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零二章 下雪

第一百零二章 下雪

  在每天固定的时间醒来早成了习惯,两个家伙都惦记着外面没拿回来的食物,不用常冠去看,在他烤肉的时候都坐在了火边,烤的是才拿回来的新鲜肉,不用多麻烦的过程,切成薄薄的手掌大一片,铺在圆溜溜鹅卵石上,河边捡回来的石头质地细腻,等火把石头烤得滚烫的时候,只撒了细盐的肉片很容易翘起了边,只要控制好火候不烤糊就是难得的美味。

  备着现成的干菜,用油滋滋的肉片卷了干菜塞进嘴里,获得的满足感能够迅速填满空荡荡的胃囊。

  再上路就准备充分得多,想着只要劳累这一次就能把食物都拿回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无需担心食物问题,一向不太热衷劳动的黑斯格也干劲十足。

  来到断崖下,又是两天多之后的事情,到了地方,没来得及松口气,老远看到掩盖着食物的石块和枯草被扒拉开来,多了很多明显的痕迹,走近一些,看到了脚印和拖拉食物后的血迹残留。

  灰头迅速地从地下钻出来,吱吱叫个不停,声音急促,它要表达的意思很明白,附近多了陌生的危险气息,在主仆几个离开的时间里,有动物来过这里,不是尖牙那样的小块头,应该是被血腥味吸引来的掠食者,黑斯格仔细查看了脚印,神情凝重:“麻烦来了,是一头游荡者。”

  奥加安迅速解开缠绕在肩头的藤蔓,抓紧只剩半截枪杆的投枪,紧张地观察四周,他的视力会受到黑暗的干扰,在环境不利的地方根本看不到太远的地方。

  常冠也上前查看了痕迹,脚印很新,极有可能是昨天留下的。

  几天前离开的时候,剩余的肉都藏在两块大石头中间,用藤蔓和枯草做了掩饰,味道是盖不住的,动物路过附近大多能闻到味道。

  但要是做惯了小偷的尖牙找过来,只能偷一点走,它搬不开大石头,而常冠看到的是石头被搬开了,里面的食物也被翻检得乱七八糟,从拖曳痕迹能看出来这不请自来的大家伙胃口很大。

  “游荡者不是会休眠的吗?怎么还会跑出来?”确定小偷是游荡者,常冠多少有点紧张,上一次跟游荡者正面遭遇的情形实在记忆深刻,那的确是难以战胜的对手,在外面遇上的话,有两个伙伴也不一定能稳赢。

  “休眠只是习惯,我就知道在草原上的游荡者有的会找地方休眠,有的则会到处跑,就算偷我们东西的家伙在休眠,也是会被吵醒的。”黑斯格很有经验的解释道,他还知道,游荡者牙口极好且非常贪心,昨天饱餐过一顿,今天就算没有饿也极有可能再来一次,在找不到食物的时节,它硬撑就能吃下超过自己胃囊容量极限的超多食物。

  正要提醒一句,一侧黑暗就响起沙沙的声音,转头看去,正好看到高高的脊背从一丛灌木后面绕出来。

  来的果然是一头游荡者,看起来有点瘦,可能是一直没怎么吃饱,在该休眠的时候醒来可不是什么好事,要是找不到食物,会消耗掉更多保命的脂肪,不过看起来这家伙很会找机会,只要多吃两顿饱的,也就补回了消耗的损失。

  意外看到主仆三个,来的游荡者着实愣了愣,估计是没想到自己才是那个偷东西的家伙,一看到有敌人就直起上身,挥舞了前肢发出威胁的吼叫,效果不太好,敌人们还是站在原地,好像在等待什么。要不是面前敌人的数量有点多,以游荡者一向的风格会主动攻击。

  奥加安首先举起了投枪,只要面前的游荡者再停顿片刻功夫,只剩半截枪杆的投枪也能刺穿它的身躯,奥加安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把握,只要重创了游荡者,大家一起出手就有机会杀死这该死的小偷。

  没想到的是,正示威的游荡者重新四肢着地,可能是发觉到三个敌人的坚定态度,迅速隐进了黑暗,还可以看到它高高拱起的脊背,奥加安却没法瞄准了,举着投枪犹豫了一下,回头看向常冠,如果常冠有意主动出手,他可以上前几步,重新锁定目标。

  黑斯格眯着眼睛小声说:“这家伙很有经验,它把偷走的一部分东西在藏在了那里,很多掠食者有藏东西的习惯,不知道它到底藏了多少。”

  常冠招呼了奥加安一声,先不要急着出手,他没有主动招惹对手的打算,一路跋涉而来主仆几个状态很差,不到万不得已,能不发生战斗就要避免,一头游荡者而已,能吃得了多少东西,真要为了并不紧张的食物跟饿急眼的游荡者正面爆发矛盾,没有谁可以保证能完好没有损伤。

  在黑暗里窸窸窣窣忙活的游荡者回答了黑斯格的疑问,它果然在黑暗里藏了东西,是一大块肥美的鲜肉,叼在嘴巴里,直起上身看一眼,发现三个敌人没有主动上前,哼哧哼哧转身钻进了黑暗,看它样子,也清楚自己的状态,对上三个敌人,吃亏的一定是自己,捞到好处跑得飞快。

