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家乡有个习惯

第一百五十八章 家乡有个习惯

  手掌宽的厚实炖肉肥瘦相宜酥烂软糯,特意挑选的好肉文火熬了老半天,老早加了香料加了盐,肉皮子印着火光油亮亮的,看着极有卖相,一碗只装得下一块;三指宽的肉片裹了淀粉炸至金黄,片片香脆,堆成小山当成零食也能吃个饱;粒粒开口的克罗克罗果实热气腾腾,盛在罐子里放在火边保温,特意多放了些水熬成粥,只要取来倒进碗里能呼噜呼噜喝个痛快;有轻微香味的圆叶叶片卷成小卷,裹上一条清理干净的白胖幼虫,细签子穿了过油炸得喷香,边上有细盐,随取随用。

  除此之外,桌边摆着一个用剔干净叶片细藤编织的箩筐,筐里放着好些根微带红色的植物根茎,那是新发现的一种藤蔓的地下根,生长在地面上的藤蔓不能吃,结一小串一小串紫黑色的果子,果子无法食用,生长于地下的根倒可以当做食材。

  这种不多见的食材名字叫红根,带着黑暗世界里难寻的甜味,它生长速度快,嫩的时候外皮有苦味,没有合适工具难以分离外皮,等老了又起渣,纤维粗糙难以下咽,采集它们需要算好时间,放在边上的箩筐里看似不多,其实也耗费了相当的时间。不过回报对得起劳动付出,成熟度合适的根茎只要蒸熟就味道不错,甘甜扛饿,完全有资格放到食谱中。

  另外,水煮的鱼肉、烤好的大头蚁、油炸的各种带壳虫子,配水生植物炒熟的盐贝以及菜园里种植的食物更是一样不少,特意用黑砖砌了桌子,树皮铺上,大罐小罐摆个满满当当。

  黑斯格,奥加安都在桌边,灰头跟游荡者幼崽闻着香味一前一后赶来,常冠端上一盆用某只飞禽熬的老汤,洗干净手坐在桌边,顺手从边上拿起小碗热油,兽油滚烫,隐隐闻得到刺辣的味道,是用晾干咳咳草炒出来的辣油。

  跟用红辣椒做的油泼辣子不同,这带着辣味的油也加多种香料,不是红的带着些许青色,清亮澄澈。

  也有相同的地方:一样的辣,一样的呛,一样的够劲儿。

  常冠喜欢吃辣,也是受够了密林里落后的物资条件,追求不了别的享受,只想着吃点辣的,以至于到了无辣不欢的地步。

  菜园里除了几株产香料的植株,当属咳咳草最多。

  从草原上移植回来的咳咳草没让他失望,以比野草还要强劲的生命力在肥沃土地中扎根生长,生长速度够快,供应曰常消耗不成问题。

  常冠才能奢侈到用多种食材熬辣油。

  搁在平常时候可不舍得这么铺张,今天是怪了,辣油摆出来不稀奇,稀奇的是一桌子食物远胜往常分量,丰盛到眼花缭乱。

  奥加安很是享受的闻闻香味,一看常冠已然笑吟吟落座,他走到特意没放木墩子留出位置的桌边弯腿矮身也‘坐’下来,常冠把装着红根的箩筐递给他,他接了放在身边,拿了一根红根,吹凉剥下外皮,塞进嘴巴吃得飞快,他从来吃不惯重油荤,对各种素食倒是喜欢得很。

  常冠抓起一块烙饼,卷了盐贝肉,别的肉食不愁来源,就这盐贝是吃一点少一点,轻易不上桌子。

  今儿个是怪事,竟然摆上了一碗盐贝肉干。

  脱水的盐贝肉干风味独特,加了才从菜园里采回来洗净的新鲜植物根叶,配上肉片沾了辣油,嘴巴张得老大也才咬下小半,满足嚼半天好容易咽下去,小声感叹:“不是那个味道啊,少了蛋吗?”抬头见黑斯格还站着,指指身边:“还不坐?讲客气了?流口水看着食物不会到你肚子里去。”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黑斯格仔细的回忆了半天,实在没想起今天有什么特别的,照常睁开眼睛,该做的事情一样没少。

  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了,大概是自家主子没忙着做一直做的事情,辛苦背回来的肉食还有一部分没有熏制,整张游荡者毛皮没处理,搬回来的金属矿石放在火里烧了好几天没动过,也没有出门采集食物。

  不用刻意计算时间,也知道克罗克罗荆棘还在挂果期内,虽说不可能保持最高采集效率,但只要带着袋子出门,总不能空手回来。

  结果提都没提要出门的事。

  一改往常勤劳的模样,把存起来的食物拿出来不少,摆弄成美味,一次就放到了桌子上,习惯了-精-打细算过曰子,陡然一天大变样子,之前全无征兆,黑斯格想不明白。

  “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哦,那...这是...”黑斯格迟疑靠近两步,常冠没回答他,指指架在火堆上的陶罐,“把开水端下来。”

