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出了问题

第一百四十三章 出了问题

  在寒季停止生长的圆萝已经发出了茂盛的叶片,辨别地下块茎是否成熟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植株停止生长嫩叶,从中心发出一根细而直的茎秆就证明地下的块茎已经完全成熟。

  如果不管它,一个幽月夜之后,长出来的茎秆会开花,地下停止生长的块茎增加繁衍子根的数量,再有两三个幽月夜的时间,它会依次完成开花结籽植株死亡枯败的过程。

  结籽前的圆萝富水口感脆,苦是苦的事,至少独属于地下块茎的口感没变,等它结籽成熟之后,地面上的植株叶片只有咯牙的粗纤维,地下的块茎则慢慢失去富足的水分,再挖出来,连加工淀粉的基本价值都大大缩减。

  圆萝生长周期也短,结籽之后地面上的植株迅速枯萎,地下的块茎则会自然脱落。当然,没有外力干预的话,子根跟母根挤在一堆大多没有好的生长环境,优胜劣汰之后,下一轮能长成成年植株的也只有一两株。

  但如果有人为的干预,把地下的子根和母根挖出来再选位置种植下去,块茎的存活率将大大提升,加上结的种子,一个生长周期循环,一株圆萝能变成几十株。

  常冠对圆萝没什么研究,也没有那个时间细心观察圆萝的生长规律,都是奥加安总结出来的。

  在碎石谷,人马部落种植过多种可食用植物,奥加安在部落的时候,占着本身地位的便利,学到了一些知识。虽然学到的知识也不全面,但奥加安懂得了知识的重要姓。

  观察、摸索、实验、总结让他很快掌握了圆萝的习姓,黑斯格烧窑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为了完成交给他的任务才花心思一样一样的试验材料,而奥加安则不一样,他是主动总结知识,能够系统的阐述圆萝的特点及种植事项。

  同样是生长在树冠层下的圆萝,奥加安种植的和野生的已经可以看到明显区别,大大提高了产量。为了做到这一步可不简单,他消耗了大量时间和心力。

  惊讶于奥加安的耐心和得到的成果,常冠询问了他几个问题,然后以认真的态度这些经验记录在独角兽毛皮上。

  任何劳动成果都应该得到尊重,更何况这种经验实在宝贵,不应被忽视。

  奥加安很高兴自己的努力得到重视,这种感觉很奇妙,被伙伴需要,得到伙伴的肯定,让他身心愉悦。

  还记得在寒季之前,黑斯格和奥加安分别种下了好几株灯草,只能在鱼人生活地点见到的稀有植物没有让常冠和花费-精-力照顾它们的家伙失望,大多数动植物苏醒的时候,它们也奋力伸展了身躯,发出了嫩叶。

  后来及时发现这些喜水植物对生长环境有特定要求,鱼人种植它们的时候分明选的是近水或干脆泡在浅水里的位置,已经能够说明问题,分不同环境种植的灯草长势有好有坏,能直接接触水源的灯草长势大好。

  只能把灯草全移植到水边。

  然而灯草好像也没发生多少改变,是发芽了没错,但长势实在是太慢,跟密林里大部分植物一起发芽,克罗克罗果实都收集了好几袋子回来,灯草还是慢吞吞生长,好不容易等它长到鱼人种植的高度,然后就没了动静。

  灯草发芽时的兴奋现在全变成了冷水浇了一头一脸。

  常冠很看中灯草的作用,除虫的艰巨任务要着落在这几株不起眼的植物上,光长叶子没看到进一步的改变,只能干着急。

  常冠非常想学鱼人的种植技术,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灯草没有进一步变化多半缺了关键的环节,没有相关经验借鉴没有捷径可走,只能自己一点点摸索,现在是全无头绪。

  但除虫的需求正越来越强烈。

  草原上的虫子正猖狂,树冠下世界的情况自然一般无二,只要能想到的地方,绝对有虫子的存在,会飞的虫子现阶段因为有花蜜吃,每天忙得很,没有太强的攻击-欲-望,其他的虫子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没有脚的行动缓慢,喜欢静等在中意的地方守株待兔。

