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游斗

第一百五十六章 游斗

  咚的一声,天上掉下一个黑漆漆的事物,直挺挺摔进茂密藤蔓丛里,好像是个死物,除了摔下来弄出了声响,没听见还有其他的什么声音。

  倒是又惊动了藏身藤蔓里的各种生物,尤其是隐隐飘散的气味把暗处的爬虫引了出来,窸窸窣窣一片。

  峭壁上的歪脖子树扑棱棱飞起一只黑影,发出一连串咯喽喽的声音,唤醒另一只黑影,两只胖墩墩的家伙实在没有飞禽的警觉,从树上飞起转一圈又落回原地,想要重新钻回歪脖子树的黑影里。

  下一刻,一个黑影从峭壁上跳下来,他就像是峭壁上的一块石头,毫无征兆的落下来,正好跳到歪脖子树上,然后哈的一声弯腰再站起,一手拎着一只-胖-鸟-脖子站起,“我抓住了两只!”

  大概连他都没想到飞禽竟然可以懒到这种程度,伸手能抓住,活到成年不得不说是运气眷顾。

  而且它们的好运似乎还可以延续下去。

  “放了吧,都开始做窝了,说不定等段时间能生一窝崽子。我们连弄到手的食物都搬不回去,多它不多少它不少。”又一个黑影从峭壁上跳下来,把身上绑的藤蔓扯掉,想起什么似的接过那只雄鸟,提溜着一条腿从屁股上揪下最长最好看的几根尾羽,把尾羽收好。至于雄鸟,则随手丢开。

  “快些,别浪费时间,先去火堆边看看。”

  虽然是以最快的速度摸下悬崖,也知道已经用去了不少时间,只想着抓紧时间看看情况。

  寻到火堆旁,看到残烬渐熄的火堆和四周凌乱痕迹,一个专门装干粮的小皮口袋掉在火堆边,撕得稀烂,牙印爪印清清楚楚。

  地面有脚印,循着找过去,还没看到什么,先听到一声短促惊慌的尖叫,常冠站住脚步,听出是灰头的声音,轻轻跺了跺脚,不远处黑暗里马上冒出一双乌溜溜小眼,瞧见是常冠,飞快溜过来,好似背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撵它。

  然后就听到了独属于大型掠食者的沉重脚步声和呼吸声。

  “做好准备。”常冠弯腰摸了摸灰头脑袋,让它躲到一边去,再抬起头来,晃晃悠悠的游荡者已然在前方,黑斯格又拿出了吹箭。吹箭不缺弹药,但也只有一次出手机会,不管成于不成,需要较长时间重新装填吹箭都不可能再次出手,他深深呼吸几次,平复激动心情。

  奥加安跟在游荡者身后,看见常冠跟黑斯格已经赶来,不由得松一口气,灰头没事,才好专心对付游荡者。

  游荡者大概没想到一转眼多出两个对手,估计是不记得曾经偷窃过食物了,凶狠目光飘过来,常冠注意到它竟然一直盯着灰头不放,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吓得小家伙只往后躲,常年食肉掠食者的威慑力不是灰头可以承受的。

  眼看着灰头躲远,有两个小恶魔挡着,追过去是不可能的,游荡者才把目光放在常冠身上,野兽的灵敏直觉告诉它,另一个小恶魔只能算一般威胁,眼前这个才是大敌。

  常冠心头一凛,早做好准备是一回事,真要跟大型掠食者正面相遇,极其考验心智和承受能力,以前对气势那种虚无的东西没有任何概念,但现在他越来越能体会到某些虚无的东西是可以影响到现实的。

  跟大型掠食者对峙,稍显僵硬的动作或者躲闪的眼神都可能让己方气势一弱再弱,不仅会让掠食者觉得面前的猎物徒有其表,更会影响到自身士气。稍微露怯即可能招致掠食者的突然攻击,而决定胜负的往往只是一瞬间而已。

  常冠微微眯起眼睛,掩饰眼神的注视方向,手指则慢慢变成尖爪,他没有用吹箭,游荡者已经处于扑击距离之内,除非能从容命中眼睛鼻头等脆弱部位,不然吹箭的效果发挥不出来,他站在前面,游荡者正把主要注意力放在这边,不管是出手还是用吹箭攻击都会牵连游荡者发动进攻,倒不如把机会留给黑斯格。

  身边的黑斯格站位不远,正形成犄角夹击势头,根本不怕游荡者冲上来。常冠倒有点希望游荡者以自己为目标,能够异化整个手掌挡下游荡者第一击是没有问题的,至少争取到一次反击机会。游荡者背后的奥加安举起了投枪做出攻击姿态,随时可以出手,以他的熟练度,近距离内必中。

  紧要关头,游荡者慢慢朝一侧退去,它显然不愿意腹背受敌,一边退一边盯着常冠,两双眼睛的好处显露无疑,不管是背后的危险还是正面的威胁小小的动作都逃不过它的观察,常冠有点犹豫,犹豫着要不要主动出手。

