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危险底线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死里逃生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死里逃生

  平静河面水流并不急,它只会在丰水期暴露暴躁的面目,其他时候,它温柔得一塌糊涂,温柔却不代表没有变化...岸上有变化,水里也有变化。

  一只核桃大小的似曾相识的甲虫蜷缩着节肢腿儿顺着水流飘飘荡荡,细小的泡泡附在身周,直到水面下突兀浮现一张鱼嘴,一口吞下甲虫,吐出一个泡泡,警惕看了一眼岸边站着的两个小恶魔,才摆摆尾巴迅速消失。

  没走两步,又看到一个核桃大小的甲虫卡在一处树根纠缠的岸边,暂时没有鱼发现它,静静的打着旋儿。常冠本来没把这些早死透了的虫子放在心上,但好像越往上游走看到的死虫子越多,水底的大鱼小鱼条条饥肠辘辘,不会浪费食物,怎么还能时而看到岸边有来不及吃掉的虫子沉沉浮浮。

  捡起那只卡在树根里的虫子,轻飘飘的没点重量,死去多时只剩个外壳,轻轻一捏,意外发现甲壳纹丝不动。

  这种长相怪异的虫子死了只剩个空壳,也坚硬得出乎意料,常冠轻咦了一声,异化了手指轻轻划开甲虫的鞘翅,两对纤薄的翼接近透明,翼边短有弧度,看起来它们不擅长长距离飞行,翻来覆去好像也没看出哪里稀奇,剖开的虫子躯壳有古怪异味,也淡得很,凑到鼻尖才闻得出来。

  有味道,证明它泡在水里的时间不长。

  “难道在上游不远?”常冠随手把虫子甩进水里,立马有一条鱼冲过来叼走虫子,头也不回重新返回水下,常冠懒得看那条游远的鱼。猜测河流上游某个地方出现了大量虫子,至于它们怎么集中死亡,对自己的生活有没有威胁,则要亲眼去看看才知道。

  “继续往前走,倒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常冠本来对虫子一类的东西不太在意,很正常的思维,对掠食者警惕是应该的,难道每次发现新的虫子都要少见多怪咋咋呼呼一阵不成?大头蚁够厉害了吧,还不是当做食物吃了几百天。

  只是看到甲虫长长的针状口器实在心里不舒服,那是本能的厌恶,就像厌恶夏天夜里无所不在的蚊子一样,被扎一下得多疼,处于基本的谨慎考虑,还是多花些时间走一趟去看看才安心。

  一丛茂密的灌木枝叶摇晃,不等主仆两个做好战斗准备,一头长着长腿的家伙挤出黑暗,它跑得很快,身姿灵动,双方初一照面又受了惊,来不及回头干脆前冲临河一跃,近五米宽的河面也挡不住它,头也不回干脆利落钻进对面密林消失不见。

  黑斯格抓着吹箭来不及瞄准已经丢失了目标,恨恨嘀咕一句,常冠却示意他安静,揉了揉鼻子捕捉着细微的气味,小声问:“你闻到了没有?”

  “臭味?”

  “是的,尸体的腐臭。”常冠神色凝重,臭味是刚才一闪而过的动物带来的,对此类味道太熟悉了,绝不是一具新鲜尸体能产生的气味,密林下的空气不流通,尤其是河道边的空旷地带一定程度干扰了嗅觉,全身心注意四周环境哪里会注意某些气味,也就是刚才一瞬闻到了裹挟来的气味,之后浓重水汽重新掩盖了臭味。

  常冠心头一沉,又想到那种最坏的可能。

  他倒宁愿是自己想多了,都走到了这里没道理转头离开,跟黑斯格对视一眼,轻手轻脚朝气味来源方向摸去。

  顶多几百米的距离而已,一路上似乎没有变化,唯独飞虫多了些,耳边嗡嗡乱飞,随手拍死一只掌心污血横溢,很快又能闻到腐烂的恶臭,常冠示意黑斯格停下,轻轻推开挡路的一层枝叶,进入视线的是一具肚皮鼓胀的尸体,那是一头头上有角的动物,身躯高度腐烂没有啃咬痕迹,它吃素还是吃肉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出现在视线中的尸体远远不止眼前,远处黑暗看不真切,但看得到嗡嗡起舞的飞虫,能够冲昏头脑的臭味根本掩藏不住,那边...竟然是一般无二模样躺着多具肚皮鼓胀的尸体。

