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三十章 角匕

第三十章 角匕

  劳累之后的睡眠最为香甜,尤其是先前连续多天没有睡好,这一觉睡得深沉,也因此错过了早晨收集露水的好机会,睡前特意重新布置的露水收集器被动物破坏了一个,剩下两个收集来的水勉强解渴,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觉得对很多东西的需求正变得更多,身体强壮了,也吃更多喝得更多。

  紧迫感又一次让常冠感到了压力,除非他想把枯树附近地面都挖出一个个坑洞全部布置成露水收集器,不然光只是这一样饮水来源,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了,毕竟自己要喝水,灰头也是要喝水的。

  不过水源的事情得朝后排一排,现在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喝水之后赶回地下,灰头把剩下的草根都吃了,大概没有吃饱,张了长起两颗门牙的嘴叫唤不停,发觉没有引起常冠的注意,马上蹭到脚边来耍赖赶都赶不走,对它来说,填饱肚皮是一等一的大事。

  只可惜这一次常冠还真没办法满足它了,家里除了刚刚收好的鱼肉干就只有上次制作的游荡者肉干,灰头从小吃素到现在,常冠没有喂它吃肉的打算,他自己都舍不得吃,才不敢浪费一点,所以只能委屈小家伙先忍着饿。

  本来计划先要处理独角兽头骨的,其实是迫不及待要把独角弄下来,看能做成一个什么样的武器,结果自己的肚皮和灰头的肚皮都没填饱,哪里能拖延时间,只能带上篮子,带上灰头,再次出门前往水潭。

  真正出过远门,再走相对熟悉的地方信心多了不少,从容得多,不用走一步看一步,不知不觉身躯强壮了起来,六感都有不同程度强化,这个强化强度还会随着自身的改变继续改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已经不是空话。

  十几天的时间对大头蚁来说平平无奇,还别说,一段时间没来光顾它们,怪想念的,不知道土堆下面的虫子们数量有没有增加,反正地面上的蚁菇没什么变化,时时刻刻都有大头蚁照顾它们,不许长得太好,也不会得病被动物糟蹋。挺想念蚁菇的鲜美味道,之前那是生吃,现在不同了,有了火之后再吃蚁菇那叫烹饪。

  只敢远远瞧瞧,再美美幻想一番,顿时觉得满地乱爬的大头蚁实在面目可憎,你们照顾得那么好又不吃,还不许我弄一点回去改善口味?守着不让靠近还不算完,马上有好几只大头蚁摇晃着大钳子找过来,它们不会允许自家领地上有别的动物出现,耀武扬威冲到常冠身前,结果遭了毒手装进篮子里。

  灰头探出脑袋好奇看着远处地上满地移动的红色,又看看丢进篮子里彻底不动弹的大头蚁,活动了四肢想下去自由活动,常冠拍了它一巴掌,乖乖缩回来绿豆小眼咕噜噜乱转,看到收获已经足够,赶紧退远些,对灰头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不厌其烦的警告它不要乱动。

  也不知道小家伙听懂没有,反正它只敢委屈的缩了脑袋,不再乱动。

  大头蚁领地附近不是久待的地方,来这里也只是惯例收集一些必要食物带回去,没肉吃的曰子里,要补充蛋白质和高能量的话只能吃大头蚁,已经成了常冠不可少的主要食物。

  然后赶往水潭,只要水潭里的掠食者还在,水边的水生植物就可以长势良好,高的矮的把空间挤得满满当当,吃多了植物根茎,自然知道哪些植物更加好吃,哪些植物水分多,又有哪些植物带着怪味。常冠早发现水边生长了好几种带着奇特怪味的植物,前提是没有毒,然后再有酸有涩有苦,最大的发现便是一种圆叶高大植物会结出指头大的果实,不是食物,却有香味。

  几乎没有什么虫子会吃这种果实,常冠发现它的时候视为宝贝,以后每一次过来但凡看到结出果实都会带回去,只可惜植物结的果子数量不多,从发现到现在只收集了一小捧,阴干之后都存在家里,用没有异味的树叶好好包着。

