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三十三章 危险计划 上

第三十三章 危险计划 上

  到达水潭边,常冠已经算是熟客了,没有和水潭里掠食者打招呼的打算,早晨喝的水不够解渴,到了地方先赶紧补充水分,新鲜的水生植物白嫩根茎相当可口,一直吃到饱顺便把篮子装满。

  走到距离水潭边几步之外的危险边缘,一种隐隐的危机感包围上来,闭上眼睛感受片刻,视线便落在水潭一处黑暗中,那里有一双狭长冷厉的眼睛正冷冷注视着他。如果常冠胆敢再朝前走几步,面临的将是致命攻击。

  站在原地,把一路带来的内脏丢向水潭,哗啦水响,从潭水里窜出来的黑影准确咬住东西,以常冠的黑暗视力,可以清楚看到狰狞大嘴里的东西几乎瞬间支离破碎。

  掠食者一如既往的迅速,也许对常冠给的礼物比较满意,它慢悠悠的回到黑暗中,这一次,常冠没了那种被杀意锁定后浑身发紧的感觉,想来对方是第一次享受投食的待遇,礼物虽然不多,足够它垫一垫肚皮。

  常冠笑呵呵的,尽管近距离观看掠食者可怕模样让他心脏跳得飞快,但他的确笑了。

  转身把臭烘烘的尖牙带上,头也不回的带着一篮子食物离开,正是天黑的时候,却走得果断。

  没有回家,而是沿着记忆中的方向朝远处跋涉。

  走得倒不快,除了依旧谨慎躲避可能存在的掠食者,常冠还做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一路上都注意头顶的树冠,那密密麻麻的树枝看起来相互交错没有规律,其实因为树木本身生长的时间和种类出现极大的区别,简单点说,就是这些树木枝干呈现的是一种高低错落分布形态,因为太过茂盛,拥挤在一起好像连接成整体,事实上树与树之间只有细枝搭在一起,只能是一些小型动物的道路,看似结构紧密的树冠层可能承受不起常冠的体重。

  常冠如果想实现自己的计划,那必须提前规划好一条可行的路线。

  其实也简单,大树往往才靠得住,首先记住最明显几棵大树的位置。

  记得上一次的地点不远,当时没有刻意记忆时间,也有印象只用走一天,硬是一晚上不睡觉加上大半个白天,找到了那曾经休息凑巧看到许多通红眼睛掠食者的地方。

  常冠要找的就是那些有着看一眼心生寒意的通红眼睛的掠食者,尽管不太确定是不是有误差,也不用太过担心,因为群体动物寻找食物的范围是极大的,它们会分散开来,参与觅食行动的群体中每一个成员都是合格的猎手,侦查捕猎都是好手,只要是它们的主要活动区域,想和它们不期而遇其实很简单。

  捡来三五块石头,带着一起爬上一棵大树去,把自己和灰头喂饱,篮子里的东西立马少了三分之一,没办法的事情,食量增大是好事,只是增加了生存的难度,不过吃得多同时带来了更加充足的体力。

  确定武器没有问题,把篮子挂起来,好好安抚一番有些急躁的灰头,小家伙也感觉到了什么,在原地待得越久就越不安分。

  一直没有休息,常冠也不准备下到地面乱走,以两次模糊观察的经验差不多能推断出,大群活动的掠食者喜欢在晚上活动,常冠也没准备现在做什么,精-力体力消耗很大,正好休息恢复,在树上等着才是稳妥办法。

  没敢睡熟的常冠是被那种呜呜的声音叫醒的,听得格外清楚,抬头看去,远处可以看到点点成对的红色灯笼在黑暗中飘荡,像极了恐怖故事里的场景,等待的时间没有浪费,也证明附近的确是那些数量不少的掠食者频繁出没地点。每到晚上,长着红眼睛的掠食者便会在黑暗中游走,像是幽灵,它们有最适合捕猎的身躯有狡猾的头脑,还有能让人心神不宁的外形...

