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最简单的方式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最简单的方式

  常冠只要稍加留意,行走在密林中总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痕迹,尤其是那些倒伏奄奄一息的大树,享受过露水的滋润,正竭力重新恢复,它们忠实的记录着待解读的信息。还有那些直接折断死去的树木,几十天时间足够它慢慢腐朽被各种寄生植物爬满。

  一路上看到的变化并不陌生,早在多天以前已经享受到了爆炸之后的坏处和好处,家里的高危建筑重新翻新,奥加安早重新做好了自己的砖头屋搬了进去,常冠也不止一次挖开腐烂的树干寻找白白胖胖的幼虫...

  几十天时间,说长也长,常冠郑重的完成了‘过年’的仪式,说短也短,短到以植物的自然愈合能力,还不能彻底掩盖伤疤。

  这是好事,常冠还有机会,只要运气稍微眷顾,花费一些时间应该还能有所收获,发掘出矿石中的秘密成为了有可能。

  还有最关键的,那个环形坑,那个浩劫的中心,他突然想去瞧瞧,总抱着侥幸心理,去草原上走一趟可以找到好多块金属矿石,要是去爆炸中心地点转转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线索,至于到底期盼着什么,连常冠自己也不清楚。

  河边,丰水期肆掠过的痕迹到处可见,河岸一线泥泞难行。

  无人修缮的河岸不出意料多处坍塌,尤其是挖掘岩盐的地段遭大水一冲成了深水区,丰水期过后也恢复不过来,走到附近去,脚步声惊动了水下的生物,稀里哗啦的声响,几尾花纹清晰的鱼鳍一闪而逝,清楚看到几双警惕的鱼泡眼在水面下来回移动。

  常冠已经有了免疫力,倒不至于被这些满怀恶意的鱼泡眼死死盯着就吓住了,他反倒有些开心,这些鱼都是从上游来的,它们比以前的鱼群要更容易激动,只要机会合适,会主动跳出水面攻击靠近水面的任何生物。

  看起来,它们的数量明显偏多,已经超过了一段水域的自然承受范围,这得感谢常冠,他没有落下投食的好习惯,远道而来的鱼群吃惯了白食,全无吃人手短的觉悟,反倒养成了习惯,丢下去的食物总能在最短时间里哄抢干净。发现岸边有动静,齐齐的涌过来,等着天上掉食物。

  倒是把那些来河水的动物们吓得够呛,宁愿到上游或者下游去喝水,也不愿意到这里来。

  “看起来,时机差不多了啊,太多鱼群在这里逗留,影响生态环境就不好了,不抓的话也会自己往下游跑。”常冠观察着水面的情况,在他眼里,在水面下游曳的鱼群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只看什么时候来取。

  黑斯格在一旁连连点头,他最佩服的就是这些看似无用的手段,以为是多此一举,实则经常收获奇效,就没看到哪一只动物能例外的,全栽在了投食套路里。

  “带来的饵还剩多少?”

  黑斯格翻翻随身包裹,摸出一包树皮包着的东西,“全在这里。”

  树皮包的是草木灰裹的内脏,正是鱼群喜欢的东西,只要有这些饵料,使用得当,至少换来几倍回报。

  常冠跟黑斯格分别捡一根木棒守在利于出手的好位置,把饵料丢进浅水区,那带着古怪气味的草木灰在水流中散开,拥挤在深水区的鱼群立马躁动起来。

  它们闻到了熟悉的食物味道。

  常冠笑了起来,已经看到鱼群正逐渐失去理智,超过自然承受范围的鱼群集中在一段狭长水域的后果可想而知,一丁点食物都要争抢打斗,永远别想吃饱,像这种浓郁的食物味道可以让鱼群在本能驱使下做出平时不敢做的事情。

