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五十四章 得失

第五十四章 得失

  担心寒季的到来,平常的工作更加紧迫了,建造仓库的工作没有再拖延,每天除了曰常基本事务,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建设仓库,为了保证速度,最困难的伐树直接动用魔之力。另外,保持出门猎杀的频率,避开领地附近活动的深渊小耳兽,朝远走,扫荡一般清理中小型动物,带回来肉和皮毛。

  一向横冲直撞的尖牙遭了殃,常冠和黑斯格都痛恨这卑鄙的强盗,尖牙本身喜欢破坏之外,猎杀食物范围基本和主仆两个重合,不止一次的发生吹箭命中,猎物惊慌逃跑结果被尖牙抢夺的事情,不管常冠还是黑斯格遇上尖牙,首先做的事情是用吹箭筒瞄准它,吹出吹箭后主动迎战,拼着受伤也要干掉祸害。

  深渊小耳兽和尖牙是主要目标,前者多少留了一些繁衍,后者则遭到了沉重打击,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主仆领地周边方圆三天路程内不见一只尖牙。

  多次思量后,把水潭也改造一番,在较远的地方挖出个小的池子,石块垫底,挖渠从水潭引水过来,千方百计从河边搬回来的石块放在里面,重点是依附在上面的盐贝,常冠早想尝试迁植盐贝放到水里养殖,不为别的,就为近距离随时观察盐贝的一些特点,为往后的大量养殖做铺垫。

  盐贝是好东西,除了贝壳边缘锋利,没有别的保命手段,不像长腿的野兽会跑,它们只能在一个固定小范围地方内生存,不用喂食价值高的食物,繁殖速度有保证的话,简直是完美的肉食。

  既然开始为应对寒季做准备,地下的空间无法继续扩大,封闭的地下空间又有相对更好储存条件,只能把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拿出来,腾出空间,地下只放食物,柴火毛皮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搬到地面上来,准备等到仓库做好之后一股脑塞进去。

  黑斯格除了一身遮羞的衣物,没有多余的东西,这家伙从来没有羞臊的意思,当常冠说起洗脸刷牙洗澡之类的事情,只摇头说没有,想来是属于几十年不洗澡的一类,也是,草原上没看到有固定水源,有的水喝是不错了,哪里有多余的水浪费。

  但是,在常冠这里,不注意卫生就别想碰他的东西,不是他穷讲究,没有卫生条件,连带滋生的各种细菌虫子实在多了些,小恶魔抵抗疾病的能力是强,不过小虫子在脑袋脖子上爬来爬去,那能忍受吗?不病还好,一病是要命的。

  没说的,先在养盐贝的水池里泡,然后用枯草狠狠的擦身子,最后用热水洗一遍,至于黑斯格光着屁股,有没有把换下来衣物洗干净就不用盯着了,他等下会拿着棍子检查,没洗干净的话少不了一顿体罚,黑斯格隔段时间就皮痒的厉害,不动手效果不好。

  深渊小耳兽都知道养肥肉,常冠当然知道是时候存脂肪了,主仆两个轮流狩猎,收获还是可观的,放松一些肉的供应,承受不起大吃大喝,餐餐见肉勉强能办到,河边去的勤快,一串一串的大嘴巴鱼往家里背,吃到闻了鱼腥味就反胃。

  克罗克罗果实足足存了三座小山,后续主仆又连续忙活了五六天,把领地附近清扫了一遍,连吃带拿的,每次端起碗,肉块下便是豆子一样的克罗克罗果实,一直吃到现在还有三座小山。

  黑斯格每次先吃掉肉,然后瞪着眼睛看碗里的东西发愁,想偷偷倒掉结果常冠总抬头看他,装模作样的干呕几声把嘴巴张得老大,仰头一碗全倒进嘴巴里,揪着脸嚼几下伸长脖子咽进肚皮。每次常冠都会语重心长的说:“要清楚饿肚皮和吃饱的区别,做个鬼样子给谁看,有你吃的还嫌弃,告诉你,寒季里天天都吃豆子,去弄回几张厚实树皮就要走一趟草原。”

  黑斯格眼睛冒光:“去杀人马?”