  没有足够的经验和知识,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了,好在只期望果实能起到香料调味的作用而已,帮助延长肉干以及其他需要长期保存食物的保质期。

  对于各种味道,常冠是情有独钟的,他没办法适应嚼蜡一般吃下食物,没有盐,总要有点酸甜苦辣才好,很简单的追求,于是收集回去的东西再不简单的是植物白嫩根茎了,各种叶片和嫩芯开始出现,一样一样的尝试。

  唯一奇怪的,是没有看到花朵,任何形式任何颜色的花朵都没有看到过,峭壁下结瓜的藤蔓,水潭边结果子的植物,以前结苦子儿的大树,好像都没看到开花,让常冠少了寻找香料的好途径

  对此的疑问没有在常冠的心头存在多久,他是有好奇心和时有时无的研究精神,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深渊植物为什么不开花这个难题上,这是生物学家该干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深渊里有没有生物学家这种东西。

  收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加上顺便自己吃饱肚子给灰头吃饱肚子,用去了不少时间,不用计算过去多久,如果现在转身回去半路上就天黑了,那不安全,走多了夜路,常冠有点担心自己会撞上危险。爬上一棵视线不错的高树,把装满东西的篮子挂在头顶,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在这里也弄一个临时住所,毕竟来得多了,每次晚上要么窝在树枝上要么躲在树洞里,睡得很不舒服,关键是水边的飞虫太多了,吵得睡不好。

  哪一次醒来身上不多几个红点,都是吸血的玩意儿,凶得狠。斗是斗不过它们,只能想点办法躲开,如果有个临时住所,不说附近地下再挖一个家出来,好歹挖一个能容身的地方。

  但想想水潭里蛰伏的可怕掠食者,常冠心里慌的厉害,知道它不会冲出来,但躲树上和睡地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不免让那掠食者觉得自己是在挑衅它,毕竟没有什么生物敢大胆到在掠食者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挖洞睡觉的。

  常冠也不敢,所以只能琢磨点别的办法。

  在飞虫连续不断骚扰下休息了一夜,临走时还不忘喝水,给自己和灰头吃饱肚子,这样一来,今天就不用消耗篮子里的食物了。

  带回了食物,解决了最需要的东西,剩下的事情可以慢慢来。

  因为要生火,收集燃料成了和收集食物一样重要的事情,好在地面上别的东西没有,植物从来不缺,不需要花费力气砍伐木材,地上掉落的枯枝烂叶常冠永远用不完。

  正好地下新挖出来的房间还没有想好做什么,干脆把收集到的燃料都放里面,彻底杜绝了空间太小可能引发火灾的可能。

  常冠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升起火来,不需要太猛烈的火势,有光就行,在火边,享受充足火光带来的温暖和便利,住在地下,以前总觉得空气有点潮湿,一股子淡淡的霉味消除不干净,怎么注意卫生都没用,但有了火之后,霉味潮湿的问题随之消失,为了安全,常冠可是把通风系统改造了一遍又一遍。

  坐在火边,把大头蚁一只只摆石块上,等着热烈的温度把甲壳里的水分驱赶干净,生吃时粘腻口感会消失干净,常冠第一次尝试把大头蚁换个吃法,真有点期待。

  灰头缩在脚边休息,它曾经对这燃烧的火极为好奇,好几次都想伸爪子捞几下,险些被烧伤之后乖了许多,好奇心消失之后习惯了火的存在,平常不生火的时候,它喜欢溜进火塘用里面的草木灰简单清理身上的卫生,都是常冠教它的,就像教一个什么不懂的小孩一样,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趁着距离天黑还有时间,把独角兽的头骨搬了过来,因为独角兽脑袋上鼻子眼睛等物件一个不缺,所以头骨也一样有窟窿眼,除了多一根独角。独角正是常冠需要的好东西,拿来石块,沿着独角根周围敲碎骨头,取下来的独角足有两个手掌长,微带弧形,拿在手里极有手感,感觉比拿着同样大小金属物件还重几分。

