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九十八章 冰砖屋

第九十八章 冰砖屋

  时间似乎在这黑暗世界里看不到存在痕迹,不管过去多久都看不到变化,就像每年寒季都会重复的事情,树枝上的树叶掉光总会长出来,火山喷发之后就会沉寂一段时间暗自积蓄力量等待下一次爆发,只要抬头就能看到矗立在河边的黑塔,就像盖洛费丹城里固定几个好位置有恶魔蹲守一样,小城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上一次盖洛费丹搞出来的决斗热闹了一阵子,然后就重新回到了原来的轨迹。

  恨不得挤在一起的大小屋子毫无美感,巷道里泥泞的脚印千奇百怪,偶尔有一双大脚踩上去,带着怪味的肮脏液体便从缝隙里挤出来。

  铁匠铺也是一样,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情景还在继续,叮叮当当的打铁声给压抑的黑暗带来难得的活力。

  “真高兴又看到了你。”老卡图眯起眼睛,把砧板上敲打得初步成型的胚子塞进火炉里,他没有掩饰自己的目光,看到常冠背上的包裹就笑得开心。

  铁匠铺子里现成的金属工具只有极少的几样,常冠要的东西老卡图需要现打,照例的,常冠把自己需要的东西画了出来,老卡图也知道这位客人要求很奇怪,不问拿去做什么,上一次打造了怪模怪样的铁锅,这一次又要求打造一片扁扁长长的锄刃,鉴于枯树周围地段的土质多比较疏松,土层中石块不多却有极多植物根茎,常冠只要求锄刃厚些却要有刃,呈现梯型加上供以柄穿过的孔,基本按照条锄的外形来。

  然后常冠还打算换一把菜刀,不要太大,但要厚脊宽刃,适用劈剁大块骨头。

  以前猎杀到的猎物,苦于没有趁手工具,从来是只吃肉,除开内脏什么的,剩余的大骨只能丢弃。有了菜刀,就能把骨头都利用上,可别小瞧这小小的改变,能把没利用上的关键资源剩余价值压榨干净,对生活质量的提高有积极作用,何况,大骨汤的滋味...常冠真没有办法拒绝。

  却没想到,老卡图嫌弃常冠带来的东西太少,把所有的盐都拿出来也只能交换到锄头和一把剥皮刀,在常冠的努力交涉下,他倒是答应可以赊欠一部分,却有些贪得无厌地要求下次再来交易需要拿双倍价值物品补偿,倒是没辜负商人本质。

  可别以为这是老卡图市侩计较锱铢利益,正相反,他是对常冠有了信任基础才可以赊欠,换成其他恶魔,真不一定能先拿东西后给交换物品,常冠能说什么?看老卡图的意思,他给出的高利回报条件已经是情谊价,只能答应下来。

  同时也对深渊世界里的规则有了进一步了解,从老卡图的在只言片语中得知,恶魔们对待交易的方式只会更加过分,他的做法已经算是厚道。

  老卡图一直想从常冠手里得到更多盐,这种需要-精-细加工的好东西对矮人来说不仅仅是调味品,即使常冠拿来了一包大概有个几斤的分量,也依然不够,一边沾了品尝贪念咸味一边才想起什么似的说:“差点忘记了,有件大事要告诉你,坦措尔齐要见你,这是你的机会。”知道常冠没懂意思,意味深长补上一句:“就是上次你来见到的那个恶魔,他是领主的奴仆,一直代替领主打理事务,盖洛费丹城里权力第二大的存在,他对你的肉干很好奇。”

  “当然,你需要足够小心。”老卡图拍着站在身边小子的脑袋:“希望你还可以继续跟我做生意。”

  “什么意思?我好像没跟他交易过。”常冠当然听得出老卡图语气中的感叹,听起来,这事儿就不太妙,以恶魔的处事风格,除非实力高于他们,不然被他们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常冠自己知道自家事,实力还处于底层,连一些野兽都无法战胜,小恶魔的血脉没有任何优势,需要时间成长,看看盖洛费丹城里其他小恶魔的处境就该知道,小恶魔的地位并不高,那么去见那个领主的奴仆一定会陷入被动。

  老卡图苦笑一声,“上次我们交易的时候被他看到了,肉干被他拿走了一些。”

  “不是拿,是抢。”卡鲁小声说。

  老卡图轻轻拍了他一下,“就你话多。”

  常冠心里一沉,看来那个所谓的领主奴仆还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喜欢巧取豪夺,大概也是恶魔的通病,一些人类身上可以找到的黑暗一面在深渊的黑暗世界里并不遮掩,无限放大之后,实力强大的恶魔从弱小的目标手里抢夺更好的东西几乎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如果被这个城的领主抢劫,那更是连道理都没得讲。

  在盖洛费丹城,盖洛费丹就是唯一能独断一切的存在,他说对的才是对的,不对也是对。

  常冠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好在现在对方只是有点好奇而已,还有回旋余地。故作轻松地问老卡图:“难道他是想跟我交易?”

