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零一章 猎角裹 下

第一百零一章 猎角裹 下

  先前的战斗或多或少消耗了魔之力,尤其是投掷出投枪的那一下,效果是有了,但消耗极大,一路逃跑不可能节省力量,剩余的魔之力储备实在不多,好在快要成功了。

  常冠的目的是吸引角裹加速冲下断崖,而不是自己主动跳下去,还距离断崖有一些距离的时候就急急转了一个弯朝一侧跑去,这个弯很要命,紧紧跟在身后的角裹哪里能容忍常冠转弯的做法,几乎在常冠稍微减速的瞬间,尖锐的弯角就刺了过来,当然,角裹本身速度也不可避免的降低了一些。

  一路狂奔积累的惯姓推动着它卡车似的庞大身躯甩向外侧,重心在一瞬间失控。

  更后面的黑斯格也等来的机会,大叫一声,双手握着投枪跃起。

  黑斯格爆发的时间很及时,尖锐的枪刃笔直穿透角裹的后腰,那位置也算是弱点,连接柔软腹部的后腰没有大块骨骼和厚实肌肉组织保护,划破毛皮能伤到内脏,他的目的达到了,投枪枪刃尽数没进角裹身躯。

  健壮的野兽无法忍受突如其来的剧痛,下意识的伸长脖子摆动脑袋,本来可以刺穿常冠的尖角因此偏向一边,只是撞了常冠一下。

  常冠只觉得后背挨了一下重的,根本控制不住身子,双脚离地飞了出去,身边即是断崖,他仿佛是一块石头,径直落了下去,最后回头一眼,只看到站在角裹背上的黑斯格惊恐的瞪大眼睛,张嘴喊道:“主人...”

  眼睁睁看着主人消失在视线中,黑斯格狠狠地把手里的投枪捅了下去,角裹狂叫一声,它很想停下来,只是先前冲太快,重心失控之后根本别想在短时间里重新完全掌握,不是它想停就能停下来的。

  赋予它无穷破坏力的加速度裹挟着它坚定的不可逆转的朝断崖靠近。

  黑斯格又狠狠地把投枪抽出来,再次扎下去,满心的恐惧和说不清楚的情感正冲击着黑斯格的心灵,他很清楚,主人要是没了,自己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不止是担心自己会受到真名誓言的反噬,更是害怕失去那个总能找到各种材料制作出新工具美味食物的主人,甚至转眼就要回到以前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模式,再别想过得舒服。

  有怒火也有恐惧,黑斯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机械的用投枪把角裹的后腰扎出好几个血窟窿,直到角裹把他甩到地下,然后在长长的嘶叫中摔下断崖,再没有声息。

  黑斯格好半天才清醒过来,手里只抓着后半截枪杆,木质的枪杆在角裹的反抗中折断了,前半截扎在目标腰上一同掉下了断崖,随手丢掉手里的东西,站在原地发迷糊,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愣了半天一屁股坐在地上,终于嚎了出来:“主人...没了...我...我...该怎么办啊!!”

  嚎还不过瘾,两行眼泪流了下来,如果常冠看到的话,说不定会有点小感动,这家伙像是真的伤心,就是有点转不过弯,要是主子没了,他哪里还能没事人一样有多余力气哭一嗓子。

  “鬼叫个屁。”隐约中,好像听到了常冠的声音,很无奈也有点哭笑不得,黑斯格止住哭声惊疑不定的东张西望,小声问:“谁在说话?”

  “我趴在石壁上面,喊你几声都听不见,快下来,角裹摔死了,摔下去的动静很大,搞不好会引来掠食者,快些!”

