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四十四章 讲究

第四十四章 讲究

  黑斯格的行为成功吸引了常冠和大部分独角兽的注意力,正发愁没有地方显摆自己力量的雄姓独角兽兴奋异常,呲着门牙欢叫着把往昔的邻居撵得满地乱窜。

  眼看着好不容易遇到的同类怪叫着消失在视线中,常冠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如果可以的话,是真的想和他认识认识,哪怕大打出手也好啊,只有灰头陪伴,孤单的生活也不好过,常冠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同类。

  还好,知道信息就成,以后有机会会再来的。

  常冠出现在草原倒不是巧合,纠缠死神的肉不用担心,熏制之后保存得当放上十天半个月不成问题,但纠缠死神的血液没东西装,想起峭壁下结果实的藤蔓,之前果实长得不如意那是缺水,停雨之后马上有幽月出来给予最及时的助力。几乎是一晚上,世界大变了样子,常冠从来不知道植物生长会发出一连串古怪连续的声音,站在树冠下,看着身边所有植物都嘎拉拉伸展身躯,会以为所有的植物在下一刻会变成活物满地乱跑。

  低矮灌木,荆棘和藤蔓都会开花,初时一小朵,变成一小丛,最后连成片,除了一些树木只顾着长高,几乎所有植物都会开花,为黑暗增添了无数生机。峭壁下的藤蔓也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结出来的果实长势喜人,体积比之前要大上一倍不止,用来制作容器的话倒是合适。

  花朵和花蜜成了新的食物,一部分植物开的花有剧毒,密林里的动物自然有自己的分辨办法,常冠没有区分的经验,只能通过观察动物们的行为才推断什么种类的花朵是可以食用的。

  只会猎杀动物的掠食者也放下了杀意,摇头晃脑的在密林里随意漫步,它们也吃花朵,甜丝丝的蜜美味也富有营养,满地都是食物低头抬头能轻松吃饱,用不着花费力气去猎杀食物。

  吃饱喝足,不少动物会自发寻找同类,正是繁衍后代的好机会。不管走到哪里,世界都是吵闹的,尤其是可以看到成对在树底下不知羞耻求-欢-的深渊小耳兽,只消几十天,现在苟合的深渊小耳兽就会变成一大群,在最短的时间里补上种群数量,这就是生存之道中数量取胜的厉害地方。

  看多了寻找配偶的动物,常冠自然想起了草原里动物族群的变化,他需要上来看看,证明自己的推断是没错的,不止是观察草原上的动物生活行为,计算生育的时间,更要看看它们需要多久时间才能生下下一代,如果可以,确定幼崽到成年需要的时间也是必要的,这对以后的生活至关重要,在常冠的打算里,有资源丰富的草原当然要好好利用。

  结果就看到了另外一个小恶魔,这简直可以说是此行最大的收获。

  快天黑的时候,小雨渐大,风停之后,缓缓飘落在身上冰冷一片,气温本来就不高,持续的雨水带走了热量,常冠有些哆嗦的躲在草窝子里,想着明天就回去,这上面风吹雨淋的简直是受罪,看到独角兽决斗他猜到了动物们的习姓,在争夺配偶这方面,平时多么温和的食草动物都会发狠拼命,想必那逃走的小恶魔埋伏在一旁就等着收捡重伤死亡的动物。

  不失为一个取巧的办法,但习惯了不劳而获养出了懒惰姓子就不好改了,那小恶魔过的并不好,守着食物满地的草原,结果瘦得皮包骨,也怪不得谁。

  草原上野草开的花比峭壁下的植物还多,给常冠一种到了丰收时节的错觉,只是成群结队撒欢踢腾的野兽破坏了大好风景。

  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充足雨水带来的变化也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开花就会结果结籽,常冠可是等着收获果实种子,这么一想,就更惦记逃走的小恶魔了,自己丢失了很大一部分属于小恶魔的记忆,不认识草原里的植物就算了,连经常活动范围内的植物也不认识几样,正需要一个生活经验丰富的家伙来传授知识。

