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主食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主食

  由此产生的基本默契维持着和平,在自家领地就能吃饱肚子的时候,没必要出来到处晃荡。极强的领地观念并不意味着它们就会放松下来,小耳兽尖牙一类的小东西没有威胁,可以自由进出,防是防不住的,如果一片土地连一只小耳兽一只尖牙都看不到,其他能视作猎物的动物也不会靠近这里。

  但如果是被视作有威胁的掠食者闯过领地边界,双方只要撞见,领地主人必然视作是挑衅行为,少不了拼死相搏,别的事情可以忍,领地是绝对不允许侵犯的。

  本来没什么问题,但常冠想要采集克罗克罗果实,大概会有些烦恼,上一次有几处采集过克罗克罗果实的资源点现在已经被分别圈进不同掠食者的领地里,还想去老地方采集果实肯定要闯进它们的领地。

  常冠无意冒犯它们,为了一些豆子跟强大掠食者起冲突好像也没必要,只能先去采集那些没有被圈进领地的资源点。

  如果到时候收获没达到预期标准,再想办法就是了。

  密林下的土地全都是好地方,再糟糕的地段都有掠食者乐意瓜分,但有些地方注定难以分个清楚。这里的分不清楚指的不是没有掠食者乐意把该区域划作自家领地,恰恰相反,任何稍微有点眼光的掠食者只要到该区域转一圈,马上就会心动难耐,想要把大片物产丰富的区域据为己有。

  沿河一带正是这样的好地方。

  想当初,常冠推开那层挡住视线的茂密枝叶看到黑-色-带子似的河流时,那种激动的心情至今难忘,不止一次冒出想要搬到河边定居的想法。

  幸亏他没这么做,不然很快就要吃到苦头。

  到过河边的掠食者差不多都有类似的想法,各个都想占一块地方,但河岸就那么宽,注定激烈的斗争限定在狭长的范围里,想要取胜并非易事。事实上,就算暂时赢了,也只能享受一段时间的土地所有权。

  赢了也根本别想松一口气——必须先应付各种找上门来的挑战者,余下的时间才能觅食休息。

  那群已经绝迹的红眼睛们实力并不弱,个体实力兴许不强,但懂得合作利用团结的力量,使得它们战斗力几何倍数上涨,完全有资格争一争沿河的领地,结果它们只是在附近徘徊而已。这就能看出问题所在了。

  那时候常冠如果贸然搬家,就算好运眷顾真到了河边定居,只怕他都坚持不到遇到黑斯格的那一天。

  争得太厉害,吃过亏之后,掠食者们大概也晓得把大家都眼红的好地方据为己有不现实,所以干脆就不争,任由各种动物自由喝水,谁想来狩猎都可以。

  这倒意外的让沿河区域保持旺盛活力,水源不断,就一直有足够猎物供以狩猎。

  那些所谓的没有被圈进领地的资源点就是河边的几处地方。采集那里的果实不必担心会冒犯谁。

  正好要去河边看看,自上次过河到如今已经过去了几十天,想来就算方圆多少里只有一条河,也不至于有几十天的丰水期。

  河水漫过河岸的时候,并不适合捕鱼。深水区总有大鱼来回游曳等待猎物下水,那些新来的鱼群之所以敢猖狂到跳出水面咬腿也全赖水深保障,足够的水深给了它们底气,去河边喝水的动物一不小心也会被咬。

  但生活在水里,注定就要看天过活,化雪后大雨后涨水可以肆意攻击近水的动物,想咬谁咬谁,但水一退下去,水里的鱼立马没了脾气,深水区变浅水区不止意味着活动范围减小,也意味着曾经安全的区域变成了送菜的地方。

  仓库里现阶段多是素食储备,克罗克罗果实不敢说很多,也堆了一座小山,光只有素食不行,总要有点荤腥。虽然一度因为吃多了鱼肉闻到鱼腥味就反胃,但也不能把鱼肉从饭桌上搬下去。

  新鲜鱼肉不好吃,大可以做成腊鱼鱼干熏鱼,完全能视作重要食物来源。

  常冠早就知道这一点,但他一直没有比较好用的捕鱼工具,钓过一次鱼,一次姓的鱼钩倒是没让他失望,钓上来一条鱼也正式宣布报废,要不是河里的鱼大多懵懂,大概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被常冠用各种简单办法弄到手。

  从首次吃鱼肉到现在,情况正逐渐发生改变,正如推测的那样,河里的蠢鱼基本是抓一条少一条,不止要更加凶还要更加狡猾才能活下来。这让捕鱼难度大增,反正再把发臭的动物组织放在浅水区,是不会有鱼大张嘴巴摇头摆尾一路欢快的冲来,像把肉摆上案板一样把自己摆在浅水区了。

  再想捕鱼,必须要用更加好的工具,而且常冠也不大看得上那些个头小嘴巴大的家伙,既然知道河里有更加大的家伙,以前没实力不敢想也就罢了,现在难免想挑战一下自己,捕小鱼算什么,捕大鱼才算本事。

  但那显然不是眼下能做的事情,捕鱼什么的连个计划都没着落。

  河水退下去,不仅对水里的生物有直接影响,更是意味着可以过河了。

  常冠一直惦记着草原上的一切,虽然过去了几十天,错过了植物结籽期,也错过了最好的狩猎时间段,难免遗憾,但广阔草原上又不是只有这些。

  然而,过河尽力赶路走最短的捷径,只在草原上逗留几天,这一来一回少说也要十多天时间。

  这十几天时间正是克罗克罗从挂果高峰进入收尾的阶段,每过一天,过了花期找不到其他食物的动物们不知道要吃掉多少果实。

  别看囚笼似的密林植物种类不计其数,其实真正当做食物吃到饱的素食并不多,克罗克罗的特殊注定了它不可替代的神圣地位。那一粒粒小小的果实,不知道养活了多少生物。多得是的动物等着争抢果实,只看谁动作快了。

  靠克罗克罗活命的生物中当然也包括常冠,他一直把豆子似的果实当做主食,就像把米饭当做主食那样。在其他方面不受影响的情况下,以素为主荤为辅有很多好处,不仅大大降低捕猎频率,把外出捕猎的时间用来建设家园,可以引导家庭成员接受来自让他的引导,放弃以前的某些习惯,把料理土地当做生活的一部分。

  没办法,他喜欢土地,喜欢种田。

  再说,真要把主食变成肉,根本不现实。固定区域里的动物数量是有限的,只会在某个值附近浮动,下手太狠,造成的情况无非是连猎物都找不到一只。

  不管是人为原因还是环境原因,把素食当做主食都是必然结果。

  既然是主食,又怎么能够容忍各种动物糟践,从草原走一趟再回来,估计只能从枯枝烂叶里才能找到那么一两粒果实了。

  都不用权衡利弊,如果能得到装满仓库的主食,就是不去草原也没什么大不了,哪件事更重要他分得清楚明白。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