  黑斯格用最快的速度站起身凑到断崖边上,胡乱抹掉眼泪,睁大眼睛看下去,终于看到壁虎一样趴在石壁上的主人。

  常冠很吃力的抓着石壁,周围没有别的借力点,可别想断崖上正好有一个歪脖子树,又正好接住掉下来的主角,那是电视里的桥段。亏得这边石壁有一些坡度,并非垂直,常冠完全是异化了手掌抓碎好些石块才抵消下坠力道的,下方的角裹没有丁点声息,应该是摔死了,常冠本来想快些下去,体力消耗得严重有点抓不住了,又怕黑斯格真在草原上一直磨蹭才等到现在。

  见黑斯格探出脑袋,他招了招手,慢慢地朝下爬去。

  强壮得像是卡车的大家伙从百多米高的断崖摔下来,受到的伤害自然也比小个头要多得多,常冠可以攀住石壁躲过一劫,长着六条腿的角裹却只能躺在地上,它的身下是一块块边角尖锐的坚硬石块,硬砸在上面,外面看不出伤势,却是口鼻溢血,估计肚子里头是一团糟,断了骨头内脏破裂。

  冒险是很有趣的赌博,输了什么都没有顺便搭上自己的小命,赢了得到的东西往往也比辛苦劳动要多,一头成年的角裹站在地上像是重型车辆,躺在地上,也不是主仆两个搬得动的,黑斯格围着角裹转了好几圈,只是砸吧了嘴吸着口水,他找回了自己的半截投枪,常冠扎在脊背上的投枪没能保存下来,正好被尸体压在身下,磕在石头上,打磨而成过于脆生的枪头碎成了几截,算是彻底报废了。

  “这家伙太大了,我们搬不回去。”黑斯格从兴奋中缓了过来,刚才他可是恨不得先啃几口的,看到自家主子没有太激动,他才慢慢冷静,别说把收获都拿回去,黑斯格站在旁边,整个身子还赶不上角裹一条腿粗,叫他搬条腿走都够呛。

  常冠检查了自己的状态,受了些伤,主要是被那一下撞的,勉强躲开致命的尖角却卸不掉强悍的力道,明显感觉到有的内脏受到了震动,如果是普通人的身体素质,被撞一下内脏破裂出血并不稀奇,常冠不至于那么惨,却也感觉到一阵气不顺,最少需要休息两天才能恢复,他在断崖上就已经考虑到带回食物的问题,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先简单处理了角裹身躯,把血放掉,在外面找不到容器,只能浪费了,不然带回去的话倒也是食物。

  放掉血为了保证肉的品质,熏肉或者肉干里要是有血液滞留,不仅颜色深沉口感也差了很多,在有能力做的情况下,常冠还是想尽可能的保证食物品质。

  再一个温度太冷,要是不放掉血简单处理一下,能不能把角裹整个弄回去不说,真把东西弄回家,到时候只怕要拿斧头砍。

  “你回去,叫奥加安过来帮忙,要带上菜刀和锯子,我在这里等着你,快去快回!”常冠没跟黑斯格解释什么,不然这家伙会问一大通废话。黑斯格也知道时间不等他,这时节虽然不太可能有强大掠食者出来游走,又恰好到附近来,但没有谁能打包票不会出现意外,在外面的食物还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把食物搬回家,才能放心。

  “好,我会赶快的回来,投枪给你。”黑斯格点点头,把投枪放在常冠身边,转身跑进黑暗。

  慢慢坐在一大块石头旁边,常冠露出微微痛苦的表情,偏头哇的吐出一口血,内伤还是不能憋着,吐掉就轻松多了,只要有肉吃,用魔之力恢复伤势是很快的,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才摸到死去的角裹尸体旁,划破脖子上的血管把血放进了石头缝里,想来以后这里生长的植物应该会更加茂密。

  角裹的毛皮是寒季最好的保暖材料,毛皮厚实,以雄兽的皮质量最上乘,母兽需要哺育后代,存不住脂肪,皮毛大多灰暗,只有在食物富足的时候才有顺滑的手感,不然摸着像粗纤维,但那个时候一般要么是雨后要么是寒季结束之后的好时节,毛皮已经不能保持品质,只有现在,雄角裹才有最好的皮子。

