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又见它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又见它

  用于狩猎的毒素成分很复杂,为了达到理想效果,里面不仅掺杂各种动物身上采集的材料,还加了不少植物材料,按照一定比例充分混合,最终出来的成品够毒,也够劲儿,只要触碰到伤口能把痛苦放大好几倍,致使伤口红肿加快血液流通,在最短的时间里发挥作用。

  这要是没有一样合适的介质混合,根本无法达到最佳效果。

  为求稳妥,奥加安在投枪上也涂抹了毒素,只有一柄投枪意味着只有一次出手机会,但不要小看这一次机会,以投枪本身的贯穿能力,比吹箭木质标枪一类的武器要强力得多,只要命中一次就够了。

  投枪本身杀伤力也许不够,喂了毒就很强力了,不怕目标不中招,很简单的道理,奥加安只要足够接近目标,没道理扎不中一头游荡者,不用一击毙命,扎破皮就能让毒素发挥作用。也只有投枪送去了足量毒素才能保证能放倒大家伙。

  另外也没什么需要额外准备的,连着吃了几天素,心里头躁得慌,也拖不起时间了,把晾在外面的克罗克罗果实全收进地下。

  用砖块砌起来的墙也不是全无好处,只要把连通地面的口子封上,料想偶尔溜进来的动物即使闻到了气味也找不到地方下去,唯一不好的是,封住了口子地下会返潮,已经脱去水分的干燥果实可能又会再次吃水,久放不得,几天时间就要打开通风,之前费力气摊晾的工作算是白费了要再做一遍。

  目前家里只有克罗克罗果实需要重点保护,暂时存放在地下可以放心。

  现阶段只要注意保存就成了,不用担心有什么不开眼的家伙往领地里闯,一些有偷窃习惯的动物喜欢悄悄潜进仓库翻找食物,它们很擅长搜寻藏起来的食物,搞破坏是行家,只不过领地外面到处都有食物,尤其不缺克罗克罗果实,实在没必要专门往领地里钻。

  带上装备出门,过了河,直接去了悬崖下。

  这一次出门的目的还是狩猎,当然不会专门盯着游荡者,它的活动时间并不确定,可能在某一个地方守一天也没有结果,也可能无意中撞个正着,常冠有心除掉它,倒也不用专程走一趟蹲守埋伏。

  反正这一次出来不会一天两天就回家,有很大机会遇上,这边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完全可以应付各种突发状况。

  每一次出来狩猎,肯定没有空手出门又空手回家的说法,要么遍寻密林,以活动面积和时间换来狩猎成功率,这种办法最无奈,除非是某些特殊时期,不然得到的收获仅仅够上路费而已,要么就在产出资源丰富的地点蹲守,这种办法当然更加省力,但走过那么多地方,只有沿河一线和草原上的几处地方满足条件,值得花几天时间以期得到更多收获。

  奥加安想上草原一直是难题,绕道从缓坡那边要凭空多出来几天脚程,爬峭壁倒是近,上去就是有兽群活跃的地段,但是...他上不去。

  这就很为难。

  好在奥加安对草原也没什么向往之心,绊脚的低矮植物和过分活跃的各种虫子一度让他抓狂,还因为曾经的那些事情,他有些抵触草原,有得选择,宁愿在树冠层下守着。

  “我们上去之后,你就守在原地,放心,从缓坡那边绕圈子要走老远,爬峭壁的话上去只要半天时间,下来更快。”常冠很熟练扯动爬满石块的藤蔓,撸去叶片,狠狠扯几下满意的点头,先给黑斯格缠上几圈,再在自己身上缠上几圈,类似的事情做了不少,哪些藤蔓更加坚韧适合捆绑一清二楚,盘在身上的藤蔓用得不多,上去的话只在某些特别陡峭难以逾越的地方才需要借助藤蔓借力。

  正说着话,藤蔓叶片摇晃间,一只花里胡哨的尖喙禽类窜出来,咕咕叫着展翅飞高。

  这不算完,又一只同样灰扑扑的家伙从藤蔓里窜出来,两只胖墩墩的家伙一前一后站在大块岩石上,歪着脑袋看着把自己绑成粽子的常冠。

  “这么快就有同伴了?”常冠大感惊奇,一眼认出两只咯喽鸟一雌一雄,雄鸟果然很漂亮,尤其引人注目的是长长尾羽,它扑腾翅膀飞高的时候,过于华丽的尾羽就像一捧燃烧的火焰。

  有那么一刻,常冠是真想揪几根最长的拿回家去,虽然已经有了制作羽毛笔的原材料,并成功制作出了可以用的笔,但他从来不嫌东西多,有更好的原材料自然能做出更好的东西。

  两只一般无二的傻鸟全无危机意识,自以为站在大块岩石上就安全了,懒洋洋梳理了羽毛。

  黑斯格使劲吸溜了口水,他从来没忘记飞禽肉的美味,眼看着两只飞禽在面前,叫他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实在是心理上的折磨,只能奋力扯动着藤蔓,上了草原就都是可以随意猎杀的猎物了。