  “不。”常冠把碗一放,“去把草原上的克罗克罗扫荡一遍。”

  常冠是行动派,不会因为黑斯格躺地上翻着白眼装死改变什么,把家里的东西检查一遍,带着黑斯格和灰头直奔目的地。

  目标是居住了灰猴的老树,没办法,暂时只知道这么一棵树能够积累厚实树皮,够粗够大,采集下来的树皮垫床是极好的,至于树上的灰猴,常冠跟黑斯格说明情况,这家伙立马把胸脯拍得蓬蓬响,连声保证自己一定把来袭的灰猴打得屁滚尿流。

  黑斯格有心表现,做主人的要给机会,取下呈四方形状的树皮也不是黑斯格可以做好的,去给常冠争取时间也不错。

  于是,常冠把角匕丢给了黑斯格,自己采集树皮,黑斯格咬住角匕,手脚并用爬上了树冠。

  常冠对灰猴的态度不算恶劣,没有把它们当做是难以相容的野兽,而黑斯格则抱着猎杀食物的想法上了树冠,不用说会掀起战斗,在树干上看不到什么,常冠没打算插手。黑斯格搞不定灰猴倒不至于出大事,据常冠的观察,灰猴住在树上没有别的武器,擅长投掷不能把黑斯格怎么样。

  不想,黑斯格上去只看到一只落单灰猴,树冠上自己行动不便只吓走了它,自以为取得了胜利,神气大叫几声,把灰猴群都引了来,大呼小叫的包围了黑斯格,窸窸窣窣的声音中,隐隐可闻声声闷响,估计已经开始投掷果子武器了,听得常冠直摇头,手下的动作加快几分,如果黑斯格收敛一些还可以拖延时间,结果这混蛋生怕不会挨打,估计坚持不了多久。

  不出意料的,黑斯格惨叫起来,灰猴不是好惹的,一方面习惯了高空树冠,踩着细树枝照样活动自如,一方面有数量优势,一只猴子丢不准,但一群猴子丢来铺天盖地的东西,被打满头包毫不奇怪。黑斯格没有做好准备,在地上跑的,上了树还跟灰猴群逞能,只希望别败得太快。

  “主人...救...嗷...救命啊...”黑斯格大叫着,手脚并用爬下树冠,比上树的速度快了许多,角匕都顾不上了,丢下树去,好在地下有灰头等着,叼住角匕溜到了树根下,不然下雨似的烂果子会砸脑袋。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常冠没好气的嘟嚷一句,没有拖延时间迅速朝树下爬去。

  瞄准黑斯格的灰猴哪有不认识常冠的,三番两次的来骚扰,没有放过的道理,立马分出一部分火力朝常冠招呼过去,倒是给黑斯格减轻的压力。

  “别空手跑,地上的树皮带上。”常冠不忘记吩咐一句,黑斯格急急忙忙跳下地,捡起两块树皮转身便跑,身后常冠紧跟而来,同他一起抱头鼠窜。灰猴们则在后面追赶,那场面别提多热闹。

  好在没有白走一趟,带走的原材料暂时够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草原上,热闹场面消失了,曾经成群结队的食草动物狂欢之后纷纷离开,峭壁上食物丰美的地段仅仅是暂时的集合地,并不适合大群动物长久逗留,有那留下的雌兽可以看出微微鼓起的腹部,它们最少都已经受孕白多天,没赶上大雨时的狂欢,但不妨碍它们占领好地段。

  不出意外的将在寒季前诞下幼崽。区别在于能否赶在寒季前囤积下足够扛过寒冷的脂肪,它们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母亲吃得膘肥体壮,结果新出生的幼崽很可能要在最弱小的时候面对最残酷的考验。

  不过,要是能活下来,一定是最强壮的,将来的竞争中可以占到很多便宜。

  一得换来一失,是好是坏谁说得清楚。

  奥加安的曰子越来越难熬了,本该在成年人马照顾下练习使用投枪的他,现在却要在躲在臭烘烘的树根旁,永远不停的劲风折磨着口鼻,逼得他只敢在夜晚活动。

  为父亲做了很多遍祝福,相信他的灵魂会回到碎石谷,父亲的死去,也带走了奥加安的希望,变得彷徨无助,习惯了群体生活,曾经还不错的地位能享受到很多优待,造成的后果是适应不了现在的独居。

  真的好想好想吃肉,周围有很多动物,长得壮壮的,看起来很好捕杀的样子,但奥加安不敢动手,记得很清楚,这些动物有多么可怕,曾经英勇无敌的父亲死在这里,又怎么可能忘记。

  好在脚下也生长了食物,伟大的深渊世界从不吝啬仁慈,就像能够找到歪倒树根躲避劲风一样,奥加安认为自己没有被深渊世界抛弃。

  只是...这树根好臭啊...味道还有点像那个可恶的小恶魔...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