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二十九章 归途

第二十九章 归途

  回去的路不算好走,上山容易下山难,峭壁陡峭很多地方接近垂直,上来时吃了苦头,下去时别想轻轻松松,好在事先准备了藤蔓,一些危险的地方可以用藤蔓帮忙渡过,降低风险倒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夜里天气不好,根据常冠的观察推断,幽月是很少连续出现的,所以今天没有月光照明,战战兢兢多浪费了时间,惊起岩石缝隙中的住客也少不了一顿抓挠,等踩到实地的时候,才觉得放下压力。

  剩下的路好走了,拿回篮子,再次喂嘴馋的灰头吃了一些食物,循着记忆中的路线朝回走,树冠下的飞虫无穷无尽,却对此时的常冠没什么影响,他一心只记着前方的河流,那才是一直惦记的好地方。

  不管常冠来与不来,河流都在静静流淌。站在乱石滩里,把受尽折磨的手脚慢慢泡进水里绝对是享受,难得有充足水源,便解下固定灰头的包裹和捆扎独角兽头骨的草包,给自己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卫生清洗。

  灰头是第一次接触水,第一次么,总是惧怕多过新奇,好在这水不深,趴在一块圆石上,勉强保证不打湿身子,正要伸头试探一下,不想被常冠双手一把抓起,很是粗暴的放在水里搓洗起来,这还得了,张了嘴巴才要叫嚷几声,结果咕咚咕咚呛了水,闭上嘴老实了很多,常冠倒是照顾着它,赶紧抱起来查看一番,笑了起来:“怕什么,你要是不小心呛死,我可不会伤心。”

  灰头估计是没有听懂,却认命似的任由常冠清洗,最后扯几片树叶擦干净水渍,重新打包固定在怀里。

  常冠本来还担心小家伙太过脆弱经不起水呛,却发现担心实在多余,缓过劲之后的灰头在怀里直折腾,一心还想再玩水,看那样子,活泼得不行。

  捆扎头骨的草包够厚了,却挡不住若有若无的味道,这样一路行走有多危险自然不用强调,一般大型食肉动物不会喜欢腐烂臭味,尖牙却非常好这口,老实说,即使是现在两手空空遇到尖牙,常冠还是有点没底气,哪怕杀死尖牙受一丁点伤都划不来。

  所以在河边,把头骨也拿了出来,抓一把野草浸进水里狠狠刷洗几遍,把可能的异味全部洗掉。

  在水稍微深一点的地方,马上泛起水花,哗啦啦的扑腾起动静,好几尾鱼鳍样的东西时隐时现,争抢得热闹,甚至有那胆大的,一路追寻味道冲过来,张合了嘴巴要咬点什么。要不是常冠选了一个水浅的地方,只怕现在已经惹上了大麻烦。

  常冠的眉头一挑,他看到的不是狰狞的牙齿,而是一条条蠢鱼,暂时叫它们鱼好了,虽然还不知道河里的鱼怎么会长这么丑,硕大的脑袋占据了起码三分之二的身躯,硕大的嘴巴又占据了起码三分之二的脑袋,甲壳一样的鳞片,有的肚皮下还有一双小脚,要不是标志姓的鱼泡眼和鱼鳍还能找到点熟悉的感觉,常冠都不敢说看到的水生生物是鱼。

  既然有送上门来的蠢鱼,没有错过的道理,之前可吃了一肚子的草根,后来又一路忙碌,早饿得头晕眼花,水里的鱼丑是丑了些,好歹有些肉,最关键的还是它们蠢,明明只能在深水区活动,此时一个个疯了似的追着味道冲过来,水浅也挡不住对食物的渴望。

  常冠没有主动接近深水区,故意把头骨浸泡在水里任由味道散开,集结在一起的蠢鱼们使劲张合着嘴巴吞咽下游的水流,鱼泡眼里有着越来越急切的渴望,它们没怎么犹豫,短暂沉寂之后,猛地把积蓄的力道爆发出来,竟然窜出了水面。

  还别说,这一窜气势不小,半空中张合了大嘴,摇晃了鱼鳍尾巴,速度奇快,结果吧唧一声掉在常冠面前,脑袋太大,水浅了就没办法翻身,徒劳吐出些泡泡甩动着尾巴,常冠弯腰伸手,抓住鱼之后,不给它咬自己的机会,一石头果断结束了它浑浑噩噩的一生,或许它存在的最大贡献便是死后还能成为一顿食物。

  蠢鱼不止一条,相反,有了第一个先驱,后面的有样学样,一条接一条的跳出水面,多么热闹欢腾,扑腾了水花,一条条把自己摆在了常冠的面前。

  常冠都没时间惊叹了,无意中发现了抓鱼的好办法,却要苦恼鱼太多带不走的难题,一条鱼足有一个半巴掌长,真正能吃的肉还不到三分之一,本来有的肉吃就没资格挑挑拣拣,但鱼肉还真马虎不得,老早试过生吃,不说卫生问题,一股子浓重鱼腥味不是随随便便能消受得了,小恶魔的优秀发达嗅觉能闻到最细微的气味,要他生吃这玩意儿还不如吃草根来得舒服。

  只能带回去慢慢处理,最好熏制烘烤处理之后再吃,加工之后的鱼肉一定是能填饱肚子的美味。

  在保证行动能力的前提下,只能带走一部分鱼而已,至于剩下的蠢货,常冠很是大度的把它们一一丢进了深水区,真心的祝愿它们各个依旧生猛活泼健健康康,毕竟下一次来的时候,他还想看到大群蠢鱼前赴后继的盛景。