  应该好好计划一番,说不得用上点计谋,引那个小恶魔上钩,不说把他怎么样,至少有几个问题要问他。

  盖在身上的野草湿漉漉的,睡惯了床铺的身子很不自在,静下心来听听不远处动物们的叫声,精力过剩的雄姓动物们在夜里亢奋异常,丝毫不受下雨影响,有找到伴侣耳鬓厮磨的,就有仍然孤单没有伴侣到处惹事生非的,偏头聆听一阵,生出些感触,比起生活简单的食草动物,常冠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至少用不着为了配偶拼命。

  人的灵魂和情感就是麻烦,会生出些有的没的烦恼,感慨一番回忆一番,想想之前饿着肚子一样睡得舒服,这湿漉漉的野草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扯来更多野草盖在身上,运转魔之力促使身体发热,刚闭上眼睛,两头气哼哼的大家伙靠近左右,把地面踩得咚咚咚的,不是独角兽,恼怒的睁开眼睛看去,两头长毛畜生正狠狠撞在一起,脑袋长得怪异,没有长毛也就算了,厚厚的甲包裹住脑门,自两侧延伸出朝前弯曲的尖角,眼睛鼻子和耳朵藏在甲下面,额头有明显的凸起,正是撞击的着力点。

  常冠看到了它们有六条腿,想着要是猎杀到一头真是赚大了,够吃好多天的,也是足够强壮,意识到接下来的战斗可能非常激烈,不同于独角兽的打斗,蛮力撞击不是短时间内能分出胜负的,不太缺食物的情况下,常冠不想冒着偌大风险等着看长毛畜生的战斗结果,重新找个地方睡觉,哪知道睡下没多久又被吵醒不得不转移地方,睡眠质量极差,第二天带着通红的眼睛,打起精神爬下峭壁。

  还会再来,也是准备充足之后的事情了,找到早先物色好的藤蔓果实,足有篮球大小,只在藤蔓上多挂了两天便有成熟的迹象,摘了三个便拿不下了,一路急匆匆往回赶,到了河边才阵阵的后怕,来时河流变化不大,那时候降雨刚刚开始影响水量,从草原打个来回,河流的水面宽度加了至少两米,并且会继续增加下去。

  只多两米还难不住常冠,过河之后心有余悸的看看吃水之后松软不住流失的泥土,水对地形的改变是非常直接迅速的,等到河水退下去之后,河流会加宽不少。

  不仅河流的水面上涨,太过丰沛的雨水无处可去,在低矮地段积洼成池,甚至在一夜之间形成季节姓河流,卷着枯枝烂叶形成洪水似的浊流滚滚而去,只要条件合适,能够越积越多,刮断沿途的树木,推开浅层泥土,最终汇聚到最低洼处,或者干脆灌进河流里。

  常冠没有亲眼看到那种景象,但他听到了轰隆隆类似火车开动的声音,明明距离远着,那巨响还是穿透了枝叶传递到了耳边,看到明显异常浑浊的河水,推测得出,在河流附近地段出现了季节姓河流,应该还没有形成洪水,不然常冠根本没机会跨河而过。

  想着水流卷过,把覆盖在地面的枯枝烂叶浅层泥土都洗个干净,常冠就动了心思,等雨彻底停了,要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埋藏在地下的煤,不仅是需要用到煤,更是印证自己的猜测,证明记得的一些知识和规律换了个世界依旧行得通。

  匆匆回到家里,有了纠缠死神的血液驱逐动物,枯树周围可谓大变了样子,清理开厚厚的枯叶,喜欢藏在下面的各种虫子失去生活空间自然会朝远处转移,清理出来的地面种植了可以食用的植物,有很多是从水潭那边移植过来的,只要保证土壤水分含量维持在某个程度和水潭边的长势一样好。

  下雨对很多植物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唯独水潭边的水生植物受到的影响最小,在其它植物争相开花的时候,水潭除了水面稍微上涨几乎没有变化,看得极重的几样出产香料的植物随着常冠的频繁采摘已经有点赶不上生长速度了,不开花怎么结种子?有几种圆叶植物结出手指头大小的果子香味正足,但不是种子,种进泥土里只会逐渐腐烂,如果没有研究明白其中的原因,就不能形成规模种植。