  一侧黑暗里再次传来咿呀咿呀稚嫩叫声,游荡者下意识朝那边看去。

  好机会。

  黑斯格首先发动,吹箭抬起,鼓动腮帮子吹出吹箭,马上弃了吹箭筒,张开变成利爪的五指朝一侧游走,与此同时,常冠几乎同时动作,故意朝游荡者视线正前方移动了角度,以吸引它更多注意力,游荡者无愧经验丰富的掠食者,虽然一向是它主动袭击猎物,极少遇到猎杀者与猎物角色对调的情形,却丝毫不影响它的反应速度,看到有意往眼前移动的常冠,低吼一声探出前爪,一抓而来。

  常冠清楚看到黑斯格吹出的吹箭钉在游荡者的额头上,明明扎在上面结果因为力道不够没能穿透厚实皮毛,无奈滑落在地。

  果然不能指望吹箭能对游荡者一类大型猎食者起作用,没有多余心思遗憾,拿出所有心思面对游荡者。

  常冠积累的战斗经验不算太丰富,一直有意避开跟大型掠食者起冲突,难免紧张,眼看兽爪抓来,朝一侧避去险险躲开,比起游荡者,常冠的优势劣势一眼看得出来,双方体重差距,拼力气肯定不敌,常冠也没想过硬撼它,凭身形灵活可以避重就轻,他都不用担心游荡者有后续攻势躲不掉,那边黑斯格到了,常冠已经给他争取到了主动出击的机会,没让人失望,抓住微妙的时机飞快伸手一抓。

  黑斯格一击分明冲着腹部去的,从侧面接近只有袭击腹部才有效果,别的地方皮糙肉厚一下两下创伤并不致命,只能伤它激怒它,黑斯格本还以为能一击奏效创伤腹部重创它,哪知道它只是稍微转身偏了角度,黑斯格一爪留下了几道血印子,伤是伤了,只能算皮外伤。

  “怎么可能!”黑斯格瞪眼惊道,他明明全力一抓的,没有用上魔之力增幅力道,自信也能抓穿柔软腹部的毛皮,哪知道事实大出意料,不知道是自己力气不够,还是游荡者增加脂肪之后皮愈加厚了,轻轻巧巧的抓挠只能算是挠痒。

  “快走!”常冠低喝道,黑斯格忙收敛-精-神-,一击没奏效只能再次等待机会,后跳跃开,看着轻伤的游荡者喘息四顾。

  双方重新陷入对峙,刚才短暂接触只是试探,游荡者吃了亏,它焦躁地低吼连连,习惯了狩猎,难得被围攻一次,大抵正怒火中烧。

  掠食者倒不是无敌,常年吃肉总会受伤,但那种受伤多是被猎物垂死挣扎反抗所致,几时窝火到被两个小恶魔围攻缩手缩脚,它很想用尖牙利爪撕碎讨厌的敌人,但两个小恶魔狡猾得很,交错进攻始终维持着某种节奏。

  进退有度,只在确定可以突进接近的时候才爆发速度,一击出手不管有没有立功马上拉开距离,另一个则会伺机而动,随时准备配合出手。

  除了面前两个跳来跳去的家伙,背后可还有一个随时可能出手的远程火力。游荡者空有优势也感觉束手束脚的。

  常冠和黑斯格有意无意朝前移动,压迫游荡者的活动空间,它本来背靠藤蔓丛生的复杂地形,先是为了提防奥加安偷袭,想法不错,奥加安隐忍着等待机会没有浪费唯一的出手机会,它的目标达到了,却没想到背后安全却也没了退路。

  两个小恶魔联手暂时难以突破,它不知道顾忌着什么,龇牙咧嘴却不见真的有过激行为,常冠暗自奇怪,倒没有多想,既然游荡者不太主动出手,他也省了力气不准备近前接触,看了奥加安一眼,对方会意擎起投枪瞄准了游荡者。

  其实游荡者一直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百步距离十投七中想要命中大块头没道理落空,不需要命中特定的弱点位置,只要蓄力足够扎穿皮肉就成,奥加安之所以没有急着出手,也是紧张的,他毕竟还年轻,按照人马的成长周期计算,他要等到下一个寒季到来时才算是真正成年。

  此前顶多是跟平鼻蹄獾一类的动物动手,欠缺面对大型掠食者的经验,这种经验尤其宝贵,跟任何狩猎经验丰富的大型掠食者正面遭遇,稍微有那么一点紧张都可能影响到自身发挥,光有实力从来都不够,连基本的平常心都无法维持,谈什么战斗力。

  常冠跟黑斯格不时快速移动吸引游荡者注意力,想他抓住转瞬即逝的机会出手并奏效好像也不现实。

  现在倒是好机会,奥加安轻轻深吸一口气,杀死一头游荡者对人马来说是几乎能铭记一生的壮举,只有一次机会,不管对自己还是对伙伴而言,太重要了,只能成功不能失手,他像往常做过无数次那样握紧投枪狠狠掷出。

  投枪化作笔直残影直冲游荡者肩脖连接位置而去。

  奥加安选的位置没有问题,说起来只要用投枪命中目标就成了,哪怕是扎中游荡者的肥腚一样可以致命,强力的混合毒素参与血液循环就能发挥出作用。

  但毒素发挥作用的时间会受到诸多因素影响,伤头和伤尾结果自然不一样。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