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意外事件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意外事件

  崖下,一处清理干净藤蔓的空地堆了正浓烟滚滚的火堆,火堆里燃烧的是一些才扯断的新鲜藤蔓和大堆枯藤,干的湿的故意混在一起,似乎另外还加了什么料在里面,烧不起特别扎眼的明火,只会沤出滚滚的黑烟,老远闻着能呛出眼泪来。

  火堆边脚印乱且多,火堆上方的木架无人照看,火焰蚀断木棍,啪嗒一声砸进火堆,烘干水分的藤蔓引发连锁反应尽数塌进下面通红炭火里,沉寂片刻之后忽的窜起人高的焰头,瞬间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尽管只是瞬间,也把边上哼哧哼哧扒拉泥巴的游荡者唬了一跳,它黑壮黑壮的身子隐在黑暗里本来看不真切,被火焰一照才现出身形,这时转头四望,大小不一的两双兽瞳印着火光森森发亮,它很不喜欢发光的炙热火堆,要不是边上有一小包食物,早追着跑远的人马去了。

  只是这食物装在纠缠死神皮制成的口袋里,游荡者闻得出隐约令它不安的气味,又没办法战胜心底的好奇心转身离开,不敢直接去撕扯皮口袋,在火堆边上团团打转,胡乱抓拉着地面的泥土。

  奥加安大概不知道纠缠死神的皮制作的随身口袋还有意想不到的作用,但他的准备很充分,发生些许意外不会产生什么大的影响。火堆是早就堆好的,只要燃烧起来,不用添加任何燃料大半天的时间也不会熄灭,燃烧藤蔓产生的焦糊气味能帮他拖延更多时间。

  只要是他先发现游荡者,不至于陷入被动局面。

  正如常冠交代他的注意事项,他完全不用跟好奇心发作的游荡者正面接触,点燃火堆,然后可以避到远处,这期间最少有小半天的安全时间,利用这些时间,他可以考虑好接下来可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

  同时,奥加安先一步了解过游荡者的习惯,成年的健康游荡者几乎能杀死任何体重小于自己的动物,它们狡猾得很,凭着出色的追踪能力和娴熟猎杀技巧,只要盯上某个目标,锲而不舍的追踪蹲守,狩猎成功率向来极高。实在不是奥加安能抵抗的,他的任务一直是拖延时间,等待伙伴回来支援。

  偏偏是等待的时间最难熬,奥加安实在拿捏不准草原上觅食的伙伴们能不能及时发现峭壁下的变化,他们就算能赶巧发现痕迹,多拖延一刻都是在增加自己的这边的风险。这些倒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他跟灰头走散了。

  在发现游荡者之前,当然不会过分紧张限制基本的活动,灰头是闲不住的,吃饱了睡睡好了吃,中间的空闲时间总要找点事情做,加上它胆子小从不走远,奥加安也就由着它去了,哪知道游荡者好死不死的刚好卡在节骨眼上出现,以灰头的胆子,只怕闻到游荡者的气味就不会主动冒头,躲在自认为安全的地方以求自保。

  奥加安块头大,实在没找到可以暂时藏身的地方,以游荡者的优异嗅觉,晓得躲躲藏藏的是徒劳,他干脆不躲,挂念着灰头的安危,没等到灰头自己回来,只能来回的跺脚。

  跺脚是呼唤灰头回来。

  没见着灰头回应,它听力极灵敏,听常冠说过,跺脚的声音比用嘴巴喊的声音传得更远,常冠惯常用这种办法通知灰头一些基本信息,它只要在附近肯定能听到。

  但它没有出现,大概是找到了中意的藏身地,奥加安只期望小家伙别乱跑引起游荡者注意力就成,光论危机意识和保命手段,灰头实则已经算是个高手,一心想躲,双方体型不在一个档次的游荡者还真不容易找出它。

  隐约听到哼哧哼哧的喘息声由远及近,那是游荡者独特的呼吸声,它的身躯沉重,稍微跑快些会喘气,静心聆听奥加安都能听得出它正在靠近,果然,下一刻远处灌木后面站起个黑影,轮廓看不清楚,只一双发亮的兽瞳忽的出现,遥遥锁定了站在原地的奥加安。

  在那一瞬间奥加安分明感觉到危机临近,由不得他不紧张,短暂的沉默中,游荡者重新四肢着地,慢慢朝这边靠近,它有着致命掠食者的多数习惯,除非在出手的前一刻,不然它看起来永远动作缓慢憨态可掬。

