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七十六章 遵守规矩

第七十六章 遵守规矩

  “领主主人,您已经有非常长时间没有巡视领地了,又到了寒季,属于您的城再次充满了未知的因素,那些来自黑暗丛林里的肮脏家伙占据了城镇的角落,他们...”床边的坦措尔齐站得笔直,他是领主身边很多年的副手,清楚领主的脾气和习惯,在外是领主绝对心腹,风光无限。

  但在领主面前,他只是个奴仆,尽职尽责的奴仆。

  一句话没有说完,坐在石质大床上的盖洛费丹挥挥空出来的手,不耐烦打断:“不用管他们,每次寒季都会来,只是些躲在角落的爬虫,他们还不能让忙碌的领主烦恼。”

  “可是...”

  “好了,没看到我正忙着吗?”盖洛费丹站起身,是用空出来的手抓起一旁大桌上的肥腻肉块,自己吃一口,糊了满嘴油,把肉往旁边一递,身边恨不得趴在领主身上的魅魔轻笑着小小咬了一口,她其实眼馋得很,在领主身边才有吃不完的肉享受,故意忸怩忍住不肯再吃一口,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做出诱惑模样,盖洛费丹看得心热,哈哈笑着用糊了油渍的大手环住魅魔的腰肢,作势要亲。

  魅魔并不躲避,只是有意无意的看了看站在一旁充当电灯泡的坦措尔齐,盖洛费丹兴致来了,自然不希望还有家伙站着不走碍事,把魅魔推到床上,转过身来,用双牛眼瞪着跟了自己好多年的奴仆,沉声道:“如果他们敢闹事,那就杀掉,我的城不需要废物和爬虫,你可以用我的名义把他们都赶出去。”

  “去吧,这种小事不要来找我了,如果有什么恶魔捣乱,我会出手的。”

  盖洛费丹说完,懒得再搭理坦措尔齐,转身去看蜷缩在床上的魅魔时,哈哈大笑几声便朝床上一倒。

  坦措尔齐沉默着点了点头,即使自家主子已经和魅魔滚做一团,他依旧恭敬的弯了弯腰,悄悄离开。

  等到离开石屋门口,他才轻轻叹一口气,作为领主的副手、管家和奴仆,坦措尔齐自认做到了自己能够做的事情,自从主人上任,整天只做几件事:和擅长魅惑的魅魔厮混;睡觉吃肉;找城里固定的目标索要好处;喜欢亲手杀死犯事的恶魔,

  至于处理城镇琐事基本是他来做。

  不过这个城依旧叫盖洛费丹城,只要盖洛费丹还坐在那代表权力的至高王座上,拥有稳定的高等恶魔实力,那么就没有其他恶魔敢动摇他的统治地位。

  只是,看着本来可以经营起来的城原地踏步甚至退步,坦措尔齐止不住的失望,在他的想象中,这座城不该是这样的。

  “丹怒拂!”他喊了一声,马上从石屋阴影中跑出一个健硕恶魔,山一样垒砌的肌肉充满了爆炸力,头顶三根弯曲的角下是一双通红的眼睛,手里拿着比身高还长不少的矛枪,大踏步走来,身上的厚重厚甲叮当作响,站在坦措尔齐面前的时候,已经低下了头,收敛满身杀气低声道:“我在,听从您的吩咐。”

  这是一个似乎有部分上古强大血脉的战魔,比普通战魔多出两根角,就意味着他的实力比普通恶魔至少强两个档次,是难得的优质打手。

  坦措尔齐嗯了一声,转头看看四周,尤其是看了看守卫在石屋和黑塔附近的守卫,沉声道:“守卫人手不变,召集剩下的战士过来。”

  丹怒拂微微有些兴奋,他不是第一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了,重重一顿首匆匆离开。

  很快,一小队武装了防具武器的恶魔从各处汇聚到坦措尔齐面前,不多不少,刚好十个。能随时调动充作流动战斗力的只有这么多了,倒不是没有愿意追随领主的恶魔,毕竟那代表了可以吃饱肚子,但领主好像没有招揽太多守卫的打算,其中的原因,其实也简单,盖洛费丹养不起那么多张嘴。

  “恶魔卫队,出发!”坦措尔齐挥挥手,带着人手直扑建筑区。

  今天的盖洛费丹城注定不会平静。

  城中固定的居民每天有属于自己的事情,他们付出代价在这里定居,自然也享受到了领主的庇护,尽管领主的一些禁令对任何恶魔都有效,但他们是受到保护的一类,而另外的恶魔,除了一些特殊的,其他都可以归为流浪乞丐,是意外因素也是祸乱根源,既然领主下令把这些人驱逐,那肯定就是全部驱逐出去。

  恶魔从来不会用语言劝告,他们解决问题处理麻烦的方法一向是武力,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却是最简单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就和以往做过的那样,有装备优势的恶魔卫队犁田似的穿街过巷,鸡-飞-狗-跳-中,不少蹲在墙角缩在角落里的恶魔哀嚎着跑出盖洛费丹城。

  恶魔卫队是领主直接管理的战斗力量,他们的任务是维护治安,不是制造混乱。坦措尔齐盯着的时候,驱赶流浪乞丐就是驱赶,不会随意下死手,耍赖不肯走被丢出来的恶魔在泥地里打个滚又鼻青脸肿站了起来,他们不敢叫骂,畏畏缩缩地在城外徘徊。

  被丢出来的恶魔不会走,现在离开温暖的聚集地太冒险,任何恶魔都知道,一到夜里,温度直降,哪怕幽月升起,也不会有任何舒适的感觉,独自在密林里行动,寒冷和正急于觅食的掠食者都是致命危险,一夜都挺不过去的。

  好在,他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了,有应对经验,掩耳盗铃似的分别藏在城外黑暗里,恶魔卫队只走一趟,只当没看见伸长脖子观望的乞丐们,等他们离开,驱而不散的流浪乞丐们又会悄悄回到原先蹲守的地方。

  各占各地儿,默契得像是严格演练过一样。

  同样的游戏已经进行了不止一次。

  他们可以不认识领主盖洛费丹,却一定认识丹怒拂带头的恶魔卫队,只要看到恶魔卫队迈着沉重步伐过来,那些被归类到乞丐行列的恶魔仿佛变成渐退的海水自行朝外移动,之所以嚎两嗓子大概是跑慢了,屁股挨了几脚。

  至于那些胆大膨胀敢于反抗的恶魔,不管什么种类,逃不了被金属武器穿过胸膛的命运。

  在盖洛费丹城,死了别想安宁,他的身躯会被利用起来,把最后一点价值压榨个干净。

  领主直系力量恶魔卫队不会动手做那些不好看的事情,但他们好像也没有明令禁止不许这么做,把尸体往角落里一丢,不用等下次再来巡视清场,角落里的尸体当天就会消失无踪。

  一些恶魔极为乐意帮着把尸体处理掉。就连恶魔灵魂都有利用价值,住在河边卜屋的班起卡很乐意用一张品质不错的毛皮换取各种血统的恶魔灵魂。

  盖洛费丹城是好地方,前提是遵守规矩,尤其是遵守领主定下的规矩。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