  只要利用好皮子,不止常冠和黑斯格不怕没有新衣穿,连奥加安都能换上一套新的,这实在是寒季最好的礼物。

  本来把皮子整张揭下来是最好的,可以避免浪费最大程度利用来之不易的资源,但那样就需要马上开始动手不止要清理内脏和蹄角,仔细清理残留组织,还要做几个大撑弓把毛皮撑起来,不然寒冷的空气会飞快抢走毛皮里的水分,致使毛皮面积缩水,越是厚密的毛皮,越要加紧动手,不然再好的毛皮都会变得厚薄不均品质大降。

  常冠已经处理过多张深渊小耳兽的毛皮,处理毛皮的过程很熟练,但也需要足够的时间,这就无端在外浪费了时间,增添了风险,他只想赶紧把收获带回家去,哪里还敢磨磨蹭蹭的,只能直接把肉连着皮子分成好几份,就像之前分解纠缠死神那样,只要留出一块大的,够给奥加安用的就行。

  可怜的运气终于眷顾了常冠一回,在他忙着解皮子的时候,没有不开眼的动物出现,当然,这也和地形有关,常有落石的断崖下并不是什么好地方,没有什么动物喜欢到附近来转悠,只有藤蔓长势不错,藤蔓不是好的食物来源,多数长势旺盛的叶子、藤和果实都不合适直接食用,吃素动物的来得少掠食者自然就不会来,加上头顶可能会掉石头砸脑袋,断崖下一向少见动物脚印。

  趁着角裹还有体温,把血放掉,有魔之力异化手指切割,除了脊椎和大骨没办法弄断,把一些大块的肉取了下来,至于内脏,一些不能吃的部分就地埋了,没敢像以前大手大脚的做法,心肺大肠都留了下来,制作烙饼的淀粉可以把肠子翻了搓洗,麻烦是麻烦了些,却是一盘好菜。

  忙活完之后,已经过去了好久,常冠喘了几口粗气,慢慢爬上一大块稍微大些的石头坐好,坐在高处可以远远看到任何不同寻常的动静,比藏在低处要安全得多,任何中大型野兽靠近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尝试运转了魔之力,只要还有魔之力他就有底气。动手猎杀角裹之前,他明显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一些不受控制的冲动不知不觉影响着他的行为。

  当时,他没有刻意运转魔之力,但手掌会自己变化。

  那当然是不正常的,好在之后的一系列生死间的博弈需要绝对专注,为活命,必须全力以赴,消耗了充盈的魔之力,发泄了压力,也就消弭了那种冲动。常冠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发生那种变化,无从追究原因。

  好在现在已经没事了,至于以后还会不会再次出现那种情况,也是以后需要考虑的事情。

  黑斯格的速度很快,奥加安跟着他来了,灰头也没落下,闻到血腥味从土里钻出来,绕着周围嗅来嗅去,小家伙大约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闻到浓重的味道又害怕又好奇的样子。

  带来菜刀是分离骨头的,当初跟老卡图说得很明白,做出来的菜刀够厚,很接近正方形,厚背宽脊,可以用石块圆木等重物敲打刀背帮助切割厚实部位,用来剁骨头再好不过,锯子则是伐树的,这么多东西,要做个结实些的爬犁,不好抬拖着走也行,奥加安力气大,有现成工具的话,能带走多于自身重量的食物。

  把食物分解成大块打包,砍树采集藤蔓制作爬犁,即使都饿着肚子,看到地上的收获也是干劲十足。

  奥加安没有让常冠失望,负重几乎是四条腿生物与生俱来的天赋,很是给力的在自己肩上绑了好几条粗粗的藤蔓,马背一边挎一大包,后边还拖着一大车,整理好之后,当先往家里赶,现在的时间很微妙,正是一天之后温度降低的点,夜里虽然没有寒风刮过枝头的呜呜怪声,却冷得多,想快些回去。

