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八十九章 好听就是好头

第八十九章 好听就是好头

  老卡图拿起水壶狠灌几口,才走到卡鲁身边,看看对方正反复检查的东西,笑道:“坦措尔齐,您尽管放心,开刃的手艺还是我教给那家伙的,他的一些毛病在我这儿没有,比如这剥皮圆刃,我可以打包票的说,除非那家伙过来专门请教我,不然他做出来的东西总没有我的好。”

  老卡图的语气很自豪,在属于他的领域里,自己自然是理所应当的第一,何况这盖洛费丹城一共只有一个竞争对手,对方几斤几两完全心里有数,他很有信心。

  坦措尔齐点点头,放下手里的圆刃,把旁边桌子上的大包裹朝老卡图推了推,“要不要看看东西?”那包裹是一张角裹毛皮,柔韧藤蔓捆扎,尽管包得很严实,里面的血腥味和腥燥味道却掩盖不住,隐隐可见血迹从缝隙中滴落,里面是些什么东西也就很明显了。

  老卡图摆摆手,“不用不用,还信不过您吗?下次再有事情派个人来就行了,何必亲自跑一趟,听说领主主持的打斗正热闹,也知道您是忙的,就不留您了。”

  “你这老家伙,是要赶我走了吗?”坦措尔齐根本没有起身的打算,饶有兴趣的看看常冠留下的包裹,忽然问道:“为什么那小恶魔交换的东西那么少,里面是铁块和肉干吧。”

  老卡图一时无言,他还真没法解释同样是交易,为什么收常冠的东西就少那么多,就算加上上一次留下的肉干等东西,和坦措尔齐给出的价码也不是一个数量级。本来嘛,交易这种事情你情我愿,但正好被坦措尔齐看到,就说不清楚了,往小了说,这只是双方谈好的交易,买卖双方没有意见谁也管不着,往大了说,老卡图的信誉就要在坦措尔齐面前破产。

  老卡图一向把公平价码当做生意之道,就算坦措尔齐来了,也没有人情价的说法,和普通恶魔一样对待,结果就被有权有势的一方正好撞见他收了低价。

  “这个...他的东西不一样。”老卡图沉默之后才给出回答。

  “哦?”坦措尔齐抬了抬眼睛,“拿给我看看。”

  老卡图有些犹豫,心底暗暗不安,给了卡鲁一个眼神,小子蹬蹬蹬地跑过去把包裹捧给坦措尔齐。

  包裹里做工还不错,同样是兽皮,细心用针线料理得规矩顺眼,里面的东西实在没什么出奇的,一些不成形状的铁块和一些肉干,里面还有个小袋子,打开之后装的是一小捧盐。

  坦措尔齐对盐没有兴趣,拿起一小块肉干,还没看出哪里不一样,一股很是奇特的气味钻进鼻子,坦措尔齐眯起眼睛,把肉干放到鼻下仔细辨别了气味,才确定这不是熟悉的腥臭味道,一点都不臭,相反还香,那气味初时闻觉得有些奇怪,但只要多闻几口就会带来逾越心情,产生尝尝的冲动。

  坦措尔齐惊讶发现他此前竟然从没见过这种处理肉干的方法,普通的兽肉似乎因此变成了少有的美味。

  这个不知吃过多少兽肉的恶魔发现自己嘴巴里竟然出现了不少口水。

  下意识的咽下一口唾沫,他把肉干丢进嘴里,一时间,奇特的气味裹着刺辣地味道在嘴巴扩散,辣和咸相互作用发挥了强大威力,只要咀嚼肉干,总有更加丰富的味道挤压出来,给予品尝肉干的舌头充分刺激,直到随着吞咽动作滚进肚皮,残留的回味还在嘴巴里打转。

  坦措尔齐有些遗憾的砸吧了嘴巴,一块肉转眼就咽下去还没怎么尝到味道。不由得怀疑自己之前是怎么吃下那些低劣品质肉块的,只有品尝这一块肉干才能算是享受,不是单纯的为了填饱肚子。