  常冠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马上开始加速跳动,光只是看的话,还不太害怕,躲在树上是安全的。

  但是他要做的事情却极其大胆,甚至算得上作死,这就有些紧张了。

  解开一直带着身上的树叶包裹,尖牙特有的臭味立马朝鼻孔里钻,好好的严实捂了一天之后,那味道简直是终身难忘。

  赶紧把尖牙推到一边去,使劲拍拍树干,正朝远处移动的红色灯笼忽的停住,无声无息朝这边靠拢,常冠把牙一咬,又狠狠拍打了几下树干,他的目的很快得以实现,当一大群四肢修长,面目狰狞长着红眼睛的掠食者围绕大树团团打转的时候,常冠一连几次深呼吸才让自己的思维恢复正常。

  难得机会可以近距离看清楚下面是一群什么样的东西,常冠没有错过的道理。

  红色的眼睛是特点,尖长耳朵和长嘴巴,因为团队合作捕猎需要经常跑动,身材并不臃肿,和印象最深的游荡者完全是两个极端,也因为这个原因,覆盖浑身的鳞甲不可能多么厚实,在速度和防御两者中,它们选择了速度,所以除开掠食者必要的猎杀武器,没有特别需要留意的地方。

  但看到脚下多达十七只长着红眼睛的掠食者蹲守观望的时候,常冠还是觉得自己心脏正死命咚咚咚跳动,手脚冰凉麻木,他想着,有生以来,招惹这些数量庞大地掠食者将是自己做过最刺激也是最傻的事情。

  一头掠食者其实不可怕,即使凶猛如游荡者,那也只是单枪匹马的莽夫,一群掠食者,特别是这一群的数量达到惊人的十七头时,游荡者都不敢随便挑衅它们,上一次常冠侥幸穿过附近区域,幸运成分的确占了多数,那时候要是被这些红眼镜追上,跑都跑不了。

  就和现在一样,看着树上的猎物,闻到了尖牙臭味,地面团团乱转的掠食者们不准备走了,相互呜呜叫了几声,一只只伸长脖子看着,等着树上的食物落到嘴巴里来。

  紧张等待了片刻,确定这些家伙没有尝试爬树的意思,常冠松了一口气,只要不会爬树,基本安全是可以保证的,既然做好了招惹它们的准备,那就继续下去。

  害怕是一回事,但有的事情既然决定做了,是没有退路的。

  深渊的生活对常冠改变很多,至少花费了时间思考之后,常冠平静了下来,简单分析自己要做什么,会面临什么问题以及有什么紧急应对措施,确认没有致命的漏洞,直接撕下尖牙的一条腿丢下去。

  红眼睛们微微有些慌乱,迅速散开之后才低头回来一个接一个把地上的肉块嗅了一遍,确定这是一种熟悉食物,由一只相对瘦弱些的成员把食物拖到一边,三口两口把食物吞下了肚子。

  常冠眯起眼睛观察吃肉的家伙片刻,抓起身边的石块狠狠砸了下去,这一下砸得既准又狠,把正舔嘴巴的红眼睛砸得哀哀叫唤,夹着尾巴躲到了远处,一下捅了马蜂窝,其他同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反应激烈,瞬间涌到树下,把前肢趴在树上,争相吠叫,常冠谨慎的处于一根高高树枝上,暂时不用担心它们的威胁。

  然后又撕下一块肉丢下去,看着它们又挨个上去嗅一遍,再由一个贪嘴的成员把肉块吃下去,低头看得清楚,这一群掠食者,最强壮的几个成员竟然只是上去闻一下肉块气味而已,大多数时候都蹲坐在地,直勾勾看着自己。

  看得他毛骨悚然,常冠怕的不是只知道吃肉的畜生,他只怕这种隐约有了自己智慧,并且懂得基本趋利避害行为的有组织的掠食者群体,尤其是个体强壮远胜其他同类智慧也相应更高的存在,它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才是一个群体的核心,就像现在看到的,常冠主动丢下去当做诱饵的肉,它们是不会吃的。

  对于这种情况,没什么好说的,直接石块招呼,没打中不要紧,至少勾起了这些掠食者的攻击姓,一个个疯狂扒拉着树干。

  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安排好了步骤,常冠要做的是一件一件依次完成,眼见火候到了。重新包好尖牙的尸体,打包背在背上,安抚了紧张不安的灰头,带着其他东西小心的朝另外一根树枝爬去,他要从容身的大树爬到下一棵树,在不下到地面的前提下,想要移动,这是唯一的办法。

