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六十六章 怪物 上

第六十六章 怪物 上

  黑斯格终于有时间偷懒了,完成一系列高强度紧张的工作,带回来的食物和各种生活必须的原材料终于把地上和地下的仓库重新堆满,另外再挤出时间帮奥加安做出了外套,主人再没有安排额外的事情。

  把外套丢给奥加安不管他穿不穿得上,先躲到树洞了打个盹再说,没什么事情比忙里偷闲打个盹更加舒适了,如果有,那一定是打盹醒来吃点零食再眯一会儿,不过那种事情还是不要奢望的好,犯错之后总要低调一段时间。

  缩在睡了多天的树洞里,黑斯格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白气从嘴里呼出久久不散,越来越冷了,自己之前这个时候在做什么?黑斯格闭着眼睛仔细想了想,寒季的草原没有任何值得期待的东西,本来就让生物们难以忍受的大风在寒季愈发凛冽,刮过皮肤迅速带走仅剩的热量使得皮肤龟裂,如果没有御寒保暖措施,很快就会渗出细密血珠,冻裂的伤口疼痛难忍,那种感觉记忆尤深。

  冷得没办法做其他事情,要么躲在臭烘烘的家里忍饥挨饿,要么藏在掉光叶子的灌木丛里盯着某个目标流口水,就这还不是最难熬的时候,等到草原上因为急剧降温植物彻底枯死实在难以下咽的时候,一批食草动物会忍耐不住悄悄离开,依旧坚持留下来的少得可怜,冷得伸不出脚的曰子里,还要搓着膀子出去转悠,如果捡到不幸冻死的猎物,那能偷着乐好久。

  当时怎么就没想过自己也会变成冻得硬邦邦的尸体?没想过会撞见厉害掠食者来把自己当做食物吃掉?

  想着想着,黑斯格下意识摸了摸身上衣衫,主人亲手用厚树皮做的,尽管主人一边说以后再不动手缝补,一边还是做了两套袋子似的衣衫备着。在冷的时候有足够保暖的衣物穿,该是多大的幸福?

  但主人似乎还有些不满足,这种原始的东西朝身上一套,活像木墩子,是他的原话。听得出嫌弃的意味。

  黑斯格其实一直不太喜欢重复枯燥的生活,主人很喜欢种东西养东西,什么奇怪的爱好,小恶魔就应该挥舞着手臂朝猎物冲过去,拼命战斗,赢了获得食物,输了失去生命,那是自由,是小恶魔存在的意义。

  不过,好像现在的生活也不错,吃得好,不挨冻,是自己如何努力捕猎都做不到的舒适生活。

  何况可以偷懒打盹。每顿吃得饱饱的,浑身没有受伤的地方,工作累是累些,却稳定安宁。

  黑斯格曾经满以为自己会非常满意现在的安定生活,也的确有过一段时间觉得很满意,但很快就发觉平淡生活的枯燥,是足够让他迅速产生厌烦的枯燥。

  就像煮肉的汤里只有少少的肉,连盐都不放,寡淡无味。

  似乎已经习惯了几十个寒季的缺吃少穿的生活才让他回味无穷,毕竟,那是自由,是属于黑斯格的自由。

  黑斯格不擅长思考,想事情多了容易走神,闭着眼睛,睡意悄悄来袭,做了个梦,仿佛回到了以前,在草原上肆意行走,弯腰就能捡起吃不完的食物,不用受主人的限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圆萝生命力极强,比生长在水潭边的水生植物顽强得多,多数植物落叶枯黄进入休眠期的时候,圆萝也落了叶子,却又很快生长出新叶来,它甚至比克罗克罗还要顽强,浇水之后,一夜时间里,尖长尖长的叶伸展开来,好像不受温度降低的影响,保持着半米多的植株高度。

  对此奥加安做出了解释,圆萝是可以在寒季里生长的,速度慢了很多,除非彻底暴露在寒风下,不然是不会休眠的,也是这些不起眼的植物,往往会在温度回升的第一时间占据速度优势。

  常冠大喜,他怕的是没有食物来源,圆萝还能生长,是大大的好事,至于苦味和毒素,在他看来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有吃的总比饿肚子强,正要喊来黑斯格问问小恶魔吃多少圆萝才会出现中毒症状,中毒之后有什么反应,结果到处找都没找到他,奥加安指指树洞给出了提醒,常冠明白了,咬着牙爬上去,揪着哎哎直叫的黑斯格丢下地面。

  “耳朵要掉了。”黑斯格捂着耳朵嚷嚷。

  “揪掉才好,我这个主人都在忙,你敢偷懒。”常冠也跳下地面。

  “我太累了,所以休息一下。”黑斯格小声争辩一句,又马上说:“刚刚做了一个梦。”

  常冠一愣,不耐烦道:“你是给我惩罚你的理由吗?偷懒睡着了做梦还敢说出来。”

  “不是的。”黑斯格慌忙摇手,“之前没有做过梦,从来都没有过...”

