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九十三章 漫长寒季

第九十三章 漫长寒季

  智慧是伟大的,也是无奈的,谁都希望可以睡在温暖庇护所里饭来张嘴,吃饱就睡,但生存压力时刻在背后催促,想要活下来过得好,必须一直保持前进,蛮力是极为简单的手段,举起刀片子掠夺就能获得肉和舒适生活条件,可总会遇到打不过的时候,那智慧便能起到扭转局面的作用。同样是为了过得更好,智慧显得更高效也更安全。

  而这个黑暗世界里,是那么落后,那么野蛮。智慧只能在某些具备实力的恶魔身上存在。

  野蛮诞生不了文明,只有智慧的土壤才能让脆弱的文明悄悄壮大。常冠很清楚知识有多重要,所以只要有时间就一点点回忆能想起的任何东西,小到文字笔画,大到关乎提升生活品质的一些手段。

  回忆,记录,修改,保存,他尽可能抓紧时间,拖得越久,他脑海里那些记忆就越模糊,很怕哪一天就忘记了,所以很着急,早就开始寻找能够记录文字的载体,试过很多次,以至于需要在地下特意留出一间隔间,里面尽是些写满文字画了图画的东西,黑斯格偶尔会过来看看,最后摸着脑袋迷迷糊糊又出去,根本无法理解主人的做法,他也不问,知道主人不会无聊到浪费时间,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成。

  只留常冠独自在黑暗孜孜不倦的忙碌,他很想在黑暗里留下点什么。

  方块的汉字即使是母语,也有三天不写手生的说法,别说恶魔语,传承记忆不是万能的,能说和会认到会写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像黑斯格,他同样得到了来自祖辈的传承记忆,是不是驳杂艰深的且不说,他当初获得记忆时,那信息量肯定非常庞大,可几十年之后,他还记得多少,传承记忆里的知识真正发挥作用的又有多少?

  他是会说恶魔语,但也就仅仅停留在会说的层次,结结巴巴,在遇到常冠之前,表达叙述的说话方式是一小段音节一小段音节的往外蹦。

  即使是印刻在记忆深处的传承记忆,也经受不住时间的消磨,关于恶魔语的使用要是没有勤加练习,迟早也会在漫长岁月里遗忘,常冠清楚什么东西才是真正重要的,他试图用自己的办法把能记住的东西用文字记载下来,方块字也好,恶魔语也好,都需要写下来。

  恶魔语相对于汉字要简单些,但也就简单一些而已,完全不同的写法和语法,会用和用好需要花费时间,常冠总觉得,既然是传承记忆,那一定有它的价值所在,以后要跟其他恶魔交流,少不了用到恶魔语的地方,是一定不能落下的。

  第三百八十三天,温度一直保持下降,在有树冠庇护的地方,依稀能看到少许动物的活动痕迹,只不过再休想顺着痕迹追踪捕猎猎物,经过层层筛选,还敢顶风出来晃荡的动物都有两把刷子,至少是不会轻易栽跟头。

  留下活动痕迹的饥肠辘辘的动物不论体型大小,怀揣着戒备和期盼在角落里寻觅,只要找到吃的东西,那肯定是毫不犹豫的吃进肚子,绿着一双眼睛幽幽的巡视周围,最后才悄悄消失在黑暗中。

  而在草原上,这儿已经彻底成了折磨之地,不见丝毫停歇势头的寒风只会躲避幽月,像是一根根细小的针,刮过毫无水分的草杆,空洞天空下有的只是绝望,除了寒风刮过带起的呜呜声仿佛鬼啸,再听不到别的声音。

  好在降温的过程极为缓慢,给了动物们适应的时间,独角兽的幼崽把一切活动时间都用来进食,坚持不住的根本没办法活到现在,跟上时间步伐的则成长了起来,尽管寒季远远没到尽头,却有了抵抗的本钱,母兽低着头,尽量用自己的身躯挡住幼崽,一边也尽量进食,它们无需担心会不会有掠食者前来袭击,能够威胁到它们的掠食者早离开了草原。

