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习惯的力量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习惯的力量

  解决了奥加安的问题,正好赶上首批克罗克罗果实成熟,如果想要收获最多的果实,现在就可以开始动手了。

  因为花期有先后的原因,已经成熟的果实跟未熟的果实都藏在枝叶底下,增加了采集难度,也意味着少有动物会放着花蜜花瓣不吃,要多费力气寻找挂在细枝上的果实。

  食素动物们看不上,正是常冠的机会,他可以把没被动物祸害的首批果实全收进仓库。

  首批成熟的果实不会太多,眼下还不必把所有时间都用来采集果实,有多余时间能顺便把家里未完的工作完成。

  对地下空间的布置早有安排,按照设想的那样修整土墙,挖出地基,像是做房子一样竖起四面墙,把门开在地面下,屋顶只稍微高出地面,为了保证屋顶有基本的承重能力,砍了足够粗的树木加工成檩条,但这样一来难度无形上升,空手能加工木头,但空手没办法让檩条固定在屋顶上。

  没有锤子钉子,拿着东西也只能抓脑袋。

  常冠对建筑就不算-精-通,肚子里的那些木工知识大多是皮毛,能把东西做出来,全赖任务不难,连基本工具都没有,那只能是干瞪眼。

  最后只能偷点懒,早就不奢望能住上砖瓦房,找来藤蔓固定檩条,还没有烧出合用的瓦片,就用树皮枯草盖上,或许下雨的时候屋里会漏水,那也是下雨时候的事情。想想动不动连续几天的大雨,就算屋顶不漏水,屋里其实也不能住,漏水不漏水的,真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

  偷工减料的后果可想而知,砖墙搭配树皮枯草,简直是一道风景线。屋顶表面看起来平整没有问题,实则根本不受力,手工加工的檩条倒不担心会一脚踩断,但所谓檩条其实是直接把碗口粗的树干对半切开铺在屋顶上,中间的空隙足够卡脚。

  踩穿树皮,保准一条腿都掉下去。

  叮嘱黑斯格跟奥加安不要踩屋顶,就可以宣布完工了。

  如果有钉子和刨子铁锤尺子之类的工具和设计图,常冠多花些时间能做得更好,没有外力可以依赖,其实有助于提升动手能力,很多事情真的动手做,就会发现不是自己做不来,是之前完全没想过动手,自以为自己完成不了。

  只有一双手,那就只能做到目前的水准了,也不错了。砖墙砌得很平整,地基打在地下空间土层里,超出地面的部分不多,能靠着夯实的土墙,等糊缝子的稀泥干了,再来一次火元素巨人爆炸的动静估计也不会坍塌,住上几百天不成问题。

  劳动十几天换来几百天的使用期,好像还挺有成就感?

  十几天的时间足够密林里各种植物进入结果期,一直没把采集食物的工作落下,十几天之后,家里的仓库已经有了小山似的库存。

  不用为食物发愁,总算能看到桌子上装菜的陶碗多了起来,这样的生活才叫滋润。

  把家里的工作完成,可以拿出更多时间寻觅食物,不仅仅限于克罗克罗果实,从灰猴群那里学来辨认果实的经验,观察同样出来觅食的动物的选择,还充分运用自己的眼睛,把藏在角落里的食物搜寻出来。

  被爆炸余波掀倒的大树都很粗,细些的直接断裂成渣,保存下来的树干直径少说也有碗口粗,倒在地上,几十天的时间便被腐殖层掩盖大半,它们的树根完全离开了泥土,肯定是没办法存活了。

  空出来的地方自会有其他植物占据。半掩在腐殖层里的树干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腐烂,一层薄薄的苔类布满露在外面的部分,而树干里面,真菌、寄生植物和各种大小虫子正把逐渐腐烂的树干当做新家住下,只要拿一块尖锐的石块刮开苔类,敲开暂时保持完好的外皮,会发现里面早已千疮百孔,感受到空气流通的各种虫子幼体纷纷逃离开去,找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这些虫子都是成年体早先直接下在树干里的卵孵化长成的,全靠树干里能找到的物质存活,它们长得很快,一些长到指头大小的肥胖幼虫死命的拱着身躯,还别说,在它们自己挖出来的通道里移动速度很可观,片刻的迟疑足以让它们收回暴露在外的部分身躯,可惜的是,它们大多懒得费很大力气逃跑,或者换个说法,树干里面太拥挤了,根本不可能留出多大地方随意活动,所以只需要利索的揭开它躲藏之处的木质结构,虫子白白胖胖的身躯无所遁形。

  黑斯格对这种事情早已驾轻就熟,双手齐下很快抓出了一大把,凭着经验能够分辨大多数没有成年期特征的幼虫种类,除了少部分幼虫有独特的保命手段,或分泌苦涩物质或干脆早早长出毒囊不能吃,其他的幼虫都是食物。

  它们大部分是某些甲虫的幼虫,只有在眼下的时节才大量的集中出现,运气不差,一根倒地的树干能弄到一大罐子。

  幼虫富含蛋白质,记得某知名求生专家在野外求生的时候,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这是什么什么幼虫,蛋白质含量是牛肉的多少多少倍,去掉头我们就可以吃啦。

  虫子固然不好看,它的营养价值倒不必怀疑。

  黑斯格盯着罐子里的虫子吸溜口水,他以前在草原上独自生活的时候,自己也会去寻找倒塌的半腐烂树干,缺少食物经常饿肚子的常态让他尤其惦念胖乎乎的虫子,那时候没有水清洗没有火加热,找到虫子,食用方式是直接塞进嘴里,黑斯格还记得当时幸福的感觉,难以忘怀。

  这么一想,汹涌的口水就有点控制不住,抓了一条肥壮的虫子放在眼前,可怜的小东西本来安安静静的休息,被手一捏,马上胡乱的扭动起来,长在角质头前的夹子一张一合想要咬住什么,充满活力。

  黑斯格盯着虫子看半天,犹豫着,满是嫌弃的丢回罐子,嘟囔着:“好恶心...当初我是怎么吃下去的?不能想不能想,以后再不吃生虫子。”

  养成习惯并不是难事,当黑斯格习惯了吃熟食,吃干净的食物,知道添加了各种丰富调料的熟食更加营养美味,知道把自己打理干净不仅仅看起来更加顺眼,还能少挨自家主子的拳脚,他就再难回到以前的生活状态,而这种习惯只要继续贯彻下去,慢慢的会成为他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一部分,就像每天一大早,不用常冠招呼,他就会乖乖的从暖和的床上爬起来,趁着雾气未散露水晶莹的赶早好时光,哈着白气,用又苦又扎肉的荆棘枝条在嘴巴里捅来捅去,连奥加安都不例外。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