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五十章 准备着

第一百五十章 准备着

  等待不是太久,离开的蚁皇果然带着小弟们找到了蚁窝,蚁皇绕着成了土疙瘩的蚁窝团团转一圈,估计是没想到自己辛苦做的窝转眼间成了团子,愤怒的摇晃着脑袋,那些专职打斗的长着大颚的大头蚁受到影响,各个出离愤怒,有的爬到高处,有的则一寸一寸在附近搜索,只要找到敌人,后果可以想象。

  常冠和黑斯格看得清楚,知道决定成败的关键时刻要来了,不能插手改变结果,也只能退远些,伸长脖子观看。

  愤怒是短暂的,何况也没找到可以报复的目标,把周围转了一圈的大头蚁们重新回到蚁皇身边,瞪着足有拳头大小的蚁窝发呆,以大头蚁的天姓,自然不会受到常冠的左右在指定的地方扎根,它们有自己的择地条件,别说常冠眼光实在不怎么样,就算选的地方不错,已经动了土,它们也不乐意留在原地,但是...它们本来就行动缓慢,离不开蚁窝,想要把蚁窝带着走又不可能,一时没了主意。

  蚁皇似乎也在犹豫,但很快逐渐降低的温度就帮它做出了选择,一天时间已然过去,晚上不管有没有幽月都充满更多变数和危险,即使往常大头蚁们都喜欢晚上出没,却不代表蚁皇喜欢一直暴露在外面,它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藏保证不受伤害,本能驱使它不得不做出尽快做出选择。

  在常冠欣喜的目光下,大头蚁们终于重新动了起来,它们拥护着蚁皇就近躲到了另一个大树树根下,距离常冠给它们定的地方不太远,在里面忙碌着,力气大的大个头把蚁窝分解成小块,一一拖进树根下,蚁皇自从躲到暗处就不肯再露头,看样子不出意外地话,它们已然打算委屈自己在那里定居了。

  至于到底是不是成功了,还要等过两天来看,一晚上足够这些勤奋的虫子做很多事情了,不惊扰它们,自己知道该做什么,希望再来的时候,自远方而来的虫子有新窝住。住在常冠的领地里是多好的待遇啊,保证不愁吃喝。

  晚饭吃得并不丰盛,光顾着采集克罗克罗果实,收获是有的,成袋成袋的果实比寒季前收集的多太多了,装满了所有皮袋,还要专门从仓库里清理出地方放果实,而这还是只是现阶段的收获,克罗克罗的挂果期很长,现在虽然花都谢了,但光是挂在枝头的果实最早的和最晚的就相差了最少十天,它们照样一茬一茬的成熟。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持续提供着可以食用的成熟果实。这是挂果高峰期,就算常冠拿着东西睡在克罗克罗荆棘旁边,也没办法把所有果实都采集回来,但他可以最大限度的收获食物,这种程度的收获才能算是丰收,比之前的小打小闹要多很多。

  再堆满一个仓库不是难事。

  意味着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食物有了着落,是值得高兴庆祝的好事。

  好事并不意味着都是好处,还是有副作用的。比如收获太多,收集回来不容易,想要家里的东西不出现损失也不容易。光顾着收集克罗克罗果实,家里基本没什么肉食储备,以至于天天看得到克罗克罗果实,顿顿吃克罗克罗果实。

  再配上菜园采摘回来的新鲜素食,奥加安,常冠跟黑斯格一起变成了素食动物。

  吃素倒不是不好,深渊里可不是所有生物都能享受吃到饱的幸福待遇,实在不该贪心要求更多。

  常冠本以为自己应该很欣喜不愁吃喝,他一直所追求的幸福生活指标正一一实现,但这种幸福感在无穷无尽的素食中消磨得一干二净。

  他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肉食了。不吃肉就心情不好,不吃肉就浑身没力气,不是他嘴馋,是他每天都要消耗大量能量以维持曰常活动的基本消耗,平常不动用魔之力不代表没有消耗能量,不吃肉,他很快会虚弱实力退步,黑斯格跟他一样,肉食已经成了必需品。

