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六十八章 怪物 下

第六十八章 怪物 下

  面对打不赢的对手应该怎么办?如果能跑,当然首选逃跑,深渊里的黑暗世界可不是逞能的地方,自己几斤几两能解决什么程度的麻烦要心里有数,常冠深知谨慎才是有效保身之道,本身实力摆在那里,还没到膨胀的时候。他就算想凭自己本事解决了怪物,也会清醒权衡得失。这怪物的确不好惹,移动速度不慢,力气大,好在防御方面是弱项,但它有未动用的未知能力,倒不是说有两个帮手还拿它没办法,奥加安已经转头回去拿投枪,只要他来了,常冠跟黑斯格上前缠住吸引怪物注意力,不是没有一击毙命的机会。

  但这样做风险已经超过了能够承受的范围,在怪物意识到生命受到直接威胁时肯定会动用未知能力反击,根本没办法预防那种紧急时刻的突发事件,就算最终消灭怪物解除危机,谁受伤都不是常冠乐意看到的。

  那么,面对打不赢的对手能怎么办?常冠不知道别的生物会怎么应对,但他首先就想到引虎驱狼,正好他知道一种很厉害的生物。发觉不能利索解决怪物时,常冠就给黑斯格传递了信息,两个家伙默契配合把怪物引离经常活动的领地核心区域,防着它胡乱破坏辛苦建造的设施,朝大头蚁的土堆移动。

  大头蚁的土堆,没了蚁菇点缀,看起来只能说是一个光秃秃的凸起,没有植物才知道底下的泥土是多么难看,要不是红黑的大头蚁爬来爬去,路过旁边都想不到这里是某种可怕虫子的老窝,本来忙碌的大头蚁现在都受到了惊扰,有钻进地下的,也有挥舞大颚频频点动脑袋的,地面的震动正快速接近,不用看到什么,大头蚁们已经感觉到侵略者进入了自家领地。

  不管侵略者是什么东西,因为什么目的靠近领地,对大头蚁来说,应对方式只有一种。片刻之后,一股红色细流从土堆底下流淌出来,本能组织成队列,直奔声源。

  常冠-精-神高度集中,他可以转身跑远,相信正挥舞前肢的怪物不会死追不放,但他不能一走了之,必须要游走在危险边缘,形成一种随时可能被怪物追上又不会真的中招的地步,这样怪物才会锲而不舍的追着不放,再时不时的回头逮住机会给它一下,这种时候分神简直是找死。

  怪物的巨大前肢呼啸而来,古怪似手掌的结构也决定了古怪的攻击方式,它每每挥舞前肢,挥打的力道极其沉重,根本想象不出一个底盘低的生物是怎么使用出强劲爆发力的,碗口粗的树木往往扛不住它一击,有更粗的树木倒是没有轻易断裂,但怪物的手掌看似无意的一抓,木屑纷飞能抓下一大把木质组织,这破坏力根本不比异化的手爪弱多少。

  怪物显然饿急了,合拢抓在掌心的东西全都没能逃过悲惨下场,捏碎之后顺手塞嘴里嚼得涎液四溢,这要是中招还得了?常冠跟黑斯格只要进入它的攻击范围就提着小心,尤其注意躲避前肢,躲不开的攻击朝边缘闪躲,拼着胸膛被重击,倒飞出去也要避免被抓住的命运。

  好在主仆两个有默契基础,轮流牵扯时近时退,一方陷入险境另一个可以救急,逐渐离开自家领地,也就可以放开手脚,常冠魔之力更加雄厚,黑斯格的战斗经验更加丰富,各有所长。黑斯格战斗风格偏向猥琐,很喜欢偷袭。偷袭好啊,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疲我打,游击战术捞一把就走,常冠见他发挥得不错,几次都能安然逃脱还能屡屡在怪物身上留下伤痕,就有意无意给他创造机会,让他尽情发挥。

  但主仆两个造成的伤害都不致命,随着时间推移,怪物虽然已经离开自己家正式进入大头蚁领地,有成果,但体力和魔之力也消耗了不少。怪物一直没有被逼到绝境,还没有使用过未知能力,打了半天双方都没有真正用出全力。常冠始终防着怪物突然动用能力,未知才让他顾忌,并不准备冲动冒险,不过好像怪物连连受伤有点愤怒,比刚开始要暴躁,它的体力很充沛,像推土机似的一路破坏,能折断的树木一棵没留,暴躁时竟然还可以提升少许速度。

  这让保持某种进攻节奏的主仆有点难以招架。

  再走不多远,隐隐听到密集沙沙声响,常冠心头剧跳,已经踏足大头蚁领地,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很清楚虫子们的移动速度,估算着时间,招呼黑斯格一声,不需要回头就知道蚁群近了,脚尖一点拔高身形攀住一侧大树树干,站稳了才低头,正看到一道黑红色小蛇似的不断变换形状的东西蜿蜒自脚下。

