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二十三章 死斗

第二十三章 死斗

  后面紧追而来的游荡者相当亢奋,树上的猎物没辙,地上的猎物还不好追吗?别看它平常摇头晃脑看似笨拙,其实爆发速度是极其惊人的,可能因为处于密林,长距离追击速度不快,短距离的冲刺几乎是常冠的几倍速度,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

  也是常冠伤了它的鼻子,它好不容易等到常冠下来,冲得特别凶猛,老远张大了嘴,发出嗷嗷的低沉声音。

  如果是身躯更加轻盈的掠食者,这个时候可能会加速跃起扑倒猎物,游荡者不行,它太重了,只能跟在后面加速追赶。

  常冠在距离水潭还有大约三米的地方猛的矮身倒地朝前一滚,险险躲开背后游荡者拍来的一爪,然后顺势滚进水里,吹起几个泡泡之后,不再冒头,竟然想这样从游荡者的视线中消失。

  游荡者只比常冠慢上一线,事实上它已经抓伤了常冠的后背,水面飘荡起几缕血迹,再深一点就能造成深重伤害。

  水潭并不深,站在岸边低头能清楚看到水面下是常冠的身影,游荡者没有丝毫犹豫的朝水里扑去,结果这一下,似乎牵动了水潭周围黑暗里的什么东西,只听到呼的一声,一道粗壮黑影瞬间从水潭另一头黑暗中冲出来,大张的嘴巴,无数交错的尖牙以及自鳞甲上滑落的水珠是游荡者下一刻看到的事物。

  然后游荡者发出了嚎叫声,危急时刻以最快速度摆头挥爪,哗啦啦的水声中,一切逐渐清晰。

  游荡者后半身站在岸上,前半身在水中,张大嘴巴挥舞着一边前肢疯狂攻击那道冲出来的黑影,至于它的另一边前肢则失去了活动能力,因为此时那冲出来的大嘴一口正咬在肢体连接身躯的大关节上,锋利的牙齿狠狠的刺穿进去,没能一下咬断,也足够让游荡者无法活动一边前肢,凭着它自己的力量无力挣开钳制。

  游荡者的反击很凶猛,还以尖牙利爪,把敢咬它的掠食者抓咬得伤痕累累。

  可惜的是,擅长埋伏突袭的掠食者有多数吃肉动物的基本本能,只要咬住猎物,死不松口,游荡者的反击没能挣脱对方的嘴巴,反击因为剧烈运动加重了自己的伤势,伤势撕扯得更加严重。

  这是较量,是生死的考验,输者即死。

  常冠小心的从水潭另一头冒出头来,其实水潭面积总共只有桌面大点,抬头能清楚看到游荡者和水潭掠食者僵持的一幕,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只要水潭里的掠食者稍微有点智慧,就应该不会攻击特意放低身子选择滚进水潭的自己。因为怎么看,跟在后面气势汹汹冲来的游荡者都更加像是来找麻烦的,先咬跑在前面的弱者,无疑把先机让给追在后面的游荡者,水潭掠食者怎么也要防着游荡者抓住机会报复。

  出于掠食者的本能,潜藏在水潭里等待机会的大家伙也该把主要注意力放在游荡者身上,至于常冠...还真不能够成麻烦。

  它无非是在两个选择中选一个,攻击并没有多少威胁的常冠,把自己的暴露在游荡者的利爪下,还是把游荡者当做攻击目标,先解决更大的麻烦。

  常冠要赌的,只是这水潭掠食者是完全依靠本能行事还是依靠不多的智慧行事,所幸游荡者够招摇,或许一开始,游荡者就被它当做大敌来对待。

  两个庞大可怕的掠食者已经发生了最直接激烈的战斗,常冠知道他现在暂时安全了,慢慢的从水里钻出来,握着始终没有松开的短矛退开了一些距离,他看清楚了游荡者身上的毛皮和一些部位覆盖的鳞甲,也看清楚了咬进它身躯中的尖牙。

  不同于上一次的争斗,两者纠缠在了一起,意味着会发生极为疯狂的战斗,常冠的目的达到,他最好远离这里,反正想要的结果已经有了。

  但他却不肯走,慢慢围着水潭走了半圈,主要是观察游荡者的反应,他当然希望这两个掠食者两败俱伤,最好都死了,由他来捡便宜,但发生那种结果的可能极小,反倒是这里的战斗如果持续太久,有不小的可能会吸引来其他掠食者,不过常冠来过水潭多次,他认为附近已经没有太大的动物,毕竟水潭里有一个位于食物链上层的掠食者,能离开这里的大型动物都走了。

  是常冠的机会,他不敢期望两败俱伤,却相当希望游荡者死掉,死在他的眼前,以后在家里睡觉出门觅食才放心。

  看起来,游荡者正处于下风,任由两者继续打斗,结局暂时未知,但只要常冠帮点忙,它死定了。

  所以常冠没走,退远几步,免得被打斗殃及,握着短矛,时刻注意观察周围,盯着游荡者不放。

  被咬住躯干的主要关节,游荡者吃了大亏,它只想先抓住常冠,结果打算落空还把自己搭进去,失一步先机足够成为它败亡的主要原因,咬住它的嘴巴比钢钳更加有力,对方的想法很简单,咬不死你,就咬着不放流血拖死你。