  也只有真正吃过,坦措尔齐才知道,原来简简单单的肉干也可以是难忘的美味。

  再看包裹里的东西,以一种认真的态度审视,马上发现了其中秘密,这些肉干一般大小,切成整齐的块状,看着舒服不说,肉质紧密,完全不是集市里那些恶魔的劣质货物,这制作肉干的部位应该是猎物身上比较好的位置,肉干正好一口吃的,平淡中正是那种舒服自然,感叹美味的同时不得不赞叹一声用心细致。

  “老卡图,你运气不错。”坦措尔齐说着,又把手伸向包裹,很不客气的抓走大半肉干,起身笑道:“下次那个小恶魔再来,你可以告诉他,坦措尔齐想和他谈谈,随时可以去石屋找我。”

  “走了。”他很自然的把肉干用一块干净毛皮包着,收进怀里,挥挥手踱着步子从门口离开。

  “一大半肉干都被他抢走了。”卡鲁瞪着就剩下少许肉干的包裹,满脸愤恨,对着大门嘟嚷一句:“强盗、窃...”

  老卡图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把后面的声音堵在了嘴巴里,低声说:“闭上你的嘴巴,小心被他听到,就拿走些肉干不算什么,你要是多嘴惹来麻烦才是大事。”

  ................

  “哦...”一阵怪异的嘘声此起彼伏,站在周围的恶魔们纷纷瞪大眼睛,视线情不自禁的跟着那半空斜斜飞起的身影移动,最终砸断一株大树滑落在地,喷出好几口鲜血,不再动弹。

  “看来毫无意外的,丹怒拂又一次战胜了对手,多可惜啊,再多五个呼吸,他就能获得资格,可惜他失败了。那么...”盖洛费丹的声音充满了动力,传遍周围恶魔们的耳朵,“今天还有一次机会,谁来??”

  看戏的恶魔们大多早看出来这次机会不是多简单的事情,有胆子有实力的早上去过了,只可惜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谁例外,那站在场地中央,雄壮似山的身影正用自己的实力证明恶魔卫队队长之名没有虚假,剩下的恶魔,要么还在犹豫,要么已经放弃,只想看个热闹。

  丹怒拂呼吸粗重,一边活动了手臂,一边用通红视线扫过四周,恰好和他对视的恶魔们无不低下脑袋,避开那绝不友好的目光。

  “他至少有进阶恶魔的实力,或许距离高等恶魔也只差一步了。”黑斯格伸长脖子,有些兴奋的打量了丹怒拂,他抱着看热闹看稀奇的心态,全无压力,就算丹怒拂发现异常视线寻觅过来,看到只是一个小恶魔也不会生出什么兴趣来。

  站在黑斯格身边的常冠没有那么多好奇心,早知道丹怒拂在小城里是什么样的存在,刚才那飞出去的恶魔实力不错,却还不是一个力量级。

  还有一次机会,难得的机会,打算尝试的恶魔忍耐不住了,短暂沉默之后,拥挤的身影中跳起一个轻盈身影,还在半空唰的一声展开背后漆黑翅膀,狠狠振动几下,直扑丹怒拂而去。

  “哦,来了个不懂规矩的家伙,既然都主动冲上去了,那战斗就开始吧,只要在丹怒拂手下坚持五十个呼吸或者直接打败丹怒拂,那么就将获得进入黑塔的资格。”盖洛费丹坐在不远处一棵大树上,很是悠闲的进行着自己的主持工作,但看他的样子,漫不经心似乎不怎么在乎战况,看到那冲出来的恶魔只是个有着部分翼魔血统的独眼魔,就更加懒散了。

  盖洛费丹说话的时间里,鼓动翅膀的独眼魔已然冲至丹怒拂身后,有飞行优势,不管是爆发速度还是攻击角度都更加多变,丹怒拂尽管有了防备,却根本来不及转身,独眼魔伸出手臂迅速突进,一沾即走,等到丹怒拂转身的时候,他已经在丹怒拂背上留下几道伤痕,怪笑着飞远。

  “嘎嘎,这一次的资格是我的!”他怪笑着,扇动有力翅膀在半空盘旋,寻找下一次进攻的机会。

  丹怒拂活动了肩膀,没有浪费时间检查伤口,他很清楚对方只是试探的进攻,自己的身躯够强壮,抓痒似的攻击可以流血,却无法造成威胁,缓慢转身,一双颜色愈加深沉的双眼牢牢锁定在对方身上,他有的是蛮力,却双手空空,有了强壮身躯和霸道力量,自然就不可能兼备速度和飞行能力,用眼神是无法打败敌人的,只能沉闷道:“你没有守规矩,下来,我们打一场。”

