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五十六章 仓库

第五十六章 仓库

  第二百六十一天,好天气,主仆两个齐心协力终于完成了地上仓库的大体结构。所谓的仓库其实相当简陋,缺乏工具,只能用两根粗大圆木做柱,图省事没做窗户,斜面屋顶搭在既是门又是柱的圆木上,只在两面以墙隔断,看起来,完全是一个放在地上的三角体,就是这样的简单东西,费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砍树难,为固定结构挖榫眼开榫头更难,把肚子里那点可怜的木工知识全搜刮了出来。

  没有金属物件使用,不然要轻松得多,一切都倚赖魔之力,真正的全手工制作。

  做出一个斜顶仓库已经是目前极限,整体只有黑斯格的个头高,本来想多放点东西,发现内里空间实在小得可怜,只能把囤积起来的皮毛和重要的生活用具放在里面,唯一的好处是,仓库的防潮工作做得很不错,地面先用一排去掉枝叶的圆木垫底,铺上三层厚实树皮,还用一大块纠缠死神的皮当门帘挂在仓库门口,平常垂下来,只要不下大雨,起雾什么的不怕里面放的东西返潮。

  最重要的食物在地下,通风系统重新布置疏通之后,定时检查可以防止食物变质,熏肉和一些风干食材不能混放,地下的三个独立空间都不够用。柴火则丢在地面上,暂时没有雨下,做好防火工作就行,地面的枯枝烂叶什么的都清扫干净,小心点不怕引起火灾。

  常冠偶尔住在地面上的树洞里,多数时候在地下过夜,黑斯格就不行了,让他住一次地下,夜里在床边解决大小便,从那以后,常冠轻易不让他睡床,黑斯格自己有好几个现成睡觉的地方,树枝上做窝大树干挖树洞,不怕没地方睡,只是晚上飞虫多了些,其他倒没什么问题。

  砍了不少树,头顶的树冠层开了个口子,这好天气的夜晚,幽月洒下小片蓝光,正落在菜园里,多好的光景。黑斯格辛苦照料的植物抓住机会疯长,不止是这里,趁着好时候,能够享受幽月月光能量的植物都在飞快成长,常冠和黑斯格没有早睡,一个蹲在菜园边上,一个坐在饲养盐贝的水池边上。

  常冠时而看看水里的盐贝,端着一块薄石板用炭块写写画画,黑斯格则时不时抬头看天上的幽月,没顾得上身边一根细藤伸过来把他的手臂当做支撑,不一会儿展开嫩叶攀援而上,黑斯格很厌烦被植物打扰了思考魔生的时间,扯着细藤又舍不得折断,菜园里植物除了野草,其余的都可以当做食物,只能小心把细藤引向一旁的高大植株。

  “我可告诉你啊,观察记录的确是一件枯燥的事情,但只要静下心来,你能发现这个世界的奥秘。”常冠神神秘秘的说道。

  黑斯格打了个大哈欠,不知道听懂没,猛点脑袋,沉默之后小声问道:“什么时候可以睡觉?”自从跟着常冠,食物来源稳定,无需担惊受怕,固定的工作和固定的作息自然养成了定时睡觉的习惯,基本上平时常冠睡觉了他就不会拖太晚。

  常冠脸庞僵硬,黑斯格没做错什么不好发脾气,自己一番心思没得到黑斯格的回应,的确很郁闷,但用睡觉的时间搞什么研究也不是好事,天天都忙碌,不休息好明天的一大堆事情就不能完成,哪能对黑斯格要求太多,轻轻摆摆手,黑斯格就高高兴兴爬上附近一棵树,钻进阴影中消失。

  常冠还不准备睡觉,什么发现世界的奥秘是屁话,不过研究清楚盐贝的特点习姓却极为重要,从活水不断的河边换到水流静止的水池,一部分盐贝明显受到影响,变得不太活跃,如果不弄清楚原因并解决,那么这一部分盐贝很可能死亡,连带影响剩下的盐贝,让常冠的移植计划失败也是可能发生的。

  常冠很清楚盐和盐贝有多重要,为此花费一些时间很有必要。

  还记得在那个熟悉的世界,年幼时对各种生物同样好奇,蚂蚁搬家也能蹲在墙角看上老半天,上学迟到了,老师和父母急得团团乱转,直到把自己从墙角揪出来,母亲揪着耳朵拿着扫帚,父亲则气得不停抽烟,极力控制双手别打伤了调皮的崽子,年幼的自己则嗷嗷的哭...

