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据为己有

第一百六十一章 据为己有

  终于有了合适的制笔材料,虽说早就弄到了羽毛,做出羽毛笔并非空想,但常冠向来不嫌弃东西多,带回来的材料只要能用上,想尽办法也要找位置放下去。

  采集自各种飞禽的羽毛有长有短,做出来的羽毛笔也各式各样,一些特别漂亮的像工艺品多过像书写工具。

  除了这些早已在安排中的,家里还有一样从头到尾超出控制的好东西。

  从草原上带回来的金属矿石一直堆在一旁,这么多天没动过,倒不是忘记了还有这么一样宝贝,而是用普通的方法根本无法发掘出它的用处。

  好像除了能在某些时候偶尔发光,有一些似乎具备隐藏某种秘密的痕迹,这些褪下一层外壳的矿石也只是矿石而已。

  限于条件,能实验的方法不多,舍不得砸烂,只能放在火里烧,分出一半放在窑里烤着,一半则物尽其用垫在烹饪的罐子下。放在窑里的偶尔去看看,垫在罐子下的矿石则天天都能看见。

  天天享受高温炙烤的矿石竟然原样不动。

  这跟当初看见的神奇一幕不一样,让常冠的一些猜测落空。他还以为能近距离观察到什么信息。

  也可能是火堆的温度不够高,很简单的道理,诸如铁矿的熔点温度就远远高于普通燃烧的火焰温度,把最容易找到的赤铁矿丢进火堆,烧多少天都不可能融化。远距离观察火元素巨人的威势就该明白,它的身躯温度不会低于普通火焰,组成它身躯的部件当然可以无视较低温度的影响。

  好在家里还有土高炉,可以提供更好的条件,把备用的煤球和干燥木柴搬出来,为了验证一些想法,这些东西是必要的代价。

  木柴什么的不稀奇,住在密林里舍得花力气总能弄到更多,煤球则是家里仅有的存货了,用一点少一点。除非再次撞上大雨密林里浊流滚滚,不然没有谁可以在交错的树根下准确找到地下的煤层。

  连煤球都拿了出来,显然是下了本钱。

  光从外观上看,已经挑选过一遍的矿石没什么区别,把大的放一边,挑了小的塞进炉子里。用的是煤和干柴,轻松烧起旺火。

  烧起火之后一直守在炉边鼓风,见着火小了些就加煤球,见着火小了些就加煤球...常冠伸手在进风口试了试温度,怪事,老是加燃料,计划烧一天的煤球眨眼填进去了一半,烧得通红的炉子怎么不烫手?

  随着实力增加,对高温和火焰抵抗能力随之提升,以前能够徒手抓通红炭火不会烫伤,现在自然更进一步,没有具体的概念,只知道火中取栗这个成语在他而言已经不是有风险的事情,也只有烧煤球四周封闭的土高炉才能让常冠产生灼痛感觉。

  借此可以判断自己的忍受极限大约在一千摄氏度左右的样子,再多就不行了。常冠的实力陷入瓶颈有一段时间了,以此为参照,只要用手感受温度就能猜测高炉里的情况,判断是否需要添加燃料。

  这还是首次遇到用手摸滚烫炉子没有什么感觉的情况,烧火之前特意检查过一次,问题根本不在炉子。

  那是怎么回事?

  常冠挠了脑袋想不明白,找来木棍扒开堆积在一起的煤球和金属矿石,不想仅仅是无意举动像是触动了什么,轰的一声,一股通红火焰从炉子口里喷薄而出,捏在手里的棍子瞬间焦化燃烧成灰。

  “什么情况!?”常冠目瞪口呆,惊得脑子里一片空白,耳朵犹自回响着从炉子里传出来地隐约怒吼,似曾相似的怒吼,曾经他趴在树上看到从火山口爬出来的某个浑身冒火的大家伙也是这样大吼大叫,嗓门贼大威势十足。