  扑腾着水花,摇头摆尾冲出水面,径直从深水区跳到浅水区。

  这些鱼跟之前的蠢鱼一样,脑袋和嘴巴太大了些,深水可以提供最好的生活条件,浅水则是限制它们活动的囚笼。

  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初次见识蠢鱼跳水的盛景,站在原地,无需下饵垂钓或者撒网围拦,自己一条接一条冲过来,摇头摆尾一路水花,不偏不倚摆在脚下张合嘴巴招呼常冠快下手。

  只要举起木棒,敲晕它们,收进篮子就是不错的食物。

  这是最简单的快乐源泉,最简单的方式收获食物。

  然而,没高兴多久那些集结在深水浅水交界处的鱼群突然像是受到什么刺激,猛的散开,纷纷往深水里藏匿。站在岸边看不真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屏息观察才愕然发现翻涌的水面多了一丝不正常的颜色。

  那是从水下涌上来的血。

  然后就看到了一片黑沉沉的阴影悄然靠近水面,隐约可见鱼泡眼,但它的体型也太大了些,比常冠曾经钓上来的那条大鱼还要大。

  它有庞大体型依仗,底气十足,无意隐藏自己的身形,一边把刚刚叼住的小鱼扯成几块吃进肚子,一边停留在近水位置观察着常冠和黑斯格。

  那种眼神...就像掠食者在审视猎物。

  常冠看了看水面到河岸的距离,示意黑斯格退后几步,就算这大鱼敢冲出水面,等待它的命运也是搁浅成为案板上的食物。

  倒不多怕它,但的确是个威胁,如果在过河的被这种体型的大鱼袭击,谁都没有把握囫囵个上岸。

  连丢在浅水区的饵也顾不上了,拎着用了好多天没换过的篮子,站在岸边,跟水里闻到气味不肯走又不肯冒险的大鱼对峙,大眼对小眼,黑眼对鱼眼。

  “这条鱼...太大了吧。”黑斯格咽下一口口水,有些艰涩的道:“它在水里,拼力气都不一定能赢,我们下水也是它的食物。”

  “上不了岸怕什么。”等待片刻,见大鱼还在近岸区域游曳,捡起一块石子狠狠砸过去。

  没直接砸中大鱼,但它受了惊,一摆尾巴溅起水花隐下水面,在那一瞬间,勉强看清它的模样,大头宽尾巴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身侧的鱼鳍笔直伸着,一根尖端锐利的骨刺张着薄而韧的鳍,悠然摆动几下,肥硕的身躯有着所有鱼类都有的灵活。

  大鱼一动,四周哗啦啦响起一片,暗处最少藏了两条跟它差不多大小的同类。一起往的深水里躲,搅浑的水里不知道蹭到了哪条倒霉蛋,水面上悄然绽开一抹-异-色,那是新鲜血液,吃肉的鱼哪里闻得了血腥味,再次蜂拥而上,那条倒霉蛋徒劳反抗好几次险些逃走,张大嘴巴露出水面吐出一个泡泡,转眼又被拖进水下。

  “必须要做新工具,想出更好的捕鱼方式才能对付它。”常冠面无表情,从他的语气可以听得出认真,对付没见过的大鱼当然要认真一些。

  鱼群变动,总会有新的来客占据空白地段,但正常情况下,一个河段不会吸引特别多鱼群逗留,不仅是找不到食物,太过密集的鱼群还会打架,同类争斗会迅速降低群体数量。常冠预料到会有生面孔光顾,没想到会这么多。

  投食的威力果然强大,吸引了小鱼鱼群,也就会引来吃小鱼的大鱼鱼群。

  这些大鱼已经可以形成威胁,有足够称霸一隅的体型,吞吃体型小于自己的一切食物,驱赶个头抵不上自己的鱼类,只要有它们在,就能把附近河段的生态破坏得干干净净。

  这是常冠不能忍受的,到时候大鱼吃饱喝足摆摆尾巴走了,做了这么久准备工作岂不是都成了白忙活。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