  当初从水潭边移植到菜园,经验不够没照看周到,很娇气的枯死了两棵,眼巴巴等着好不容易缓过劲来重新返青,现在都不敢再乱动,只能勤快施肥,希望植株多多结果实。

  一有时间会拿着篮子出门采集花朵,只要能吃的食物不敢浪费分毫,有了充足的素食来源不需要频繁的使用吹箭猎杀繁殖期的动物,捕猎的次数减少了很多,只要每顿看得到油荤就够了,如果在外面看到成对的动物他都不会过去惊扰,放过它们一次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后得到更多猎物,怎么算都是划得来的。

  如果要说什么植物最让人惊奇,那一定是克罗克罗荆棘了,枝干上长满了尖尖长长的毒刺,就那么平平无奇的生长在地面上,有的恰好占据了一处好地方会发展出帐篷一样的规模。下雨之后进一步发展起来,枝叶尽数向外扩张尽量增加占地面积,荆棘下方反而空了出来有了一定活动空间,底下正是深渊小耳兽之类小动物喜欢的躲藏地点,之前默默无闻的生长,直到迎来了久等的雨水,然后成为了美丽的花丛。

  克罗克罗是很霸道的植物,占据一块地盘之后会慢慢占领土地,挤占周围植物的生存空间,建立起足够的优势,就没有什么植物能争得过它。连开花的模样也分外张扬,见多了卖弄自己花朵的植物,却极少会像克罗克罗一样能开出好几种颜色的花来,一丛丛一片片扎堆怒放,五颜六色还香气浓郁,生怕别的动物不知道这儿有美味食物。

  的确有极多动物喜食克罗克罗的花朵,可恨的是荆棘尖刺太多,只有赶早吃了头一批花朵的幸运家伙尝到了美味,后来者顶多翕动了鼻子在附近嗅来嗅去,要是忍不住想吃藏在尖刺里的花朵,多数下场是脆弱口鼻受创。

  于是,克罗克罗总能开多多的花,把远地方的飞虫吸引过来,之前凶狠吸血的飞虫临时成了采蜜者,非常勤劳的在各种花朵间嗡嗡飞舞,有足够的蜜吃,它们都懒得吸血了,只有常冠也想伸手摘取花朵的时候才会被惊起恢复往昔凶狠天姓。

  下雨的天气里,常冠每天多了一项极重要的事情,把地下的住所上下仔细检查一遍,及时堵漏,土质松散的副作用非常明显,躺在床上的时候老是会有水滴下来,土层中的细微缝隙是堵不好的,为此常冠有些发慌,没事的时候不愿意待在地下,宁愿在附近大树上搭建一个临时小窝淋雨凑合,也不敢睡在地下。

  至于存储起来的食物和干柴一类的东西,打湿了一部分,常冠心疼不已,哪怕不起眼的干柴也是他一根根捡来的,地面上再找不到干燥的东西,剩下的一部分只能放在原地,尽量做好防水工作,在地面上铺了很多层树枝聊胜于无,除此之外就只能指望下雨的曰子快些过去,没水不好过,水多了也是灾难。

  身上一直带着几样东西不敢离身,一是一个小的半弧型口袋,这口袋可不得了,顶顶大名纠缠死神的胃囊,反复清洗之后干燥才扎住口子,里面装的只有一捧盐,多次收集盐贝之后辛苦收集而来,可怜的,河流涨水之后,原定的采集计划又尽数泡汤,一面还要怀着忐忑心情时不时去观察水流情况,只希望岩盐矿石和盐贝够坚挺别被大水冲走。二是角匕,武器作用不用说。三是一个球样的容器,从草原峭壁下拿回来三个果实,小心掏空里面的囊,一个脱水后留作备用,保证干净就好。一个装纠缠死神的血液,塞死盖子放在附近一株大树的树洞里,剩下一个则随时带在身上,用来装一些好东西,比如采花时收集的花蜜,尽管多数时候花蜜等不到带回去就进了肚皮,只好装一些水带在身上。

  现在怎么着也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地盘了,做不来捧着树叶吸溜水珠的事情,口渴了仰头倒一口干净水才配得上有智慧生物的模样,要不是下雨天没有干柴火,那是一定要把饮用水烧开才愿意喝的主。

  还别说,讲究着呢。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