  有事实证明刚才的一切并非幻觉,一条手指粗的裂纹从炉子口径直爬向烟囱,差点就这么把纯手工制作的土高炉分成两半。

  炉子翻滚的火焰在那一瞬间也尽数熄灭,没补好裂纹之前,土高炉也用不成了。

  实验不得不中断,只能把矿石从炉灰扒拉出来摆在地上,很明显高温持续的时间太短了些,矿石还来不及发生什么变化,黑黢黢一块块像是在无声嘲笑常冠的不自量力。

  常冠并不生气,甚至开心得想笑,在他眼里,这些矿石已经从普通宝贝变成了稀有宝贝。土高炉裂了就裂了,总不是泥巴糊的,花费时间总能再做一个更好的,不值得心疼,摸索出矿石的秘密才是实实在在的收获。

  很明显,这些残骸之所以不一样,还是要跟火元素巨人扯上关系,之前不确定,现在常冠基本可以确定这些表面有纹路的矿石应该蕴含着一部分力量,一部分属于火元素巨人的力量。

  至于火元素巨人是怎么做到这种程度,以碳基生命难以理解的方式保存力量,常冠搞不明白,他也没想过深究,他只看到自己能得到的利益——不仅把这些残骸据为己有,还要把残骸里的力量据为己有。

  火元素巨人全盛时期多厉害,身躯庞大,轻松破坏火山,在密林里跑一圈就能引起森林火灾,以常冠现在的实力见了自然有多远跑多远,现在么,曾经不可一世的火元素巨人成了无数残骸,倒还能偶尔发发脾气,但已经无法跟常冠抗衡了。

  常冠想怎么处理这些矿石全凭他心情。

  “没动静了是吧?”矿石摆在地上,常冠耐心等待到底没等来想看到的变化,这些矿石始终保持着死物该有的模样,除非受到特定的刺激,不然就不会出现异样。

  这并不奇怪,它不活跃才能让常冠得手,可以一块一块收集拢来,装在袋子里从草原上带回家。

  想要重现刚才一幕,似乎只能再次重复一遍步骤,但常冠有不同的办法,自己动手,同时异化双手拿捏住矿石,这无疑很吃力,遇到瓶颈的实力也就止步于异化一双手手掌,全力催动可以坚持几个呼吸的时间,具体时间长短要看当时的状态。

  短时间以消耗大量魔之力为代价,换来强大的破坏力。

  手爪扣住矿石边缘,逐渐施加力量,坚硬程度超过一般石块的矿石到底招架不住魔之力的破坏,表面那条似乎蕴含某种秘密的纹路一点点加深。

  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常冠好似进行了整整一天重体力劳动,体力透支脸色苍白,这是逞强的代价,接下来每一次呼吸都是深重的痛苦,透支体力还只是身躯的疲劳,透支魔之力则会清楚感觉到潮水般的黑暗从意识深处涌出来,企图淹没理智。

  凭借一股子狠劲强撑异化双手自然讨不了好。

  好在比斗狠,常冠赢了。裂开口子的矿石难以继续坚持,一点点开口,内里的秘密一点点的暴露在视线中。

  然而...内里还是一样的黑黢黢物质,用眼睛看是看不出什么的区别的。

  常冠重重出一口气,储存的魔之力消耗一空,这还是首次把自己-逼-到极限,只觉得一双手都不是自己的,稳稳拿在矿石滚落在地。

  正好跟其他几块矿石凑在一起。

  不想一线金中泛红的液体缓缓从裂缝中淌出来,地面是碳灰和一些没有烧尽的残烬,液体滴落在地,篷的爆开小朵火花,碳灰里残留的可燃物瞬间燃烧消逝,那液体滴落在地明明是一小滩,相互之间像是存在无形吸引力一般慢慢聚拢到一起,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引向最近的矿石。

  眼睁睁看着这诡异的液体依附在另一块矿石上,然后慢慢褪下刺眼的光芒,变成黑黢黢的一层。

  那块矿石表面的纹路悄悄延长了一小截。

  虽然还是无法形成完整的可以辨别的图形,但已经能明显感受到它的变化。

  这块冰冷的矿石...变成了滚烫的矿石。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