  大头蚁们是来找侵略者麻烦的,但它们又闻到了常冠的气味,这还得了,要说在大头蚁不太清晰的记忆里,谁是可恶的头号敌人,那肯定是常冠了,别说它们,就连常冠自己都记不清楚抓走了多少大头蚁。祸祸了它们长达几百天,看样子可能还会继续祸祸很长时间,可谓深仇大恨。以至于初步集结有了基础数量的蚁群在树根下停顿,对搞出巨大动静的怪物都视而不见,锁定常冠的气味。黑红细流循着树干蜿蜒而上。

  常冠蹲在树枝上看得清清楚楚,顿时大为气结,这都什么时候了,光记着报仇,我还少给你们吃的吗?一群没良心的狗东西,哪个才是有致命威胁的大敌都搞不清楚,完全不是那回事嘛。

  无奈只能朝更高地方移动一段距离,他倒不是没有应对办法,只要蚁群靠近,能从树冠层转移到另一颗大树,蚁群再想追上来只能从另一颗树干爬上,根本无法准确锁定常冠的位置,用爬树这种老套招数对付蚁群百试不爽。结果漏了怪物,它也飞快冲到树干下,看到常冠竟然昏头自寻死路爬上了树,马上伸出一双手掌样前肢抱住树干,它的力气很大,就算不能直接折断大树,拍击摇晃树干也能让常冠站不稳,只要小小的失误,掉下地不是不可能。

  黑斯格顿时大急,想要趁机靠近偷袭一下狠的,只要得手,怪物受创自然会暂时转移注意力,不想没来得及出手,反而引起后续赶来的蚁群注意,他也没少跟着自家主子祸祸大头蚁,估计在这些虫子记忆里,常冠是头号宿敌,他就得排第二,执意靠近很可能引动蚁群分出一部分数量来找他麻烦,他倒不是太怕招惹虫子,领着蚁群跑远有样学样上树就能轻松摆脱追击,但这样就不能在附近随时跟主人配合,发生什么意外都无法及时补救。

  所以他只能放弃偷袭的想法,悄悄朝后退开几步,喊道:“虫子和怪物都在树下,小心!”

  蚁群组成的黑红细流顺着树干爬了上去。

  没有真正吃过亏怎么也想不到大头蚁是多么可怕的存在,急着报仇的怪物没把黑红细流当一回事,一把抓去就捏死好几只,顺手丢进嘴里嚼糖豆似的嘎巴嘎巴响。

  朋友的朋友可能是朋友,敌人的敌人也可能还是敌人。大头蚁对任何非同类生物都抱着最大的敌意,它们没有先攻击怪物,完全是有常冠吸引仇恨,不代表就能容忍侵犯领地的家伙,尤其是己方竟然损失成员,它们马上就调整方向把矛头指向怪物,顺着握住树干的前肢爬上怪物的身躯。

  常冠看到怪物已经惹上了麻烦,轻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暂时是安全了,只要不好惹的双方狗咬狗一嘴毛,他才好看戏观察后续发展,如果有机会,当然不介意捡捡便宜。

  怪物吃掉几只大头蚁,大概是没想到这种主动冲过来找事的虫子味道还不错,正要再抓几只尝尝,却发现凶恶的大头蚁已经挥舞着大颚顺着前肢爬上身来,飞快散开各自低头死死咬住可以下嘴的地方,点缀在深色中的点点红色亢奋不已,把剧烈的痛苦施加在怪物身上。

  多么强大的力量和攻击武器,面对爬到身上咬肉的小东西也是无力的,怪物第一时间放弃了攻击常冠的想法,原地挣扎嘶吼,可以自由活动的节肢关节给了它反击的条件,每每从身上抓起依旧挥舞大颚的大头蚁,都会直接丢进嘴巴里,绵密的咀嚼吞咽声之后,主动进攻的大头蚁损失极大。

  把爬到身上的的大头蚁清扫一部分下去,怪物想当然的以为解决了麻烦,却不知道这才是麻烦的开始,大头蚁霸占领地,凭借的从来不是部分成员的凶狠,一往无前的拼命气势是它们的共同特点,杀死一部分大头蚁只会让后来的大头蚁爆发出更疯狂的攻势,前赴后继,加上怪物没有对付这类小个头虫子的经验一直停留在原地,给了大头蚁锁定位置的时间,源源不断的红流从黑暗中涌过来。

  企图把怪物淹没在原地。

  常冠很清楚大头蚁的杀伤力,松一口气,给黑斯格打了个手势,换到临近的大树下到地面,等来了拿着投枪的奥加安,快速交谈几句确定接下来的大致应对方法,再度一起悄悄围上怪物,现在不用急着出手,先看看蚁群和怪物双方谁能占得优势,再见机出手。

  能够用大头蚁消耗怪物的力量是常冠最想看到的结果,如果只是蚁群就能把怪物逼至死地,那正好可以看看怪物到底有什么样的未知力量,就算因此没有从怪物身上捞到什么实际好处,解决了大麻烦还增长见识也不算亏本。

  不过,黑斯格刚才匆忙提到一句这种归类于‘源兽’的怪物因为拥有未知力量,所以有很大几率产生源核。至于源核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黑斯格还没来得及交代清楚,他只说那东西很珍贵很重要,能弄到手一定不能错过。