  “那才怪了,我天天晚上做梦,就你事多。”常冠没好气的抬脚要踹,黑斯格已经飞快溜到一边,对于常冠的一些习惯动作算是清楚了,只要抬脚,不躲快些,屁股上保证会多一个大脚印子。

  “把你知道圆萝的一些特点都说说。”常冠从奥加安手里接过一株还带泥巴的圆萝,大有黑斯格答不上来,就要他吃下去做实验的意思。

  还别说,奥加安照看菜园很有些自己的经验,黑斯格浇水除草整理田地更多是在完成任务,能糊弄过去就不想多费力气,改掉一些毛病没有经常偷懒是一回事却没有把事情放在心上,奥加安明显更加清楚可以食用植物的重要姓,水生植物枯死了没办法干预,这圆萝是真的不错,移植过来之后很快适应了环境。

  奥加安之前不知道,后来发现在树冠层笼罩下的地面也生长有许多圆萝,那些没有任何外力保护的圆萝在野生状态下长势不比草原上的差。而草原上和树冠层下生长的圆萝享受的待遇是一样的,胃口最好的食素动物都懒得多看一眼,宁愿多踩一脚也不肯吃一口。

  从草原换到自己家里来,这种短距离的移植对圆萝来说基本不会造成影响。

  专门从草原上带回来,常冠表现出足够的重视,奥加安自然不会因为这种植物的野蛮和强势忽略它们,菜园里的植物相继枯萎之后,就把更多心思花费在照顾圆萝上,在一些土地肥沃的地段播下种子,已经定植的圆萝就不动了,定时定量的给它们浇水,以前经常挨踩还能顽强生存,现在有水有肥没有竞争对手,圆萝长势比一般野草还要可观。

  手里的一株,是当初播下的种子,恰好在一处空地中央,享受了一两次幽月月光的照顾,现在已经有儿臂粗细巴掌长短,没有刻意记录准确时间,但奥加安记得好像是十多天之前种下去的。

  哪怕有幽月月光的催化作用加上奥加安勤快浇水施肥,一株植物播种只要十几天就成熟是什么概念?

  急速生长导致第一批种下的种子只要发芽的都已经开始结出地下块茎。可能因为地段区别,还有种子存活率的问题,奥加安有意成排成列种植的圆萝稀稀落落的分布在领地里,有的长得快有的慢一步,但已经可以采集。常冠就有把它们全采集储存起来的意思,按他的想法,肯定是抓紧时间收获一批食材,空出位置再种一批,不然等到温度进一步降低,就算有幽月能促进生长速度,圆萝也难以继续保持急速生长。

  千万不要小看寒冷的力量。

  但奥加安有不同的见解,他在卡里卡部落就开始接触圆萝,部落有过种植圆萝的历史,却没有长久种植这种生存能力极强的植物。深究原因,无外乎几点,圆萝尽管有较为明显的优势,也有难以忽视的缺陷。首先,圆萝结种子,但好像种子发芽率不高,哪怕是小心翼翼种下去也有小半种子不会发芽,它的有效繁衍方式是把地下块茎挖出来,截断子根或者把大个块茎一分为二或一分为三再种植;无法密集种植,圆萝太霸道,种得太密会导致相互争抢养分,强的植株压制弱的植株,直至弱小的一方彻底失去竞争能力,就算不枯萎死亡,也长不出能够食用的块茎。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圆萝的食用问题,低温也能不落叶持续生长,却不太适合储存,倒不是说放不住,而是本来就有苦味,放得久了脱去水分,那苦味更加浓烈,根本不是改变烹饪方法能解决的,苦得根本没法吃。再一个,卡里卡部落一直没找到解决圆萝毒素和苦味的办法,只把圆萝当做应急食物,消耗很少,都不需要刻意种植,想吃的话,碎石谷里可能不多,外面的草原能轻松找到,也就没有了种植的必要。

  常冠之所以兴冲冲地种植的圆萝,还是想自己尝试能不能解决人马们没解决的难题,脑子里装着许多人马们想不到的方法,总要试过才知道成不成,他有信心能把圆萝变成能吃的食物。不过他选择采纳奥加安的建议,没必要急着把圆萝收集上来,在研究出驱除毒素和苦味的办法之前,再多圆萝也是负担。

  黑斯格苦着脸,飞速思索自己脑袋里的记忆,站在一旁看戏的奥加安却皱起眉头,偏头聆听着什么,拿着不离手的投枪转身离开,他一向自觉,把巡逻守卫领地的事情当做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正是父亲教导自己的那样,只有安全的领地才是一切的根本,听到什么异动,都会过去看看。

  黑斯格到底没能答上常冠的问题,他又没有观察过圆萝,对圆萝的印象还停留在最浅显的阶段,知道的还没有奥加安的多。常冠马上把圆萝丢了过去,明说要是不吃下去就有新的惩罚,黑斯格苦着脸,一口一口勉强吃掉了圆萝,苦得直翻白眼,很清楚这是自己偷懒睡觉的后果,主人才不会放过任何过错,有奖励就有惩罚,分得很清楚。

  咔的一声脆响,很清晰地从奥加安离开的方向传过来,常冠心头一跳,喊了一声奥加安,没听到回应,马上转身冲向黑暗。

  他站着不动的时候只是不起眼的小恶魔,弱不禁风,肤色跟黑暗环境几近融为一体,看不清轮廓,这一动,双腿爆发出来的力道让他的身影化作模糊影子,就算同等实力的黑暗视觉也难以准确捕捉他的移动轨迹,隐隐有了脊刺兽冲刺预备扑击猎物的气势,矫健而迅猛。

  黑斯格一愣,赶紧把嘴里的东西吐掉才跟着常冠的身影朝声响来源点冲去。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