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五十一章 鱼人

第五十一章 鱼人

  近段时间起雾的频率高了很多,温度过渡时很容易飘荡起白茫茫一片,在外行走视线极差,这是大雨后的自然变化,茂密树木阻挡了水汽的流失,空气不太流通,雾起了不易散。对主仆的生活是有影响的,生怕雾气中窜出来什么东西,只能一起行动,做什么都不离开对方视线。

  而在距离主仆两个主要活动区域极远地方,一样的密林,迷蒙的雾气中,某种生物正完成生命中最重要的阶段,它们从泥土中钻出来,纷纷努力爬上更高的地方,完美融入黑暗的黑色外壳在某一刻裂开,然后内里新嫩的躯体抖落了翅膀缓缓暴露在空气中,弥漫的雾气正好滋润了它们口器,也正好打湿翅膀。

  于是,它们用力震动翅膀,发出嗡嗡的声音,像是某种信号。

  如果只是几十几百只,小小的虫子会沦为动物们的食物,就连习惯吃草的深渊小耳兽都不介意偶尔吃些容易获得的虫类补充点营养,但它们的数量超过几万几十万的时候,那就很恐怖了。

  这些不起眼的虫子趁着雾气弥漫似乎在同一天出现,极有默契的占领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然后发出铺天盖地的嗡嗡声。

  正是生命中的转折时刻。

  雾气翻涌,好似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搅动,一头游荡者闯出来,平时不管遇到什么动物都敢上去搏杀的它慌不择路,转头选了一个方向跑去,死命折腾了短腿,只恨自己的腿太短,途中偶遇同样慌不择路的动物也没有心思攻击,各自继续逃命。

  何止是游荡者,所有能听到嗡嗡声的动物都紧张起来,跑得动的不惜体力的逃跑,跑不快的则一头钻进地下,躲着不肯露面。

  而造成这怪异一幕的原因,仅仅是长了狰狞口器的甲虫,成群结队的从雾气中涌出,根本没有行动目的,有了飞行能力之后自发朝群体靠近,直到凑齐惊人的数目才撞进雾气翻涌的黑暗中。

  原地留下的,是褪下的空壳。

  河流上游,水流更加缓慢,在这里,一洼浅滩水草丰美,不同于常冠采集粘液的沼泽,浅滩里的生物多得多,最为奇特的是,浅水中生长了不少尖叶植物,并不高大,却在顶端结出朵朵灯笼一样的果实来,垂挂在侧,空心灯笼里的-白-色-温和光芒可以照亮小范围内事物,喜光的飞虫围绕着光飞舞,水面下则有很多盯着飞虫的游鱼。

  稍微远些的地方,一座杂乱野草灌木树枝搭建的建筑半浸在水里,水面泛起波纹,一个长着鱼脑袋的家伙冒出水面,鱼泡眼里有着疑惑和惊奇,偏头聆听,直到若有若无的震动翅膀嗡嗡声清晰可闻,它才恐惧的大叫:“死亡!死亡!”

  哗啦啦水响,黑暗中冒出不少鱼脑袋,借着温和白光,才能看到周围竟然有不少搭建起来的建筑,每个建筑里都有住户,此时纷纷出来,极为热闹。

  平静被打破,鱼脑袋们大叫着,呼唤着,有不少跑上岸去,离开了水,才看清楚这些家伙竟然有手有脚,在岸上一步一跳的样子极为可笑。除了浑身鳞片加鱼脑袋,和小恶魔身材区别不大,多数空手,但也有部分格外强壮的成员拿着简易武器,多是木叉骨棒,在水里跳腾。

  如果黑斯格在这里,就会认出它们是沼泽鱼人,会简单的恶魔语,同样是人形智慧生物,跟小恶魔一样是生活在深渊世界的居民,群体生活,虽然不太好惹,一般情况却不愿意上岸,平时跟小恶魔也撞不到一块去,自有一套生存手段,找到一个固定的、水源稳定的地方之后可能会长久生活。

  通常它们生活的地方,水质都比较不错,太过依赖水,长着鱼脑袋的家伙们会自发保护水源。

  此时这个不大的鱼人部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刚刚上岸去观察情况的鱼人呼喊着挥舞手臂往回跑,却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没看到是什么袭击了它,惨叫在嗡嗡声中消逝,身边一起往水里跑的鱼人头也不敢回,有那幸运的跳进水里,大叫着:“死亡...逃跑...”