  当然也可以换个角度理解,它是胸有成竹,出-色-的嗅觉早先一步收集到足够信息,附近只有一个目标,不管目标选择躲藏还是转身逃跑,它都有把握捕获猎物。

  察觉到双方距离拉近,奥加安紧了紧手里的投枪,取下裹在枪头上的树皮,出门前特意磨过的枪刃涂了毒素,花花绿绿的实在卖相不佳,但黑斯格做出来的东西不用怀疑效果,只要用投枪刺中游荡者,刺破皮肉就够了,以游荡者的体型也别想在强力毒素影响下全身而退。

  当然,奥加安很清楚自己只有一次出手机会,即使游荡者中了毒素也需要足够时间发作,而在投枪可以命中的危险距离内,就算是另一头成年游荡者也不可能招架得住暴怒中的同类的报复。

  这是一场危险的博弈,任何微小的意外都将导致最终结果发生变化,不同于先前草原上发生的一切,奥加安和游荡者都在切实的影响着事件发展。

  游荡者看似悠闲的逐步接近,已经到了可以出手的距离,它看得清楚奥加安的模样,奥加安也能仔细打量它。

  这个距离实在微妙,任何掠食者都会短距离冲刺扑击猎物的招数,并不需要太复杂的技巧,蓄力起跳,看准猎物的弱点下嘴,只要够快够准,猎物应对稍有失误就不可能逃脱。

  游荡者当然熟悉冲刺扑击的招数,它完全能以刚才悠闲状态的几倍速度突然爆发接近猎物,早已用多了的招数,百试不爽。

  但奥加安的表现不同于曾经见过的任何猎物,没有逃跑,反而摆出要反击的姿态。

  有个很神奇的现象,如果同时有两种可狩猎的猎物进入掠食者的视线,一种经常见到并且不止一次狩猎过,另一种则在此前从未见过,那掠食者肯定优先攻击前者,就像从未见过人类的鳄鱼通常不会首先把主动靠近它的人类当做食物一样,掠食者也需要一些时间适应新的东西。

  游荡者从没见过奥加安的任何同类,对它来说,奥加安长相怪异,虽然看起来年轻的人马没有锋利的爪牙没有厚实毛皮鳞甲,光有善奔跑的长腿完全可以算作猎物,但黑暗世界里从来不缺例外,奥加安如果一开始就选择转身逃跑,那就是在明明白白告诉游荡者他是猎物,好在奥加安做了一些看起来难以理解的行为,游荡者有些拿不准了。

  所以它没有选择立马冲上来,而是在原地仔细观察着,这并非是对峙,游荡者仅仅是本能的多此一举,在它眼里,奥加安始终是食物,区别只在于要不要立马冲过去发动致命攻击。

  很快,它就确定了某些事实,舔了舔嘴巴,奥加安实在不像有威胁的样子,好长时间没抓住过中意的大型猎物了,今天要吃到肉,好歹填满空荡荡许久的肚皮。

  一旁的黑暗中忽的响起稚嫩叫声,咿呀咿呀的奶声奶气,听起来像是某种动物的幼兽,只是隐隐约约几声复又沉寂下去,听起来像是藏在附近某个地方。

  别以为在附近就能轻松找出来,不缺大块石头和植物遮掩,那只可能存在的幼兽除非一直提供声音定位,不然它只要偶尔换个位置,耗在这里一天都不一定找得到它。

  奥加安听到了声音,没想太多,他对幼崽什么的没兴趣,正全神贯注防备着游荡者,生怕一走神游荡者就扑上来。

  奥加安没动,酝酿攻势的游荡者却豁然转头,没了搭理奥加安的心思,大步朝黑暗中的某处跑去,它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沉重的四肢落地咚咚作响,黑暗里吱的一声,窜出个小小的黑影,额头上的独角分外显眼,听见游荡者靠近了,又尖叫一声,钻进石头缝里。

  奥加安分明听出是灰头的声音,心头一紧,他固然可以选择先保全自己,趁着游荡者注意力转移的空档离开,掠食者一般都不会放弃狩猎的机会,刚刚明显已经是要准备出手了,听到声音竟然直接放弃原本的打算,其中肯定有什么缘由。

  对奥加安来说,他不必追究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灰头牵扯注意力,他又有了喘息机会,只要游荡者对他失去兴趣,就这么走掉都可以成功逃跑。但奥加安做不出独自逃跑的事情,想起小家伙跟他亲昵玩闹的情景,放不下也舍不得,把心一横,握紧投枪跟了上去。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