的多肉鼻头,攻击别的地方没有把握,看起来,游荡者的脑袋上只有鼻子算是明显的弱点,他只有一次出手机会,要快要狠,收手慢了,脆弱短矛不一定能保住。

  瞄准下方,当他全神贯注把所有心力都集中在手里的短矛上时,浑身肌肉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一丝丝魔之力流动涌向握矛的右手,帮助他稳定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短暂酝酿之后,狠狠刺下!

  噗的一声轻响,小朵血花一闪而逝,声音不大,很快消失在一阵惊心动魄的怒吼中。

  游荡者没想到自己还会受伤,它没想到,所以没能做出躲避动作,伤害来得猛烈而深重,其他地方受伤多少能承受下来,可鼻头太过脆弱,磕着碰着要难过好半天,被常冠来一下狠的,无法忍受的剧痛瞬间袭来,它的身子一僵之后马上发出惨烈的吼叫,没有第一时间反击,给了常冠收回短矛的机会,只是疯狂攻击树干,树皮抓了干净的树干木屑纷飞。

  两人合抱粗的树干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常冠在树枝上摇摇晃晃,不得不重新选择一棵大树立足,他看到了水潭,估算距离不超过二十米,但是继续朝水潭靠近,将没有足够粗壮的树木,要是树太细,被游荡者一巴掌打断那才危险,刺伤对方鼻子,只能进一步激怒它,稍微影响它的行动能力和攻击速度,换来的是更加狂暴的报复冲动,如果有机会能一巴掌拍死罪魁祸首绝对不会浪费多余力气用上两巴掌。

  这剩下的二十米,常冠必须下到地面来,用脚走。

  常冠觉得自己出了不少冷汗,一抹后背才发现小恶魔的身躯真是不错,竟然硬生生控制着没有出太多汗,觉得出了汗纯粹是他自己的心理反应,无意识的咽下一口唾液之后,常冠又不动了,他很清楚,自己这个状态不适合马上行动,他需要一点时间给自己做心理准备。

  游荡者的伤势其实不重,相对于庞大的体型,这伤势不算什么。受伤带来的更多是痛苦,吼叫发泄一番,等到慢慢适应之后,它变得更加暴躁,嗅觉一向是它非常依赖的感知手段,鼻子被伤害,可不是痛一阵子的事情,那将影响它之后的捕猎,最直接的变化是它闻不到常冠的气味了,所以,还在原地拼命抓挠着可怜的树干,没有发现常冠已经换了地方藏身。

  因为有了游荡者弄出来的大动静,附近的黑暗显得更加静谧,不知道今夜会不会有幽月出来,不知道也有没有好奇心重的动物被吸引过来...有一点却是清楚的,水潭一直很平静,和黑暗背景融为一体,游荡者闹出再大的动静,藏在潭水中的掠食者都没有动静。

  它是极有耐心和技巧的致命杀手,除非进入它的攻击范围可以一击得手,不然不会出现。

  短暂休息之后,常冠自认自己已经平复了情绪,他的时间不多了,把时间浪费在游荡者身上是不明智的,何况他的体力相当有限,随着时间推移,身体和精神状态逐渐下滑,跟游荡者比拼耐力根本没有胜算。

  最重要的是,常冠知道不能再拖延了,他好不容易积攒了些勇气,很怕下一刻就冒出转身逃跑的想法。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敢正面对上重达三百千克的掠食者的。

  深吸一口气,直接从树枝上跳了下来,一手紧紧握着短矛,一手把一直抓在手里的东西丢向另一个方向,那是一把树枝,没别的作用,只是希望可以让游荡者分心多看一眼。落地之后,屈身前滚,同时重新掌握重心,站稳之后,头也不敢回的朝水潭冲去。

  背后的游荡者根本没有去看常冠丢了什么东西,笔直哼哧哼哧的追了上来,粗壮四肢落地时的闷响,像是闷鼓一般敲在常冠的心头。

  常冠的心跳加速,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慢了,会被后面的游荡者扑倒,如果自己跑快了,抢先太多一头冲进水潭,那么会被水里的掠食者当做第一攻击目标,他必须控制好速度和距离。

  事先调整状态没有影响到常冠的发挥,他很庆幸自己的身体不是以前那个习惯安逸生活的普通人,这身躯瘦了些,矮了些,却充满了潜力,对细微力量的控制更是精细准确。

  几十天的密林生活把常冠变成了密林里的一份子,即使是吃草根吃树皮吃蚂蚁,他也是小恶魔,是有智慧有谋略会计划的高等智慧生物,坚信自己能做到。即使之前从来没有试过,甚至都没有事先练习,常冠也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每一步坚定的落在地上,估算距离,估算时间,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脚下,眼看着水潭接近,他突然有了底气和把握。

  会完成的,一定会完成的,一定能完成的。

  因为...他想活下去啊。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