  失去同伴来不及悲伤,还待观望的鱼人们惊叫着行动起来,好在原始部落里有类似头领的存在,站在高处大呼小叫,本来遇到袭击,首先应该拿起武器反抗,多么凶狠的掠食者也招架不住大群成年鱼人的围攻,只是来袭的生物显然和以往有极大差别,不是集合人手反抗就能怎样的。已经有足够智慧的头领一听逐渐靠近的大群震动翅膀的声音就猜到了什么,完全放弃了反抗,喝令部落成员尽快逃命。

  和灭族比起来,现在的损失反而变得可以忍受,一看多数成员都听从号令,便招呼一声带头顺着水流下去,顺水而走速度是最快的,只要进入河道潜进深水里,岸上多么厉害的掠食者也奈何不了它们。

  一个年迈鱼人站了起来,手里拿着短杖,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只能听出晦涩怪异的交错节奏,脚下的水波荡漾,空气中的水汽迅速增加,像是起雾一般漂浮起极多细小水珠,这种没有多少攻击力的干扰术法只能稍微阻碍来敌的移动速度。然后它跳进水里,喊道:“快跑!”喊完话,直接一头钻进水里,只见水纹荡漾,变作黑影窜出去,别看老迈了,但对于水的熟悉和力量的运用却能保证逃跑的速度。

  带着幼子的母亲速度是最快的,什么都顾不上一头扎进水里,在陆地上走路怪模怪样,但只要在水里,鱼人灵活堪比游鱼。其他成年的鱼人则多少带了一些财产,有的则行为奇怪,一头咬住绽放白光的灯笼果实含在嘴里,同样闷头扎进水里。

  身后即是倒霉同伴的惨叫,但急着逃跑的鱼人们无力救援。黑暗世界从来都是这么残酷,逃走才能延续部族的血脉。

  一大团不断变化形状的虫群飞到浅水水面上,带来了血腥,正是那长有尖长口器的甲虫,确定没有其他动物了,纷纷降落在植物上,发光灯笼果实成了抢手货,不少虫子为了争夺靠近光源的机会大打出手,落进水里,便马上被早等着机会的游鱼一口叼走。

  或许鱼人部落都想不到,给自己带来危机的原因仅仅是习惯种植的发光植物和一片干净的水源。

  遭殃的何止是鱼人,这片从未展露所有秘密的世界,一点点诱发因素都会牵连意外发生,一场大雨,带来的不止是盛宴。

  常冠和黑斯格不知道远处发生了什么事情,从草原上回来之后,悠闲的过了一段曰子,没想到有一天会重新拿起锄头,自制的粗陋东西全面向原始工具靠拢,没有金属,拿在手里的东西不是木质的就是骨质的,面朝泥土劳作一天是常有的事情。喜欢种东西的本能果然没有消失,即使换了身躯,对土地的热爱和对种点什么的向往跟着灵魂一起带到了这个世界。

  咳咳草不愧是草原上能存活的强悍植物,移植到专门挑选的好地里头,适应了环境之后,不愁养分的土地和充分的水分保证了咳咳草的生长速度,长势比其他野草还凶猛几分,一天一个样子,很快发展成一小丛一小丛,看得常冠笑不拢嘴。

  只有黑斯格每天垮着个脸,小恶魔哪有整天抓虫子,摘果子种草的?黑斯格渴望的是战斗,是血液和战斗,抓虫种草的生活也不是不好,但那颗野惯了的心还真的受不了平静生活的折磨,尤其是能吃饱肚皮之后,黑斯格发现自己的心思多了很多。

  本来想和主人说说自己的想法,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还是了解一些主人特点的,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拿出来商量,但看到每天主人都扛着锄头,带着袋子,脚边少不了一个臃肿的身影,灰头总是很开心,主人也没见厌烦的样子,每天乐此不疲的做着重复的事情,不用说,主人喜欢现在平静的生活。

  黑斯格忍住了说话的冲动,同时暗地里咽了好几口口水,主人脚边的家伙好像又长肥了...