  常冠好歹算是见过血腥的,自认感官承受能力强大,也有些受不住臭气袭击,连忙退后重新掩住枝叶。

  “看到了什么?”黑斯格小声问。

  常冠沉默,摇摇头小声回答:“最坏的情况,那玩意儿杀死了很多动物,都是尸体。”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杀死恐鸟的套路对多数吃肉的动物一样有效,死去的尸体是最容易得到的食物,把主要注意力放在防备更强大掠食者方面的动物不可能想到摆在地上的食物是陷阱,步了恐鸟的后路,在附近死亡也成了陷阱的诱饵,吸引下一个闻味而来的倒霉蛋。

  当然,这种简单的陷阱有个回避不掉的缺陷,等死亡了太多动物,对危险敏感的动物不会再轻易上当,比如两头吃素的胆小家伙发觉不妙跑得飞快,其它动物只要有点警觉姓,极少会发现食物不顾死活,在一定程度扼制了陷阱规模。

  不知道那玩意儿为什么要杀死动物,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只要它想达到的目的无法顺利完成,对附近出没的可能成为下手目标的动物就是好事。

  “过去看看?”黑斯格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见鬼,没什么比这个发现更糟了。

  常冠瞥了黑斯格一眼,“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对付那东西,去送死吗?”如果是一头掠食者甚至是一头模样可怖的源兽,想办法是可以战胜它的,实在打不赢跑也跑得掉,不怕它找到自家领地去,武力不敌有智慧对付它,但那没有实体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

  任你有什么实力,面对那种东西心里不会慌吗?常冠看了黑斯格一眼,分明看出他眼神飞快闪动底气不住的样子,都没有真的看见什么,底气早泄了多半,能镇定面对危机才是怪事。

  “走吧,回头去下游。”常冠笑笑,拍拍黑斯格的肩膀,不料他的手忽的扣紧黑斯格的肩膀,瞬间异化成爪,黑斯格吓了一跳刚要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耳边传来常冠颤抖沙哑的低喝:“快走!”

  分明听到呼的一声轻响,起风了吗?冰冷冰冷的彻骨寒扶过脖子,头皮发麻的危机随声而来,好在黑斯格早习惯了听从命令,没有浪费时间做多余的回头动作,常冠重重推了他一把,本能似的立马朝前一扑,扑是他能做出最快的加速动作,斜斜跃出足足五步距离。

  仅仅五步远,好像远离了死亡阴影的笼罩,不等站稳,后背飞来一个重物砸在身上,察觉是自家主子,黑斯格自己还没站起身来不及借力,双双滚到不远处灌木丛下。

  常冠重重喘息两声,拍拍趴着装死的黑斯格:“起来吧,逃过一劫。”

  黑斯格揉着被灌木尖刺刮出来的伤口,下意识回头看去,正看到一团模糊不清的黑影飘在先前站立的位置,似雾似烟,没有根脚于半空不断变化形状,也是亏了离得近,不然黑暗视觉都不一定看的真切。黑斯格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盯着黑影,迷茫和恐惧在眼底积累,常冠察觉出他的异常,拍了他一巴掌。

  黑斯格一激灵从出神状态惊醒,稍微回想刚才的事情惊出一层冷汗,仅仅是看一眼都会中招,防不胜防,好在对方也只能做到这一步而已,它只是在原地停着,不断变化的外形时而跟黑暗背景融为一体,没有明显的身躯。

  “我们...它...安全了吗?”黑斯格控制着自己目光不去看黑影,慢慢朝后退。

  “如果它能出手,哪里会等到现在?看它的位置。”常冠表现镇定得多,黑斯格顺着常冠的手指看去,才发现黑影看似没有真实躯体,其实自身模糊不清的形体需要依托地面的尸体才能存在,那具高度腐烂的身躯无法移动,它就只能在几步外干瞪眼。

  如果常冠再细心些观察,就会发现腐烂的躯体开始影响环境,地面的植物枯萎死亡成了荒芜,而黑影只能在荒芜界限内自如活动。

  黑斯格总算看清楚黑影下方是丝丝缕缕烟丝连接着那具尸体,它是‘站’在尸体上方,看来没办法靠近过来,不由大大松一口气,小恶魔也会害怕的,求生的强烈本能作用下,害怕死亡害怕强大的掠食者,更害怕这种未知的古怪东西,黑影没有实体辨不清前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四肢眉眼,但它没有离开,总觉得是注意着自己,等待机会冲过来。

  回想刚才一幕,才惊觉这危机毫无征兆,险之又险的死里逃生,回想起来才惊出一身冷汗,这种诡异东西的手段竟然真的成功了,它比上次见到时要强大太多,无声无息的窒息压力足够让任何活物心肝俱颤。

  再不想再多待一刻,重重喘息着平复心跳,迅速退远离开。

  唯一能做的,也只是逃跑。

看过《危险底线》的书友还喜欢