  常冠静静等了片刻,确定听不到任何声响,游荡者已经走远,才招呼黑斯格和奥加安赶快收拾东西,把剩下的食物打包,既然知道还是有掠食者可能出现,肯定要抓紧时间,免得再生意外。

  “主人,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那家伙起码偷走了我们十天的口粮,还都是最好的肉。”黑斯格有些不甘心,他还以为今天少不了一场战斗的,虽然面对游荡者有点心里没底,真看到小偷大摇大摆地在眼前拿走属于自己的食物,他又不甘心。

  常冠看了黑斯格一眼,又看向一侧黑暗,那里是游荡者离开的方向,黑斯格注意到主人眼里多了些阴冷,结果主人只是平淡的说:“今天我们的任务是把食物运回去,难道你希望我们之中的谁受伤?游荡者的活动范围是固定的,只要我们还来这儿,迟早能遇上。”

  常冠从来不是大方的主儿,自己辛苦得来的劳动果实怎么能容忍小偷分享,再遇到的话,不可能放任对方轻松离开。

  剩下的食物还有不少,一头成年角裹在寒季脂肪最厚的时候,自身重量超过一吨,丢弃不能吃的部分,剩余的肉也有极多,游荡者一张嘴巴敞开肚皮让它吃能吃得下多少,所以剩余的食物还是装满了拖行的爬犁,主仆三个很费劲的拖走了东西。

  走之前,把存放的食物痕迹清理干净,即使有嗅觉灵敏的掠食者找过来,大概也只能闻闻味儿了。

  第四百五十五天,下雪,从地下钻出来睁眼看到就是一片白,一夜之间,银装素裹,常冠是没想到这黑暗世界里的雪会如此干净,白得纯净,也冷得彻骨,四百天在忙碌中过去,才把带回来的角裹肉简单处理,来不及庆祝已经是第四个百天,要忙着把新鲜肉处理出来,整天都在挥舞着菜刀切肉。

  有堆成山的食物是幸福的,但要连续几天都要埋头做着枯燥的切肉工作也够累,又要暗自庆幸一阵,幸亏换来了菜刀,不然手撕大块肉可不好玩,成年多年的角裹肉很结实也老道,听黑斯格说,这还是存了不少脂肪改变肉质的结果,要是别的时节,角裹的肉根本别想轻松咬动。

  大块的肉用烟熏了之后,成了一块块红黑红黑的事物,卖相不好,但利于保存。只要放在干净干燥的地方,有寒季的低温延长保质期,完全可以放个几百天。

  回到家之后,常冠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切肉,奥加安匆匆处理了肩头藤蔓勒出来的伤势,拿着锯子去了领地边缘伐树,不用常冠叮嘱,他也知道,领地里的环境干系到自己的安全,砍伐树木也要有个节制,但眼下又需要足够燃料,只能祸害远离庇护所的树木。黑斯格则忙着烧火烹饪各种食材,熏肉的任务交给他了,还要保证每次吃饭都能看到热气腾腾的食物。

  角裹的毛皮很好,当时没有趁新鲜把皮子剥下来,无疑给后续的工作增加了麻烦,从几乎冻成冰块的肉上面把皮取下来并不容易,好在麻烦是麻烦了些,皮子质量没有受到大的影响,剥下来的皮子一张张用弓撑撑着放在地下,不能放在外面,还有不少水分的生皮子可能会在低温下开裂,好不容易得到的原材料要是因为这些原因损失可就划不来了,必须放在保温的好地方,好生照看。

  这可是接下来一大家子的衣衫原材料。

  放在地下就不错,可以烧起火调整温度,等把肉切出来,干燥程度也差不多了,正好动手。

  整头角裹只丢弃了少部分不能吃的部分,其他的包括角裹脑袋都带了回来,那是有大用的。最先吃的不是肉,而是下水和大骨,常冠还以为黑斯格应该知道动物内脏是上好美味,像什么心肺胃大小肠只要烹饪方式得当比兽肉要好吃得多,没想到这家伙一脸迷糊,还问常冠为什么要把这不能吃的臭东西带回来,家里都没地方放。

  就是一个过不得舒服曰子的贱骨头,听听这话,才吃几顿饱的,就说食材是臭的,完全忘记自己在草原上住的狗窝是个什么情况。

  常冠对他算是失望了,不难想象,黑斯格之前得到的猎物不论大小估计都是直接把下水丢弃的,活该饿肚子。

  倒是奥加安让常冠意外了一回,他很熟练的翻检着下水,把油脂刮下来,剔除苦胆淋巴之类不能吃的部分,把心肺肝什么的挑拣出来,默默的处理好放在专门的罐子里装着,只留下大肠摆在那里,他从卡里卡学来的经验里没有处理大肠的经验,那玩意儿实在是脏,人马们一般也没办法弄干净。