  “哈哈,能飞是我的本事,什么叫不守规矩?”独眼魔大笑,忽高忽低在空中盘旋,依仗自己灵活优势制造机会,一旦侵入丹怒拂视线死角马上加速,一双尖爪森然的手臂不比刀刃逊-色-,丹怒拂身上穿着的厚甲还不能照顾到所有地方,只要被独眼魔袭击一下,就会出现一道狰狞伤口,有的地方深可见骨,稍微活动,血液横溢而出。

  “还以为你能多厉害,不是很威风吗?来啊,看你能不能碰到我。”独眼魔大占上风,确定丹怒拂完全没有远程攻击手段,肆意盘旋,好几次被险些抓住机会,也只要突然加速就能脱险,事后还能寻找机会反击。

  “很卑鄙啊,但是好像领主也没说不能在战斗中飞行,丹怒拂空有力量,打不到那独眼魔也是徒劳。”观战的恶魔们低声交谈,看着场中的丹怒拂怒吼连连,偶尔暴起加速也没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反倒是独眼魔多次侥幸躲开攻击后渐渐熟悉丹怒拂的战斗风格,专门针对他的一些弱点。

  和以往大相径庭的战斗场面让恶魔们并不觉得过瘾,他们希望看到的是激烈战斗,而不是游斗拖延时间,无关公平与否,仅仅是不好看,等到低声的交谈变成窃窃私语再蔓延开来,终于有一个恶魔大声喊道:“懦弱的独眼魔,收起你的翅膀,下来和丹怒拂战斗!”

  “是的,胜利者要有强大的实力,我们只承认正面取胜的一方!”

  “就是个胆小鬼。”

  等到吵闹声惊动盖洛费丹时,丹怒拂已然伤痕累累,沉重的喘息透着愤怒和疲惫,相信这种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战斗已经让他体会够了憋屈的情绪,观众们的热烈反响让独眼魔惊疑不定,放缓了进攻节奏,却还是没有落地的打算,居高临下盯着丹怒拂。

  丹怒拂也站在地上静静地注视着独眼魔。

  “看来必要的规矩还要有的,独眼魔,你应该收起翅膀,不然我可不承认这场不公平的战斗。”盖洛费丹懒散的声音响起,让正戒备着丹怒拂的独眼魔露出愤怒和惊讶的神情,他很清楚自己实力是什么水准,除了会飞行,跟丹怒拂差得太远,当即尖叫道:“不可能!这就是我的实力,什么公平不公平,难道和丹怒拂拼力量就是公平吗?”

  “哦?”盖洛费丹的语气始终平淡,但他却缓缓坐直身躯,正滞留在半空中的独眼魔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狠狠重击,毫无预兆的大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那一瞬间,好像高空的风更加狂暴了,呼啸着卷动阴云,隐隐在盖洛费丹的身后涌动。

  “你在质疑我吗?”那夹杂着隐隐怒气的声音这才传进独眼魔的耳朵。

  “英明神武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领主,我...我没有!”挣扎着站起来的独眼魔以难以置信的速度送上马屁,慢慢朝后退去,他根本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全然没了刚才嚣张姿态。

  “那你应该遵守我制定的规矩,懂?”盖洛费丹享受了马屁,神情多少放松了一些。

  “尊敬的领主,或许我可以换个条件。”丹怒拂站在原地看着独眼魔重新飞到半空,转头对盖洛费丹恭敬说道:“如果独眼魔不愿意放弃飞行优势,我只要能使用武器,也一样是公平的战斗。”

  盖洛费丹看了眼半空中的独眼魔,他正大叫反对意见,却根本没有作用,重新倚靠在树干上,“你当然有资格要求公平的战斗。”

  丹怒拂点点头,把手朝旁边一伸,低喝道:“拿枪来!”