  好在之前已经提前观察了沿路情形设计好了大体行进路线,行动起来有把握,不求速度,只求安稳。

  树上的常冠移动了,地上的红眼睛们也跟着一起移动,把脖子伸得老长,等到常冠重新停下来的时候,它们也停了下来,依旧团团围在树下,尝过肉味的两只家伙时不时的舔舔嘴巴,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常冠手里的尖牙上,它们从不挑食,事实上恶劣的环境就不允许它们还有挑食的劣习,能吃到肉已经是大大的好事。

  稍微休息之后,常冠没看地面,按照来时的方向继续前进,这一路还长着呢,是个考验耐力毅力的苦差事。

  地面的红眼睛有掠食者该有的一切特点,贪婪、专注、耐心和报复心强,常冠和尖牙的尸体都符合它们对食物的需求,常冠的主动攻击更是彻底激化了它们的仇恨,不怕它们轻易放弃,不离不弃的在地面追踪。

  真该感谢这些生长旺盛的树木,尽管树冠上还有很多生物,手指粗细的毒蛇,各种要命的虫子和会飞的,不会飞的,叫不出名字种类的东西,在常冠到来时,逐一出现在眼前,有的胆子小些被惊动之后会快速逃走,有的不好惹,被惊动之后就会直接冲过来攻击。

  最危险的还是那些毒蛇,藏在枝叶中,和背景颜色完全融合在一起分辨不出来,等到看见它们的时候,几乎都吐着信子做出了攻击姿态,它们不会有逃跑的想法,要么赶走敌人,要么总有一方死亡。好在常冠手里有两米多长的吹箭筒,看到毒蛇也不打它们,挑起丢到地面,全送给蹲在下方观望的红眼睛们,造成不小的混乱。

  次数多了,掠食者也无法做到次次无损,一只红眼睛躲避不及,恰好被毒蛇咬中脑袋上的皮薄位置,剧毒没有让常冠失望,一个成员因此莫名其妙死亡,死去同伴的躯体没有浪费,被其他同伴吃个干净。

  看着满嘴血,蹲坐在地望着自己的红眼睛们,常冠不由得一阵阵的心寒,对这些掠食者的冷血印象更清晰了几分,在它们的眼里,只有同伴和食物两种东西,不存在多余的情绪。它们也并非全无方法对付丢下去的毒蛇,覆盖在体表的鳞甲能够挡住小蛇的攻击,只要不是太倒霉恰好咬中嘴巴鼻子一类的位置就没事,而毒蛇的下场可想而知,被抓住咬成几段,咔吧咔吧进了肚皮。

  有地面的威胁时刻刺激,常冠保持紧张的状态,一边尽量节省体力,一边保持稳定的速度。

  天亮时分,常冠喝了露水吃了食物,情况特殊,有限的食物也要有计划的食用,看看一晚上的成果,常冠不由得一阵泄气,树冠上移动平白浪费了很多时间,照这个速度,要赶回水潭,至少要用多一倍的时间,这还是过程顺利的前提下才能有的速度。

  一大群掠食者集中出现对生活在密林里的其他动物来说是个噩耗,只要远远看到发现这边的动静无一不是快速跑远,动物们是最务实的,绝对不会有多余的好奇心靠近看热闹,这也让红眼睛们微微急躁起来,毕竟以往相同的时间段它们至少抓住了一些垫肚皮的猎物,吃不吃饱不说,不会像现在一样肚皮空空一口吃的没有尝到。

  群体里有几只成员开始烦躁的来回走动,注意力分散,大概是有了离开的心思,结果被更加强壮的成员冲过去示威姓质地咬几口,马上收起懒散状态重新伸长脖子蹲守在地,看着树上的常冠慢慢向另一棵大树树枝转移。如果不是大部分成员都选择放弃,那么常冠是别想轻易脱身了。

  同一件事情做得多了,自然熟练了起来,常冠自认已经掌握了一些技巧,除非感觉体力不支停下来休息,其他时候都一直保持匀速移动,目前看来,速度的确有增加。

  一个白天没有休息,远远看到几棵果树都没有分散注意力,坚定目标之后,拿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