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好办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好办法

  抱在怀里的灰头听不懂黑斯格说的什么,它只看到夹过自己的大敌近在眼前,哪里肯安分,抱在怀里喜欢胡乱动弹,把它放在地上又在脚边打转,扒拉了裤子,就差扯着常冠的脚去找大头蚁晦气了。

  找来了帮手,肯定要先报仇。

  常冠只能把它抱在怀里,安抚着它不要乱动。

  “不急,它们哪有那么快,昨天去打水的时候还没看到它们,估计也是才来不久,做一个新窝怎么也要几天时间,这些大头蚁...也不是完全没有益处。”常冠记得清楚,大头蚁的窝也并不常见,它们虽然以群体数量和好斗个姓出凶名,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一个已经扎下根蚁群发展得还可以,就是没看到河这边哪里还有蚁窝。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是,大头蚁没办法像深渊小耳兽一样一窝一窝变戏法似的生崽子。

  它们看似强大,实际上也有脆弱的一面,而现在,它们明显就处于最脆弱的阶段,只要走过去,一脚踩下去,就能断绝祸患。

  黑斯格看到的是危险,常冠看到的却是机会,大头蚁在他们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还用多说吗?只那么一个土堆藏着蚁群,偏偏蚁群数量太多了些,曾经为了抓一只两只虫子要埋伏半天,抓了就要跑,现在需求大了,抓多了虫子,它们还会组织反击。

  为一口吃的,可谓费尽力气。

  如果...领地里就有产出大头蚁的资源点,那岂不是省下老大的力气?

  免得每次出门光是花费在路上的时间就要以天计算,导致采集食物效率低下。

  这么好的机会送上门,常冠肯定不会亲手毁掉,任何事情都有好的一面有坏的一面,把好处收进口袋,尽量减少副作用的影响正是他一直在做的事情。

  但这其中的风险并不会凭空消失,正如黑斯格说的,不能让大头蚁自行在前往水潭的路线上筑窝,那是自留祸患,以后别想有舒坦曰子过。

  解决问题的方法倒不难,把这些忙着筑窝的大头蚁引到自家领地其他位置就行了,距离足够远,虽然听起来还是在领地里,实则除非故意接触,不然双方的生活并都不会受到影响。

  领地面积大得很,且领地形状并不规则,随便找个角落就能安置大头蚁。

  难就难在这些一根筋的大头蚁无法交流,它们不可能懂常冠的想法,只要靠近过去,招呼来客的只有攻击。

  所以不能用粗暴方式。

  别看迁移来的大头蚁数量不多,它们颇有宁死不屈的气节,落单的虫子都敢主动攻击侵入领地的来敌,惹急了它们,完全可能拼死反抗,死光了也要咬疼你。最好别让它们察觉敌意,迷迷糊糊的就换了地方。

  常冠大头蚁出现带来的机遇跟黑斯格一说,他大为意外,从来没想过还能换个角度处理,豢养大头蚁的好处都不用过多解释,一次就从根本减轻了食物压力,领地里多一个现成资源点对生活的改变将是里程碑式的。

  何况,大头蚁还能够捕虫,不说解决虫子问题,至少可以缓解目前情形。

  这么一想,尽然都是好处,只要想一个好办法,让正忙活筑窝的大头蚁换个地方就行了。

  等到奥加安回来,三个凑在一起好好商量了各种处理方法,奥加安不大喜欢吃大头蚁,却也赞同利用好每一样来之不易的机会,多一项食物来源只有好处。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别说需要对付的只是一群依靠本能行事的虫子,一个好办法很快新鲜出炉。

  三个罐子人手一个,前两天正好打死一只尖牙,埋在距离住处半天路程的地方,剜来臭肉切成块,丢一块在才挖出少许深度的蚁窝旁边,很快有一只举着大颚的大头蚁风风火火冲出来,常冠早清楚它们的觅食习惯和基本行为,限于本身的块头原因,大头蚁的视力不强,事实上,小小一只虫子的视线高度常常被各种植物挡住,有个好视力也不顶用,觅食多用嗅觉,也是当初常冠藏在枯枝烂叶下也逃不掉虫子追踪的原因。

  肉臭味对很多有食腐习惯的生物来说是莫大诱惑,大头蚁一向把清道夫的工作做得极完美,它们无法抗拒可能捡到现成食物的-诱-惑-,那只被臭味吸引出来的大头蚁挥舞着触角径直跑到肉块边,看它贪婪的样子,恨不得一口气把食物弄回窝里去,却不知道常冠使了坏心眼,肉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头蚁力量大也不可能把几十百多倍于自身重量的食物拖走,尝试几次之后发觉光凭自己实在不可能运走食物,才转头急匆匆跑回蚁窝。

  它简单的脑袋里根本不曾想过为什么先前没发现附近有现成的食物。

  去而复返的大头蚁重新出现了,它领来了十几只同样威武不凡的同伴,红黑色的大颚看着就吓人,路上的艰险固然让长途跋涉的队伍损失惨重,能从危险中活下来的成员自然是最强壮的,这十几只大头蚁已然是队伍的大半战斗力量,喊来搬食物自然绰绰有余。

  摇头晃脑爬到发现食物的地方,惊觉散发臭味的食物竟然不翼而飞,把十几只虫子急得四处打转,好在还能隐隐闻到些味道,大头蚁们凭借灵敏的嗅觉摸索过去,钻进一个黑漆漆的所在,果然找到了食物,但不等它们拖走食物,黑漆漆的所在突然摇晃起来。

  一双大手同时动作,一手拿起罐子,一手用厚厚的树皮捂住罐口,故意狠狠摇晃几下,听到几声轻微的磕碰声,料想里头慌慌张张的虫子大概正头晕脑胀的打滚,奥加安咧开嘴笑了起来,朝一侧喊道:“我成功了!”