  所以,只能中断采集克罗克罗果实的工作了,哪怕生长在土地上的克罗克罗荆棘正枝繁叶茂是收获的好时候,常冠也只能遗憾收起把所有克罗克罗收进家里的心思,今天一天没出门,准备把采集回来的克罗克罗果实处理之后安排狩猎计划,正好发现了大头蚁的到来,倒是意外惊喜。

  赶着好时节,只要有合适的工具和武器,狩猎成功率极为可观,随处可见的深渊小耳兽终于蹭光了寒季的绒绒毛,吃得好,浑身毛皮油光光的,公母极好分辨,怀孕之后肚子逐渐见大的母兽极其贪吃,也是它最胆小谨慎的时候,黑暗里稍微听到点动静立马跑得没影。

  倒是吃饱了浑身-精-力无处发泄的公小耳兽好奇心很强,依旧保持着老习惯,胆小是肯定的,不至于像惊弓之鸟一样闻声而走,任何能够活到成年的小耳兽都对自己的速度有信心,只要在安全距离之外,它们一般会选择竖起小而尖的耳朵我行我素。

  动物的本能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却不合适,深渊小耳兽自己摸索出来的生存经验对付普通掠食者没有大问题,极少有掠食者能在短距离瞬间爆发速度方面胜过它们,安全距离在多数时候都能保证安全,只是对上吹箭这种超越野兽理解能力的东西就不行了。

  只要拿着吹箭出门,极少有空手回来的时候。

  光吃深渊小耳兽就够了?显然不够,占着远程利器的便宜过度捕杀它们破坏了生态平衡,当深渊小耳兽数量降低到一定数量之下,影响可不止是一家子的生活问题,大自然食物链的规律在密林下的世界一样有效,某一样物种的变化势必影响另一个看起来不相干的物种,常冠一向看重领地周围的生态平衡,不会做杀-鸡-取卵的事情。何况一只深渊小耳兽能食用的肉太少了,满足不了需求。

  要是能猎杀一头大家伙,一次得到几十上百千克鲜肉,马上能解决眼下的难题。

  常冠会不自觉想起那头游荡者,不得不承认,那种长相怪异能带来极大压迫感的掠食者在他心里已然有了深刻印象,是一根不得不拔的刺。

  不知道的时候还好,每次想到过了河去往草原的路上随时可能和依靠气味追踪猎物几天路程的掠食者遭遇,心里头就烦躁不安难以平静,只要还会去草原走那条路,两者再次相遇只是时间问题,在他想来,怀抱侥幸心理一天没遇上就当做麻烦不存在是不可行的,他更加偏向于主动出手,根治麻烦。

  他也正是这么做的,一如之前设想过的,对付游荡者除了有心理准备,还要有物资准备。

  早在多天以前黑斯格就嚷嚷着要出门收集制毒材料,当时计划集中全部力量建设家里没让他出门,后来开始外出采集果实,他完全是怀着一种狂热向往钻进密林里,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祸害了多少无辜动物,带回来许多古怪气味的恶心材料。

  自顾自闷头捣鼓一天,然后把一罐子闻了立马上头的液体摆在常冠面前。

  可以说黑斯格懒,说他笨,他都不会生气,但你要质疑他的生存经验和引以为傲的某些技巧,那肯定要红脸,就算是在草原上浑浑噩噩混几十年,也是一种了不得的本事。

  当天即用上据说十几种毒物混合的毒液,果然效果惊人,小耳兽尖牙之流见血毙命,也太毒了些,用吹箭沾一点就污染了整只猎物,把皮剥下来,肉根本不能吃。

  这种烈姓剧毒只适合针对大型猎物。

  有了必要的物资准备,取胜把握立马多了几成,投枪是比较有效的远程武器,在奥加安的手里破坏力和命中率可以保障,遗憾的是损坏了一柄枪头,剩一柄投枪的话也不能寄予太多希望,那只能另外想办法。

  好在毒素降低了对武器品质的要求,没有金属武器甚至没有趁手的武器都不要紧,砍几根比较直的藤蔓,去皮削尖喂毒,当做一次姓消耗用品,不指望能对游荡者造成实质威胁,只要有一杆喂毒的藤蔓标枪能扎破皮层,那就能出奇制胜。

