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简单或困难

第一百六十二章 简单或困难

  等常冠缓过气来,把发生变化的矿石抓在手里,发现它已经冷却下来,看起来跟另外几块矿石没什么不同。

  长长出一口气,已经抽空了魔之力,这矿石恢复原状也拿它没办法,只等一段时间恢复魔之力才好继续研究。

  以前因为时刻需要警惕可能出现的危机,从未这么严重的透支力量,他没想过自己会这么虚弱的一天,在原地休息了很久才恢复基本的行动力量,然后吃掉了比平时多两倍的食物才稍微缓解虚弱状态。

  只要吃饱,魔之力并不需要太多时间恢复,在吃过晚饭的夜里,常冠就感觉恢复了七八成,这种所谓的恢复仅仅停留在魔之力层次,消耗的体力和-精-神当然没有恢复,那必须好好休息一晚才能回到正常状态。

  常冠等不及要发掘出矿石的秘密,比起心中的向往,些许疲劳算得了什么。

  然后升起火,又把一块矿石抓在手里,如法炮制。

  也就是有魔之力才能这么挥霍,不然,在密林中以这里的简陋条件,可能把矿石拿回家都只能干瞪眼。

  这一次留了一些力气,裂开口子的矿石稳稳抓在手里,等着那些金中泛红的液体流出来,自发汇聚在地面,它们仿佛有生命,懂得向中心某一点收拢。

  同时,这些看起来就烫手的液体有着符合想象的高温,接触到任意事物都会产生剧烈反应。

  被磁石吸引的铁似的自己向最近的矿石移动。把矿石拿远,这些液体仅仅移动了少许距离就逐渐失去支撑,逐渐缩成一团变成黑黢黢的事物。

  把它抓在手里,小团质地古怪的物质竟然又重新发亮发热,从毫无感觉到火热灼痛再到滚烫刺痛,常冠不得不控制着仅剩的魔之力涌向手指,感觉还是抓不住它,尖锐的痛感直透指骨,下意识甩手丢开。

  常冠并不恼怒,反而喜上眉梢,他很清楚卡在瓶颈的实力在什么程度,拿捏通红的木炭都不觉得烫手,能差点烫伤手指,这本身已经证明了价值。

  把一块矿石凑进逐渐冷却的液体,液体自己附着上去融进矿石中,矿石立马发生着变化,表面纹路延长,自主发热。

  有两次实验对比,已经可以得到更多信息,矿石表面的纹路肯定代表了什么含义,它的变化依赖能量的变化,也许能依据这些变化推测出更多信息。但这些纹路是残缺的,常冠就算脑洞大也不可能从一个拼图碎片就描绘出整张图的形状。

  需要收集更多信息,得到更多碎片,才能一窥全貌。

  两次透支体力,今天难以为继,只能这样了,把矿石丢进炉子里,塞一把柴火进去。一缕青烟从烟囱钻出来,常冠没有引火,那些干柴自己燃烧起来,赤焰翻滚。

  常冠很满意这种变化,都已经到家里来了,还藏着掖着像什么样子,搞得像大姑娘一样。不管你还有没有自主意识,还能不能摆脱本能控制,躲躲藏藏都不像话。

  为了表示鼓励,把外面的柴薪煤球一股脑丢进炉子里,窜高的焰头把土高炉烘得通红。

  这种事情实在有趣,让常冠想起带着各种礼物看望大头蚁河里蠢鱼的时候,小恩小惠换来几倍多的回报,何乐而不为。

  第二天继续前一天的工作,榨干魔之力,咬着牙跟矿石较劲儿,清空魔之力到自己恢复到正常状态需要一顿饭的时间,不计较自身承受极限的话,一天可以折磨自己三次,从草原带回来五块矿石,其中三块是表面有纹路的,另外两块是普通矿石,分别开了口子,两块普通矿石没能发生任何惊喜,怎么研究也没有新的变化。

  显然,那三块矿石才是藏着关键秘密的残骸。

  一天时间就看到了结果,最终留下的矿石已经产生显著变化,融合了那些高温液体,矿石的大小没有变,但它变重了,表面的纹路正竭力组成一个图案。

  “还差一些,这个图案是关键。”常冠包扎着烫出血泡疼痛难当的手,恨恨地嘀咕,三合一的变化就是他再伸手抓矿石,高温已然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他估摸着,把铁矿跟矿石放一起用不着土高炉就能得融化了。