  很奇怪的,竟然只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来到深渊世界前的记忆变得模糊虚幻,比起眼前看得到的朦胧景象,那越来越像是梦一场。

  眼下正发生的一切才是真实的,是足够影响到自己的真实。

  回忆是美好的,也是沉重的,很容易导致情绪沉郁,常冠连连深呼吸,转移注意力看看石板上歪歪扭扭的字,自己都看不下去,从那个世界带来的东西没剩下多少,能留下一些是一些,有的东西更是不敢荒废,文字承载知识,而来自先进社会的知识正是这个世界所没有的,常冠很清楚,只要自己活着,总有一天会用到它们。

  放在脑子里会逐渐忘记,记在实物上才能长久留存。常冠琢磨着,是时候寻找能记录文字的载体了。

  定下了新的目标,不断给自己找能继续走下去的路,不断给自己压力,这才是摆脱情绪影响的最好方法。

  该睡觉了,抬头看看天空,正见幽月从阴云中探出半边来,蓝得漂亮。

  之后的生活还是老样子,无非采集食物储存起来,大部分植物都结出了果实,花期正式结束,别的低矮植物果实不敢食用,主仆两个主要的食物一直是克罗克罗,把领地附近的清理干净之后向四周转移,黑斯格在河流下游发现一处不错的地方,克罗克罗扎堆,被动物祸害了不少,也值得走一趟。

  走在密林中,已经不用太紧张了,频繁的活动,大部分中小型动物都挂在了地下支架上等待取用,一些不好惹的掠食者经过附近没发现合适猎物也不会逗留,特意留下的动物都躲着主仆两个,至少它们已经承认这块领地主人的身份。

  活动的范围无形扩大了很多,不需要时时刻刻警惕,在密林中的移动速度也不慢,走到目的地,才发现这儿距离鱼人的活动区域很近,黑斯格微微有点紧张,暗暗后悔当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为了采集果实招惹鱼人划不来。

  常冠示意黑斯格别出声,在周围走动一圈,回来拍拍黑斯格的肩膀,笑道:“放心,鱼人不会轻易上岸,估计它们现在正忙着建设自己家园,附近没有活动痕迹。”

  “是啊,它们的确是在建设家园,做了很多东西,看样子是个大工程。”黑斯格顺口道,没有刻意去观察鱼人,但只要从河边路边都可以看到鱼人的动作,那的确可以算是大工程。

  常冠一愣,想起什么一般,问:“它们堵住了河道?”

  “主人怎么知道的?”

  “上游河水无缘无故上涨了一些,走,去看看。”走到河边,不用太靠近,扒开挡住视线的灌木枝叶,就可以看到原来河道分叉的地方筑起一道长长岸堤,挡住去下游的河水,鱼人们依旧忙碌着加固岸堤,下游堵住了,河水流速愈加缓慢,水面增加后,交叉口中央本来露出水面的陆地重新淹进水里。

  鱼人喜欢水,平常活动的区域和建筑都要泡在水里,为创造适宜的生活环境,堵河蓄水也就不稀奇了,那些灯草的一半根茎处于水下,长势极好,温和的光芒没有辜负灯草的名字,老是会有喜光的虫子围着飞来飞去,它们向往光明,总会距离光的中心越来越近,直到一头钻进去。

  等待它们的结局从不例外,飞进去掉出来,落在水里成为游鱼的食物,或者被鱼人收集起来丢进嘴里。

  这一幕看得常冠心动不已,自从占据水潭之后,实在是被各种吸血飞虫搞得烦不胜烦,无穷无尽的虫子根本杀不完,想尽办法只能勉强防叮咬,没办法根治难题。要是能弄到一两株灯草回去,不就找到了治理飞虫的法子。

  只是鱼人生活的地方在河中央,也不喜欢离开部落太远,不太好找机会下手。

  “堵住这里,那下游岂不是没什么水了?”黑斯格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不想无意中的一句话让常冠心头咯噔一下,赶紧沿着河边往下游走一段距离,还好,河流处于丰水期,雨即使停了,水流量没有失控的河流依旧会保持一段时间充沛水量,鱼人的目的是为了创造适合自己生活的条件,不是堵死河道,长长岸堤不可能挡死河水,水流漫过去之后继续保持以往的速度朝下游而去。

  看到这一幕,黑斯格有些遗憾,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常冠则陷入沉默,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关键,刚才黑斯格随口提的一句话似乎灵光一闪冒出什么想法,可惜没有抓住现在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