  老卡图看了常冠一眼,“恐怕是的,但他不是我老卡图,你做好准备,别想这交易有多公平。”

  “啊,那真是遗憾,我的行程安排得很紧,和你交易之后我要马上回家。而且你看,我自己都吃的植物做成的食物,根本没有多余的肉干了,漫长的寒季正折磨着我,怎么可能有多余的食物。这次交易之后,我必须要去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获取食物,不然这一次赊欠的账务都不一定还得上。就不去找他了,如果他碰巧再来,问起你的话,麻烦老卡图你转告他,对于他的好奇我很惶恐,本身只是个小恶魔,完全是吃素活命,没有能力得到太多肉食,当然,如果哪一天我有了吃不完的食物打算交易,一定会怀着敬畏主动去找他。”

  老卡图点点头,咧开嘴笑道:“他问起的话,我会如实转告他的。”

  常冠却叹了一口气,“老卡图你可害了我,难道你想我们的交易因为意外终止吗?”

  “你当我乐意?”提起这个,老卡图也一肚子不满,忍不住抱怨一句:“要不是搬家太难,其他地方差不多一个样,我都不愿意留在这里,吃不饱就算了,还有恶魔找上门来惹麻烦,每隔一段时间上交的贡献一点都不能少...这苦曰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说起来糟心事少不了一阵唏嘘,老卡图兴致不高,告诉常冠只要等他半天时间就能做出锄刃部分,菜刀则交给卡鲁动手,能做出斧头和更小的-精-巧工具,打造一把菜刀对卡鲁来说都不是挑战,大概在明天之前能现做出来,常冠则暂时离开铁匠铺子,他还想去集市上转转,总想着要在集市上发现点什么。

  即使自己根本对深渊里的一些古怪东西没有概念,眼光差得离谱,不指望捡漏,却希望发现一些合用的材料。

  上次来的时候,集市还有几分热闹,买卖食物毛皮奴仆的生意在任何时候都有需求,只是寒季对恶魔生活的影响不可忽略,大多数恶魔都吃不饱的情况下,集市也自然而然的萧条了下去。

  常冠找到了买卖牲口的地方,这里的卫生环境更加不堪,钉在地上的木桩子污迹斑斑捆绑痕迹明显,粗糙的自制绳索还有不少挂在上面,泥泞地面坑洼难行到处可见污水,难掩刺鼻的异味,还有贩卖牲口的邋遢恶魔蹲守在这里,但他们的存货已经很少了,也只出售少数几种常见的成年的牲口。

  能够做起买卖生意并维持下来的恶魔大多有本钱,圈地竖起栅栏,需要出售的牲口则关在栅栏里,生意好的时候,这儿会有成群的恶魔来往,木桩子上都会绑着牲口,不用问他们的货物是什么,一旁的木栅栏里可以直观看到现存的牲口。

  如果想要交易,只需要上前拍拍看中的货物,蹲守的恶魔就会主动上前交涉谈价。

  常冠大致了解这些成年牲口的价值,根本不是他买得起的东西,来也只是看看。事实上,一看到常冠是个小恶魔,那些商贩都懒得上前来询问,依旧缩在角落相对暖和的地方打瞌睡。

  一路走过去,常冠发现栅栏里的牲口种类只有固定的几种,共同的特点一定是毛厚皮糙驮负能力出众,四条腿的杂食类和食草动物是比较好出手的一类,它们脾气大多更加温顺,食量大些也不用花费太多饲养本钱,只要买得起它,就养得活。

  恶魔们购买它们的作用多是负重,毕竟不是每个恶魔都有合适的能够长久生活的固定领地。恶魔大多有迁徙的习惯,从一个资源耗尽的领地换到另一个还未祸祸过的好地方,直到再次把可用资源消耗一空才会离开,每次搬家肯定不能丢弃财产,如果不想背着大包小包在密林里艰苦跋涉还分心应付各种可能的危险,购买一头能够负重的驮兽非常有必要。

  集市里出售的牲口全都经过驯养,有的大商贩名下的栅栏甚至早已经开始研究繁育驮兽幼崽,他们有自幼崽驯养至成年的驮兽出售,比野生生长的要温顺听话得多,价钱贵是贵了点,实则比自己去找地方捕捉驯养更加划算。