  藤蔓是生长速度最快的植物之一,在某些时候,它们一夜之间就能生长几米长,密密实实地覆盖大块岩石,手爪似的根一层又一层抓紧岩石表面。

  它们以独特的生存手段创造出区别于密林的环境,只要掀开藤蔓茂密的枝叶,可以发现叶片下的环境非常潮湿,这里是各种蛇虫的理想生存环境。别的生物可能找不到,但一定可以找到密林里都不常见的长虫。

  奋力扯几下藤蔓,立马能看到许多大小虫子从暗处奔出来,光是各种会飞不会飞的虫子也就罢了,其中分明还有好些足有手臂长短、多脚、披甲、花花绿绿形似蜈蚣的东西,晃动着脑袋上触角磨磨蹭蹭不愿意走。

  此外,还有许多颜色深沉只有筷子粗细趴在石块上的蛇类,观察它们是否拥有毒素攻击能力,最简单的方式不是看它们脑袋什么形状,那一套在深渊世界里不太好使,主要是看它们应对突发事件的反应,有的蛇类见风见光反应激烈,受了刺激就想跑,那它就有很大可能没有毒素,体型一般不会太小,有的蛇类则时刻都要死不活的,赖在某一个中意的地方就不乐意走,除非遇到直接威胁到自身安全的危险,不然懒得动弹一下,没有别的保命手段,那它们极有可能是具有致命毒素的,越小越毒。

  黑斯格没少吹嘘自己是采毒高手,经验老道,但他一看这种阵仗也未免心头发虚,和胆子大小无关,纯粹是一种本能的恐惧。

  那些花花绿绿或大喇喇摆在地上或盘成蛇阵的长虫保管在看到它们的第一眼时,就心头发紧头皮发麻。

  这种情况不能随意出手,看到的就有这么多,左近还有那么宽没有探索的区域,不知道有多少蛇虫藏在暗处,常冠捡来根长棍,挑起一条筷子似的毒蛇,远远丢开。

  正在石块上梳理羽毛的咯喽鸟突然飞起,追着毒蛇落下,又很快飞起来,重新落回原地,已然把刚刚丢出去的毒蛇叼在嘴里,两只胖鸟很利索把毒蛇扯成几段吃掉。

  可能是觉得没吃饱,看见这边还摆着不少食物,一前一后主动落在地面上,用尖锐的喙追逐毒蛇。

  那些见风也不乐意动弹一下的小蛇在喙下全无反抗能力,被接连抓走几条,终于明白不能继续装死了,还能跑的都滑进暗处不见踪影。

  很意外的,就这么解决了蛇虫的难题。

  虽然这种难题难不住常冠,但常冠很领情,手里拿着吹箭也没有想过尝尝咯喽鸟的味道。

  再就可以顺利攀爬峭壁了,常冠想了想,取下背在背上的木质圆筒,里面是掏空的,只要取下一头用潮湿草料和树皮堵住的通气孔,就能倒出用特定块菌浸油制作的火种,只要定时添加燃料,火种能保存几天,把圆筒塞到奥加安怀里,郑重嘱咐道:“我们走了。小心着些,虽然那游荡者不住在附近,但它既然把附近视作它的领地,说不好什么时候会出现,我不要你跟它战斗,相反,我要求你看到它就躲开,用火种升火起烟示意,在上面能发现你发出来的信号,顶多半天我们就能下来。”

  还不放心,多废话了一句:“看见它也不要冲动,它是吃肉的掠食者,单凭你有投枪也不是对手,我们一起对付它才有胜算。”

  奥加安有个好习惯,不像黑斯格一样自己琢磨些小盘算,见常冠说得郑重知道其中利害,收好火种点头:“明白。要带灰头上去吗?”

  常冠看趴在奥加安背上打瞌睡的灰头一眼,摇头道:“不了,它喜欢到处跑,上去了看不住它,一来一回快得很,你看好它。走了,记得我说的话。”

  招了招手,跟黑斯格一起手脚并用上了悬崖,寒季并没有懈怠锻炼,经常需要劳作的身躯强壮得很,攀爬峭壁并不吃力,有藤蔓跟黑斯格连接一起度过难以逾越的地方,一路上去速度不慢,很快就爬上视线难以达到的漆黑悬崖,奥加安站在原地等待片刻,直到看不见常冠和黑斯格的身影,才把火种放进挂在身侧的皮袋里,一手拿投枪一手拿吹箭,慢慢踱向远处,他至少需要在原地驻守两到三天,为保证安全,他要先去周围巡视一圈。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