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元素啊元素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元素啊元素

  黑斯格若有所思,他神经再大条时间长了也该发现自家主子的一些不同,好在他没机会接触第三个小恶魔,把自己跟自家主子一比,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主人的问题,遍搜传承记忆也找不到关于过年的信息,他不禁奇怪起来。难道实力增加还能凭空制造一些知识,一觉醒来,能做出以前从没见过的美味食物,制作出多种无迹可寻的实用工具,冒出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甚至掌握一种独立的、复杂的、系统的语言?

  常冠收藏在地下独立空间里,存量越来越丰富的信息载体多种多样。

  倒不会禁止谁翻阅,黑斯格有事没事去翻过多次,每次都看得一脸懵,记载在各种载体上有用恶魔语书写的信息,他还没把传承记忆忘干净,选出某一个词是认识的,连成段落就成了天书。

  在常冠的影响下,黑斯格多少认识到传承记忆有多重要,尤其是恶魔语,承载来自祖辈的经验知识,仅仅是用好其中一部分也受用无穷。

  但传承记忆不是万能的,哪怕曾经铭刻在灵魂上,几十个寒季过去,从未在语言上花费功夫,时间也会让这一能力逐渐缺失。

  还记得初时相遇时,黑斯格明明是健康的,但连基本交流都是问题,叙述意愿大多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往外蹦。太久没有说话,可能连怎么表达意愿都忘了。

  就算有传承记忆提供基础的知识储备,也不代表拥有了那些能力。

  一直到前段时间,黑斯格才在常冠的影响下捡起恶魔语,一点点把脑海里沉睡的那些东西唤醒。其实还是占了传承记忆的便宜,不然就算是一个心智健全的人类,在野外独自存活几十年,他也失去了正常人的一些能力,再不可能融进正常社会中。

  有传承记忆存在,黑斯格多费一些时间,可以吃力的书写恶魔语,已经走在了追赶自家主子的路上。

  然后存放在地下的信息载体还有方块字的,那才是真正的天书。

  黑斯格虽然什么都看不懂,但他隐隐有种感觉,这种方块字不是主人随意捏造的,每一个方块字都是独立的个体,可以切实详细的记载任意信息。

  这意味着什么?黑斯格不清楚,但他知道掌握这种方块字就掌握了其他恶魔难以理解的优势,就像现在,把东西放在那里任你翻阅,还不是两眼一抹黑。

  这不是诡异的地方,诡异的是,自家主子使用方块字好像比使用恶魔语还熟练的样子,记载任意信息首先用方块字,然后才翻译成恶魔语。

  没错,就是翻译。每次从自家主子嘴里听到新鲜的东西,黑斯格就怀疑自己的传承记忆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因为黑斯格没少看了信息载体抓脑袋,好像很感兴趣,常冠曾经透露过只要黑斯格表现不错,乐意教他认识方块字,黑斯格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这决定权还在常冠手里。

  黑斯格怀疑名字叫过年的特殊曰子也只有自家主子知道,他倒不反感,要是食物充足,恨不得天天都一桌子丰盛食物,吃得肚皮溜圆活活撑死都成,听不懂没关系啊,黑斯格只管点头,没去理第六个百天是什么含义:“当然,当然,下次过年定在什么时候?”

  “那要等到下次寒季过去之后,每次积雪化尽,找得到充足食物的时候才能找到丰富食材摆一桌子。”

  黑斯格连连点头,算是记下了,生活如果只有无穷无尽的劳动和危险,也太枯燥乏味了,吃不饱的时候想吃饱,等吃得饱了总要有点更高追求,活着啊,又怎么能够光只是活着?

  一桌子食物吃不完,尤其炖肉足足一大盆,块块都手掌大寸多厚,浇上滚烫辣油吃得豪爽,装了满满一肚子难免腻得慌,苦茶水多喝了几口,很快有了饱腹感,加上其他各种食物,每样不需要吃多,填饱肚皮实在简单,剩下的还能摆上一桌子。

  一直以来的忙碌生活真正吃到撑的次数凑不齐一个巴掌,吃饱喝足之后也就不急着动弹,任由狼藉一片的桌子上碗罐横陈,挺着肚皮找棵大树靠在树根下,打个盹绝对是享受。

  结果只有黑斯格享受到了这种待遇。

  游荡者幼崽还没喂,它个头不大脾气不小,才在家里住几天就晓得是个不好伺候的主。现在还在幼年期每顿吃得不多,但它消化速度快,需要频繁的喂食,少食多餐才能保证它不会挨饿。

  奥加安再细心有时候忙着其他事情忘记了照顾它,它不会像灰头一样死皮赖脸过来纠缠,只会独自找个地方趴着,不声不响。等奥加安拍着脑门想起它的时候,它才不会讲客气,逮着手掌嗷呜咬一口,以此展示自己的傲娇脾气。

