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七十七章 源核里灵魂

第七十七章 源核里灵魂

  规矩本无所谓好坏,只看使用它的存在是否懂得用它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但无可否认,规矩的确好用,确定了哪些不可以做,哪些必须要做,比之武力粗暴解决问题,它总结问题的因素,因之定下可以和不可以,不让同一个问题重复出现。

  沉迷享受的盖洛费丹都知道其中道理,常冠自然更加清楚,只有有规矩才有秩序,吃饭的嘴巴多了,各种麻烦就来了。

  从盖洛费丹城回到家,整天整天烧柴变成黑炭头的黑斯格一见主子就大倒苦水,能刷存在感的机会从不放过。

  灰头摇头摆尾在脚下打转,一有机会就想爬到腿上来,常冠放下随手拿的东西,它咳咳个不停。常冠生怕它是生病了,抱着它走到枯树下,正看到奥加安拿着两柄投枪发呆。

  “投枪又折断了,也许我应该换更加坚韧的枪杆材料。”奥加安不无丧气地解释了一句。

  说起来,奥加安的确算是难得的劳动力,他固然胃口大吃得多,但他不懒,吃掉的食物变成了力气全用在了劳动上,高频率巡视领地护卫安全从不用催促,之前给菜园除草浇水,现在砍柴供应窑的消耗。他吃的大概比黑斯格多一倍,付出的劳动力比黑斯格起码多两倍,不废话连篇,还踏实舍得出力气。

  这不,常冠吩咐要保证有足够木材烧砖烧陶,他就成天祸害领地里树木。没有趁手的工具,用投枪把较细的树木锯一个口子,一脚踏断,再慢慢截成几段,等稍微脱去水分了才搬到窑边,方便取用。

  投枪是捕猎工具,手工磨制的枪刃刺穿能力足够,切割能力不足,用来砍树,可想而知多么费力。领地里生长的小一些的树木用两把投枪硬生生砍光,再对付碗口粗甚至合抱粗的大树,奥加安只有投枪在手,真拿大树没办法了。没有控制好力道,撇断枪杆不稀奇,弄不好还会把枪刃磕个口子。

  原矿石磨制的枪刃磨损了根本无法修复,他心疼。

  常冠不知道的是,他回家之前,奥加安算着时间,悄悄的一脚一根自己把新换的投枪枪杆踩断。这倒不是使坏,奥加安实在,怎么也不会像黑斯格一样把坏水用在不该用的地方。

  主子不是糊涂蛋,能侥幸糊弄过去一次,下一次没有把握继续糊弄,甚至奥加安认为,有可能首次都会被识破。最好的办法是,踏踏实实的,把小心思收起来,自然而然能得到好感和认可。多简单的道理,黑斯格却要连吃几次亏才能明白。

  他这么做也是没办法,正因为要维持实在勤劳的人设,他不能话多,尤其是才开始建立牢固信任关系的当头上,学黑斯格抱怨没有好处。但他又的确需要工作,时刻体现自己的价值,要想砍树快,至少要有趁手工具。

  只好自导自演一出戏。

  不然...常冠肯定还看不到他的难处,没办法啊,说出口效果不好的事情,只有真的亲眼看到才有奇效。

  果然有奇效,奥加安得到了安慰,常冠承诺解决难题,并把一旁喋喋不休的黑斯格训了一顿。

  奥加安一阵暗爽,重新装了新枪杆,拿上学会没几天的吹箭,巡逻领地去了。

  至于怎么解决工具的问题,那就不是奥加安的事情了,他只管完成交代给他的事情。

  “主人,你只看到奥加安的辛苦,我也很辛苦好不好,那都是劳动成果。”黑斯格指着窑边一小堆砖块,看起来都是合格的成品,但常冠却笑不出来,走过去绕着周围找了两圈,纳闷问道:“堆在空地上的木柴呢?”

  “烧光啦!”黑斯格理直气壮。

  “两座山似的干柴,烧光了?”常冠明显感觉得到自己的眼角正一跳一跳的,那两座堆成山的木柴,是未来计划几十天的用量,几天就烧个干净......

  黑斯格张了张嘴,是想为自己找点理由的,在他看来,两堆随时能重新堆起来的木柴换一堆砖块,很划算嘛,只不过观察自家主子脸色不大好看,他明智闭上嘴巴,悻悻道:“窑里已经没木柴烧了,那我去给奥加安帮把手?”