  黑斯格把咕咚咕咚冒水蒸气的罐子取下来放在边上,常冠三两口吞下烙饼,噎得直翻白眼,去取来一小包包裹宝贝似的捧在手里,摊开包裹,里面是一些皱巴巴的树叶子,显然是技术不到家,揉得皱巴巴的树叶没了本来模样颜色改变许多,用的什么原材料看不出来,甚至连用来干什么都猜不到,捻起一小撮放在专门喝水用的小罐里,倒了滚水进去,一股子微苦的植物青涩味飘出来。

  常冠把罐子凑到鼻下闻闻,小抿一口,皱起眉头仔细品味,旋即舒展眉眼,对黑斯格笑道:“尝尝我的手艺,保证你没试过。”

  黑斯格拿起自己的罐子依样冲泡,不敢牛饮浅尝一口,滚烫茶水倒不会烫伤唇舌,只是生涩的苦味实在不算美好享受,好在还知道自家主子喜欢捣鼓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等做出来保证猜不到在干什么,喜欢研究是一回事,不会把失败品拿出来,尤其是刚才的口气明显带着显摆的意思,黑斯格就猜到冲了树叶的水有古怪。

  主要是看着自家主子一脸得意,很有把握的样子,接连几天都看到他捣鼓得热闹,特意采集植物叶片回来,用铁锅翻炒,亲自品尝挑拣筛选,守在窑门口借着热气蒸发水分,耗费许多心血。

  他不知道,常冠辛苦做出来的其实也只是品质无法控制的劣茶,当做宝贝的一小包看起来不多,背后不知道丢掉了多少倍量的废品残次品。

  真要还没尝出味道就一脸嫌弃,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一线茶水进喉滚进肚皮,残留在舌根的苦味好像也随着茶水淡化,取而代之是的回甘,丁点甘甜在苦味之后也显得珍贵,细细品咂说不出的美妙。

  同样是用植物芽叶冲泡,上次用的材料是新鲜叶苞,用滚水怎么冲都是烫熟的,这一次用的材料则加工处理过,是真正意义的冲泡。付出了时间和-精-力,总会有回报。

  黑斯格没有说话闭着眼睛回味半晌,奥加安捧起自己的杯子递过来:“我也要。”

  偏爱素食的奥加安很快也发现了茶水的好处,竖起大拇指不吝肯定。

  “如果寒季缺少素食吃的时候能有这种树叶水喝,嘴边就不会长火泡了。”黑斯格长出一口气,露出笑容:“真不知道主人你从哪里知道的制作方法,我承认,连传承记忆里也没有任何关于制作类似食物的方法,这很离奇,我怎么就没想到把树叶烤干泡水喝?”

  常冠哈哈直笑,“难道你以为随便找树叶就能用吗?它也不是能直接吃的食物,它是茶叶,吃多了油荤喝一杯解油腻不说还能补充维生...说了你也不知道。要不是我运气好正好发现一种叶片合适的,今天都不一定能喝上一口。”

  抓着筷子串起大块炖肉,张嘴狠狠撕下一大块吃得满嘴油,瞧见脚下的灰头眼巴巴望着桌上,常冠不会再惯着它,除非跟它亲近的时候,不然是不许往怀里钻的,独食固然吃得香,被那小眼神盯着不放心底过意不去,夹了一块熟肉放在它面前,它飞快叼起三两口嚼了吞下肚子,不快不行啊,边上有个差不多块头的家伙紧紧盯着在,一副随时要冲过来抢食的模样。

  常冠秉着公平原则也丢了一块熟肉给游荡者幼崽,不想它只是低头闻闻,退后几步却不肯吃,常冠微微惊讶,把脑袋一拍才想起今天做熟肉的食材是从仓库里搬出来的。

  游荡者幼崽即使懵懵懂懂也闻得出味道,它从来不靠近临时存放大量生肉的仓库。因为仓库边用木架支着整张黑亮毛皮。

  常冠多看了幼崽几眼,叹了口气,他从没想过出于安全考虑剪除潜在威胁也会带来意外的麻烦,倒宁愿成年游荡者带着的是一头健壮后代,哪怕是爆发战斗,堂堂正正打一架也好过现在这样。

  奥加安吃完一根红根,抹抹嘴,看看蹲在地上发呆的游荡者幼崽,自从把幼崽带回来就是他负责喂养,黑斯格没有那个耐心,跟常冠亲近不来,喂食幼崽的事情自然落在他头上,对游荡者的习惯总算有了基本了解,说道:“它只吃生的,有咸味和油重的不吃,整块的咬不动只吃得下肉糜,丢给它熟肉也没用。”