  河流的水降低到了以往高度,很有趣的是那群蠢鱼真的回来了,采集盐贝的时候,又挤在深水浅水交界处拍打水花,涨水对岸上的动物没有影响,大不了走远些,对水里的鱼却影响太大了,本来食物就少,不得不各自占领一段地方勉强维持,大水把鱼都冲到了下游去,打架撕咬是轻的,没有吃的才是折磨,可以说,涨水之后,蠢鱼们就没怎么吃过东西。

  至于为什么回到原地,倒不是它们记忆力好能够原路找回来,完全是因为没争赢下游的鱼群,不回来就没地方去。

  “看看它们。”常冠志得意满的掂量了手里的篮子,里面是主仆的劳动成果,拿出一枚盐贝丢进水里,引得鱼群激烈争抢,笑道:“专门留在河里的食物,等不及想跳上岸来,没事的时候要喂点食物给它们吃,都是宝贝啊。”

  黑斯格仔细看着在水里扑腾的鱼群,实在没看出哪里像宝贝,只看到丑鱼大嘴里尖长的牙齿,不由得悄悄后退了一步,主人可是说过,饿急眼的鱼会跳出水来咬脚。

  鱼群回来了,习惯跟着鱼群的大鱼也回来了,做了钓鱼的一整套装备,从特意放置到发臭的动物内脏,到骨制鱼钩和用能找到最好的纤维搓制的绳索,力求达到理想标准。不说鱼钩是用纠缠死神尖牙磨制加工而成的,只说绳索就让常冠用了很多心思,找遍印象里符合要求的藤蔓,只取纤维,两根两根相互绞好。这根花费不少心力的绳索承重能力几乎达到了目前的极限。

  钓鱼过程很顺利,把内脏丢在浅水里吸引鱼群的注意力,丢下鱼钩,只等鱼来上钩。

  大鱼比鱼群霸道得多,好东西独自享用还要把鱼都赶走,一口咬住钩,只见一尾鱼鳍拨动了水面,绳子崩紧笔直,初一咬钩直接朝更深更远的水底游去,岸边的常冠跟着放松绳子,他就算只看过电视里节目也该知道钓大鱼该注意什么一步步怎么做,最紧要的是防着大鱼用力太猛扯断绳子,只要稳住阵脚,慢慢消磨大鱼的力气,再拖上岸来。

  计划得很好,大鱼很配合,饿急了咬住就不松口,在水里跟常冠角力,几次都要游到河中央又被常冠扯了回来,逃跑失败之后可能也发现不妙,只要挣扎用力,嘴巴里的伤痛便会持续加重,如果一开始选择吐出鱼饵,没有倒钩的鱼钩是勾不住肉的,但大鱼没有吐东西的习惯,挣扎猛烈咬着鱼钩不松口,鱼钩锋利的尖刺估计已经陷进肉里,再想吐出来很难。

  钓鱼比的不是别的,只是技巧和力量,绳子的两头连着水上和水下,岸边的只要保证绳子不断,拼力量有优势,水里的鱼就奈何不了谁,徒劳搅动了水花,起初的爆发之后,持续消耗力量只会逐渐疲惫,岸上的常冠则可以开始慢慢收拢绳索。

  多厉害的大鱼也敌不过可以制作工具的双手和装着足够知识的脑袋,如果大鱼都是这么蠢的话,来多少都是不怕的。还没开始得意,河里水花炸起,水里窜出一片黑影,紧绷的绳索嘣的一声断开,常冠根本没时间去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以最快的速度仰头朝后倒去。

  一个重物压在身上,冰凉滑溜且一直在猛烈挣扎,鱼嘴巴张合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像是赤脚踩在泥浆里,淡淡的鱼腥味瞬间让常冠的脑中嗡的一声瞬间明白了什么,下意识的摸出腰间的角匕,深深捅进滑溜的一处地方,换来的一击重击,角匕脱手,压在身上的重物也滑落开去。被一记重击拍在胸口,常冠终于看清了打中自己的郝然是大鱼的尾巴,当即恶狠狠的扑了上去。

  鱼在水里是霸主,上了岸,该是待宰的食物。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