  所以常冠调整了策略,不能让找上门的怪物走脱,招惹了蚁群,可能无法从怪物身上收获食物,但在怪物体内的源核想尽办法也要弄到手。

  现在就谈分好处的事情有点早了,因为怪物好像很难屈服的样子,它还有充足的力气折腾,距离大头蚁的大本营有点远,后续跟来的蚁群需要时间累计数量,但前面已经爬上怪物身躯的虫子们则大多坚持不到后续伙伴的到来,它们很凶,但有时候,凶不代表杀伤力。

  “不太争气啊,好好的机会都抓不住,黑斯格,奥加安,做好出手的准备。”常冠还想再观望一段时间,结果发现怪物竟然隐隐有摆脱蚁群纠缠的趋势,它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害,但想必已经清楚了这些黑红-色-虫子的厉害,一边拼命挣扎一边朝远处逃跑,如果没有外力介入,蚁群接连损失大量成员,短时间里根本留不住它。

  常冠根本不能坐视怪物逃走,他等不下,只能提前主动出手,帮着蚁群把怪物留下,敢于侵犯他的领地伤害他的伙伴,就要下狠手下重手。

  怪物稍微占着上风,它属于耐力较足的类型,尤其是连续吞吃了大头蚁多少缓解了它的饥饿,一边受伤也一边恢复力气,不出意外地话,它能以付出轻伤的代价走掉顺便吃饱肚子,但是看到三个看戏的可恶家伙又再度围拢上来,跃跃欲试想要偷袭,它不免暴躁起来,再厉害也招架不住车轮战。

  坐以待毙从来不是野兽们的选择,它们不管有没有能够思考权衡得失的智慧,都懂得主动才能抓住生机,不用常冠领着两个帮手靠近,它就主动冲了过来,朝距离最近的黑斯格冲去。

  黑斯格并不慌,相比奥加安,他亲眼看见的亲身经历的要多得多,他不是个合格的家庭成员,野惯了坏毛病改不掉,但他绝对是个合格的战士,就算独自面对怪物也不会方寸大乱,一见怪物选择自己冲过来,黑斯格首先就想迎上去战斗,他很清楚怪物面向他,奥加安和主人就处于怪物的身后,就算闭着眼睛乱捅一气也可以造成有效杀伤,只不过这跟他猥琐的画风不太搭,他不想光明正大的硬捍怪物,吃亏不讨好的事情从来不做。

  所以,观察环境之后,果断带着怪物朝大头蚁土堆跑。只不过这一次他失算了,只跑了几步,似被什么惊了一跳,飞快攀住就近的大树三两下爬上去,不肯下来。

  “那种虫子来了!”他大呼。

  早前常冠就知道大头蚁群里至少还有另外两个阶级,除了长有强劲大颚的常见虫子,还有一种带着紫色的虫子,它们数量少些,地位也比苦力似的黑红色虫子要高,它们没有标志姓的大颚,倒是有发达的触须,会吐出烟丝似的气体,攻击方式奇特。

  但凡这种地位较高的虫子出现,往往预示着蚁群正大规模出动,任何处于它们攻击范围之内的生物,都将遭受无差别攻击。黑斯格曾经跟着自家主子远远看到蚁群出现过类似一次情况,那一次小小的虫子们硬是耗死了一只尖牙。

  别以为才弄死一只尖牙,不值得少见多怪提一嘴,但仔细想想,尖牙已经重达几十千克,单个体重是小小虫子的很多倍,蚁群能凭着数量堆死一只尖牙,也就能凭数量堆死更大的动物,除非有绝对的无可抹平的压倒优势,不然在蚁群的海量轰炸之下迟早被淹没。

  黑斯格选择首先示警,站在高处,分明看到数量恐怖的蚁群正浩荡而来,他又喜又急,大头蚁倾巢而出是好事,但也是坏事,只要拖住怪物,不怕它不死,但要是没控制好,主仆三个也会跟着遭殃。

  好在常冠听懂了黑斯格要传达什么意思,示意奥加安先后退,他的体型大不够灵活,反正投枪是投掷武器,无需太靠近照样能发挥作用,在稍远处掠阵就成。

  然后他迅速靠近怪物,全力催动魔之力,整个手掌在一瞬间变作狰狞的爪,狠狠招呼在怪物的一条节肢腿的关节上,看似锋利且坚硬的节肢腿咔的一声直接折断,到面前为止,常冠都没遇到过能抗住异化手掌一抓的生物组织,怪物就算厉害,也没道理能例外。

  得手之后,立即后撤,怪物已经嘶叫着转过头来预备报复。

  但它似乎忘记了刚才还纠缠不清的蚁群,水流似的黑红蚁群已然在一旁集结成片,它们只有形成一定群体数量才有足够杀伤力,之前匆忙出手没占到便宜,现在却不好说了。

  怪物只顾着追击常冠,却不防一脚踏进蚁群中央,就像踩碎了一洼平静的积水。

  波纹荡漾,黑红蚁群一瞬间就活了起来,仿佛变成了有生命的整体,轻轻地,柔柔地,不可阻挡的包裹向怪物着地的腿脚......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