  常冠点点头,他没亲手喂过幼崽,至少看见过奥加安是怎么喂它的,幼崽对母乳有一定依赖,陡然间没有了熟悉食物,头两天不肯吃东西,后来饿得直打晃才肯吃点肉,抓住的深渊小耳兽要剥皮取骨,趁新鲜碾成肉糜一点点喂给它才行,吃得倒不是太多,但跟照顾金贵瓷器似的看护它,几天下来也吃掉了好几只深渊小耳兽。

  现在它逐渐缓过来了,食量增加,看起来是可以养活的,同时压在肩膀上的负担也增加了,这一大家子连常冠都没有每顿吃肉吃到饱的待遇,哪里能养得起一只大胃口的掠食者,它还小,奥加安天天巡逻顺便抓深渊小耳兽细心喂给它暂时没问题,等它长大了,吃肉能把家里的储存食物消耗干净,最重要的是,它需要长达几百天上千天的成长期才能长大独立生活。

  一只成年游荡者战斗力是有的,大的回报当然需要足够多的前期投资,常冠希望有一头战斗力不错的掠食者看家,但目前的条件好像养不活它。

  常冠早发现了问题所在,当时把幼崽带回来想法很简单,仅仅是多余的同情心偶尔发作,现在看起来,带回来的不是一个跟灰头差不多的开心果,而是一个消耗食物的无底洞。

  以后有没有回报先不说,现在需要投入非常多的-精-力,奥加安每天都有固定的事情,本来安排得很好,劳累之余有时间给他休息恢复,要是再照顾幼崽,他必然更加劳累,三天五天还好,时间一长把身体拖垮了。

  常冠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还要继续饲养游荡者幼崽。

  幼崽抬头看了常冠一眼,懵懵懂懂的呆呆模样倒是不显得可怕,灰头鬼鬼祟祟凑拢来,幼崽不吃的熟肉,它喜欢得很,只是那熟肉摆在幼崽面前,灰头有点犹豫,稍微靠近几步,幼崽便龇起牙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别看它还小,到底是掠食者,稚嫩声音足够吓住灰头了。

  灰头果然是个怂货,表现一点没让常冠意外,退到脚边缩着不敢有丁点放肆。

  常冠嘿的一声,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笑的,“护食得很呐,自己不吃也不许灰头吃。”

  “主人,掠食者跟猎物是不可能玩到一起去的。”黑斯格嘴里塞着炖肉,含糊不清道:“灰头自以为找到了玩伴,但吃肉的游荡者幼崽却不需要玩伴陪它玩耍,它们孤独惯了,等到可以独立生活的时候就连母兽也不会把它留在身边,每一头游荡者都是独行的,就算想要凑一对,幼年的它只会跟幼年的同类玩耍。”

  常冠一怔,黑斯格的话可提醒了他,只看到灰头跟幼崽玩得开心,却忽略了狼跟羊是不可能共处的,灰头跟游荡者中间何止差了一个级别,它们怎么可能是玩伴?常冠对灰头太了解了,它即使能够控制某一种元素,也不会用来战斗,或者换个说法,它小小的脑瓜子里就不存在反抗的想法,遇到掠食者只要能逃跑,一定是转身飞快挖洞有多远跑多远,掠食者不走它不冒头。

  游荡者幼崽还小,等它稍微长大些,体型成倍增加,灰头是它的玩伴还是饭后点心真不好说。

  两者之间只能选一个,如果常冠食物足够,那他肯定乐意养一只威风凛凛的游荡者,好好教导它,长大了帮着捕猎,甚至训导它恭顺服从,骑着它招摇过市,但眼下没有一样符合条件,别说在常冠心里,灰头的地位比这幼崽要重要太多了,他根本没想过放弃灰头。

  即使是一只怂货挖地鼠,那也是他来到黑暗世界里遇到的第一个出现陪他度过最难熬曰子的伙伴,远远胜过宠物。

  常冠收回目光,沉吟片刻,才摇摇头放下烦心事情,安置游荡者幼崽的问题不是今天能解决的,看到黑斯格吃个炖肉拧着眉头,还在琢磨自家主子为什么突然要布置一顿丰盛大餐,不禁失笑,问:“今天的炖肉不好吃?”

  “不不,很美味。主人的手艺从没让我失望。”黑斯格三两口吃下手掌大一块厚实炖肉,吃得满嘴油,灌下一大口苦茶水,意外的畅快。

  “那就多吃些,就只今天许你吃肉吃个饱,第六个整百天,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我的家乡有个习惯,每一个长周期的循环,比如寒季结束后都会庆祝一下,嗯,这种庆祝我称之为过年。”

  “今天是个好曰子,全当过个年了。别的都能忘,唯独这年啊,我还是希望每年都有。”常冠顿了顿,才郑重道:“毕竟过了年,才算一年新的开始。我们都坐在一起,东西吃得才有味道。”

  “什么年?”奥加安正跟一根红根较劲,粗糙纤维嚼着塞牙,他吃得急了些,没听清说了什么。

  常冠白眼道:“吃你的东西,没听到就算了。”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