  没有坚韧的神经和莫大决心,即使有食物,先一步离开的掠食者也无福消受。

  倒是有不少小型掠食者还在活跃,不敢袭击独角兽或者角裹,一遍又一遍巡视着领地,找到不幸死亡的幼崽,它们就能延续自己的生命。

  角裹不同于独角兽,天生更加笨拙,却也强壮得多,寒季时候换上的厚毛比什么东西都暖和,幼崽只要坚持挺过初期难关,到了现在,角裹幼崽意外的幸福,跟着父母屁股后面,只吃适口美味的草料,长得膘肥体壮。

  也是它们繁殖能力低下,不然这草原上迟早有一天要被角裹们独占。

  进一步朝极端恶劣发展的自然条件也不能赶走这些一心坚守的动物,成年动物们始终坚信,它们往年能在草原上活下来,如今也一定可以,越是艰难的环境,越是安全,来自天上的天敌都无法过来觅食,只要战胜寒冷就能活命,另外再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了。

  至于幼崽,能坚持下来才有资格活下去,优胜劣汰法则残酷却也有着不可轻视的作用,能挺过寒季的幼崽,才是最强壮的,它们完全可以为种群带来无可替代的优质血脉。

  远处的火山浓烟滚滚,没有谁会记得那火山是第几次爆发了,好像这个寒季火山很活跃,漆黑烟柱贯穿天地,好似打起一把厚重的伞盖,浓重的火山灰缓慢而坚定的朝四周蔓延,高空的寒风也吹不散,倒是从另一个方面留住了温度。

  到处都冷得可以冻僵血液,岩浆肆意流淌的活火山无疑成了难得的天然温室,山腰上竟然还可以看到盛开的花朵,点缀在黑暗中,美的窒息。

  贪吃的深渊小耳兽是最无耻的小偷,自作聪明伸直滚圆的身子,艰难的抓住灌木枝丫,想去尝尝花朵里甜蜜的汁液,却不想黑暗中早等着猎人,猛的窜出来,陡然爆发的速度快得可怕,本来就盯住上钩的目标,当然不会留太多破绽,手里拿着怪异的短小武器,锋利的刃折射晃眼的红光只在黑暗里闪了闪,那以速度保命的深渊小耳兽便停住了动作,绿豆小眼里的光彩黯淡下去,它后脑出现了一条极细的线,虽然创口没有讲究手法,把一张完整的兽皮破坏了,价值大跌,却在瞬间带走了它的生命,追求致死的一击,能做到这一步,出手的家伙已经算得上是老练猎手了。

  窜出来的猎人露出喜色,另一只手一捞,食物到手,还未落地的身躯顺势朝一侧翻去,在地上打一个滚,头也不回的跑远。

  “那家伙得手了!追!”

  “他跑不掉的,快追!”黑暗中跳出两个家伙,同样手拿武器,从黑暗中突兀现身,看那早先埋伏的地方,才知道竟然也是盯着深渊小耳兽的猎手,不够管一顿饱的食物竟然有三个恶魔蹲守。眼看要错失食物,其中一个斜斜跃起,展开背后的翅膀,不远处的岩浆红光照亮了他的模样,郝然是个翼魔,翅膀狠狠一扇,已经追着目标去了。

  另一个恶魔速度不慢多少,四肢着地,风一般冲出去。

  他们这么拼命,为的也只是顶多吃上两口的食物而已。

  碎石谷里,忙乱一团,大概也只有生活在这里的人马无比讨厌火山爆发,飘飘荡荡的火山灰下雨一般从天上落下来,污染了他们的水源,在空气里留下有毒气体,不少身躯强壮的人马无缘无故倒下,有经验的老年成员有治疗的办法,不至于损失太多人口,那倒下的战士却需要时间休养,使得部落的整体实力直线下降。

  卡里卡不愧为最强的人马部落,抓住了难得的机会,整合附近两个小的部落,趁机发展壮大,占据了几个不错的资源点,为成员们食物担忧的皮赖德无暇享受属于首领的一切,带着手下踏遍附近的土地,他的确担负起了一个首领的责任,为族群的发展和食物忙碌,雄壮身躯上增添了许多伤痕。

  这个寒季,还长得很啊。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