  脚太多的则喜欢到处跑,在腐殖层里钻进钻出,它们更加主动,一个不注意就钻进了屋里,钻进了仓库,啃咬原材料食物是小事,它们还会钻进衣服里,躲在各个窄小的缝隙里,跑到床上一起睡觉,走的时候不忘记留下痒痛的肿包以做纪念,就像写下‘到此一游’的留言一样,嚣张而放肆。

  关键是,被咬了往往还找不到罪魁祸首,翻箱倒柜的找半天一无所获,以为它走了,结果夜里又会跑来,在你熟睡的时候再度叮咬出一个肿包。

  常冠记得很清楚,以前同样也有虫子骚扰,掘开腐殖层浅土层首先找到的生物肯定是虫子,它们有个神奇的能力,总能出现在想象不到的地方。但那时候,虫子不至于这么多。

  虫子多到什么程度?奥加安一觉醒来,露在外面的皮肤就没几处是好的。肿包又痛又痒,没有药物使用,只能咬牙硬撑。头一晚咬了肿包,意味着之后的夜里就别想睡个安稳觉了。

  这还不是虫子最多的时候,等到大雨后,虫子数量还将翻几倍。

  奥加安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宿敌竟然会是小小的虫子,不得不拿出十二分的-精-神跟它们斗争到底。

  此前用过的那些防虫的办法再度用上,效果似乎也没那么好了,不是办法不好用,而是虫子实在猖獗,为了吸血,连命都可以不要,哪还会在乎原始的防护手段。

  虫子不会无缘无故增多,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出现改变,肯定是有个地方出了问题,常冠却找不到,这无疑让他很苦恼烦躁。

  第五百八十三天,树冠下的气温基本回到寒季之前的水准,夜里怎么降温也都保持在平常范围之内,看起来,寒季对环境的影响已经彻底消失。

  万物尽数复苏,一派生机。

  外出行动的时候,再也不用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自己裹成粽子,简简单单穿一件外套足以。

  温度稳定在正常范围,对植物的影响最明显,它们得以保持最快的生长速度,尽力抢占最后的空白空间。

  .即使奥加安奋力砍伐树木,站在地面也看不到灰暗天空,密密匝匝的枝叶把光线遮掩得严严实实,也算是好事,可以放心大胆的活动。

  领地里的克罗克罗采过一茬,之后果实成熟则没有规律可寻,先熟的后熟的都不多,混在一起,采集麻烦不说,扎了手还难以得到满意收获。

  这种情况,应该留给植株一些时间,等果实彻底成熟,在荆棘丛下垫一张树皮,拿棍子轻轻敲打枝叶,圆滚滚的果实就噼哩啪啦掉一地。

  之前也是脑子没转过弯,早用上这个好办法,怎么也不可能扎到手。

  领地里的克罗克罗采集过一遍,立马就要转移战场,把目光放在领地外的资源点。动作慢了,动物们可不会讲客气。

  领地外换了好几个新邻居,它们刚来那会儿少不了磕磕碰碰,谁都对现有的领地面积不满意,为了示威,也为了得到更多好处,那一段时间,各个领地边缘没少发生摩擦。

  也真有红了眼拼命的,结果是输了没有好下场,赢了也前后脚的功夫走了前者的老路。

  失去主子的领地不会空着,在最短时间里被瓜分干净。

  常冠当时是盘算着争抢领地的,他觉得完全有那个实力教新邻居晓得晓得厉害,结果硬是没发现一个好欺负的,敢独占一片独立领地的家伙怎么也不可能是弱者,都是吃肉的,除非你有了源兽那样的特殊未知的强大能力,不然实力强一些,赢也是惨胜。

  两个新邻居拼命的时候,他倒在场,那种情况当然是找个好位置看戏,盘算着坐收渔翁之利,结果...打着同样算盘的家伙并不止有常冠一个。

  最终只把自家领地扩大了一些,相比现有的面积,实在不值一提。

  那段时间很热闹,也亏得有先例摆在那里,各个领地主人撞见了,能克制就克制,谁都不想拼命取胜之后又变成食物。

  到了现在,领地范围已经基本圈定,没有什么大意外的话,这就是心照不宣的结果了。抢也抢不来更多好处,守好自己的就成了。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