  倒是解决了火种的问题,如果在来到深渊的最初几天能够到这种好东西,又何必大费周章采集各种材料保存火种,简直是求生阶段的作弊利器。

  但这还不是常冠想要的结果,距离探究最终秘密还有一些距离,只有收集到更多残骸才能让图案逐渐完善。常冠有预感,他可能正把手伸向某个了不得的秘密,抓住这个机会,死死的抓住它,将改变他的前路。

  残骸也并非多么难找的东西,此前在密林里行走,多少能看到一些痕迹,虽然经过植物的爆发式增长,那些被余波掀倒的树木要么重新发芽,要么就埋进了枯枝烂叶中,静静的腐烂,观察植物的变化休想得出什么有用信息。但是...有些痕迹还真不会随随便便消失,就像草原上临近缓坡那一面的情况,多少天过去了,看起来各种草本木本植物覆盖了地面,生机勃勃,实际上扯掉趴在地面的植物,还是能看到焦土和碎砾。

  那些或大或小的残骸从未消失,一直摆在原地,只要走过去,清理掉过于活跃的植物,就能看到它。

  常冠此前在密林里行走,也看见过几块比较大的残骸,但那些残骸只是普通矿石,没有利用价值,也就没有徒费力气往家里搬。寻找残骸的难点也正是这里,不提密林的面积有多大,大海捞针般的从中搜寻残骸有多难,还要从这些残骸中区分有无利用价值,这工作量之庞大想想都脑阔疼,常冠只有一双腿而已,叫他投身密林,就算不吃不喝用去所有时间,也不可能搜遍各个角落。

  可以说,寻找残骸这种事情,既是简单的搜索任务,又是地狱难度的概率事件。

  常冠只能说以后出门尽力多走一些地方,以期发现点什么线索,根本不会做那种头脑发热搜索密林的蠢事。

  至于现在,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把三合一的矿石甩进土高炉里,今天顺便把裂纹随便补了补,炉子勉强能用,反正不指望再熔炼矿石,就当是矿石的临时搁置地点了。往里加了燃料,煤球消耗个干净,只有木柴还有能稳定供应,往里塞多多的木柴,拍拍屁股钻进地下,研究了一天都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走得干脆利落连头都不回。

  常冠却没想到,等他走后,炉子里正酝酿着某种变化。

  黑暗世界里的黑暗比墨更浓郁深沉,树冠层下,哪怕是习惯了此类环境的黑暗视觉也会产生虚无的错觉,看不见事物,辨不清方向,往常馒头窑里不一定会熄火,寒季以来黑斯格养成的坏习惯,睡觉之前喜欢烧一炉火,热气儿烘热了窑壁能暖和大半夜,多少能驱散黑沉沉的死寂,今天是怪了,窑里没有任何动静,要不是隐隐听得到远方密林传来几声古怪叫声,实在静得可怕。

  不知道等了多久,炉子里亮起一抹亮光,火苗微弱如残烛,颤颤巍巍从堆积的木柴里钻出来,那些干燥的木柴被火苗一碰,下一刻就焦化破碎,直接跳过了燃烧的过程化作灰烬。

  它是元素生命的源,的确有一定意识,控制自己的光芒只照亮极小的范围,焰尖像是时针似的调整方向,寻找着什么,有时候突然颤抖起来,好几次险险要脱离寄生的实体飞离出去。

  它明明感应得到遗落在密林各处的关键部位残骸,只要融合就能慢慢恢复力量,奈何它现在被困在可笑泥巴糊的炉子里,自己无法移动。·

  火元素生命相比血肉生命固然失去了一些优势,但它的一些特点同样是不可复制的,失去了庞大身躯,不代表它就从此消失。

  只可惜,泥巴糊的炉子比曾经能跳出来的活火山还要难以逾越,它失去了太多身躯部件,现在剩下的,仅仅是一些本能。要不是常冠无意中刺激了它的苏醒,只怕它会在保护自己又禁锢自己的外层里真正消逝。

  微弱残烛徒劳扭动几下,带着不甘缩回灰烬里,四周重新恢复了黑暗。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