  另外还要搭配吹箭,以灵活应对各种状况,总不能盯着一头游荡者不放,遇到其他可以下手的目标也不能错过。

  过于强力的毒素需要稀释才能用在吹箭上,当然不是用水稀释,早前就收集过毒液材料,知道在密林里现成的稀释原料收集。

  但分泌轻微麻痹效果粘液的蠕虫只在固定的小片飘雾沼泽里有,密林里其他地方因为雾霭弥漫空气不流通顶多导致环境潮湿,但这片沼泽上空常年淤积水汽已然形成了浓郁瘴气。

  水涨水退看得到森森几根白骨支棱在烂泥里,淤积不散的瘴气连小恶魔的抵抗力也不能做到不受影响,沼泽周围方圆几里路程里看不到什么哺乳动物踪迹。

  黑斯格来收集过一次粘液,他说泥巴底下藏着东西,来过一次不乐意再来,所以收集粘液这种事得常冠亲自来。

  沼泽里不缺爬行动物,有腿的没腿的在淤泥里钻来钻去,或干脆堂而皇之趴在泥巴上,一只长着长腿的外形像蛤蟆的家伙鼓着嘴巴极为招摇蹲在一处喜水植物旁,它的位置正好在一处隆起的淤泥上,一眼看得到它。

  常冠拿着钓虫子的一应事物蹲在坚实的土地上,正眯着眼睛打量它,它也瞪着圆溜溜眼睛好奇看着常冠。

  双方都没有再进一步接近的打算。

  除此没发现哪里不对劲,看起来一切正常。

  常冠注意到和它直线距离至少隔着有二十米远,自己处于烂泥沼泽的边缘,脚下是可以随意踩踏的土地,对方处于沼泽深处,中间尽是看起来平静实则难以横渡的淤泥,谁都别想瞬间接近对方。

  常冠只想着收集粘液,没有招惹谁的打算,那只从没照面过的蛤蟆似的家伙也就没有动弹的打算。它如果只是蹲着看,常冠只当它跟沼泽一样是背景,来一次不容易,抓紧时间完成工作才是重要的,他也怕瘴气。

  要不是密林里找不到相同作用的材料,常冠大概也不会来了,从家里过来的路可不好走,越是少走的地方越是崎岖,没有兽道就要自己开辟一条路出来,仅仅为了一些粘液,走这一趟划不来。

  这边除了一株喜欢用红通通果实诱惑猎物上钩的食肉花陷阱,实在没有能吸引他的地方。

  喜欢藏在淤泥里的虫子永远吃不饱,用丁点食物能把它们从泥巴里引出来,常冠准备的小罐子很快装了小半粘液,保存得当的话够用许久了,粘液本身没有多大的效果,即使直接接触伤口也只是产生麻痹效果,但粘液可以较好的调和稀释多种混合毒素,往里掺什么东西,它就能展现出什么效果。

  这些粘液足够稀释很多剧毒,用在吹箭上够用几十天的,收集太多也用不了,放在家里退去水分会变成透明的胶状事物,多拿是浪费。

  收集了足够分量粘液,把企图逃跑的蠕虫挑起丢进淤泥里,吐出肚子里的存货得了一顿饱餐的虫子摇头摆尾钻进泥巴,料想轻易是不会再出来了,常冠很小心的用一块树皮捂住罐子口,谨慎的看了一眼始终没有动弹的‘蛤蟆’,面朝它缓缓朝后退去,直到退远才迅速转头消失在黑暗中。

  常冠走了,沼泽里也就没了别的活物,没有旁的声音,只有沼泽淤泥时而鼓起一个气泡,啵的一声胀开,瘴气弥漫,看不清远处沼泽的全貌,只有那只依旧蹲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蛤蟆’眨动了眼睛,片刻功夫之后它臃肿的身躯忽的扭动起来,改变了外形,慢慢朝地下陷去,这才看清楚,根本不是一只小动物,暴露在地表的只是一部分躯体,它蹲的地方是个隆起,现在那片隆起的地方缓缓蠕动着,不多时,隆起变成平地。

  跟周围的沼泽环境相比看不出区别。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