  没有打磨的角尖还算锐利,相信进一步加工之后,可以成为优质的武器。

  本来常冠希望做的是一件长矛,独角的长度是够了,形状却不好,做成矛头的话需要更多加工步骤,尤其是矫正外形的步骤他没办法做到,尝试异化手指结果发现加工独角很吃力,一天只能坚持十几个呼吸根本不能用来做什么。马上换了计划,只可惜独角太短,不然做成一把短刀或者剑是可以的,比划几遍之后,看来只能做一把匕。

  把弧形外侧面打磨出刃口就行,是最简单加速的办法,一天之内可以完工。

  之前因为没有任何使用武器的机会,特别是匕首或者短刀,但常冠是知道的,只能粗糙加工独角刃口,攻击的话,主要以刺凿为主,切割能力是不够的。没有使用武器的经验,所以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熟悉练习。

  总的来说,有了一样武器之后,比空手要强一些。

  两根细长草绳特意用同一种植物成熟外皮搓制,渐渐熟稔的手艺保证了细绳的统一粗细结实耐用,特意挑选的东西有它的可取之处,一圈一圈缠绕着两片毛皮固定在尾端上,那是游荡者的毛皮,当初拿回来的时候只能保证这么一点是没有破损的,算是物尽其用。

  不需要鞘,独角兽的尖角握在手里只是稍微显得有点粗,费尽功夫磨去一点,包裹毛皮缠绕细绳固定,一把原始得不能再原始的武器诞生了。

  一把短匕,准确的说。是一把角匕。

  缺少一块质地合适的平整石块细细打磨角匕锋刃,家里是没有的,要去河边找,那倒不急,正好拿着角匕先练手。

  完成一样意义非凡的制作,常冠心情大好,特意在草绳腰带上加了一个类似扣子的装置,可以把角匕固定住,不管什么时候,抬手就能把武器抓到手里。

  拍拍身下的地面,灰头立马睁开眼睛屁颠颠的凑拢过来,每当这个时候,它就知道可以和常冠玩些游戏了,这算是双方为数不多的消遣。

  对智慧不够高的动物,和它们交流的方式往往越简单越好,它们只能理解单一的音节,配合手势才能明白意思,常冠无从猜测才几十天年龄的灰头具体智慧程度,却惊讶发现这小东西聪明的过分,按照比较好理解的说法,现在的灰头只怕有人类一两岁时候的理解能力了。

  除了不能说话,常冠的一些常用手势基本明白什么意思。在常冠的指挥下,它要么直立,要么趴下,要么满地打滚,表现不错的话常冠会摸摸它的脑袋,脑门上一小片才长好的鳞片因此比其他地方更加干净光溜。而常冠现在有条件的话,每天都会训练它直立行走,天生的身体结构让灰头有不少优势,四肢短小,而且后肢比前肢长得有限,从小开始一点点适应,现在在常冠的指导下可以勉勉强强走几步了。

  它没有得到父母关于觅食挖掘和躲避天敌的本领,只和常冠学习到了新的本领。

  灰头有点懒,等到兴致过去之后会躺在地上耍赖,讨要食物,不给吃的就不走,吃了东西才会摇晃了身子找个舒服的地方趴着。

  给它做的窝基本是不去的,不去就算了,还朝里拉屎拉尿,打过几次好不容易改了,别想它再老实睡在窝里。夜里时间长,常冠怕它顺着通道爬出去,特意加固了大门,后来才发现灰头喜欢睡火塘里,如果火塘里稍微有点没全熄的余烬那更是喜欢,多余担心的常冠才把心放下来。

  反正有事没事给灰头讲啊,不要往外面跑,外面危险,吃肉的掠食者太多,家里不大,至少是个安全地方,出去了可就不保证还安不安全,除此之外,想到点什么东西也都向灰头说,临了不忘记威胁一番要是敢泄露出去,少不了杀鼠灭口。

  灰头大抵是没听懂,老实趴在身边睡得正香。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