  常冠知道翻肠子得自己来,虽然他也没有类似的经验,但好歹知道怎么做,之前猎杀的动物不够大,肠子丢了也就丢了,反正也少不够几口吃的,这角裹的下水足有一大盆子,大肠就像消防水带似的,浪费了实在可惜。

  翻肠子不需要多高的技术,有现成的淀粉和盐,其实也简单,难为常冠以前从来都只是帮忙吃肥肠的,现在也自己动手了,等他把肥肠搓出来切成小段,和咳咳草一起倒进锅里,放足调料,大火翻炒得香气四溢时,黑斯格和奥加安两个早捧着大碗等在了一旁,黑斯格的阿臾之词不绝于耳,不是什么高明的马屁,也听得心里头舒坦。

  大骨文火一夜熬出来的高汤正浓,菜刀的出现没有让常冠失望,把咬不动的骨头咔咔的剁开,无需特别的香料或者什么特殊烹饪技巧,维持着文火熬就行了,陶罐里倒出来的骨汤飘着厚厚一层油花。辣的爆炒肥肠,香的慢炖心头肉,白的大罐骨汤,手掌大的厚实炖肉加上粒粒开花的克罗克罗果实当主食,佐有炒出来的零嘴,哪怕是坐在盖脚脖子的雪地里,也是吃得浑身发热畅快淋漓,尤其是骨头汤,想喝多少都有,专门有一口大瓮装的是高汤,快喝完的时候黑斯格就会非常勤快的再熬上一大瓮。

  他很喜欢喝骨头汤,尤其喜欢抱着一根肉骨头啃,舔干净肉不说还要嚼碎骨头把骨髓嘬得吱吱响,吃相很难看,没有谁说他,另外两个没见好看到哪里去,一有时间就喜欢抱着跟骨头啃,吃得满嘴满手的油。

  有富足的食物,哪怕外头积雪盖脚,常冠也不急了,以黑斯格的经验,未来一段时间将是寒季最冷的时候,冰冷的世界对任何生命都一样绝情,没什么动物愿意出来晃悠,奥加安也就不用每天都抱着投枪在雪地里巡逻。

  奥加安只有一柄投枪了,格外的宝贝,那柄被角裹压碎的投枪碎片被他一一收集起来,虽然没说什么,但感觉得到他的失落,好巧不巧的,碎掉的投枪正是人马首领留给他的那一柄,纪念意义比实际意义要大得多。

  常冠看到奥加安好几次都想重新把投枪拼接起来,但原矿石打磨的枪头根本不可能修复,别说眼下没有条件,就是有粘合剂,拼接出来的东西也就只能当做装饰品,那不是用来战斗的武器。

  “很抱歉,我没办法更改结果,知道这投枪对你的意义,如果有的选择,我当然愿意把投枪保留下来,但当时的情形没有太多选择...”常冠还想解释几句,不想奥加安挥了挥手,有些沉闷地道:“我能理解,为了得到足够的食物,只是损失一把投枪不算什么,武器出现的作用就是战斗,沾染鲜血的武器在鲜血中折断正是它的宿命,我只是有点缓不过劲来,毕竟是父亲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常冠一时沉默,有些悲伤也有些失落,虽然失去父亲是一件伤心的事情,但奥加安至少还有个念想,自己却只能偶尔翻翻回忆。

  “或许可以找个折中的办法,家里还有一些矿石,就是上次从碎石谷带回来的东西,质地不是太好,不能直接磨出刃口,我打算拿去盖洛费丹城去找技术-精-湛的矮人熔炼制作成武器,如果你想的话,加上那些原矿,应该可以再打造出新的枪头出来。”常冠一直没有趁手的武器,以前的角匕已经派不上什么用场了,挂在地下土墙上很少取下来,的确是需要趁手的东西,不然对上一些危险的掠食者,真要手撕就太冒险了。

  老卡图是有技术的,常冠所知道的大部分金属工具都可以通过他的一双手重现。

  只是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奥加安用的枪头原矿是什么,常冠在这方面的知识实在匮乏,想必就算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也不可能用眼睛看看某种陌生材料就能认出品类。

  所以,那些并不能直接磨制成枪头的相对低纯度的原矿石从碎石谷拿回来放在角落没动过。

  常冠原先以为是铁矿,也曾混在铁矿里一起丢进炉子熔炼,结果铁矿融成了铁水这不知质地的矿石还是老样子,它们很坚硬,熔点高于铁,常冠没有工具拿着也是摆设,需要拿给老卡图过眼才知道能不能融掉塑型。

  “那是最好了!”奥加安高兴起来,他就是舍不得这投枪,需要投枪保证自身的战斗力,也需要一个念想,能保证父亲遗物完好当然最好,但事实已经发生,有补救的办法没道理拒绝,常冠在战斗中损坏了投枪是为了食物,他不会责怪谁,只是希望还能拿着两把投枪从容面对可能出现的危险。

  “嗯,等温度回升再说吧,放心,我说话是算数的,说做就一定会做到。”常冠把碎掉的枪头收到地下跟原矿石放在一起,然后就加紧继续一天的工作。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