  “你上。”常冠给了黑斯格一个眼色。

  黑斯格动作轻盈,闪到蚁窝边,把怀里的罐子放在地上,罐口正对着蚁窝出口,拿一根树枝伸进蚁窝里捣几下,后果可想而知,保卫家园的虫子恶狠狠冲出来,一头奔进罐子里,黑斯格跟着常冠一起没少祸害大头蚁,对付这种看似厉害实际上极其依赖群体数量的可恶虫子经验丰富,拿树枝把趴在罐口想要爬走的大头蚁尽数挑进罐里,狠狠摇几下,不想没注意到脚下,一只漏下的大头蚁爬上了他的脚背,翘着屁股重重夹了下去。

  黑斯格嗷了一嗓子,好几次都想伸手去抓脚背上的虫子,还好没忘记自己总结出来的教训,大头蚁咬合力极其可怕,是自身力量的许多倍,加上大颚名副其实的切割利器,它自己不松开,是万万不能用手抓的,不然能把一条口子的夹伤变成开口拉扯伤势,只能飞快用树皮捂着罐子跳着脚回来,从常冠手里接过早准备好的细绳子把树皮绑好,才能坐下来处理趴在脚背上的虫子。

  常冠知道该自己上场了,特意准备了一片尖锐的石片,在蚁窝边静静等待片刻,把慢一步出来的大头蚁捉住丢进自己的罐子里,才开始挖掘蚁窝,他猜测大头蚁群体应该跟蚂蚁差不多,在社会分工明确的蚁群中,肯定有那么一些虫子专职繁衍,也一定有最高领导层,至于地位最高的虫子是一只蚁皇还是好几只就不得而知了。

  好在就算从来没见过深藏在窝中其他虫子种类,观察它们的外形和一些表现就能得出大概信息。

  挖开蚁窝,想藏在里面的虫子也只能现身了,果然看到了至少三种在外形上明显区别的虫子。有的大颚并不发达,很明显不是战斗兵种,有的则发出嘶嘶的声音,常冠出现在视线中,立马开始喷吐具备催眠麻痹作用的气体,还有的则慌慌张张的往泥巴里钻。

  常冠也猜到这些虫子长途跋涉而来,不可能还有很多士兵,奥加安和黑斯格分别拿罐子装走了一些,再打开蚁窝,果然只有一些比较弱势的虫子。

  这就好办多了,不等吐气体的虫子发威,一一抓起它们丢进罐子里,然后是衔着晶莹虫卵四处乱跑的小个头虫子,它们则完全没有战斗能力,本来就是短腿还要衔着虫卵跑路,一抓一个准,最后跟同伴们都到了一个罐子里。

  最后,掘开一个单独的才开辟出来的室,看到了扭动着肥大肚皮,背部有明显生长过翅膀的痕迹一心想跑的特大号大头蚁,它比长着大颚的同伴个头还要大很多,尤其是不成比例的肚子更是显眼,两排细腿努力的活动着,却像是蛆虫一般缓慢蠕动,比起其他同类,它实在太脆弱了些,没有能夹断一切的大颚,没有灵活的速度,暴露在常冠好奇的视线下,全无反抗能力。

  “嘿,我猜你就是蚁皇了!”常冠眉开眼笑,拿树枝轻轻点了一下蚁皇,也不知道它是急的还是吓的,屁股一摆,地上便多出一粒半透明的虫卵,绝对能够证明事实了,常冠可不敢伤了这宝贝,用树叶卷起它放在手心里,偏头一看黑斯格正把夹住自己脚背的大头蚁取下来丢在一旁逗弄灰头,招呼道:“快来帮忙拿下罐子,找到最重要的东西了。”

  “是吗?”黑斯格正把那只大头蚁大颚掰断放在灰头面前,闻言大喜,他三步做两步凑拢近来,一眼看到还在常冠手心蠕动的蚁皇,定定瞧上半天,也没看出哪里不一样来,有些失望的撇撇嘴,一声不吭抱着罐子跟着常冠一起往早先找好的地方走去。

  不允许大头蚁定居在往返水潭的路线上,那只能把它们安排到领地的另一边,好得很,常冠正愁只是用克罗克罗荆棘没办法形成严密的防守圈子,补上大头蚁,想必能让有兴趣进领地串门的掠食者多一些顾忌,正好帮忙驱逐越聚越多的各种小东西。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