  时而游荡者会突然爆发,一阵疯狂的撕咬,也的确有效果,自己身上的伤口扩大很多,一边前肢呈现出怪异的角度伸着,想必在激烈挣扎中,部分筋骨断了,袭击它的掠食者也不好受,脑袋上的鳞甲碎裂多处,血迹淋漓,脖子上伤口道道,看起来有多处伤口极深,但这样还不能够迫使它松口,依旧死死的咬住,等游荡者喘息着放松身躯的时候,一点点的朝水潭更深处黑暗拖去。

  细流似的血水淅沥沥落进水潭里,先前藏起来的小生物此时全部出来了,尽情争食美味。

  常冠看着二者的僵持,反而轻松了一些,两个大家伙都不是好对付的,体力相当持久,他要插手,也是等到它们精疲力尽的时候。

  后面的夜里再没有别的事情,常冠爬上树稍微休息一下恢复体力,等到天亮时喝了露水吃了东西才重新下到地面,他准备动手了,两个一直没分出胜负的大家伙僵持着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动作,游荡者还好,常冠主要担心另一方,毕竟它要一直死死咬住游荡者,再强健的肌肉始终处于紧绷状态都会疲劳麻木,而游荡者的伤势时间长了之后会有一定的适应,它没有挣扎,不代表放弃了,相反,那代表它正暗暗酝酿一次最猛烈的反击。

  要知道,游荡者有嘴巴和前肢,甚至还有一双后肢,而另一方,始终都只有一张嘴巴。

  这不行,是要吃亏的,常冠才不希望游荡者的反击成功,所以,他行动了。

  绕到游荡者被咬住前肢的那一侧,举起短矛,还未攻击,游荡者转头看来,小眼里凶光烁烁,看到常冠做出攻击动作,它微微张开嘴巴发出低沉的威胁声音,常冠眉头一挑,正看到那被他一矛捅出伤口的鼻头,血液一直没有干涸,想必这伤口一定非常疼,他本来打算找个弱点攻击,此时倒给了他机会,瞄准之后,狠狠捅去。

  嗤的一声轻响,短矛刺歪了,径直扎进游荡者的嘴巴里,石质的矛尖碎裂成几块,骨质的矛杆刺中一处相对坚硬的地方。眼见短矛收不回来,常冠干脆松手后跳退开几步。游荡者相当暴躁的胡乱挣扎起来,低吼连连一口咬断矛杆,就要转身来攻击常冠,对于常冠这种定义为食物的连续攻击挑衅行为,它简直无法忍受。

  常冠吓了一跳,跳开之后,爬上树去,暗暗懊恼失手,计划没成功是小事,还损失了短矛。

  不过,他的计划不完全算落空,游荡者被重新激怒,酝酿反击的想法自然破产,此时干脆玩起了拼命,扑腾起大量水花,而一夜的休息之后,那有类似鳄鱼脑袋的生物也暴躁起来,扭动粗壮脖子开始摇晃撕扯。

  渐渐的,游荡者开始惨嚎,它被咬住的前肢被伤害得太过严重,已经可以看到白色的骨骼筋膜,骨骼上裂纹多处,两个大家伙一番猛烈打斗之后,直接断开,游荡者毫无准备,一个翻滚栽进水里,没来得及爬起来,咬掉它一边前肢,造成无法恢复重创的大嘴甩掉嘴里东西又一次咬来。

  游荡者来不及站起,只能在水里拼命反抗。

  常冠已经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水潭水花四溅,时间持续不长,变了颜色的潭水重新静止,他看到游荡者伸开三肢浮在水面上,而胜利者正死死咬着它,咬着它的脖子,按在水里,一动不动。

  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胜败即是生死。

  松了一口气,常冠爬下树来,慢慢摸到水潭边,他看到了水潭里的另一样东西,那是游荡者被咬下来的残肢,在常冠的眼里,那是食物,是眼馋已久的肉食。

  “你吃大的,我捡个小的就好。”常冠没有去看咬着游荡者不松口的狰狞大嘴,慢慢挪到水边,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按理说,现在离开这里是最正确的选择,以后没了安全威胁,想再采集食物极为简单,但是他想吃肉,非常想,到这里来快一百天了,竟然就吃过一顿肉。

  这具瘦弱的身体需要营养,他也想吃肉。所以鬼使神差的来了,不怕死的来了。

  抓住水里的东西,慢慢拖出来,然后一步步退远,直到离开了水潭边,常冠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才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跳动,好半天难以平静。

  冒险的回报是值得的,常冠看看伤痕累累的游荡者前肢,又看看还咬着游荡者没有松口的掠食者,常冠忽然觉得自己运气真是不错。

  他赢了,水潭掠食者也赢了,游荡者输了。

  平复心情之后,带着食物,拿回篮子,回家。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