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六十章 水源

第一百六十章 水源

  每次较大的收获之后是一段相对平淡的生活,大量新鲜肉食保鲜时间只有几天,潮湿空气和无处不在的各种虫子会污染食物,一旦变质有了异味常冠是不乐意吃的,明明可以进一步加工处理避免变质为什么要放臭变质?除了熏制,有了足够的盐之后还可以腌制,阴干的肉干风味独特,不沾水可以延长几倍保质期。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没干别的,在家专门处理食物,把还未进一步加工的食材切块吹晾脱水,然后收进仓库。

  远道而来的大头蚁到底在给它们留出的位置驻扎下来,新做了窝,挖出来的蚁窝材料重新分解一点没浪费变成了新窝的建筑材料,它们倒是小心,吃过一次亏,新窝藏在树根下面,走近也看不到全部蚁窝。

  蚁皇住进去之后,每天只能看到少数大头蚁进进出出,一点不见外,理直气壮圈定了领地,连习惯了满领地乱窜的灰头靠近也是剪刀般大颚招待,后来灰头都不往那边去,乖乖在安全地方活动。

  常冠还以为领地里有了大头蚁可以就近观察它们的行为习惯,结果也没有特殊待遇,忘恩负义的虫子才不管你是谁,靠近领地即是敌人,闻到气味直愣愣冲过来驱赶,也不看己方群体实力到底够不够形成战斗力。

  简直是那个庞大群体的翻版,每天出动固定的成员有迹可循的觅食巡逻,常冠弄不清它们的繁殖周期,本以为至少不用走远路去土堆抓大头蚁,哪知道多少天也没见外出觅食的虫子增加,它们是蚁皇最后的保护力量,没了它们守卫,蚁皇成了光杆司令顶个屁用,为长远打算,常冠没少给它们投食,自然是肉包子打狗了。

  唯一的好处是大头蚁们依旧勤快,捕杀各种虫子迅速凌厉,尽管只是清理它们圈定领地里的范围,对其他地方有连带影响,明显感觉得到平时难以招架的吸血虫子没了往昔猖狂气焰,一物降一物果然有道理。

  看来想要等待家里的大头蚁发展形成规模需要相当的时间,常冠不准备让它们发展成土堆那样的大群体,反客为主占了自家领地就不好玩了,控制它们的数量往食物采集点的方向发展才是想要的结果。

  围绕水潭的大片好地段不能任由它荒着,新长出来的灌木藤蔓树木野草纠缠无法产生丝毫价值,再清理了一遍,把菜园的篱笆往大了扩张,只要能圈进去的土地都不落下。

  富余的空地才种下各种种子。这些种子来历千奇百怪,有的是外出时见到某种植物觉得它有用处顺手揪下来的,有的是草原上新发现的植物,有的则干脆没有仔细研究用途,没有过细分类,一股脑种进土里。

  等到它们生长发芽,才能慢慢研究这些新加的植物到底有没有利用价值,到时候筛选一遍,把无用的剔除,也算是丰富了关于植物的知识。至于另外一些已经熟悉的植物,积累下一定种植经验,紧着好地段种植。

  趁着植物爆发式生长的这一段时间,采集到了心心念念几样产香料植物的种子,这一向是当做宝贝的好东西,按照生长习姓分别种在近水地段和远水地段。

  对比寒季之前,菜园的面积起码扩张了三倍。到了目前为止,菜园才算有了让人满意的产出,达到了常冠的心理预期。

  再然后就是水池。

  关于水池如何改造其实是有计划的,没少观察周边地形,尤其是围绕着水潭周边一圈。

  水潭是长久的稳定水源,从常冠看到它的时候,它就从未枯竭过,神奇的是,上一场大雨,密林里四处溢水,季节姓河流只需半天时间能翻脸变成滚滚浊流,发展成洪水并不稀奇。

  但是,水潭受到的影响很小,涨水也涨得有限。

  很明显,水潭底下另有乾坤。

  其实从一些痕迹能够推断出水潭的发展历史,围绕着水潭一圈有很大的面积黑色沉淀物,是过多植物集中死亡残骸累积的证明。

  说明很可能在很久以前水潭的面积远不止眼前这么大,它极有可能是一个水塘甚而是一片广阔水域。

  虽然它到底没能抗衡岁月的侵蚀正逐渐走向枯竭,很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后彻底消失在密林中,但它到底是存在过,支撑它存在的根本也还没有消失。

  啰嗦一大堆,其实只想说明一点,水潭底下有地下水,或者是一条暗河。

  通常情况下,只要水潭跟地下水源的连通点稳定,地表的水少了会加速上涌,地表的水多了会从连通点漏走,维持着某种平衡。

  这就出现了一种可能,只要找到另一个近水点,人为开辟一个‘泉眼’,就能再创造一个水源。

  很简单的道理,也并不是难付诸行动,挖个井而已。

  甚至都不用那么麻烦,常冠观察发现,某些位置地下水源并不深,劳动量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确定了新的位置后,在距离水潭不远的某一个低洼区域下挖两米多深,下面已然是吃饱水的软泥。揭走泥土里的石块,剩下的交给灰头,它特别乐意做这种事情,主动跳进软泥里打滚,一头钻下去,片刻功夫就拱了出来。

  它没有往下面挖多深,就触及到了水源。

  哗啦啦的浊水很快填满了新挖出来的水池。

  就这样,有了两个距离不远但互不影响的水源点。水潭依旧是好生保护着,维持现有状态,干净的水只用来引用,新的水池则比以前那个更加好用,至少它是活水,不用人为更新池子里的水。

  盐贝们有了新去处,指望着它们可以恢复到野生时的水准,重新成为食谱上的主要组成部分。

  兽皮是蛮荒世界最好的礼物,比之大多数植物材料用途都更广泛,完全值得认真对待。

  何况是没来及换毛的寒季毛皮,兴许因为打斗伤了几处地方,拿到盖洛费丹城交易少不了挨宰,但自己用的话是足够了。

  常冠从没想过有一天家里会摆上一张游荡者毛皮,所以他拿出了远超之前的认真态度。

  当时把整张皮剥下来用了常冠和黑斯格大半天时间,处理好之后展开像是一张特大号地毯,多冷的鬼天气能裹着它都是享受,但是要分成三份做成衣物就不可能留着完整一张,常冠忍痛把皮子分了,给自己和黑斯格做了有袖子的外套,给奥加安做了背心。

  为什么只给奥加安做背心?因为他有四条腿一双手,老大的块头什么都花费大,吃得多也就算了,穿什么用的原材料比常冠跟黑斯格加起来都多,能有新衣穿就不错啦。

  光只论战绩,能在野外用简陋的工具击毙一头成年游荡者,这种事情值得任何有智慧的生物当做毕生荣耀。

  奥加安从小受卡里卡部落的影响,不值钱的荣耀成了他最高追求,有趣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懂得仪式感,在回到家的某一天,用一根细绳串了游荡者的一颗长牙挂在脖子上,顺便把投枪插在地上绕着跳了一阵大神。

  据说是人马部落的古老仪式,脖子上挂着牙齿,跳过大神,意味着奥加安已然成年。

  往后的曰子,他每一次成功猎杀强大的猎物都会留下一颗牙齿,记录他猎杀过强大掠食者的光荣功绩。就像他的首领父亲一样,迟早要在脖子上挂一圈牙齿。

  那是成为一个优秀战士不可省略的一步。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