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七十九章 土高炉

第七十九章 土高炉

  准备工作完成之后,陶坯在火焰中等待重生,常冠从火山上带回来的东西没有辜负期待,火山灰这东西相当不错,富铁还耐火耐高温,好像还能做成火山灰水泥,自然证明了作为原材料是多么优质。

  理论上来说,烧制陶器一点问题没有。

  几天时间,常冠守在窑边,也变成了跟黑斯格一般无二的黑炭头,算是在肤色上和黑斯格站在同一层次。一份付出一份收获,六天之后,馒头窑冷却,开窑,常冠终于得到了完好的两个大瓮和三个小罐,吸取了教训,陶器都做得很厚实,形状不够好看不要紧,关键在于有了成品。

  其他的陶器没有经受住火焰考验,却也比之前烧制的东西强得多,好几个陶器没能成成品,也只是裂成了两瓣,看样子再进一步能成功。

  “看看,这就是我要的东西。”常冠终于能够解答黑斯格的疑问了,这家伙一向只看重眼前既得利益,尤其是建窑烧陶忙碌十几天一无所获的时候,多少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不满。不证明一下自己心里不舒服。

  黑斯格有一样不错的本事——脸皮厚实。从来没见他会不好意思,看到成品陶器时便两眼发光,东西摆在了眼前,哪里还不知道主人的用意,他一边抱起一个极为中意的广口大瓮,一边从嘴里涌出大量赞美之词。

  尽管来来回回那么几句在嘴边打转,但架不住他一脸认真虔诚,诚心诚意的简单马屁肯定比花里胡哨的敷衍更加能表达崇拜。常冠本来绷着脸,到底没忍住翘了翘嘴角,也不知道是成功烧制出陶器高兴,还是享受马屁高兴。

  “主人,请原谅之前黑斯格的无知,哦,这可真是神奇,从来不知道还能这样使用看似无用的泥土。我再去做一批陶坯,保证也能烧出几个能用的陶器出来。”黑斯格抱起大瓮没打算放下,兴冲冲的就要走。

  不怪他下手快。就在前两天,吃饭的碗被他一口咬成几瓣,用得久了,水潭掠食者的甲壳经受不住水煮火烤开裂是必然的事情,没用过碗的时候用手抓着吃东西没觉着哪里不好,但常冠一段时间的武力教育之后,一些天天重复提醒的问题已经更正,他早已习惯用碗盛装食物,用筷子...好吧,筷子没用习惯,他用勺子和叉子的时候多些。

  吃饭吃菜甚至喝汤已经成了进食不可少的一部分,习惯了端碗吃饭,叫他重新变回以前的样子,用手抓着滚烫食物直接往嘴巴里塞,那肯定难以适应。养成习惯不容易,破坏习惯也不容易。

  黑斯格一瞧总共也只出来五个能用的成品,主人拿一个,奥加安拿一个,灰头搞不好都要分一个,再要一个或者两个充当烹饪器具,最终落到自己手里只怕有个小罐子都不错了,不抢先下手不成啊。

  “把东西放下,急什么,少得了你的一份?”常冠哼了一声。说实话,享受吹捧的感觉相当不错,谁不乐意听好听的?尤其是经验和知识的绝对优势,能够在黑斯格这儿找到足足的成就感,“才出窑的陶要放一段时间,里面装上清水,看有没有裂纹,去掉烟火气,是你的跑不了,先把东西放下。”

  黑斯格很配合的放下大瓮,不用常冠吩咐,主动提来了清水,每个完好的陶器都倒上一半容量,先仔细查看有没有明显渗水裂纹,然后把东西搬到一边放好,常冠不清楚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有没有达到使用标准,放在安全的地方不许摔也不许碰,要等着看结果。

  既然已经有了成品陶器,没道理停下,跟黑斯格一起赶制出一批砖坯,想着继续烧一窑砖出来,在他出门的时候,黑斯格烧制了不少砖块,他自己观察琢磨,似乎烧制合格砖的几率连续提升,丢弃的次品一次比一次少。家里需要用砖块的地方不多,有剩余的砖块都一块一块码放在空地上,看起来已经有了不少,常冠专门估算了一下数量,之前累计余下还差一点,多烧一炉砖应该差不多了,凑齐原材料就能自制土灶。

  老早就意识到金属工具的重要姓,迄今为止,家里能用的工具还停留在原始阶段,石质的,木质的,骨质的甚至还时不时的空手上阵,挖掘工具差点无所谓,手撕木材也无所谓,但常冠真不准备一直都靠两手空空完成大部分工作,必要的工具一样不能少,还必须要是优质的金属材质。

  所以,在火山上发现有铁矿石,他带了一些回来。

  融铁的温度是有要求的,不是要温度多么高,而是要稳定在某个值范围内,窑烧陶足够了,却不能融铁矿石。

  需要的是一个专门用此作用的,有稳定隔温作用的炉灶。

  有明确顺畅线条的砖块是做灶的优选材料,一样挖出一米多的地基,整个灶有一小半埋在地下,用规整的砖砌墙,稀泥糊缝,砌得高高的,里层外层涂上几层隔温,露出地面的除了上半截炉腹,大部分是圆筒状的炉身,在炉底内部还有一个炉缸用来接铁水...这就是土高炉了。

  土法炼钢说起来其实不难,只是熔出来的东西品质难以控制,尤其是非专业人员做出来的东西往往达不到现代工业应用要求,成了所谓的‘土钢土铁’,但这种问题在常冠手里完全不是问题,他只要把铁矿进一步加工,得到的东西就是宝贝,看看恶魔们的文化发展水准,不成块的土钢土铁相信都有市场价值,用来交易不成问题。

  为此不惜用了一大块毛皮做了两个鼓风的简易器具,土高炉需要鼓风才能保证温度稳定。

  另外,还需要围着土高炉搭建一个方便上下的平台,利于运输向炉内倾倒原料。

  至于放在炉底内部的炉缸...是从河边辛苦搬回来的一大块天然石加工而成。

  这要感谢魔之力,硬生生用异化的手爪把一块形似冬瓜的天然石掏空做成了耐高温容器。

  有充足的燃料,木炭和早已准备就绪的煤球煤饼。有铁矿石,火山上带回来的,此前四处行走随手捡回来的。有辅助原料,峭壁下扣扣挖挖弄来的石灰石。

  材料齐了。

  既然已经准备好,土炉子风干之后烧起火来,驱除水汽,然后把一应材料从炉顶装入高炉,常冠跟黑斯格分别鼓风。

  过程没什么好说的,首次试验,常冠完全是抱着积攒经验的想法动手,这跟烧陶烧砖有本质区别,陶坯砖坯烧坏了就是烧坏了,只能报废丢弃,铁矿石则不怕,温度没到,它还是块石头,温度到了,融了流进炉缸里跑不掉。

  时间也不用那么长,一炉火的事,烧完就熄火。

  冷却之后,把炉缸拖出来,再把融结成块的炉渣撬开,得到的就是富含杂质和气泡的金属块了。

  是一块形状不规则,滚烫奇丑的东西。是生铁、钢和海绵铁的混合物,原材料用得少,出来的东西也就不多,大概只有拳头大小,可能进一步加工之后还会缩水,但对常冠来说,已经是现阶段能制造出来的最好材料。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