  意外的收获才是惊喜,常冠也没想到河流的作用如此之大,靠着它养育千万生命绝对不是夸张,本来还计划要去扳石头找食物,现在也免了,重新检查自己的物品,带着满身鱼腥味,踏上了归途。

  为了遮掩满身的怪异味道,先是用泥土涂抹一层,这么做有个好处,一些擦伤咬伤什么的可以起到保护作用,然后用常用的植物咀嚼成汁水再次涂抹一遍,气味已经相当怪异,却不是掠食者熟悉的猎物味道,鱼腥味混了好几种东西之后已经变得尤为古怪,大概只有尖牙会感兴趣了。

  赶路从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何况身上东西极多,归途说来美好,却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甚至因为拿了很多东西,回去的时间要消耗更多,晚上不敢赶路,睡觉也要小心提防,一路跋涉一路磨难。

  如果不是经历过更加艰苦的生活,没有谁可以坚持下来。

  只想着带回去的都是收获,常冠就能有足够的力量迈出回家的下一步,几天后,看到了熟悉的枯树。

  这一趟用时够久的,以前从来没有走那么远,跋涉那么久,一回到熟悉的家,回到可以放心睡觉休息的家,整个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灰头自由了,小家伙看来也受够了待在常冠怀里颠簸气闷的感觉,放在地上之后马上爬来爬去的到处嗅着,确定是曾经待过的地方兴奋的直叫,对它来说,离开的几天时间里,已经可以算是分别了许久,现在又可以继续探索新世界了。

  家里还是走时的老样子,以常冠的谨慎习惯,离开的时候在通道中布置了一些触发陷阱,不能伤害谁,但要有动静从通道经过,会留下明显痕迹,进来之后也把住所内外检查了一遍,没有不速之客光顾,也就任由灰头自由活动了。

  一路回来让常冠精疲力尽,但他还不能休息,身上带着的鱼需要及时处理,他有点后悔没有在河边把鱼处理好,至少要挖出内脏,虽然那样会带上血腥味增加路上的风险,但保证了食物的品质,只期待几天时间鱼肉还没有变味。

  没有工具,处理食物的过程不太顺利,好消息是鱼肉没有变质,只是新鲜程度随着时间推移在迅速下降,回来之后倒不是问题了,用几根棍子撑起去掉鱼头的鱼肉,烘干水分之后可以延长好几倍的保存时间。

  内脏没有丢弃,用草木灰裹上一层保存好。

  本来计划有一部分鱼肉是熏制的,但看看住所里狭小的环境和还没有完善的通风系统,这个想法只能先放着,等有时间了在外面找一个合适地点专门生火沤烟比较可行。

  带回来的鱼肉烤熟或者烤干已经可以了,没有佐料是个问题,关键连盐都没有,真不知道之前的曰子是怎么过的,难怪总觉得吃东西味道怪怪的像是少点什么。

  倒没想到小恶魔竟然不需要吃盐补充微量元素什么的,翻翻之前的记忆,似乎过去的几十年里也没有对盐的概念,也是,能吃饱已经是奢侈,哪里还敢追求味觉享受。

  小恶魔的思考方式也极为简单,一切都以吃饱为最大追求,最大的快乐是吃饱睡好,填不饱肚子那一定是生死危机,只可惜过去的几十年里,小恶魔在这方面做的相当失败,比起人类的祖先有群体依靠和原始武器使用,小恶魔连狩猎获得肉食都是大问题,基本依靠采集食物过活,找到了食物,不管数量多少,能吃得下去一定是全部塞进嘴巴里,从来没考虑过积累或者保存,至于获得种子种植一类更加有难度的事情是想都没想过。

  所以,小恶魔一直都在找食物,却没吃饱过几顿。

  常冠不会走它的老路,都是小恶魔,有没有智慧,区别还是蛮大的。

  处理好的鱼肉全部用木棍撑好在火边烘烤,守在边上翻转照看火候,闻到了香味忍不住嘴馋吃了一条,也只吃吃一条而已,剩下的如果可以节省,都是准备保存下来的,等找到了盐和香料,去掉水分的鱼肉干可以保存很多天,是极好的储备食物。

  没办法,条件不好,不能把眼光放在眼皮底下,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呐,找得到食物的时候能留一点是一点,要知道地面上的密林不是一直都出产食物的。

  带回来的战利品也不止是鱼肉而已,篮子里还有些白色草根,本来是给自己吃的,现在可以喂灰头了,还有两半掏空果肉能合成囫囵个的果实外壳,准备用来装毒液。

  当然,还有最大的收获,比鱼肉还要大的收获,一个独角兽的头骨。

  笑呵呵的抚摸了一遍头骨上的尖利独角,常冠才打了哈欠爬上床,摸摸身边的墙壁,倒是没有硬生生在墙上划下一百四十多天的正字,那太傻了。用一个怪模怪样的圆圈代表已经过去的一百天整天,然后其他四十多天则变成了九个多正字,摆在墙上,看起来有点搞笑,现在回来么,墙上的数字也不准了,掰着手指头一数,在墙上一次加了两个正字。

  “又过去了十二天...”长出一口气,缓缓放松身子,身下铺了好多层的枯草树皮极为舒适,闭上眼睛之后,浓重的倦意袭来。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