  常冠和黑斯格没有奥加安的力气大,但也分别用树木藤蔓编织了可以拖行的简易爬犁,拖着一座小山,这是能运送最多重量的方式,万一在回家的途中遇到危险,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开束缚,不会影响到自身状态。一头角裹一次根本带不走全部,只能把剩下的食物藏在峭壁下,匆匆掩饰了痕迹,回去之后还要再来一趟。

  往回走的路格外崎岖漫长,尤其是要过河,别看河面已经结冰,却不知道冰面有多厚,空手在河边行走都要小心,别说还拖着不少东西,不敢在地形复杂的地方走,只能绕路去上游找水面宽的石滩,藤蔓绑的爬犁做得不错,一根碗口粗的圆木分成两边垫在两侧滑行,在结冻的地面和冰面上行走得不是太吃力,重量最重的奥加安咬着牙硬是一路拖过了河。

  黑斯格分明看到年轻人马肩头被藤蔓勒出了血迹,自己做的劣质树皮衣衫一蹭就开了口子,要是搁在以前,指不定要笑话他一声不懂变通,把藤蔓分散挽到另一边肩头和腰上也可以缓一口气的,但现在他笑不出来,看了一眼身边一样闷头赶路的主人,心底莫名触动了什么,他想着,或许这种无言的付出才是黑暗世界里最宝贵的东西,奥加安也许呆板,但他连怎么偷懒都不会吗?

  之所以还在咬牙坚持,只是为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这么一想,黑斯格就抿紧了嘴,提了提同样快勒进皮肉里的藤蔓,加快脚步,悬崖下还有不少食物等着运回家,能快一点就快一点。

  在附近钻进钻出的灰头很兴奋的爬上一处树根,上面有它留下的痕迹,小家伙也有磨牙的习惯,牙齿会一直生长,不磨的话会抵开嘴唇影响进食,平常有了时间,习惯啃咬各种东西,尤其是领地附近的某些植物,啃咬树根会分泌带着微微甜味的分泌物,这处树根被咬出了不少痕迹,证明灰头没少祸害它,已经正式进入了自家领地经常活动的范围。

  “再加一把劲儿,把食物都弄回来,就吃一顿大餐。”常冠看到枯树的时候才长出一口气,到了自家领地算是暂时安稳,长期的巡视领地不是没有效果,本地的动物包括掠食者不会轻易靠近,就算把运回来的食物堆放在地面都不用担心被路过的动物叼走。

  背负着大量重物一路跋涉回来消耗的体力可想而知,从断崖下到家里的脚程有两天多,当初常冠需要走四五天是因为本身实力原因,要防着掠食者,一路走走停停浪费的时间太多,这一趟一心赶路速度要快些,中途只用了少许时间休息,用了两天多的时间赶了回来。

  匆匆把东西卸下,奥加安明明已经累得站不稳了,还催促常冠赶紧再上路,常冠却不急,来回一趟至少还需要五天时间,中间是没有什么时间休息的,又累又饿的状态不适合跋涉,说起来外面应该没有多少有威胁的大型掠食者还在活动了,但真要遇到,后悔都来不及。

  “急什么?东西放在那里跑不掉,已经过去了两天,早半天晚半天有什么区别,吃饱了去休息,现在已经快降温了,等温度回升再出发。”常冠难得大方了一回,把地下贮藏的肉干拿了出来,没时间烧火烹饪,大家分别抓了一把往嘴巴里匆匆一塞,一边嚼一边找地方休息,奥加安一副不甘心的样子,他很清楚食物有多重要,也不太理解常冠的做法,要是在卡里卡部落,首领是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松懈,只是劳累就能获得食物的好事,不知道多少人马战士做梦都争着抢着要做。

  但常冠和黑斯格都已经分别钻进了自己的住处,他继续坚持好像也没什么用处,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又多看了一眼堆放在三角形仓库边小山似的食物,晃晃悠悠进了小屋。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