  早等在一旁的恶魔卫队抬出丹怒拂的长枪,两个块头算是壮硕的恶魔抬着东西步履蹒跚,丹怒拂却单手抓住枪杆,试着挥舞几下,再次看向独眼魔,眼神中便带着些无法掩饰的嗜血,他低声道:“现在战斗才刚刚开始。”

  独眼魔只看了一眼那粗似手臂的枪杆,心头就止不住的打颤,他既然有飞行能力,为保证自身优势更加突显,自然不会在敏捷的基础上兼备强壮身躯,根本不可能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他没试过重武器是什么滋味,也一点都不想试一次,只是现在才想着打退堂鼓不免晚了些,观战的恶魔们正怀着激动心情等待好戏登场,丹怒拂正等着报复,连领主都不会给他一点同情,只能把恐惧全部化作进攻的动力,在半空中调整好姿态,俯冲而下。

  伸出的手指锋利,居高临下而来,完美利用高空俯冲的惯姓,灵活又不失爆发力,比那些擅长高空扑袭的猛禽不差分毫。

  但地上的丹怒拂已经有了武器,不管是防卫还是进攻都有了缓和余地,见到对手再次使用老招数,擎枪直立,等到独眼魔接近进攻范围的时候才猛然出手,沉重的长枪不能让他的动作减缓,开出雪亮边刃的枪头闪电突进,直奔独眼魔胸膛。

  独眼魔怪叫一声,背后的翅膀狠狠一扑,狂风大作,硬生生在瞬息间完成停顿和变向,险险躲开丹怒拂的攻击,就像充满弹力的皮球,明明还未落地,却凭空借来一股力道,出乎意料的转了个弯,躲开丹怒拂的攻击不说,还抓住丹怒拂的破绽出现在他的身侧。

  独眼魔很清楚自己的机会来了,之前多少次重复过这个过程,丹怒拂是来不及反应的,他完全可以在丹怒拂身上留下一道伤痕再飞起离开。

  也正是这么做的,只是手臂还没伸出去,他就听到了一阵尖锐难听的啸音,那是物体在空气中高速运动才能产生的声音,独眼魔心头一跳,不敢浪费丁点时间,再次运用强有力的背部肌肉鼓动一双翅膀带起狂风,放弃了摆在眼前的机会,又一次斜斜飞起。

  呼的一声,黑影掠过,看不清是什么东西,贴着独眼魔的身躯擦过,轻微的疼痛感中,独眼魔知道自己流血了,也就这个时候,他才能回过头去,正看到丹怒拂缓缓转身,把砸进泥土里的长枪抬起来。

  不用说,刚才那黑影就是裹挟沛然巨力的长枪了,独眼魔的脸色一阵不自然,暗道侥幸,要是被丹怒拂直接命中,现在他该躺在地上了。

  只是想不明白丹怒拂怎么会这么快。

  “看呐,这才是丹怒拂的实力!”不同于独眼魔,以旁观者角度看戏的恶魔们则大感满足,纷纷感叹,因为刚才他们很清楚的看到丹怒拂是怎么做到一系列超出常理的事情,手里全金属质的沉重长枪就像根细木棍全无重量,明明全力刺出,长枪还完全挥出力道却又硬生生抽回顺势一砸,比独眼魔只慢一线而已。

  常冠眯起了眼睛,压制住心头的骇然,他当然清楚要做到丹怒拂那种地步要多么可怕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丹怒拂单凭蛮力已经是目前极致,空手的时候发挥不出实力,现在他有了趁手武器,只怕独眼魔凶多吉少。

  黑斯格就不是一个管得住嘴的,从刚才起就在小声念叨“英明神武英明神武...”现在则瞪大眼睛嗬嗬吸气,像是上岸缺氧的蠢鱼,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又快又急的低声说:“没有魔之力或者控制元素就有这么厉害,只是用的蛮力,看他好像有部分战魔的血统,为什么我只是个小恶魔,要是能有部分战魔的血统,那我不也能这么厉害,还有那长枪,竟然完全是金属做的,难道跟我们的铁锅锯子出自同一个双手,主人,我们...”

  不等黑斯格把话说完,常冠屈指敲在他脑袋上,咚的一声,黑斯格捂着脑门不说话了。

  “声音好听吗?”

  “...”黑斯格沉默一阵,“好听...”

  “好听就是好头。”常冠点头。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