  奥加安被咬了几次,倒没对幼崽发脾气,记忆着时间点把干净的肉糜送到它面前。这不,幼崽显然又饿了,除非是特别紧急的事情,不然还是先喂它吃点东西比较好。

  在常冠的偏心照顾下,灰头得偿所愿吃掉了给游荡者幼崽的熟肉,小东西比以前贪心得多,吃两块肉还不满足。

  见常冠刚找地方休息片刻,马上溜过来讨要吃食,常冠把它抱起来,不出意外又重了些,胖墩墩地实在不像话,当然不可能再喂它吃的,照例给它检查一遍有没有病症伤痕,想起有些时候没训练它了,拍拍地面,灰头马上灵活跳到手边,到处嗅着并不存在的食物。

  “整天都只知道吃吃吃,除了吃还有点追求吗?”敲敲灰头的脑门,它一缩脖子,常冠顺势提着它的前肢让它站起,它颤颤巍巍走了几步,怪模怪样逗得看过来的奥加安哈哈大笑。

  在灰头幼年期,常冠想过训练灰头直立行走,当时没想太多,一心想要特殊,也是为了有趣好玩。

  后来发现灰头其实并不适合直立行走,把后肢训练得过于强壮不利于挖掘打洞,遇到危险连唯一的自保手段也用不上,常冠慢慢消了心思,说到特殊,现在的灰头还不够特殊吗?就算找遍树冠下的黑暗世界,也难找到另一只能控制元素的同类。

  所以淡去了刻意训练它的心思,偶尔为了逗乐子才让它走两步。

  常冠把手一伸,灰头钻进怀里,改不掉的坏习惯,老是想找食物,常冠想起土元素源核还在,去地下室找出来放在灰头面前,它叼着不肯吐出来,心满意足趴在暖烘烘的怀里打瞌睡。

  吃饱之后,魔之力是最活跃的,肠胃消化了食物,魔之力有了能量供应不需要刻意控制也在缓慢运转,左手的伤势经过几天休息已经恢复了大半,无需包扎可以自由活动,回忆起当时惊险一幕,常冠心绪难以平静,他可没想到有魔之力加成也只是勉强跟成年游荡者拼个平手,还以为有了魔之力就能轻松踩下大部分野兽往食物链更上层爬,结果事实向来不合人意,眼下水准远远不够形成绝对优势,需要更加强大才能保证安全。

  游荡者还只能算普通的掠食者,它只有蛮力可用,要是遇上掌控各种稀奇能力的源兽,没有强大实力怎么保命?

  魔之力的增长已然陷入瓶颈,光只吃饱肚子或者晚上利用睡眠时间吸收幽月光芒只能补上曰常消耗,储存在身体里的魔之力的总量越大使用时的消耗也就越大。

  魔之力是小恶魔的根本能力,想要以此为基础增加魔之力的作用,除了增加储备上限,更-精-细的控制力也是方法之一。常冠曾经为这个难题烦恼过,后来才知道这不是难题,只要增加使用魔之力的频率,把使用魔之力变成吃饭喝水似的本能,自然能做到-精-准细致控制收发自如。

  就像幼年需要学习走路,等到了一定年龄,奔跑也并非多么艰难的事情。

  但他目前还远远没到那种地步,需要时间积累的东西往往急不来,等到时间积累出了成果,才能水到渠成的踏上那一层级。现在,如果找不到新的途径增加魔之力,那常冠想要以魔之力为基础再提升战斗力的打算只怕要落空了。

  加上他已然感觉得到魔之力的隐隐变化,到了可以吸收某一种元素融合的时候,单纯的增加魔之力是事倍功半,传承记忆里关于下一步需要走的路还有信息记载,只要融合某一种元素,不仅不会失去异化肢体的能力,还能额外获得控制元素的能力,以后增长实力的途径又多了一条,持续吸收元素力量就能增长实力,这就是进阶的好处。

  进阶之后,魔之力跟体内的元素压缩成核,可以容纳成倍多的上限,在这个基础上再进一步,就是高等恶魔,是可以雄踞一城的领主。

  可惜,留下传承记忆的上一代小恶魔本身实力止步于进阶,再往后需要走的路,只能靠自己摸索了。

  “元素啊元素...我去哪里找源核...”常冠拍着脑袋,他深知自身实力有多重要,只要有足够实力支撑,自家领地完全不设防也不怕哪个不开眼的家伙闯进来,何必小心翼翼遍植克罗克罗荆棘。

  揉了揉眉心,想是想不出个结果的,必须动手做,如果没找到解决办法,只能去盖洛费丹城走一趟,在那里只要肯花代价,一枚源核还是能弄到的,只是自己用来吸收的话,对源核的品质有要求,品质低的源核利用价值低,含有杂质影响效率。

  以常冠的想法,关乎自身前路的重要的东西,要么不出手,要么肯定弄一枚好的。

  但增加实力是长久坚持的事情,一枚源核好像不够用。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