  “快滚。”

  黑斯格唉了一声,非常配合地滚了。

  怀里的灰头又咳咳了起来,常冠顺着它的脖子摸索一圈,在喉咙位置摸到明显的柔软凸起,小家伙呼呼的出了几口气。

  “又乱吃东西了吧。”常冠敲着它的脑门,帮它捋顺气息,没多会儿,憋得难受的灰头重重的咳出一小团东西。

  是一团粗纤维,像是老树根上啃下来的东西。

  看来它实在没什么东西吃了,转头啃起了树根。

  常冠有点心疼,把灰头轻轻搂在怀里,任由挣扎后耗费大量体力的小家伙能安稳睡一觉。

  再没有刻意计算时间,尤其是出门长距离跋涉很容易失去把控时间的能力,寒季未临,密林有什么变化一眼能看得到,寒季的力量开始影响任何生物时,剧烈的变化之后反倒无法用外界的事物参照时间了,密林里的任意地方都落满了枯叶,萧索沉寂,光秃秃的树木和地面上几天之前的动物活动痕迹。

  看不到曾经支撑一切发展的生机。

  才是充满未知危险的时候,饿急眼的掠食者正在土地上一寸寸搜索着食物,时刻喷吐烟气的陶窑基本上和黑夜里的明灯效果差不多,比其他地方更容易引起掠食者的好奇。

  近段时间,领地护卫工作必须要做好,奥加安独自巡逻是不够的,他本身不以战斗力见长,也不可能兼顾到偌大的面积,常冠想着,必须要更加重视安全防卫,等过了这段意外风险大的时间,更冷的时候,也就安全了。

  除此之外,常冠还有不少事情做,把带回来的铁矿拿进窑里,只要有优良的容器,常冠盘算着可以直接熔铁去掉杂质,在铁匠的手里,这些步骤要繁琐得多,一些工具必不可少,但是在常冠手里就简单多了,火焰抗姓带来的高温忍耐能徒手抓着炭火把玩,那么就能尝试熔炼铁矿。

  其他矿石研磨成粉,火山泥加水混合,不出意料的,火山泥更加具有粘姓,常冠有过半把握用混合黏土烧出定型的东西。

  手里的事情没有忙活完,灰头醒了。

  它看起来很有-精-神,在怀里钻来钻去,是它表达亲热的方式,当然,更多的是,想找点东西吃。常冠穿习惯了有口袋的外套,口袋里习惯放有丰富味道的零食,所以,在他身上除了能找到黑灰和汗臭,往往还有酥脆的烤大头蚁和烘干的克罗克罗豆子。

  灰头跟在身边的时间最长,常冠吃得习惯的东西,它都吃得下,完全不会嫌弃食物。

  “看来是没事了。”常冠呵呵笑着抚摸了灰头的脊背,小家伙很是舒服的眯着眼睛,还不肯安静下来,吱吱叫了一声,钻进一侧口袋,果然是有东西的,叼住就要一口吞掉。

  “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吃的。”常冠发现得及时,不等灰头把东西吃下去,硬是从它嘴巴里把东西抢了回来,放在手心里一看,想起是那怪物的源核,当时放在口袋里就没拿出来,要不是灰头发现估计还要在口袋里装一段时间。

  这蕴含控制土元素力量的源核价值暂时不明,外形倒是很奇特,更加像是工艺品,而不是一件天然形成的物品,上次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对于这种看似作用强大,实则伴随相应风险的消耗品,常冠能谨慎自然是谨慎。

  现在再次拿在手里,不知道怎么的,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结晶似的源核里流淌的雾气样的东西好像更加活跃。

  灰头表现出对源核的极大兴趣,围着打转,一副很想接触源核的模样。

  常冠把源核抓在手里伸到它面前,它就吸溜了口水想要吃掉源核,也就在这时,源核发生了一些变化,本来应该是死物的源核微微放出-浅-黄-光晕,常冠松了松手指,一缕淡淡的烟雾从源核中飘出来。

  它是活的,能自主行动,在半空微微停顿显现出能分辨大体轮廓的形状,圆盘状的身躯,分布在两侧的节肢腿...和像极了手掌的一双前肢,郝然是那怪物的缩小版。

  灰头吱的尖叫一声,光速躲到常冠背后,这还不够,一双小短腿飞快扒拉地面,挖出能够藏身的地洞,躲进去用枯叶盖住洞口,看样子轻易不肯出来了。

  常冠很想笑,胆小也不是没有好处,见势不好第一个跑,总能抓住最大的生存机会。

  不过看到还有自主行动能力的怪物,常冠笑不出来,这一幕多少有些熟悉,当初杀死纠缠死神就见过,躯体死亡,灵魂出现,暂时还没搞懂为什么有的生物有灵魂,有的生物死亡则没有丝毫超自然变化。

  “没有死的话,我并不介意再弄死你一次。”常冠深吸几口气,淡淡地道,他没指望怪物灵魂能听懂话语,慢慢合拢正异化的手掌。

  然后飘在半空的灵魂挣扎嘶叫起来,一点点的朝异化的手掌靠近,它在抵抗某种未知的无形力量,并不想靠近已经变成锋利手爪的手掌。常冠默默观察着,确定灵魂好像真没有什么威胁,心中一动,停止魔之力的运转,手掌恢复原样,被无形力量束缚牵扯的灵魂顿时松了一口气,完全没有生时威风赫赫的气势,看也不看常冠一眼,径直飘向更高的地方,融进黑暗,彻底不见。

  源核重新恢复平静,比起之前,它失去了某种核心支撑力量,彻底成了用来容纳能量的容器。

  现在,似乎可以更加放心的使用源核了,但常冠还不准备贸然给灰头吃,对于源核,再慎重一些也不是错。再说,灰头仅仅是贪嘴,能不能消化源核的力量都是一回事,他不希望出现意外。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