  比较有长远眼光的恶魔,如果有置办家财的能力,除了给自己搞一件两件不可少的装备,找魅魔解决生理需求,其次就是买一头驮兽了。这也成了区分恶魔是否实力强劲是否富有的重要标准——蹲守在街角巷道乞讨的流浪恶魔肯定是穷鬼,牵着驮兽单独进城的恶魔则有很大可能实力强大而富有。

  牲口贩卖除了天生吃素脾气温和不适合战斗的驮兽,还有天姓嗜血的野兽买卖。不过,食荤的野兽已经不能归为驮兽一类,能够收服成年野兽或者干脆好运捡到幼崽抚养长大的野兽大多是战斗单位,一般不出售,就算买卖,价格也高得离谱,不会出现在这个低端市场内。

  有趣的是,并没有看到哪个栅栏里有独角兽的存在,常冠还以为那种以速度见长的动物应该很常见才对,却没想到连一头都找不到,盖洛费丹城的市场里只能看到不多的独角兽毛皮流通,价值并不高,至于常冠真正想找的禽类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不用说,恶魔们喂养这类除了杀掉吃肉还可以的负重的兽类是有得赚的,而捕捉喂养会飞的禽类则成本和意外因素太多,没办法保证供应稳定,也就无法形成市场。

  常冠想现在找到原材料做出羽毛笔的想法落空,只能匆匆转一圈,晚上的时候随意在个角落里窝着挨过去,第二天没有耽搁时间,直接去铁匠铺子拿了菜刀和锄头,跟老卡图约定好寒季结束才会再来交易还上赊欠的账务,然后急匆匆地离开了盖洛费丹城。

  寒冷从来不仁慈,每次开始新的一天,常冠都以为今天已经够冷了,正常状态都需要时刻维持运转魔之力抵御寒冷,但每个第二天,都会刷新常冠的认知,原来最冷的不是今天,而是明天。

  从盖洛费丹城打个转,耗费了十多天天,明显感觉到温度已经降低到比较危险的程度,躲在盖洛费丹城的恶魔们没事不会离开黑塔庇护的范围,他们挨着饿,免去了风吹受冻之苦。

  常冠拿着两样东西辛苦跋涉才回到家里,出门的时候自以为穿了很多保暖衣物不会冷,回来的时候,手上脚上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冻伤。

  家里的情况似乎没有改善,奥加安筑的小屋进度越来越慢,尤其是接近盖顶时,根本不是有足够原材料供应就能快起来的。

  看来,要想在一小片平整土地上的建起一座小屋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简单,有一点建筑知识的都知道,房子的四面墙要绝对垂直,角要正线要直,单以传统的红砖来说,有二十四墙十二墙和空斗墙的说法,十二墙是隔墙,二十四墙是承重墙,空斗墙则可节约成本,减少墙身重量提升保温隔热能力。

  三种最常见的基本砌法各有优势,需因需制宜灵活选择。但基本的道理是可通的,砖缝必须要错开,对基本材料有要求。砖块都要一样大小,做出来的屋子才线条明朗方方正正的好看,也不会倒,奥加安明显是个外行,四面墙都是单墙,等他把屋子终于做到一米五以上的时候,才发现四面墙的夹角没有一个是九十度的。

  哦,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他连什么是九十度都不知道。

  基础知识的缺乏和缺少实际动手经验,导致起步阶段的少许偏差到了一定程度发展成不可忽略的失误,用木头固定只能是暂时的,就是换成常冠来做,他也是个外行,不一定比奥加安动手强到哪里去。有两米多高的小屋看起来歪歪扭扭的,除非全部推倒重头开始,不然这还没正式完工的小屋就是个危房。

  奥加安满怀希望,想着近几天能到新屋子舒舒服服睡几天,实在经受不住要重复一遍劳动过程的打击,而且时间也不够了,绝对的寒冷到夜里能冻僵鲜活的生命,奥加安晚上时不时被冻醒,实在拖不起时间重头再来一次。

  最后是常冠想出了个办法勉强补救,往墙上泼水,任由水结冰,结冰再泼水,一层层的凝结,冰比墙厚,种在墙角的圆木跟砖墙冻结在一起,看起来还不错。这不是办法的办法终于有了效果,一栋仿佛被顽皮孩子随意拿捏过的奇怪小屋出现了。

  还别说,跟几近同一种画风的砖窑放在一起,出奇的和谐顺眼。

  冰砖屋就此定型,先不说以后会不会倒,至少现在奥加安晚上是有个舒服地方睡觉了。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